.adsbygoogle

廣告贊助

韓劇 搖滾吧!花美男劇情簡介線上看 :

中文劇名:搖滾吧!花美男
韓文劇名:
닥치고 꽃미남밴드
導演:李權
編劇:徐胤熙

主演:李民基、成俊、金明洙(L)、李賢在、劉敏奎、金珉碩、趙寶兒

官網:http://tvn.lifestyler.co.kr/DRAMA/band/teaser_band.asp


韓劇 搖滾吧!花美男劇情簡介

《搖滾吧!花美男》講述以Rock-band為主的新劇,所以挑選全新的新人演員來演。這是一部針對女性觀眾的時尚偶像劇,講述一群自由奔放且充滿活力的年輕人,在友情和愛情以及音樂之間發生的浪漫青春愛情故事。一群具有花樣美貌,又很有個性的花美男高中生,組了一支眼球凈化的搖滾樂團,音樂將他們結締,青春壯志是他們的資本。展現了年輕人的友情和愛情,以及對音樂的熱情的青春浪漫劇。來源: 八大戲劇 & 百度

 

韓劇 搖滾吧!花美男主要人物介紹

團長和主唱 權志赫 - 盛駿 飾
"吉他的藝術穿透了心臟的鐳射眼光,如果說朱炳熙是三角形的頂點,那麼權志赫就是三角形的重心"只要一個眼神就能讓所有人卸下防備,而且還會被他眼神中的感情吸引。平常對任何事情都不太關心,站在舞台的瞬間就會變身為主宰舞台的野獸征服觀眾,雖然比炳熙小兩歲,卻守護著炳熙這顆定時炸彈不爆發,對炳熙來說是不可或缺的存在,也是這世界上最了解炳熙的人!
對志赫來說,只要和朋友們玩搖滾便會忘記一切,只要有搖滾精神,這世界上沒有什麼好怕的。 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會吟,過了三年的樂團生活之後耳朵開始變得敏感,成員的錯誤也被放大,開始漸漸看出炳熙作曲的不足之處,總想親手去干涉。在頂上高中入學後一切都不同了,志赫和朋友們一起創造的世界開始動搖了,也將面臨巨大的事件...

主唱 朱炳熙 - 李民基 飾
"站在舞臺上,我唱歌你彈吉他,然後在那天死去,在最幸福的瞬間死去" 綽號霸王!因為誰惹到他,被他逮到的話,就會被他打個半死。平時總是笑瞇瞇的,就像個天真浪漫的孩子,但是行動起來比任何人都要強。
他會一直霸王下去嗎?能夠阻止這樣的炳熙的只有志赫。兩人能否成為親密的夥伴呢?炳熙的另一個綽號叫做"瘋子傳說"。他總是按照自己的意願,好像每天都是最後一天一樣的過日子,雖然生活的很自由,但對音樂有著比任何人都炙熱的熱情。 <眼球淨化>的音樂是從炳熙開始的,炳熙的寶物一號是作曲本裡面滿滿的天才作曲。
炳熙的音樂靈感來自美麗的女子,偶然間遇到了秀娥,直到他轉學至頂上高中後,兩人又再次相遇,但不幸的是,炳熙在第二集裡就出車禍死了。

吉他手 李鉉修 - 金明洙 (INFINITE–L)飾
"冷酷終結者,吉他、唱歌、舞蹈技能集於一身,卻是個冷漠的冰山王子,有人說和他說話會被凍死" 眼球淨化的冷酷擔當,如果因為他的花美貌而有所期待的話,你可能會受重傷。
當然冰山王子也有露出可愛的殺人微笑的時候,那就是和比自己小很多的妹妹在一起的時候。 遺傳了在夜總會裡工作的父母的歌唱實力,他的吉他也彈得一級棒,可是卻落後於志赫和炳熙,但是在鉉修的心裡一直都有著想成為樂團的第一,拿到音樂界最高名譽的野心。

貝斯手 金河振 - 劉民奎 飾
如果問他為什麼做音樂,他的回答是""為了勾引女人"。他說未來的夢想是成為大眾情人。 優雅的好身材,閃閃亮亮的眼神。被高傲帥氣的動作迷倒的女性已經是一籮筐!

鼓手 張道日 - 李鉉在 飾
“極具神秘主義的花美男鼓手,<眼球淨化>團內排位第二,完全魅力集合體..但是…卻完全無腦啊…” 這人不僅像蟲子一樣緘默,如果不和他先說話的話,他很少會主動和人搭話。異國的外貌,溢出的(肌肉)力量和寡言少語,獨特的臉型,明朗的微笑,這些特徵打動了無數少女的心。
道日的媽媽運營撞球店,也是<眼球淨化>的聯絡人,但是即使連成員對道日的情況也不是很瞭解,他是個像謎一樣的存在。雖然他平常很安靜,但傳聞他一旦捏起拳頭,就像野獸一樣。

鍵盤手 徐慶宗 - 金民錫 飾演
樂團中擔當可愛角色的徐慶宗。但是如果才氣突然發作,就會成為~那個可愛的男子~~釜山男人! 無論何時都會微笑與觀眾面對面的可愛男。擁有和藹的外貌,不同的是他的人生目標只有 Money,說賺錢的目標要以億元為單位,總認為自己是很有傲氣的男人。

樂團繆斯 - 林秀娥 - 趙寶兒 飾演
“朱炳熙的繆斯(希臘神話中的女神),所以大家都叫她女神!她想和權志赫在一起!” 從公主一夜之間變屋塔房少女家長。無論多辛苦,她也不會厭世,不會哭哭啼啼的浪費時間。但畢竟曾經是公主,不但家事做不好,連打工也無法好好勝任,還好得到周圍朋友的幫助才沒有出問題,所以她凡事都習慣上網搜尋,解決生活中的問題。但是轉學來的一群學生中,特別是叫她繆斯的炳熙,無論如何上網搜尋,讓她很難理解這個人。
有一天發現自己和志赫互相住在對面屋塔房,兩人開始分享各自的祕密,體會心動的滋味,但是有一天卻發生讓她無法想像的衝擊事件... 文: 八大戲劇 圖:tvN


韓劇 搖滾吧!花美男線上看分集介紹

第1集

眼球淨化是由六個花美男所組成的樂隊。這是一群熱愛音樂的好兄弟。眼球淨化在倉促中開始了演唱會。一個囂張的女生拿出一張大鈔,要求買一張能摸到主唱的位置。接下來買票的居然是兩個看起來剛讀小學的孩子,說是特意做完作業才來的,居然也要能摸到主唱位置的票。現場的女生都沉浸在一種瘋狂的熱烈之中。控制燈光和音響的女生因為不認識英文,誤將室外的音響也打開了,引得群眾不滿而報警。樂隊的幾人從高處跳下逃跑。第二天,幾個人聚到了一起。權 志赫本想用演出掙的門票錢為樂隊買新的架子鼓,金明洙卻建議買一個功放。徐慶宗卻說,佑京說錢已經都給了炳熙已經沒了。正說著,穿著裙子從女生家跳窗逃跑的朱炳熙出現,搶走幾個人的自行車逃走了。剩下五個人正疑惑間,女生爸爸,也是樂隊成員的老師的席爾瓦出現了,幾個人落荒而逃。洞內高中2-4的教室裡,學生們正享受著下課時光。此時的會議室,校長正跟老師們傳達著關於洞口高中即將拆除的事情。席爾瓦正仇恨的劃著朱 炳熙的名字。聽到校長提到學校的學生因為在酒吧演出而接到員警的警告,席爾瓦突然眼睛放出了竊喜的光。席爾瓦以此為理由找到六個人,想要體罰幾個人,權志赫攔下他,要和他單挑。席爾瓦正對權 志赫「鎖喉」的時候,有老師來通知新的學校安排。午飯時間,六人擔心會不會被分到不同的學校。還好,他們都被分到了頂上高中。幾個人正慶倖間,幾個長得很抽象的人來挑釁。朱 炳熙首先反抗,將幾個人打得落花流水。頂上高中的課堂上,勝勳看著秀雅的空座位正擔心,老師讓他回答問題。顯然,他不是一個聽話的學生。下課,勝勳看到秀雅,關心的問她為什麼聯繫不上,秀雅說有些複雜的事情。勝勳提醒她,明後天是自己的生日,並要她期待那天會有自己的作曲。兩個人正聊,勝勳的同伴來跟他說起有社區小混混要轉來的消息。秀雅的朋友關心的問她要送什麼禮物給男朋友。秀雅否認勝勳是自己的男朋友,同時也發愁要為勝勳準備什麼禮物。此時,勝勳正坐在經營藝人公司的姐姐的車上。眼球淨化的六個人正考慮著要不要退學,在看到頂上高中的華麗裝修,尤其是高檔的練習室,他們覺得還是繼續讀書。朱 炳熙更是在看到頂上高中如雲的美女決定一定要讀書,他說美女是他的靈感來源。六人來到樂器房。張道日借用樂器房的架子鼓演奏了一段,連路人都讚歎不已。朱炳熙卻看到漂亮女生,主動湊了上去,為完全不懂樂器,甚至分不清吉他和貝斯的她推薦好的主唱適合用的吉他。這個女生正是在準備給勝勳生日禮物的秀雅。正泡著,權 志赫卻趕過來嘲笑秀雅不買包,跑到樂器房來,並以老闆找為由拖走了朱炳熙。樂隊的六個人等在街上已經一個小時了,因為朱炳熙說自己要在街上找到繆斯才有創作靈感。最後,朱 炳熙也等得沒有耐心,說接下來出現的第一個女生就是自己的繆斯。居然巧合的,正是在樂器房碰到的秀雅。魯莽的秀雅從街對面跑過來,顯些摔倒,幸好跌進權志赫的懷裡。六人本以為找到夜總會可以演出,但是社長不同意未成年人佔用場地。朱 炳熙帶著幾個人來到廣場演出。看到出現的秀雅,朱炳熙開心的抱住了她,卻被帶著保鏢前來的勝勳看到。兩隊人之間發生了第一次衝突。

 

第2集

六人第二天來到頂上高中報導。勝勳以為他們是來找自己挑釁的。校長看到這六個第一天就不來報導的學生,很是不滿。六人看到同在這所學校的席爾瓦,都很吃驚。而秀雅的朋友正跟她八著他們的名聲,秀雅略有所思。勝勳的朋友帶著跟班到天臺上和朱 炳熙幾人PK,權志赫還沒趕到,朱炳熙一個人就將他們全部打倒了。勝勳顯然有著對付幾人的決心。六人看著學校昂貴的校服發愁不已。幾人紛紛想著對策。權志赫在家門口遇到繼父的律師,他對繼承財產不感興趣。躲在權 志赫家裡的朱炳熙,因為爸爸喝酒,奶奶擔心他被打讓他暫時不要去當天他*的葬禮。朱炳熙想著要讓女神也陪自己不讀書,權志赫卻覺得她是優秀而高於自己等人的。但是此時的秀雅正一個人在家裡心酸的吃著泡面。權 志赫一個人走在校園裡,其他的人不知道去了哪裡。他不小心將口香糖吐到了秀雅的鞋上。秀雅。面對他囂張的態度,秀雅很不滿。眼球淨化的幾人在學校的練習室感慨著好環境。勝勳的樂隊前來挑釁,說這裡是樂隊才可以用的地方。雖然幾人的表演讓勝勳等人也很驚歎,但是他們還是挑釁的砸了他們的樂器。雖然朱 炳熙想動手打人,劇情吧原創劇情,但是勝勳警告他這裡是頂上,打人是會被退學的。最後,幾個決定一個月後在練習室比賽來決定練習室的使用權。六個人終於湊夠了買校服的錢,但是被砸壞的架子鼓讓他們發愁。但是權 志赫堅信,他們一定會贏的。朱炳熙穿著新校服在學校看到秀雅,拉著她去了自己的練習室。隨後,兩人還在餐廳進行了第一次非意義上的約會,是秀雅請的客。但是其實秀雅的經濟也不寬裕。電梯裡,勝勳溫柔的告訴秀雅遇到問題要和自己說,但是他的內心正受著煎熬。六人在 道日家的檯球館。道日的媽媽回來了,跟他說爸爸已經走了,讓他回家睡吧。朱炳熙在廁所的時候受到勝勳朋友的挑釁,說要和他單挑然後還他架子鼓,但是只允許他一個人前來。朱 炳熙獨自前去赴約,被幾人狠狠的群攻。此時的權志赫正和無意間被他發現住在自己家對面的秀雅聊著。和秀雅分開後,權志赫才看到手裡機裡炳熙求救的電話,他急忙召齊其餘幾人,前去尋找 炳熙。幾人終於找到已經很虛弱但是還在撐著向前走的炳熙。後面還跟著勝勳。

 

第3集

朱炳熙已經視線模糊,但是還是看到權 志赫。可是此時,一輛卡車從街對面駛過......朱炳熙的葬禮上。他的父親還在喝酒,而他的媽媽正歇斯底里的哭著。權志赫終於不能忍受回憶的折磨,沖出了房間。他奔跑在街道上,回想著和朱 炳熙共同擁有的關於音樂的夢想。校長走進教室,宣佈了有同學死亡的消息。勝勳和他的朋友都顯得很不安。其他的同學都議論紛紛。這時,權志赫沖進教室,和勝勳產生衝突。秀雅出言阻止,權 志赫根本不理她。席爾瓦和校長沖進教室,拉走了二人。秀雅看著完全不關心同學死活的班級,非常失望。勝勳勸告在朱炳熙臨死前和他發生衝突的朋友,他的死只是意外,並不是他造成的。權 志赫和其餘四人帶著朱炳熙的照片來到了檯球室。原高中的同學來挑釁。權志赫教訓了他們。於是他們打電話請來了大哥。大哥到了之後,本來很囂張,看到主事老爺的兒子道一,立即開始教訓起自己的手下。除了權 志赫,其餘幾人都很震驚,他們並不知道道一的身份。勝勳在練習室彈琴發洩情緒,秀雅也來到練習室。她很怕朱炳熙的死和勝勳有關。五人來到權志赫住的地方,他們拿出朱炳熙生前給小孩子攢的炮竹,放了起來。他們歡笑著,但是心底的痛不能被消滅。權 志赫更是無法釋懷。住在旁邊的秀雅也探出頭來看。其他人離開的時候,秀雅敲開權志赫的門,關心朱炳熙的事情。權志赫卻埋怨她,那天如果不是她來找自己,也許朱炳熙就不會出事。聽著他的責怪,秀雅很吃驚。樂隊的四人一方面不滿對朱 炳熙死亡事件的處理,一方面擔心權志赫的情緒。還在睡覺的權志赫接到音樂公司打給朱炳熙的電話,通知他參加表演,準備材料的事情。權志赫一下子驚醒,他來到公司要報名表瞭解情況。負責人告訴他,這次表演最重要的是樂隊的成員必須是高中在校生的身份。校長找到席爾瓦,暗示他想要用無故曠課十天的校規來開除這五個學生。四人背著權 志赫抓走表州,想要教訓他。權志赫急忙趕過來,其他人卻不願意讓他阻攔。同時,勝勳也趕了過來。權志赫出面表示事情就此了斷。幾人得知朱炳熙為大家報名的活動,似乎感到了一種責任。大家一致同意權 志赫作主唱兼隊長,並堅定的要拿到好的名次。當然,保留住高中生的身份是當下最重要的。醫院裡的道州很憤怒,勝勳想著秀雅的態度,勸他忍下來。權志赫開始振作起來,作曲,彈吉他。秀雅聽到琴聲,感到欣慰。五人來到學校。看到他們再次出現的同學都很吃驚。權 志赫已經為朱炳熙留下的曲子作了個結尾。接下來要面對的是練習室的問題。他們發現了保安將鑰匙存放的位置,他們趁天黑嘗試著給曲子錄了音。錄完音的權志赫回到家,秀雅等在門口。她為自己造成朱 炳熙的死亡說抱歉。看著失落的她,權志赫有些不忍。權志赫找席爾瓦拿在校申請書,得知他們是要參加樂隊大賽,席爾瓦不同意。正交涉間,勝勳也來要在校申請書。勝勳的參與,讓樂隊成員更堅定了必勝的決心。正聊著,警局的人找到他們詢問道州的暴力事件。雖然警局沒有調查出什麼,但是擔心不能繼續留校的權 志赫,公然找到勝勳,在所有人的驚訝眼光中,為勝勳跪了下來。

 

第4集

大家都震驚的看著跪在勝勳面前的權 志赫。雖然勝勳並不情願,但是他似乎必須要幫權志赫一次。秀雅躲在畫室作畫,她的朋友高興的跑來和她分享勝勳打敗權志赫的消息。秀雅沒有表達什麼觀點。金河振抱怨他們要為了在校申請書而煩惱,卻不能直接甩手走人而懊惱。權 志赫勸大家在比賽中有最好的發揮就夠了。他們只能寄希望于勝勳,讓他幫他們說話。勝勳呆在練習室裡,他得知表州第二天就要出院了,決心儘快幫權志赫解決問題。放學,李鉉修和金 河振走在一起,擔心著會不會被關到監獄裡。路上遇到的徐摩路(勝勳的朋友,strawberryfields樂隊的吉他手)提醒他們練習室比賽的事情。從他嘴裡,兩人才得知舉報取消的事情。他們急忙打電話給 志赫通知這個好消息。雖然他電話裡表現的很淡定,但是掛掉電話他便歡呼起來。剛好,勝勳的車經過。他們對彼此的印象都在悄悄的轉變著。權志赫回家的路上,看到有兩個看起來很凶的男人在找秀雅。權 志赫扔石頭敲開秀雅的門,提醒她有人在找她,把她接到了自己的家裡。第二天一早,秀雅發現自己躺在志赫家裡,她幫志赫蓋好褲子,悄悄離開了家。校長找到席爾瓦,再次叮囑他要將樂隊成員開除的事情。校長告訴他,學生扣滿六十分就可以開除。席爾瓦很得意。他開始無孔不入的罰起六個人的學分。六人聚到一起,商量著一定要堅持到拿到在校申請書才能被退學。這時,勝勳找 志赫提醒他練習室比賽的事情。喜歡權志赫的理髮店女生幫樂隊找到了一個地下室可以用作練習室。樂隊在裡面開始了認真的準備。勝勳托姐姐找到志赫,給他錄音。而他自己,因為看到為了錢辛苦打工的秀雅而心痛,沒有趕去錄音室。姐姐很喜歡 志赫的聲音,讓工作人員留下了他的資料。秀雅打工回家的路上覺得有人在跟蹤自己,悄悄摘下書包想要和壞人搏鬥,卻跌進志赫的懷裡。看到從秀雅家離開的志赫,勝勳很擔心。第二天, 志赫整齊的穿著校服從席爾瓦身邊經過,席爾瓦很吃驚,也很失望。但是他沒有放棄逼六人的念頭。面對席爾瓦的毒手,權志赫嘲笑他想用這樣的方式逼退學生,搞得席爾瓦也有些愧疚。勝勳想找藉口給秀雅錢,但是幾乎傷到秀雅的自尊心。勝勳也很懊惱。樂隊正在地下室練習,聽到警車聲。理髮店女生裝醉引走員警。勝勳假裝等在秀雅打工的地方,假裝巧遇秀雅,秀雅卻在他目送中上了公車。另一邊,在秀雅的家門口, 志赫等著她,告訴她沒有任何壞人在,讓她安心。到了練習室比賽的時間,眼球淨化卻發現吉他上沒有線。表州看著他們狼狽的樣子很得意。徐摩路借鑰匙給他們,讓他們想想辦法。他和勝勳都很期待真正意義上的較量。 志赫跑回地下室找琴弦。等在練習室的勝勳等人首先開始了一段表演,引得圍觀的同學歡呼聲連連。找到琴弦回來的志赫看到曾經到秀雅家裡找到的幾個男人,他回到練習室,卻不顧同伴和對手的焦慮,拉著秀雅的手離開了。

 

第5集

權志赫拉著秀雅騎上摩托車逃跑了。打聽秀雅的大叔追了上去,勝勳等人看著逃跑的兩人,也目瞪口呆。權 志赫帶著秀雅逃出了追逐,兩個人在路邊停下。秀雅為樂隊的事情向志赫道歉,隨後說出自己因為父親被追債被同學嘲笑的擔心。志赫雖然不認同她的難過,但還是貼心的安慰了她。權 志赫送秀雅到她打工的地方,勝勳已經等在那裡。權志赫將摩托車鑰匙轉交給勝勳後離開。樂隊的成員窩火的等在檯球室。權志赫一到,大家紛紛質問他,為什麼因為一個女生讓他們失去了練習室。 志赫解釋,因為秀雅是炳熙的女神。雖然還是生權志赫的氣,大家還是選擇原諒他。勝勳關心的問著秀雅的情況。秀雅堅強的笑著,告訴他自己沒關係,至少還餓不死。秀雅拜託他,既然比試是因為自己被耽誤的,希望他們能和眼球淨化一同使用練習室。秀雅躲在便利店聽音樂,權 志赫出現拔掉了她的耳機線。秀雅告訴他,那是一首聽了就覺得安心的歌,但是她不願意讓他知道是什麼歌。原來她呆在便利店,是擔心兩個男人找到住的地方。志赫得知,從便利店跑回住處,確定沒有人在守著,回來通知秀雅。最後,他建議兩個人交換房間。兩個人換了房間。秀雅打電話告訴權 志赫不要亂動自己的東西。但是兩個人都沒有忍住好奇。躺在地上,權志赫回想起兩次和秀雅的意外的擁抱,心裡感到不安。站在學校門口,秀雅雖然很緊張,但是還是走進教室。同學對她很不友好,表州甚至用黑板擦砸到她的頭上。表州再想出手的時候,權 志赫抓住了他的手。秀雅跑出了教室。勝勳走進教室,警告表州,也提醒所有人,不許傷害秀雅。秀雅躲在洗手間,德美趕過來。她得知之前秀雅說要補課,提前離開學校是去打工,難過的怪自己不是個稱職的朋友。但是她還是羡慕秀雅在勝勳的保護之下。樂隊初賽的結果出來了,勝勳的樂隊只有第四,眼球淨化得了第二。兩組人都很震驚。權 志赫和理髮店的雨景在給練習室裝隔音板。雨景很抱怨,她擔心志赫喜歡上秀雅。樂隊的人看到練習室的變化,都很高興。他們期待著比賽的到來。勝勳的姐姐在聽選手的錄音帶,聽到了滿意的聲音。勝勳走了進來,她便關掉了音樂。勝勳想要聽,但是她卻說這是競爭者,在正式比賽之前不能洩露。勝勳很不滿。最後,姐姐提到的眼球淨化的主唱好像錄了勝勳的歌曲,讓勝勳很吃驚。秀雅回到 志赫的家,無意點開音樂,覺得很好聽。正聽著,志赫來敲門拿CD。兩個人正鬥嘴,有人敲門。志赫急忙將秀雅藏起來。是樂隊成員和雨景。志赫把他們推出去,卻因為鉉修肚子疼急著沖回了 志赫家,發現了秀雅的存在。面對志赫和秀雅的解釋,大家雖然相信,可是不太能接受,但還是理解秀雅的處境。校長找到席爾瓦,讓他加快對六人的處理。正說著,秀雅來找校長報導。校長絲毫不考慮秀雅的感受,責怪秀雅的家事影響到學校的名聲。席爾瓦聽著,心中也有些壓抑。他走出辦公室,看到拿著鼓棒的 道日,提醒他不要選擇與社會對抗,那都是徒勞的。鉉修一直重複著自己覺得不滿意的吉他部分,甚至出現了黑眼圈。兩個樂隊都在拼著命。志赫也努力的練了一個通宵。早晨離開練習室的時候,遇到早起送牛奶的秀雅。分開後,秀雅接到了爸爸的電話,爸爸傳達的消息,讓她很開心。情人節,雨景等在學校,她拿走了女孩們想要給 志赫送的禮物,警告秀雅不要想搶走志赫。正說著,一群女生歡呼著圍住出現的眼球淨化的成員。志赫看到雨景出現,嚇得逃進教室。看到兩組樂隊都收到很多禮物,表州有些不服。樂隊需要有人幫忙看編舞,正巧看到秀雅, 河振沖過去拜託她幫忙。秀雅說自己打工後有紅會,約會結束後會趕過去。勝勳等在秀雅打工的地方,看到秀雅的父親出現,走過去打招呼。正巧秀雅下班了。樂隊在練習。雨景抱怨自己因為樂隊沒辦法和 志赫約會。樂隊的練習有些洩氣。聽樂隊聊天,得知秀雅有男朋友,雨景暗自慶倖,志赫卻有些失落。而此時,秀雅正坐在勝勳的車裡和爸爸聊天。樂隊練完,秀雅也沒有出現。志赫擔心秀雅再遇到找她麻煩的男人,沖出了練習室。留下的雨景本來精心想給的 志赫的驚喜和巧克力只能自己吃進肚子裡,剩下的道日擔心的看著她落下的淚。志赫回到住處,找秀雅的男人發現了志赫。秀雅正發短信問他情況。志赫丟下手機開始逃跑。勝勳送秀雅回家,勸她不要再呆在那裡了。 志赫被堵到角落挨打。一身傷的走回住處的志赫看到秀雅安全的出現,露出欣慰的笑。然而看到站在她對面的勝勳,他有些受傷。

 

第6集

志赫看著秀雅和勝勳呆在一起,被勝勳抱在懷裡,失望的離開了。秀雅掙脫了勝勳的懷抱,往家裡跑去。她有些心悸的向 志赫的家門口看了一眼。隨後,她撥打了志赫的號碼,卻發現被扔在馬路邊的手機。志赫來到道日在的檯球館,但沒有告訴道日臉上有傷的原因。志赫一早來到學校,被席爾瓦攔下, 志赫卻沒有給他好臉色。勝勳發現秀雅站在窗邊,臉色不好。正關心的詢問,志赫走進教室。河振關心的問他原因,鉉修卻直接說出一定是因為社區來了壞人。秀雅走過來把手機遞給 志赫。鉉修不屑的讓她離他們遠一點。樂隊在練習,鉉修不滿的叫停,大家都質問權志赫為什麼狀態不佳。志赫沒解釋什麼,一個人離開了。然而樂隊還是要加緊練習的。志赫在家裡彈著吉他,秀雅來敲門。秀雅說那些人應該不會回來了,可以換回房間。她緊張的問 志赫是不是生了自己的氣。志赫說沒有,讓她趕快收拾一下,快換回房間吧。雨景在和喜歡志赫的女生打架。河振正和女生約會,看到正在打架的雨景,只好放走女生,上前幫忙。可是 河振一己之力根本分不開這些瘋狂的女人,只好打電叫志赫來幫忙。志赫趕來拉開了雨景,河振便離開了。雨景因為自己在志赫丟了臉,覺得很沮喪。秀雅的爸爸被抓了,學校的學生都在討論她還會不會來學校。勝勳很擔心。徐 慶宗對學校同學的冷漠感到不滿,想著要幫忙照顧秀雅。河振卻覺得秀雅和志赫之間可能出現了感情,說他們是閣樓情侶。這些話被表州聽到。籃球課上,表州故意將秀雅推到志赫身上,還嘲笑他們是閣樓情侶。 志赫用球砸了他,警告他不要亂說話。德美聽著女生的議論,憤怒的替秀雅出頭。秀雅拉住她,頗有氣勢的回擊了那些女生。志赫在洗手,勝勳找到他,讓他帶給秀雅困擾。志赫告訴他,也許秀雅在他那裡,並沒有安全感。而他,該管的是表州的嘴。勝勳再次警告表州,不許再傷害秀雅,否則朋友也沒得當。勝勳等在秀雅打工的地方,兩個人說起當年秀雅保護弱小的勝勳的事情。樂隊的練習因為 鉉修的吉他有些落後。大家建議把吉他獨奏的部分交給志赫。鉉修卻很堅持,一定要練好,甚至第二天請了假,躲在地下室裡練習。校長找到兩個樂隊。他對勝勳的樂隊大加讚賞,卻根本不屑眼球淨化,還建議學校只出勝勳一隊就好。勝勳卻並不接受這樣的安排,在一旁聽著的席爾瓦也插嘴,說出眼球淨化的初賽名次高於勝勳一隊的事實。比賽前一天,樂隊提早結束了練習。大家都很努力,也很有信心。回家的路上,秀雅叫住他,和他同行。她告訴他,自己第二天會請假去看比賽。她還拿出自己說過聽了會覺得溫暖的聲音,和 志赫分享。聽著耳機裡的音樂,志赫的嘴角露出了笑容。幾個樂隊都在現場準備著最後的排練。鉉修因為照顧生病的妹妹有些遲到,拼命的趕向現場,卻在路上因為一輛迎面開來的車摔倒,傷到手。開車的司機留給他一張名片。比賽的前一刻, 鉉修終於出現了。樂隊的成員都松了一口氣。樂隊的表演煞到前場,鉉修卻突然暈倒在志赫的身上,隨後離場。大家正訝異,志赫領著大家繼續唱了下去。隨後,撞到鉉修的車上載著的女生金藝林上臺贊助表演,也調動了氣氛。勝勳的樂隊拿到了高中組的第一名。眼球淨化在後臺有些失落。 志赫也提前離開了。金藝林向前和鉉修說抱歉,鉉修卻大罵了她一通。秀雅回到家裡,看到志赫站在樓頂,也擔心的爬了上去。特殊的環境下,兩個人吻在了一起。

 

第7集

學校的人都在為勝勳的樂隊拿了冠軍而歡呼,相比之下,眼球淨化顯得有些狼狽。 鉉修躺在床上,不願意去上學。校長來到教室,對鉉修沒有上學略作評價,隨後稱讚了勝勳的樂隊為學校爭得了榮譽。學校裡,志赫和秀雅見面總是顯得很尷尬。志赫等人在擔心鉉修的情況,席爾瓦看到閒散的他們,催促他們調整狀態。看到不回嘴的幾個人,席爾瓦覺得很奇怪。秀雅碰到幾個人,急忙躲開了,大家覺得很奇怪,以為秀雅是因為他們輸了比賽也覺得瞧不起他們。秀雅在做值日, 志赫過來幫忙,被勝勳看到。秀雅因為自尊心,說自己是以為志赫需要幫忙才出現的,志赫覺得自己是被可憐了。面對志赫的誤會,秀雅有些失落。放學,勝勳送秀雅回家。秀雅建議他,以後不要再等自己了,畢竟回家的方向不同。勝勳卻覺得,繞路也不麻煩,還將筆記交給她,擔心她打工耽誤到學校。 鉉修接妹妹放學,妹妹說相信志赫哥哥。鉉修自顧自的說起,從來只要和志赫在一起,就可以百戰不敗,直到炳熙出現,志赫開始和炳熙一同彈吉他,而沒空陪自己,自己也因此去學了吉他,卻把事情搞砸。 鉉修又沒有來上學,志赫感到困擾。有女生到學校找河振,卻被他說討厭,悲傷的離開了。徐慶宗看到,怪他不珍惜對他真正真心的人。志赫在檯球館打球,原高中的男生又來挑釁,嘲笑他們在頂上被打擊, 道日出現,讓幾個人狼狽的離開。而這時,經紀公司發現網路因為志赫和鉉修在舞臺上發生衝突的視頻被擠爆,安排將那段視頻和勝勳樂隊的表演放在一起,觀察反應。此時,樂隊因為 鉉修的消失有些陷入低谷。志赫不願意找到鉉修說抱歉,河振也責怪是鉉修的錯,徐慶宗怪他們不珍惜朋友。最後,道日批評了幾個人四分五裂的想法。志赫一個人來到地下室,憤怒的銷毀著各種樂隊的存在痕跡。席爾瓦看到樂隊的四個人,本想鼓勵他們不要因為一次失敗就放棄人生,卻被幾個人無視。電子閱覽室幾個人圍在電腦邊看眼球淨化的表演片段,席爾瓦批評他們,也被無視了。席爾瓦很胸悶。而現在,眼球淨化的表演無疑在所有關注娛樂動態的人的生活裡無孔不入著。樂隊的五個人和雨景紛紛前後來到了 鉉修家裡。大家再次回復到最初的相愛。他們不知道的是,現在很多人已經因為他們完美的表演成為了他們的粉絲。金藝林再錄製新歌推薦的時候,也主動要求推薦他們的新歌。 道日和志赫送喝醉的雨景回家,撞到秀雅。志赫緊張的推開雨景,將她交給道日,跟上了秀雅。原來秀雅之前因為聽到爸爸的消息,將MP3落在便利店,跑回便利店的垃圾筒翻找。 志赫確定她那麼珍惜是因為裡面是自己的聲音,貼心的告訴她,不要找了,自己會唱給她聽。勝勳得知眼球淨化的點擊率是自己的十倍,也很吃驚。席爾瓦也為他們高興,甚至挑釁校長要他給他們扣分的要求。經濟公司也找到 志赫和鉉修,樂隊的成員都前去了。經濟公司卻表示,只想簽約志赫和鉉修兩個人。

 

第8集

經濟公司表示只簽權 志赫和鉉修,其他的成員要通過選秀來選擇。勝勳的姐姐表示會給樂隊考慮時間,志赫卻直接在她面前撕掉了合同。姐姐卻沒有惱火,只是告訴他們改變心意隨時和自己聯繫,她堅信沒有玩音樂的人,會比在乎音樂更在乎朋友。五個人離開後,她給一個前輩打了電話,想要讓他聽聽 志赫的歌。幾個人回到地下室,雨景好奇的關心結果。當她得知志赫為了樂隊的成員放棄了合約,她責怪其他人阻礙了志赫的發展。幾人啞口無言。志赫回家的路上遇到天真秀雅,讓他的壞心情轉好了一些。學校的學生以為眼球淨化得到了簽約,都對他們大為追捧。 河振很得意,鉉修卻說,也許他們得知沒有簽約,就會態度冷淡了。大家互相爭執了起來。秀雅在練習室彈琴。勝勳前來。她將自己弄丟的勝勳的MP3還給了他。還跟他說明,以後要保持距離。勝勳問,是因為她有喜歡的人了嗎。她沒有否認。勝勳很惱火。 道日勸志赫放棄自己,還是簽約吧。志赫告訴他,那是不可能的。志赫將大家聚到地下室,想嘗試將音樂完整的錄給經濟公司,讓他們瞭解到自己等人的實力。正商量著,一個陌生的大叔出現了。大家認出此人是搖滾金。然而他奇怪的行為,讓大家懷疑他的身份,卻也激起了五人的鬥志。學校裡,表州和席爾瓦發生了衝突。 志赫拉走了席爾瓦。而勝勳,得知姐姐要簽約眼球淨化,感到不滿。姐姐卻並不介意他的不滿。眼球淨化的訓練越來越熱血。他們正準備出發,經濟公司來到地下室。她帶來會跟五個人簽約的消息,她承認是肯定了五個人的實力。但是,父母同行的要求讓其中幾人有些壓力。秀雅給 志赫送鮮奶和雞蛋。打鬧間,樂隊其餘四人和雨景出現了。志赫拉著其餘幾人去開慶祝PARTY,徐慶宗說著秀雅是炳熙的女神,邀她同來,志赫卻不同意。這讓秀雅有些失落,而將 志赫面對秀雅無憂的笑容看在眼裡的雨景同樣不快樂。表州和席爾瓦爭執的視頻被傳到了網上。校長找到席爾瓦,席爾瓦擺出低姿態,因為自己還有孩子要撫養。校長卻還是要他停課六個月。 鉉修和父母到經紀公司去。金藝林看到他,抓住他的手詢問他的傷沒有影響到他彈吉他,鉉修對她的態度卻很冷淡。其餘的人家長零零散散的來了許多。但是志赫卻是一個人前來的。家長們紛紛簽下了名字。而 志赫的家長同意書,通過律師寄了過來。網路上,勝勳是天才作曲家U的事情被瘋傳。德美很激動的和秀雅分享這個消息。但是秀雅早已經知道了。德美的信仰又開始偏向勝勳。而這一切,都是勝勳自己想要佔用 志赫的手段,他甚至面臨爸爸的責難。表州兩人還很高興,勝勳卻告訴他們,自己將單獨去簽約,而樂隊只能做他高中的一段回憶。樂隊在地下室可能是最後一次聚餐。志赫提前離開了,前來的雨景沒有撞見他。勝勳等在秀雅的家門口,拉著秀雅的手,表明自己將繼續追求她的心意。 志赫這時候出現了,嘲諷兩人的曖昧。秀雅很憤怒,轉身離開了。這時候,雨景出現在志赫的身後,叫起志赫的名字。勝勳嘴角浮起一絲冷笑,也轉身離開了。雨景告訴志赫,他不能和秀雅在一起,起碼她是 炳熙喜歡過的女神。席爾瓦巧遇搖滾金,似乎兩人也是當年同玩音樂的十五年沒見的好朋友。一個人想了很多,志赫沖到秀雅打工的地方。他向她表明自己愛她的心意。

 

第9集

志赫終於勇敢的說出自己的心意,秀雅很開心, 志赫也很緊張。五個人來到公司安排的地方,為即將開始的未來感到興奮。一走進房間,有人等在裡面,強硬的命令他們快點收拾好,然後到練習室。徐慶宗和河振佔據了兩個人的房間。 道日和鉉修分睡上下床,志赫睡到旁邊的單獨床位。五人來到練習室,等在練習室裡的經紀人跟他們強調了一些規定,他們卻根本置之不理。男人一離開,幾個人就開始欣賞起練習室的樂器。第二天一早,經紀人根本叫不起五人。 志赫本來也不想上學,突然想到秀雅,又決定拉幾個人去學校。來到學校,看到秀雅,志赫暗示秀雅,和她躲在樓梯間聊天。姐姐安排勝勳和金藝林見面,讓勝勳為金藝林寫歌。得知金藝林也是眼球淨化的粉絲,勝勳有些介意。因為制不住這五個人,經濟公司連換了幾次經紀人。最後一個經紀人,將他們不聽從安排的後果說得很嚴重,才制住了幾人。公司將幾個人更換了造型,他們的征程將從這裡開始。德美和秀雅討論眼球淨化簽合同的事情,言語中表達出一些欣賞。正聊到勝勳,勝勳從對面走過,卻假裝沒有看到秀雅。德美怪秀雅不珍惜勝勳。勝勳在練習室創作,表州兩人出現,嘲諷他不是樂隊成員還呆在練習室,要他交出鑰匙。勝勳雖然交出鑰匙,表州卻依舊無法洩恨。然而勝勳囂張的態度,讓三個人的關係徹底白熱化。 鉉修錄音的時候,姐姐從他的眼神裡看到了野心,和勝勳說,想要為他做SOLO。叫出鉉修,姐姐接到電話,到一邊去接電話,勝勳對鉉修說,如果他想要,自己還是可以為他寫歌的。 鉉修根本不屑。這讓勝勳的鬥志更重。雨景到給五人送夜宵,志赫卻不在。原來為了見秀雅,志赫回到了閣樓。志赫來到秀雅家,遇到房東警告秀雅交保證金,他很擔心。兩個人坐下來吃飯的時候,秀雅跟 志赫說,大家這麼支援他們是因為在他們的欣喜讓人覺得安慰。道日送雨景離開。雨景沒有表現的很難過,她說著自己也在努力。金藝林在錄音。勝勳對她要求的很嚴格,河振卻是完全被金藝林的歌聲所吸引。輪到眼球淨化錄音,錄音師對他們的歌提出質疑,嫌單弦太亂。然而 志赫卻堅持,作曲不能改。然而錄音師並不吃這一套,警告他們如果下次錄音他們的歌曲還是不能說服他,就要按他的要求去改。大家在炳熙創作的音樂要被改掉。志赫苦苦思索著他們音樂的到底是什麼。他想到了 炳熙,想到了秀雅對他說的話,似乎有所理解。經紀公司想要換掉眼球淨化的名字,經紀公司勉強同意了。但是這同意是基於相信他們總會被現實打敗的基礎上。幾個人正被批評的時候,搖滾金出現了,表示了對他們的支援,但是也批評他們所堅持的不過是狗屁范。雖然有些無厘頭,幾人還是覺得很有意思。最後,在五人的努力下,單曲不但發行了,而且傳唱于大街小巷。德美也為他們是自己的同學感到自豪。秀雅的開心更是溢于言表。徐 慶宗接到電話,得知雨景被人綁走。道日一聽到消息,便沖出了檯球室。雖然受于公司的限制,幾人還是急著去救雨景。秀雅回到家,看到東西真的被房東搬出房間,她很難過。被雨景得罪過的喜晶找來好多人圍攻雨景。雨景得知她的朋友通知了眼球淨化,很擔心影響到他們。正說著,除了 志赫的四人出現了,教訓了他們。正打鬥著,本在便利店為秀雅挑選東西的志赫也出現了。雖然五人打贏了,雨景卻因為擔心影響到五人的前途而難過的哭了出來。志赫安慰著她,警車的聲音響了起來。

 

第10集

秀雅聽到有人敲門,以為是 志赫,高興的迎上去,打開門卻是勝勳。原來之前擔心秀雅出事,勝勳留了電話給房東,居然真的遇到了情況。勝勳還是建議秀雅住到姐姐家,秀雅卻拒絕了。勝勳知道,秀雅是放不下 志赫,他很生氣。經紀公司嚴厲的責駡著五個人,經紀人隨後便明令禁止五個人做任何事情都要按制度來,並沒收了手機。第二天,雨景為五個人準備了早飯。鉉修態度卻很傷人,他責怪雨景連累了幾個人。大家紛紛勸說 鉉修,雨景卻是一副知錯的態度。金藝林和勝勳聊新歌的問題,金藝林說出似乎勝勳的歌詞表達了愛而不得的心情,勝勳逃避了這個話題。鉉修在練吉他,金藝林主動和他聊天,並表示了對他的喜歡。 鉉修卻很不屑。志赫四點起夜,看到鉉修剛練吉他結束,關心的詢問。鉉修卻以沉默回答。秀雅接到志赫的電話,卻是便利店打來的,讓她擔心是不是出了事情。五人得知要在第二周參加一個娛樂節目,都很崩潰。而所有的事情,似乎都進展的不順利。大家雖然滿心抱怨,還是覺得要堅持。搖滾金來到勝勳姐姐家裡。姐姐本來說他們已經安靜了,卻突然接到經紀人的電話,看來這五個人的不安分因數再次浮現。 志赫回到閣樓,卻發現秀雅家裡的東西都被搬了出來。還好,秀雅呆在志赫家裡。秀雅還將志赫的手機從便利店取了回來。有人出現在五人的房間。讓五人大吃一驚的是,這個人居然是席爾瓦。而他是搖滾金找來的人。搖滾金堅信席爾瓦控制得了他們,拜託他做他們的經紀人。得知席爾瓦也曾玩音樂,五人更加吃驚。 鉉修和徐慶宗被差遣去買東西。剩餘三人聽著兩個人莫名其妙的敘舊,有些崩潰。他們警告幾人,樂隊、女人和錢永遠相矛盾,不能對隊友隱瞞。幾人聽得很吃驚。德美和秀雅分享眼球淨化的新歌進入前十名的消息,而且自己的手機鈴聲也換成了他們的新歌。被表州聽到,惹得他惱火。他直接對秀雅出手,推倒了秀雅。德美替秀雅出頭,卻被他罵。秀雅沒有示弱,正和他理論間,德美看到勝勳,急忙過去求助。表州卻更加變本加厲的挑釁,秀雅不堪污辱,賞了他一巴掌。表州正要發作,勝勳攔住他,要他將不滿針對自己就好。五個人被安排去節目。可是他們的無所謂的態度讓所有人都大跌眼鏡,不但是經紀公司和席爾瓦,連主持人都一頭黑線。。只有 鉉修說著得體的回答。然而其餘四人對自己的烏龍,並不自知。離開錄製室的時候,河振和徐慶宗遇到了金藝林。頗喜歡金藝林的河振湊上去,邀她吃飯。斟酌了一番,金藝林沒有拒絕。校長讓秀雅通知勝勳到辦公室去。發現勝勳的孤僻獨處而不自在,秀雅很擔心。終於在圖書館找到了勝勳,卻被他冷淡的態度灼傷。席爾瓦將雜誌裡刊登的勝勳對他們音樂的詆毀拿給五個人,讓他們很不自在。姐姐也質問勝勳,有必要這麼做嗎?勝勳卻態度明確的表示自己要毀掉他們。勝勳提議自己新發的單曲讓 鉉修來唱,姐姐有些吃驚。樂隊為真唱準備練習的時候,鉉修的狀態不好。然而他沒有解釋什麼,就離開回家了。真正來到現場,卻因為技術問題,不能真唱。大家並不想要假唱,但是沒有辦法。秀雅擠在一堆粉絲裡,正巧看到席爾瓦,拜託他將禮物轉交給 志赫。志赫看到東西,便想要衝出去找秀雅。然而他控制住自己,只是換上了秀雅送他的鞋子。另一邊,席爾瓦卻不小心將錄音掉進水裡。面對這樣的狀況,五人決定勇敢的真唱。秀雅一個人在通過手機看著表演的直播。正當所有人欣賞著他們的表演, 河振的貝斯卻真的出現了狀況。

 

第11集

雖然音樂現場出現了小小的音樂事故,但是表演居然化險為夷的順利結束了。連被他們稱為巫女的經紀人都沒有批評他們,這讓幾個人甚至有些得意。席爾瓦更是開玩笑自己是故意將錄音弄濕。秀雅也給 志赫發去了祝賀的短信。公司甚至將他們的手機還了回來。大家調侃著志赫的運動鞋。席爾瓦替幾個人在公司打點著。大家對他們的評價很調侃。得知他們是住集體宿舍,有人想要他們公開宿舍生活。考慮了一下,席爾瓦決定答應下來。好像全世界都在感受著他們帶給這個世界的不同。他們的單曲甚至爬到了榜首的位置。難得樂隊有一天全自由的時間, 慶宗準備了豐盛的飯菜,大家卻紛紛說自己有事。席爾瓦來督促幾人,像鉉修一樣多為樂隊跑一跑。志赫卻覺得,樂隊要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讓兩人之間產生了一些衝突。徐 慶宗陪河振去和金藝林吃飯。面對金藝林,河振很收斂。沒長心眼的徐慶宗卻自然的表現著自己。過程中,徐慶宗還接到鉉修的電話,金藝林很想鉉修也來一同吃飯,然而徐慶宗卻說他沒時間。徐 慶宗提前離席。原來這天是他的生日,沒有人記得讓他很難過。在鉉修的提醒下,大家為慶宗慶祝了生日。志赫打電話感謝鉉修的提醒,還說了加油,讓志赫覺得很為難,鉉修卻很欣慰。五個人來到學校,大家紛紛圍上來要簽名。連校長都來為自己的女兒要簽名,還想要他們為學校的網頁做模特。大家正嘲笑校長的態度的轉變, 志赫看到秀雅,跟了上去,卻看到秀雅和勝勳聊天。雖然知道他們沒什麼,志赫也約了秀雅週末見面,但是他還是很懊惱。大家都圍著樂隊的五個人。秀雅看著,卻很為他們高興。勝勳卻在心裡嫉恨著。很多公司看到五個人還是很擔心他們會惹出事端。勝勳挑釁 志赫,說他們是沒有作曲能力的樂隊,這樣不會長久的。志赫嘲笑他抓著秀雅不放。兩個人在愛情的戰局中都信誓旦旦卻很怕輸。鉉修的媽媽恭喜鉉修的成就,鉉修問起妹妹的病情,媽媽卻讓他不要擔心。正聊著,勝勳的姐姐出現了。她要幾人按照公司的安排唱歌。然而 志赫卻堅持他們只唱自己作曲的歌,其餘幾人都表示了支援。金代表勉強妥協了。但是志赫其實是擔心無法守護炳熙的樂隊的。搖滾金卻告訴他,不是沒有樂隊能一起走到最後的。聽了他的話, 志赫又開始充滿鬥志。志赫看著鉉修的狀態,關心的問他是不是家裡出了什麼事,要他記得朋友的意義。金代表找到搖滾金和席爾瓦,向他們暗示幾人要作曲需要人幫忙。而秀雅週末沒有等來 志赫,卻等到前來捧場的德美,約她一起看電影。金代表首肯了幾人的新作曲。但是為他們安排的音樂人,勝勳,卻讓幾人戰火點燃。

 

第12集

得知勝勳是他們第二個專輯的製作人,五人都並不同意。 志赫詢問劉代表的意見,她表示合同寫明,要按照公司的規定,否則就要付違約金。勝勳很得意。五人討論著現在面對的情形。大家都賭氣的說不然就解約好了。只有鉉修理智的說要好好練習。秀雅正在作畫,收到 志赫的短信。她高興的回撥了過去,卻沒有接通。勝勳在給眼球淨化作音樂,席爾瓦來客氣的拜託他。河振和徐慶宗給勝勳買了一杯咖啡,徐慶宗惡作劇的向裡面吐痰。結果勝勳說自己不喝即溶咖啡,被席爾瓦搶著喝掉了。勝勳要求開始錄音。 河振說鉉修還沒有來。原來鉉修已經錄過了。對於勝勳要求的分錄的方法,他們很不滿。而且他們已經錄過兩次。對於這種安排,勝勳的解釋是,他們的演奏無法匹配他的音樂。而是否一同錄,要錄幾次都由他說了算。在錄製的過程中,勝勳不斷的打擊他們。尤其是 志赫,受到一次一次的批評,甚至最後還諷刺他沒帶心來唱歌,直接否定。席爾瓦送幾個人回到宿舍。他勉強的鼓勵著他們。此時的鉉修回到家裡,陪著生病的朵絮。河振和慶宗分享著成為藝人的欣喜心情。 慶宗知道,能近距離的接觸金藝林更讓他滿足。兩個人看到金藝林在做造型,河振拉著慶宗湊了過去。被藝林的經紀人看到了,狠狠的指責兩個人不注意規矩,擔心產生緋聞。金藝林勸經紀人不要這樣說, 河振卻主動道歉,離開。志赫和秀雅在路上遇見,秀雅向志赫要嘴裡的棒棒糖,志赫卻說只有那一個。他們的聊天,被路人看到和討論。秀雅有些逃避,志赫卻更加主動。秀雅告訴 志赫,自己想要搬家。雖然想留著秀雅,但是志赫沒有阻止。得知秀雅打工後沒有直接回家,是和很久沒聯繫的朋友一起。他覺得那個朋友就是勝勳,賭氣轉身離開。秀雅跟了上去。兩個人一起下樓,被女學生拍到。徐 慶宗在打球,河振說著自己想要求多安排一些行程,以便多接觸金藝林。原高中的男生又出現了,雖然他很想挑釁兩人,但是因為羡慕他們和藝林接觸,態度很曲折。正聊著,道日從睡眠中醒來接了電話,嚇得幾個人立馬恭敬起來。原來雨景考到了理髮師資格證, 道日帶著志赫去見雨景。雨景為了趕上志赫的腳步考取的資格證,志赫卻不珍惜,態度甚至很傷人。道日在一旁看的很難過。鉉修在練吉他,慶宗也來到練習室。看著鉉修的勤奮, 慶宗說自己也要努力。他還問起鉉修對金藝林的感覺,說著河振面對他的不正常。失落的道日走在路上不小心碰到路人。路人很囂張,看出他是眼球淨化的成員更加囂張起來。道日根本懶得理他。德美讓秀雅幫忙向 志赫等人要簽名。從他們的聊天裡,志赫聽出秀雅上週末其實是由德美陪著,這才釋懷。秀雅為難的向志赫幾人要簽名。秀雅和志赫在走廊上相遇而過,在經過彼此身邊的時候,志赫向她手裡塞了一根棒棒糖。劉代表想安排 鉉修同金藝林發行一首合唱。鉉修堅持自己只作為眼球淨化的成員唱歌,絕無例外。這裡,錄音室又發生了事情,請劉代表過去。劉代表考慮了一下,為自己安排不當道歉,便先離開了。金藝林和 鉉修請求,讓他獻聲。鉉修卻並不願意。還跟她說,河振對她是真心的,而他自己,不喜歡複雜的關係。家裡的事情一直牽動著鉉修的情緒。大家商量著想強硬的要求換掉勝勳。鉉修卻質疑他們,沒有把音樂放在第一位,而勝勳並沒有做錯過什麼。 志赫再次和鉉修髮生了爭執。勝勳約秀雅到錄音室去。秀雅無從拒絕。錄音室裡,勝勳再次一遍遍的讓志赫重複唱著。對於勝勳一直指責志赫的感情不對,志赫很不滿,這畢竟是他們寫的歌。結束錄音, 志赫走出來,問旁邊的助理勝勳去了哪裡。從助理的抱怨裡,志赫才知道勝勳和劉代表是姐弟。劉代表看著SNS上關於眼球淨化的新聞,安排助理利用媒體來回擊。剛交待完,志赫來質問她是不是和勝勳的關係。面對他的囂張,劉代表拿出新聞,問他是否能負責。 志赫回到錄音室,看到勝勳和秀雅同在裡面。這雪上加霜的遇見,讓他憤怒的離開了。秀雅明白勝勳約她的目的,勝勳讓她失誤。她追上志赫,將自己心裡的壓力說了出來。無法被承認,連 志赫的朋友都不認可的所在,讓她很難過。志赫承諾,自己會向朋友承認關係的。席爾瓦和幾個人新聞的事情。大家都有些擔心。隨後單曲wakeup的發佈後上,大家的回答已經成熟了許多。然而 道日父親的問題險些被提及,被以不交待父母的問題阻止。然而,志赫還是沒有逃過關于女朋友,以及同居猜測的提問。

 

第13集

權志赫否認了同居。主持人想就此儘快結束記者會, 志赫卻果斷的承認了有女朋友的事實。就此,秀雅住在志赫家裡的事情被媒體關注。現場一片大亂。看過記者會,雨景沖到志赫家裡,看到秀雅晾在外面的衣服,她無措的落下了眼淚。德美趕著將眼球淨化出事的事情告訴秀雅。面對自己出現在 志赫閣樓的照片,所有的同學都用好奇的眼光看著秀雅。秀雅逃出了教室。勝勳跟了上去,得知秀雅真的住在志赫家裡,他幾近崩潰。大家討論著志赫的事情,都有些不理解他的作法。劉代表走進來,宣告他們第二張單曲的發行暫時終止。面對這樣的境況, 志赫想要一個人承擔。但是他的任性,著實傷害到了眼球淨化。而劉代表,其實是想來來志赫的焰氣,也在想著如何應對。席爾瓦送五人回到宿舍。勸他不要再衝動。席爾瓦離開後, 志赫擔心秀雅,沖回閣樓。鉉修想要阻止,但是志赫沒有聽。志赫回到閣樓,發現很多記者等在外面,他急忙躲起來給秀雅打電話。正在打工的秀雅,聽著大家對權志赫同居女友的負面議論。 志赫告訴她不要回到閣樓。秀雅告訴他自己會先住到朋友家。志赫約她打工後見面。經紀人打電話找志赫,大家紛紛裝志赫的聲音,卻都被發現。還好,志赫這時候回來了。面對鉉修為首的質問, 志赫卑微的說著抱歉。但是對志赫的不坦白,道日很責怪他,獨自起身進了房間。秀雅住到勝勳姐姐家裡。勝勳怪她,沒有早聽從自己的安排。道日擔心雨景,打電話給她。聽著電話裡她一直哭泣, 道日也很難過。志赫和河振來到教室,發現大家的態度都很冷漠。校長更是有的人不重視上學,損壞校風。志赫發短信給秀雅,約她聊一聊。志赫很關心秀雅住在哪裡,要她別擔心。 志赫拉起秀雅的手,聽到有人拍照,是表州。志赫追上去,要拿回照片。表州很囂張。勝勳想要動手,被道日攔住。勝勳出現,拿走表州的手機,讓他跟自己走。大家都紛紛離開。勝勳知道表州如果公開照片會傷害到秀雅。他勸告表州不要做自以為聰明但是得不償失的事情。表州憤怒的離開了。有記者跑進學校找同學問關於 志赫的緋聞。德美看到,湊上去跟記者說其實和志赫在一起的是個姐姐。大家看著報導上亂寫的文章,抱怨紛紛。鉉修最怨念。他的個人活動也被取消了。大家雖然擔心發展,但是並不真的責怪 志赫。面對鉉修的態度,也有些不滿。鉉修來到錄音室,劉代表讓他幫忙唱男聲部分,但是並不是合唱,鉉修勉強答應了。錄音結束後,劉代表不給鉉修思考的機會,要三個人一起吃飯。 志赫來到檯球館。雨景沖上來,責駡著他的行為。雨景用朋友威脅志赫和秀雅分手。志赫卻說,自己兩邊都無法放棄。劉代表去見勝勳。勝勳請求她幫忙擋住新聞。得知 志赫的女友就是秀雅,劉代表很糾結。鉉修和金藝林等在餐廳,劉代表卻不能前來了。鉉修正想離開,菜上齊了。正聊著,鉉修接到電話得知朵絮住進醫院,急忙沖出去打出租車。因為著急, 鉉修只好上了金藝林的車。金藝林偷偷拉住鉉修的手,他沒有強烈的反抗,只是輕輕的抽了出來。第二天,鉉修沒有來上學。可是,勝勳找到志赫,告訴他秀雅住在自己那。志赫很介意。 志赫呆在宿舍,回來的鉉修不理他,將手機放下便離開去洗漱。呆在房間裡,志赫接起鉉修媽媽打來的電話,得知了朵絮的病情。河振又逃了練唱,拉著徐慶宗到金藝林的錄音室。在錄音室, 河振聽出鉉修的聲音。借這個機會,一旁的勝勳故意說著公司想要安排鉉修單飛。河振衝動的喊出鉉修,將情況說了出來,並衝動的說要解散。相對他的衝動,大家還是相信相愛的。 志赫關心的問鉉修治朵絮的病還需要多少錢,鉉修不願意說。志赫接到秀雅的電話,約在江邊見面。他們都能夠理解彼此。徐慶宗發現河振拘著妹子在喝酒,想勸阻他。河振卻轟他離開。旁邊有女人看到他,對著他議論紛紛。 河振激動的上去責問,女人的男人走過來,河振和他們發生了肢體上的衝突,徐慶宗也被推倒。劉代表面對現在的勢頭,也有些無法控制。大家都沉默的站在床邊陪著河振。鉉修走進來,批評了所有人。 河振用話嘲諷著他,逼他單飛。劉代表找到志赫,告訴他們可以離開了,單曲的製作也泡湯了。志赫很無措,但是請求劉代表單獨簽下鉉修,自己會負責說服鉉修。志赫約鉉修在檯球館見。 道日也在。志赫騙鉉修,劉代表說只有自己和秀雅分手,才能保證所有的成員都續約,而自己做不到。鉉修拉住志赫,瘋狂的打著他,志赫不解釋,也不還手。鉉修回到宿舍收拾東西離開,徐 慶宗攔不住。走出宿舍,鉉修接到劉代表的約談單飛的電話。志赫倚在道日身上,道日問他一定要這樣做麼。志赫難過的想哭。此時的鉉修,也一個人痛苦的控制著眼淚。

 

第14集

電視上報導著鉉修單飛,和金藝林、劉勝勳合作的新聞。 河振很怨念,逼問志赫劉代表找他談話的內容。他回想著劉代表讓他和秀雅分手的要求。但是他沒有跟大家說,只告訴他們,劉代表讓他們好好做音樂,會再給他們機會的。徐慶宗很奇怪以 鉉修的性格怎麼會退出宣告。河振卻覺得這就是他會做的事,道日想反對他,被志赫攔住。秀雅在學校等著志赫,卻只看到道日等三人。道日冷漠的告訴她,她只是添亂的那個人。回到座位上,德美在保養著皮膚,看到秀雅來,和她說 鉉修單飛是明智的,和眼球淨化呆在一起是沒有前途的。秀雅很不高興。徐慶宗的媽媽沖到宿舍,要拉慶宗回家。還當著另外三個人的面,說他們是不好的朋友。慶宗卻堅決不離開。 河振被慶宗的態度感動。但是慶宗有些擔心爸爸會來強行把他帶走。志赫呆在練習室裡,考慮著目前的境況。劉代表到秀雅打工的地方和她聊天。她告訴秀雅,房子可以一直住,但是再和 志赫交往下去,會毀了志赫。秀雅有些為難。第二天一起床,四人發現席爾瓦為他們準備了早餐。他激勵著四人要更加昂首挺胸的堅持到底。四人在學校裡遇到鉉修,河振的態度依舊堅持著責怪他,其餘三人還是很關心他。勝勳和徐摩路同秀雅和德美四人一同實習。 志赫出現在教室門口。收到志赫的短信,秀雅拉著德美走出教室,以便能和志赫看到彼此的臉。兩個人只能這樣,遙遠的相愛。鉉修接到電話,得知朵絮的病情好轉。旁邊金藝林聽到,也想去探望朵絮。她抓住 鉉修的手,送給他一瓶護手霜。對於藝林,鉉修已經開始慢慢接受。志赫找到勝勳,問他秀雅還好嗎。勝勳懶得回答,想要離開。志赫攔下他,告訴他,自己不會再和秀雅見面了。話語中,似乎在拜託勝勳照顧好秀雅。宿舍裡, 慶宗沒興趣練習,換著電視頻道,看到鉉修和藝林,河振讓他不要換台。看著他們兩人默契的配合問答和演唱,河振居然哭了出來。在江邊一同放完煙火,秀雅說出分手的話以後。 志赫陪秀雅坐在公交站等著,秀雅要下志赫的項鍊。他們都知道分手的原因,也知道分手的代價。錯過幾班車後,秀雅還是上了公車離開了。坐在座位上,她忍不住淚流滿面。朵絮想見 志赫哥哥,鉉修聽著她的要求,笑著答應。志赫回到宿舍,精神振奮的和三個人說,練習吧,不能就這麼結束吧。然而大家都不在狀態,紛紛離開練習室。席爾瓦看到孤獨的志赫,有些擔心。他找到劉代表,希望她能再給他們一次機會,他相信他們都是好孩子,需要被説明找到正確的路。這時,助理沖進來,告訴劉代表眼球淨化遭到暴力起訴。席爾瓦很沮喪。大家正看著新聞,有人敲門。開門是 道日父親的手下,強硬的帶走了他。雨景來到檯球館,看到道日受傷,很緊張。看著擔心自己的雨景,道日忍不住吻了她。雨景很無措,起身離開說去給他買藥。而此時眼球淨化的人氣,並沒有下降,反而持續很受歡迎。 道日和慶宗迫于來自家庭的壓力,都要離開。第一次,志赫和所有人發生了衝突。坐在江邊,志赫無助的想著炳熙,這一次,他真的想要放棄。劉代表和四人談著去向問題。大家都很悲傷。她嘲笑五人,連一年也堅持不到。金藝林和 鉉修開心的交流著,劉代表和勝勳走進來。得知眼球淨化已經解散,鉉修很擔心。然而他不敢撥出電話。四人收拾好行李,準備離開。離開前,慶宗拿出打折卡,想一起再吃一次烤雞。回想著之前一起吃烤雞的場景,其餘三人卻只能笑笑離開。 志赫回到家裡,搬出吉他,準備燒掉。

 

第15集

慶宗被困在媽媽的魚鋪, 道日呆在檯球館,索性將檯球館停業。河振在上演員培訓課,被老師叫到臺上演什麼過氣明星的臺詞,他轉身就走了。鉉修被勝勳叫去,批評他唱歌沒有感情,還警告他,這樣只會毀了彼此的幸福。四分五裂的眼球淨化,每個人都過得不快樂。在教室裡,勝勳和 鉉修說自己已經幫他的音樂做過處理,鉉修回應的雖然很冷淡,河振還是很憤怒的離開教室。他正和道日商量著離開,表州和徐摩路來嘲笑他們。正說著,鉉修出現了。他想和河振談談,但是背叛者的稱呼讓兩個人態度有些白熱化。即將動手的時候, 道日攔住兩人,知道不應該公開爭吵讓別人笑話,河振拉著鉉修離開。志赫此時正看著炳熙的照片,輕聲的說著心事,想得到解脫。河振和鉉修大打了一架。河振依舊說鉉修是背叛者, 鉉修留下一句去問志赫然後離開了。道日拉著激動的河振,告訴他是志赫逼鉉修離開的。河振有些無措的打電話給慶宗,告訴了他這件事情,慶宗也很著急。劉代表接到電話,感慨眼球淨化消失的令人可惜,還質疑是不是為了捧 鉉修才解散了樂隊。劉代表雖然否認,但是想到志赫拜託她簽下鉉修時候說過的話,她陷入了沉思中。秀雅一個人呆在家裡,勝勳來看她。看著秀雅哭著說,是自己連累了志赫,勝勳也很難過。 慶宗終於回來了,道日和河振跟他一起回到檯球館,看到失蹤多日的志赫正呆在裡面。湊在一起,幾人又恢復了活力。河振為自己的魯莽感到抱歉,大家商量著是不是趁這個機會把 鉉修也約出來,志赫卻說等他專輯發行後再說。志赫本想約幾人回家裡吃面,大家卻都被禁止行動。志赫回到一個人的家裡,寂寞的幾乎瘋掉。席爾瓦找到劉代表,讓她陪自己喝酒。看著一直灌酒不說話的席爾瓦,劉代表也很生氣,開始一杯接一杯的喝。趁著酒勁,她說了自己為了捧 鉉修傷害了志赫的難為,她也被眼球淨化的友誼感動。志赫的媽媽來到他的閣樓,想勸他離開,以便她方便要出他爸爸屬於他的那份遺產。志赫根本不屑。最後,志赫問她,是不是得了癌症,她不願意回答。看著冷漠的 志赫,她最後說出,喜歡他的聲音,讓他努力。志赫躲到房間,卻沒辦法釋懷。媽媽站在門口,也感慨萬分。秀雅沒有上學,勝勳打電話關心。秀雅說自己想一個人呆著。掛掉電話, 河振在一旁等著他,警告他不要傷害鉉修。席爾瓦來到公司,劉代表將工資結算給他,讓他離開。看著和酒後判若兩人的劉代表,席爾瓦有些失望。走出房間,鉉修呆在外面。席爾瓦無意中透露出 志赫是為了鉉修才做了這樣的選擇,讓鉉修很糾結。鉉修正思考著席爾瓦的話,金藝林來找他,約他吃飯。鉉修不樂意,並告訴她因為河振喜歡她,自己對她不會產生興趣,便離開了。 鉉修來到酒吧,接走朵絮,正準備和爸爸媽媽一起離開,老闆出現,意圖讓鉉修到酒吧裡唱歌。為了父母,鉉修只能答應。劉代表得知情況,卻決不同意,並說出志赫要她簽下志赫向自己說出的條件。得知真相的 鉉修,激動的叫了起來。檯球館裡,大家都覺得志赫沉默的讓人害怕。鉉修沖進來,怪他拋棄樂隊。第一次,志赫說出自己積壓在心中的不滿。最後,他告訴鉉修,自己沒有想要拋棄他,在他回來之前,會帶好樂隊,便離開了。留下的四個人陷入了無限的沉默中。有人敲門,秀雅打開門,是最愛的爸爸。現在,爸爸的危機已經解除了,但是他要前去中國一趟。 志赫來到酒吧裡見搖滾金。他努力強調自己熱愛音樂,所以會努力的。搖滾金卻提醒他,現在的他們,因為瞭解的太多,已經看不清熱愛的本質。而另一邊,日本方面對眼球淨化產生興趣,主動聯繫了席爾瓦。他沖到檯球館將情況向幾人進行了說明。但是對方要求 鉉修也要簽約,讓幾人覺得不妥。鉉修卻說,是否要簽約,要由隊長說了算。

 

第16集(大結局)

大家都反對鉉修在即將出道的時候,退出宣告。但是 鉉修態度很堅決。志赫此時一個人呆著,回想著搖滾金對他說的話。勝勳詢問秀雅要不要陪爸爸回中國,他建議她陪著去。正聊著,德美沖出來聽到這個消息。這時,志赫正好也經過,得知了這一消息。樂隊三人看到 志赫,問他為了什麼事來學校。河振將日本方面聯繫席爾瓦的事情告訴了他。記者在採訪鉉修,問到他最終的夢想,這個問題觸動了鉉修。鉉修正在看自己的新聞,金藝林來約他吃飯。金藝林的話,讓 鉉修想到了和志赫一起度過的樂隊時光。志赫想到秀雅即將前去中國,心裡很壓抑。回到房間裡,鉉修敲門走了進來。鉉修說出自己對志赫良久已冷的情緒,怪他有了炳熙就拋棄了自己。最後, 志赫煮了泡面和鉉修一起分享。第二天,志赫還沒睡醒,接到電話地下室要拆了。大家都趕到地下室,準備最後跟那裡告別。徐慶宗魯莽的答應了席爾瓦的要求,但是志赫還不希望拖累 鉉修。劉代表找到鉉修,和他談專輯的事情。鉉修卻告訴她,自己有事情要說。日本方面和眼球淨化談合約,席爾瓦正擔心鉉修不會出來,鉉修急忙沖了進來。但是得知日本方面想以五人的外表為主打,他們有些猶豫。 志赫和雨景連同道日呆在檯球館。問及志赫和秀雅的感情,志赫坦然的說著是秀雅先說了分手,而且她現在也要去中國了,便起身離開了。道日問雨景的心情,她狡辯說兩個人又沒有交往,也是自己放手的時候了, 道日有些暗喜的轉身離開了。志赫走在街上,接到秀雅約著見面的電話,他急忙趕去見面地點。秀雅說著對他的不舍,最後鼓勵他繼續做音樂。志赫回想著樂隊的種種,心裡很感慨。他來到檯球館,大家都在等他。 鉉修說自己已經解決好合約,志赫卻問他,難道是要放棄朵絮嗎。志赫理解的告訴所有人,樂隊不該是他們人生的堅持。五人分別開始重複自己原有的生活。大家都陷入對人生的思考。秀雅決定不去中國,而是回到閣樓。勝勳在秀雅離開前,來到她住的地方和她道別。勝勳說著自己的心意,秀雅說感謝他做自己的朋友。五個人聚在一起,聊著樂隊和人生。最後, 志赫告訴大家,他已經決定退學,認真尋找自己想做的音樂,也好做那個等著他們回來的人。大家都很開心。志赫一早起床背上吉他,準備出門,卻聽到秀雅的聲音。志赫害羞的假裝並不歡迎秀雅回來,並急著離開了。秀雅看到消失的 志赫的背影,覺得很鬱悶。然而,下一秒,志赫出現在她的身後。志赫找到搖滾金,拼命吵醒他。搖滾金卻很嗜睡。河振去參與面試,卻被拒絕。徐慶宗考慮著在大學畢業前都忙著打工。 道日卻是一直在輔導班學習,讓幾個人以為他是中了邪。金藝林和鉉修聊天。正聊著,劉代表和勝勳走進來,金藝林申請參與鉉修的單曲,劉代表卻不同意。鉉修告訴劉代表,在單曲發行前, 志赫有曲子想要替換掉。劉代表決定聽聽音樂再做決定。德美和秀雅聚在一起,秀雅約德美去自己住的地方作客。大家聚在志赫家等著河振接拍的廣告,卻只看到河振出鏡的後腦勺。大家開心的笑作一團。勝勳在和金藝林在談曲子,金藝林從勝勳的曲子裡看出勝勳失戀的狀態。正聊著, 鉉修走進來。勝勳接著電話離開了屋子,金藝林問鉉修,勝勳是不是很帥。鉉修分明有些介意。擔心金藝林和勝勳約會,鉉修答應了和藝林的約會。志赫和劉代表聊著音樂,最後, 志赫感謝她最初給樂隊的承認。劉代表回想著從眼球淨化處收穫的感動,也覺得很幸福.志赫以外的人四人又開始了校園生活,席爾瓦也再次回到了學校。大家都趕去為志赫的個人表演加油。一首獨唱結束後,在 志赫的介紹下,四人都奔上舞臺,大家合唱著樂隊的歌,回想著走來的一路,感到持續的幸福。文:百度  圖:tvN

---------------- --------------

韓劇搖滾吧!花美男線上看劇情介紹,分集介紹,人物介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韓劇劇情介紹

zoela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雅雅
  • 0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