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半邊藍天/一半藍色]由永野芽郁主演 title=

由永野芽郁主演的《半邊藍天》又譯:一半藍色,以岐阜與東京為舞台,講述有些大大咧咧卻從不害怕失敗的女主鈴愛經歷起起落落的人生,最終取得事業成功的故事。1971年,也就是大阪世博會舉行後的次年,岐阜縣東部東美濃市的小村鎮梟町,一個叫鈴愛(永野芽郁 飾)的女孩降生了。她成長於日本經濟的高速發展期,小學時,因病左耳失聰。而鼓勵她積極生活下去的,是疼愛她的雙親,以及與她同日在同一間醫院出生的青梅竹馬阿律(佐藤健 飾)。泡沫經濟期,她帶著成為漫畫家的夢想到東京發展,卻遭遇夢想破滅,連婚姻也沒能維持下去,只能帶著女兒回到家鄉。儘管經歷了很多失敗,鈴愛還是積極生活,在家電業做出了成績,也收穫了愛情。

日劇 半邊藍天/一半藍色 人物介紹:

榆野鈴愛-永野芽郁 ;矢崎由紗(童年)飾
榆野家長女,1971年7月7日出生。在溫暖的氛圍中茁壯成長,膽子大,想到什麼主意就馬上實行,就算失敗也不後悔,所以時不時把周圍的人捲入麻煩。小學三年級時左耳失聰,但她並不灰心,反而覺得只有一邊聽到雨聲很有趣,還會看著下雨的天空說“一半是藍色”。她以這樣獨特的感性克服困難,雖然學習不太好,但擅長畫畫。

萩尾律-佐藤健 ;高村佳偉人(童年)飾
鈴愛的青梅竹馬,與她同一天在同一間醫院出生。二人互相理解,不過,他倆從出生起就形成鮮明對照。他相貌英俊,成績優秀,而且與感情用事、衝動魯莽的鈴愛不同,他冷靜、理性、溫柔,也更容易受傷害。從懂事起他就喜歡鈴愛,是鈴愛的依靠,同時也被她所鼓勵,很羨慕她的大膽。在心底裡牽掛著鈴愛,認為只有自己能保護她。

榆野晴-松雪泰子 飾
鈴愛的母親,負責村裡的食堂,是商店街的大美人。生氣的時候很可怕,容易被當成母夜叉,但其實是個心軟的好人。從心底裡愛慕積極向上的丈夫宇太郎。為女兒失聰的事內疚,卻因為過於擔心女兒,導致母女時常吵架。實際上,比任何人都希望鈴愛幸福,會在關鍵時刻鼓勵女兒。

榆野宇太郎-瀧藤賢一 飾
鈴愛的父親,在食堂廚房工作。性格自由奔放,像個沒長大的孩子,所以在家裡沒有權威。優柔寡斷、漫不經心、慌裡慌張,經常闖禍,沒少惹妻子生氣。但是,他天生愛動腦子,可以擺平一切,當家中有人為難時,也會出人意料地展現出包容力,是個可依靠的男人。他喜歡漫畫,這對鈴愛的人生產生了重大影響。

榆野廉子-風吹純 飾
鈴愛的祖母,為人腳踏實地,既嚴厲又溫柔地守護著榆野家,在她面前,丈夫和兒子都抬不起頭來。因為沒生過女兒,所以把同住的兒媳阿晴當成親女兒看待。她在鈴愛上小學時去世了,但鈴愛相信她是變成了青蛙守在大家身邊。

榆野仙-中村雅俊 飾
鈴愛的祖父,大大咧咧,不拘小節,是榆野家的頂樑柱。非常疼愛孫女鈴愛,無論何時都是她的同盟。雖然在妻子去世時大受打擊,但受家人鼓勵重新振作起來,帶著對妻子的思念平靜地過著日子。擅長製作當地名產五平餅和彈吉它。

日劇 ‬‬‬半邊藍天/一半藍色 分集介紹,結局:

第1集
1971年夏天,在岐阜縣鄉下經營小食堂的榆野家中,有孕在身的榆野晴突然臨盆,家中一片大亂。她的丈夫宇太郎不知如何幫助妻子。同住的公公仙吉和婆婆廉子正期待著孫兒的降生。就在胎兒在阿晴腹中一個勁鬧騰時,發生了意外事件。

第2集
阿晴被送進分娩室,但是孩子遲遲不見降生。貴美香醫生診察後發現是臍帶繞頸,很難預料事態會如何發展。與此同時,照相館的老板娘和子也在病房中待產。就在阿晴終於開始生產時,和子也開始感覺到陣痛了。

第3集
同一間醫院同一天迎來了兩個新生兒。一個是經過難產後降生的阿晴與宇太郎的女兒,另一個,是平安順產的和子與彌一的兒子。因為自己獨占了分娩台,阿晴特地帶禮物去看望和子,得知和子的兒子取名“律”。

第4集
1980年,阿晴的女兒鈴愛上學三年級了。鈴愛是個天真爛漫的小姑娘。而與她同一天出生的阿律頭腦聰明、冷靜沈著。他二人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這天,鈴愛說想幫因妻子廉子去世而失魂落魄的祖父仙吉與在天國的廉子通話。

第5集
為了讓仙吉與在天國的廉子通話,鈴愛和阿律展開了“繩電話跨河”大作戰,但當看到寬闊的大河時,他倆傻了眼。後來,在同學們的幫助下,他們成功地在河兩岸架起了用繩子連接的“電話”。鈴愛用這個“電話”與在河對岸的阿律通話。

第6集
鈴愛等人的“繩電話”實驗成功了,但是阿律卻掉進了河裏。鈴愛擔心患有哮喘的好朋友,把他背回了家。不知情的和子開始斥責兒子。這時,仙吉騎自行車摔倒,阿晴到醫院看望他。

第7集
和子把阿晴叫來,告訴她鈴愛連累阿律落水的事。阿晴擔心和子怪罪,但和子的話卻令她感到意外。這時,在小學裏,阿律正因考試的事接受班主任教訓,鈴愛看不下去,有心保護阿律。

第8集
鈴愛在放學途中突然感到頭暈,失去平衡。就在她快摔倒時,阿律扶住了她。這天晚上,阿晴問鈴愛把肉販子倒垃圾的箱子扔到阿律身上讓他受傷的事。 因為不想讓人知道自己因名字被取笑,所以鈴愛沒回答媽媽。

第9集
鈴愛因與媽媽吵架而離家出走,跑到阿律家。接到和子的電話後,阿晴去接鈴愛,從阿律口中得知了鈴愛隱瞞事情的真意。第二天一早,貴美香把自稱耳聽不到的鈴愛介紹到名古屋大學醫院接受精細檢查。

第10集
鈴愛的耳朵檢查結果需要兩周才能出來。她和家人都相信只要吃藥就能好。兩周後,阿晴、宇太郎到大學醫院取檢查結果。醫生告訴他們,鈴愛的左耳已完全喪失聽力,而且不可能覆原。

第11集
雖然知道自己的左耳一輩子都不可能恢覆聽力,但是鈴愛仍像沒事兒人一樣,照舊開朗快樂地生活。看到精神百倍的女兒,阿晴卻深感自責,夜夜哭泣。這天,在小學上課的鈴愛遇到大難,是阿律救了她。在阿律面前,鈴愛終於第一次流下了淚水。

第12集
自從女兒左耳失聰之後,阿晴每日愁眉不展,目漸消瘦。以和子為首的鄉親們逗阿晴開心,但她仍沒有精神。鈴愛與阿律共同制作了一樣東西給阿晴和家人看。時光荏苒,1989年,鈴愛和阿律成了高中三年級的學生。

第13集
1989年,鈴愛上高中三年級。她和小時候一樣活潑,過著自由自在的學生生活。發小兒阿律、龍之介和菜生和她同班。雖然泡沫經濟愈演愈烈,但鈴愛所住的小鎮完全不受影響,照舊過著平靜的日子。這天晚上,一個神秘的男人來到食堂。

第14集
鈴愛和阿律迎來了高中時代的最後一個夏天。這時候,因為興建主題公園,一大批髦男女從東京來到他們所在的小村鎮。村民們被那個建設計劃搞得暈頭轉向。另一方面,鈴愛等人趕去參加菜生從弓道引退前的最後一場比賽。在那裏,阿律與一個美少女相遇並擦出了火花。

第15集
在舉行菜生的引退比賽的弓道道場,阿律對美少女伊藤清一見鐘情。比賽結束後,阿律又見到了小清,他拼命打聽到了對方的名字,而且認為既然能再相見他們便是命中註定有緣分。另一方面,商店街的眾人面對東京的度假村公司拿來的主題公園建設計劃,感到很困惑。

第16集
鎮上面向居民舉辦了有關正在推進的建設計劃的說明會。阿晴等當地人全部參加了說明會。與此同時,菜生告訴鈴愛她收到了情書。鈴愛發現同學中只有自己還沒有戀愛,這下子一直對戀愛不感興趣的她開始著急了。

第17集
在上學路上,鈴愛等公交車時,一個男學生騎著自行車從她面前急馳而過。鈴愛拾到了他落下的東西。在交還東西時,那個端莊有禮的好青年博得她的好感。這個好事的女孩馬上向菜生等人說起了此事。阿律說如果鈴愛能再見到那個青年,那麽他們就是命中註定的。

第18集
鈴愛果然與叫小林的青年重逢了。小林對鈴愛也有好感,二人約定周末約會。因為這是鈴愛第一次與異性約會,所以她向阿律討教。阿晴也為女兒的初次約會而精心準備。到了鈴愛約會這一天,阿律卻感到心情不爽。

第19集
在人生的第一次約會中,一向愛說個不停的鈴愛接受阿律的意見,裝出寡言少語的樣子。然而,小林也是個悶葫蘆,兩人都保持沈默。鈴愛沒辦法只好打電話向阿律求助。她想方設法打開小林的話匣子,結果因為某件事,小林和鈴愛終於融洽地交談起來。

第20集
鈴愛迎來了高中最後一個暑假,阿律告訴她因為要專心準備升學考試所以沒法陪她一起玩。其他朋友也都在備考,唯有不打算上大學的鈴愛有大把的時間。見鈴愛無所事事,阿律借給他秋風羽織的少女漫畫。鈴愛一下子就被漫畫的世界吸引了。

第21集
鈴愛開始找工作了。她參加了當地企業的招聘考試,但一時沒有結果,全家人都很擔心。這時,鈴愛得到了農協的內部錄取決定。然而,她看到同學們都在為夢想和目標而奮鬥,感到自己掉隊了。阿律提議她試試畫漫畫。

第22集
在阿律勸說下,鈴愛決定以秋風羽織的漫畫為參考,開始創作自己的漫畫。另一方面,阿律的備考出現了問題。他的志願是東京大學,但照他的成績,考取東京大學的可能性比較小,而阿律的母親和子對他的期望很高。阿律在母親的期待和自己的成績間反覆衡量,為是否改報京都大學而苦惱。

第23集
鈴愛徹夜創作,一口氣就完成了自己的漫畫。她想讓阿律第一個看到,一大早就跑到阿律家。然後,她才向家人展示了自己的作品,同樣喜歡漫畫的宇太郎,覺得這是自己教育的功勞,非常得意。這時,阿律和鈴愛商量改志願的事,為了說服和子,鈴愛給他出了一條妙計。

第24集
鈴愛被農協正式錄用,阿晴高高興興地做著各種準備。仙吉也歡天喜地地把商店街的夥伴們召集起來,為慶祝孫女就職舉辦盛大的派對。阿律等朋友也來祝賀鈴愛成功就業,還送給她秋風在名古屋舉辦的脫口秀的門票。

第25集
鈴愛與阿律參加少女漫畫作者秋風的講座。因為給秋風帶來仙吉的五平餅做禮物的原故,他二人被叫到了後台。鈴愛在秋風面前很緊張,但是,臨別之際,她鼓足勇氣把自己畫的漫畫交給秋風過目。看完漫畫後,秋風提出了一個令她目瞪口呆的建議。

第26集
鈴愛向告訴母親,她決定不去農協上班,而是去東京當漫畫家。阿晴很意外,不由得怒火中燒。榆野家氣氛非常緊張。就在此時,秋風的經紀人菱本打來電話。接電話的宇太郎的一句話把菱本惹火了。

第27集
因為宇太郎出言不慎得罪了菱本,鈴愛去東京的事泡湯了。但是,鈴愛無論如何都希望在秋風手下學習畫漫畫,所以她不斷給秋風的事務所打電話。秋風偶然間親自接了電話,了解鈴愛的決心後,說會助其一臂之力。數天後,菱本從東京來到榆野家拜訪。

第28集
鈴愛堅持要去東京當漫畫家,而母親阿晴也是寸步不讓。但是,當阿晴了解到女兒的想法有多麽堅定時,她漸漸開始動搖了。她去找好友和子,說出了心裏話,她其實是非常擔心女兒的。這時,仙吉、宇太郎、草太等榆野家的男人們在咖啡館集合,商量阿晴、鈴愛母女的事。

第29集
鈴愛對漫畫的熱情終於打動了阿晴的心,她同意女兒去東京。因為鈴愛拒絕了農協的內部錄取,榆野家的眾人準備到農協去道歉。在去道歉的那天早上,鈴愛說出了令人意外的話。時光匆匆,轉眼到了12月,鈴愛與朋友們久違地在咖啡館聚會。大家高興地談論著鈴愛到東京去的事,但阿律的表情很陰郁。

第30集
鈴愛上東京的事已經板上釘釘,很快就到了新年。在入學考試的前一天,鈴愛去阿律家拜訪,送上為祈禱阿律考試順利而特意求的護身符。然而,就在考試當天,阿律因為過於緊張怎麽也睡不著,他意識到了一件事。於是,他壓抑著焦躁的心情,到榆野家找鈴愛。

第31集
阿律沒有參加考試,放棄了京都大學,選擇了東京的私立大學。作為此事的始作俑者,鈴愛和仙吉深感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於是,榆野家全家一起出動,到萩原家謝罪。聽完榆野一家人的道歉後,阿律的父親彌一講了一番話,讓眾人都感到意外。

第32集
快要舉行畢業典禮了,離鈴愛等四個要好的同學分別的日子也越來越近。鈴家和阿律要去東京,龍之介要去京都,菜生則留在本地。當著大家的面,菜生說出迄今為止一直藏在心裏的話。這時,榆野家正為鈴愛去東京做準備工作。宇太郎特意為女兒準備了一樣東西。

第33集
鈴愛啟程去東京的頭天晚上,她像小時候一樣,鉆進母親阿晴的被窩裏,享受著最後的親子時光。第二天,榆野家全家出動,送鈴愛到長途車站。鈴愛與深愛的親人們揮手告別,離開了故鄉岐阜。到達東京後,鈴愛去秋風的工作室拜訪。

第34集
鈴愛早早到達秋風的工作室,結果把咖啡灑到秋風的原稿上。在秋風的經紀人菱本的帶領下,鈴愛參觀了工作室Tinker Bell,她今後要在這裏學習如何成為一名漫畫家。人氣漫畫家秋風的工作環境的豪華讓鈴愛嘆為觀止。接著,她又被帶到遠離工作室的秋風居住的地方“秋風house”。

第35集
鈴愛孤零零地待到天亮,開始了漫畫家的修行。秋風、秋風的經紀人菱本,以及助手裕子、藤堂誠交給鈴愛許多雜事,她感到了文化沖擊。就在這時,鈴愛把自己左耳失聰的事告訴了秋風,而秋風的回答讓她萬萬也沒想到。

第36集
阿律到東京上大學,打算開始新生活,卻得知和子受阿晴之托把他的新住所安排在鈴愛住的地方附近。他認識了同樣在上大學的鄰居正人。另一方面,某一天,鈴愛為了滿足秋風提出的的要求而陷入苦戰。

第37集
鈴愛聽秋風說雇她是來做雜活兒的並不打算提協她,不由得怒從心頭起,搶走了秋風的原稿,聲稱如果不以助手的身份雇傭她,就不歸還原稿。秋風氣壞了,不管鈴愛死活,又提出一個可以說是很奇怪的課題。

第38集
阿律應正人之約來到宿舍附近的咖啡館。就在阿律聽特別受女孩歡迎的正人講他的戀愛觀時,碰巧坐在附近的秋風也豎著耳朵聽著,他還把正人的話記在了筆記上。這時,鈴愛正為了完成秋風交待的課題,接受藤堂誠的啟蒙。

第39集
阿律始終忘不了高三時在弓道比賽上認識的少女,所以在大學選體育課時,他選了弓道。另一方面,鈴愛早上在秋風的工作室做掃除時,聽到了裕子與母親通話的內容。當她就聽到內容詢問裕子時,裕子生氣了。

第40集
鈴愛與阿律在咖啡館偶遇。阿律告訴鈴愛,他倆之所以住得那麽近,全是阿晴與和子的安排。這時,在秋風工作室,秋風突然開始埋頭於漫畫創作中。一投入工作就變得和平時一不樣的秋風,讓鈴愛十分感動。

第41集
大家都懷疑鈴愛把秋風寫著新作構想的筆記當垃圾扔掉了。菱本、裕子、阿誠很擔心惹怒了秋風的鈴愛。結果,鈴愛被秋風趕出了工作室。走投無路的她,只好去阿律的公寓借住。

第42集
鈴愛被秋風掃地出門,住到了阿律的家。她準備回老家去。作為對東京最後的回憶,鈴愛、阿律、正人三個人去舞廳跳迪斯科。鈴愛雖然傷心,但還是打算在離開東京前去向秋風道謝,同時也希望能回報幫助過自己的阿律、正人和菱本,於是,她想出了一個計劃。

第43集
鈴愛被趕出秋風的事務所後,回到岐阜老家。她的突然歸來讓阿晴和宇太郎都很驚訝。這時,在東京,人們發現所謂鈴愛弄丟的原稿,其實是秋風喝醉時放錯了地方。這下子,裕子、阿誠和菱本把秋風團團圍住好不頓指責。

第44集
為了把回老家的鈴愛再帶回東京,在阿律、正人帶領下,秋風來到了岐阜。鈴愛不知秋風此來是為何,非常害怕,秋風卻突然低頭認錯,告訴她原本以為是不見了的原稿已經找到了。鈴愛聽後,但把自到秋風工作室後所有的不滿都說了出來,而且向秋風提出了一個要求。

第45集
根據秋風的提議,鈴愛開始進行素描特訓。秋風指定阿律做鈴愛的模特。受高薪所誘,正人也加入了模特行列。特訓開始後,鈴愛、裕子、阿誠一刻不停地畫阿律和正人。在休息時,裕子照顧著突然流鼻血的鈴愛。阿律看到接受秋風的熱血指導的鈴愛等人,心有所動。

第46集
菱本得知秋風拒絕了新連載的邀約。她感到最近秋風的行為有些古怪,便向秋風詢問理由,但秋風滿不在乎。另一方面,鈴愛到咖啡館,正好正人也,他二人關系越來越近。這時,秋風留下信後出去旅行了。他的目的地是岐阜的榆野家。阿晴等人都大吃一驚,而秋風卻當著他們的面哭了。

第47集
秋風留下信後就失蹤了。菱本預感大事不妙,這時,鈴愛接到從老家打來的電話,秋風說自己去鈴愛家拜訪。受到阿晴和仙吉熱情款待的秋風,好像沒事兒人一樣回到了東京,然而,實際上,他心中有個大秘密。鈴愛知道秋風的秘密後,為了幫他而四處奔走,還因此與阿律吵了一架。這時,菱本也註意到了有事發生。

第48集
菱本發現秋風沒有去醫院,她拼命勸說秋風接受檢查。鈴愛一邊擔心敬為師長的秋風的身體,一邊向周圍的人隱瞞秋風的病情,再加上被阿律責備,心裏很難過。這時,正人趁虛而入,慢慢和鈴愛接近。這時,秋風的檢查結果出來了。

第49集
鈴愛因為在漫畫方面沒有上進而被秋風批評。她來到咖啡館時,正在那裏打工的正人發現她沒精打采,就做東請她喝咖啡,還想方設法逗鈴愛開心。這時候,阿律走在大學的校園裏,忽然他的耳邊傳來一陣熟悉的鋼琴聲。

第50集
大學裏,阿律被鋼琴聲吸引,不知不覺走到機器人研究室。研究室的宇佐川教授一番熱情洋溢的介紹,令阿律對機器人開發產生了興趣。第二天,阿律向鈴愛描繪了機器人開發的魅力,但鈴愛似乎完全沒有感受到他的熱情,卻突然對他說:“我戀愛了。”

第51集
阿律在大學的弓道場與高中時相識的小清重逢。就好像要追回未見面的這幾年時間一樣,他二人的關系迅速升溫。此時,鈴愛正畫原稿,她滿腦子都在想正人,所以工作不順利。面對總是失敗的鈴愛,秋風下達了一個令人萬萬想不到的命令。

第52集
在秋風的話的鼓勵下,鈴愛下決心主動給正人打電話。她聽從了裕子的建議,就她在準備撥號的瞬間,電話鈴響起來。鈴愛滿心期待是正人打電話找她,但沒想到打電話來的是母親阿晴。電話鈴再次響起,這次是阿律打來的。

第53集
鈴愛引領母親阿晴來到秋風的工作室。秋風熱情迎接了許久未見面的阿晴。菱本帶著阿晴參觀了工作室。然後,阿晴又造訪了鈴愛所住的秋風house,兩者的落差令她無語。這時,在老家,因為阿晴不在,榆野家的男人自由自在地為所欲為。

第54集
漫畫截稿期近在眼前,秋風工作室像往常一樣化做修羅場。無論如何,大家就總算趕上了交稿時間。疲憊不堪的鈴愛回到秋風house,迎接她的是阿晴親手做的飯菜。這天晚上,鈴愛和母親阿晴睡在一起,互相匯報近況,久違地度過了溫暖的親子時光。

第55集
某天,阿律請小清到自己住的公寓做客。看到屋裏面擺著的阿律的發小們的照片時,小清竟嫉妒起照片上在阿律身邊笑逐顏開的鈴愛。這時,在秋風house,阿晴正賣力地打掃鈴愛那亂七八糟的房間。到了晚上,裕子和藤堂誠前來拜訪。

第56集
阿晴拿著裕子和藤堂誠送的餐廳優惠券,邀鈴愛在她回老家前一起去餐廳吃頓大餐。然而,鈴愛已經與正人有約在先,所以就謊稱有工作要做,回絕了母親。在約會時,內疚的鈴愛還在想著阿晴,便把和母親吃飯的事告訴了正人。

第57集
因為正人的行為,鈴愛很傷心,回到秋風house後還哭個不停。裕子和藤堂誠好言安慰一番。鈴愛說想和阿律見面。阿律接到她的電話後,去找正人,想確認一下他的真意。正人用與眾不同的表現訴說了對鈴愛的感情。

第58集
為了安慰鈴愛,阿律陪在她身邊。對於阿律和鈴愛的關系,正人覺得雖然他們自己覺察不到,那這兩人心其實是愛著彼此的。另一方面,原稿的截稿時間迫近,鈴愛把個人感情的煩惱放在一邊,在秋風工作室裏拼命地工作。

第59集
鈴愛與裕子、藤堂誠一起到咖啡館。正巧阿律帶著小清也來了。小清從與鈴愛見面那一瞬間開始,就有意識地以居高臨下的態度跟她說話。看到小清這種態並,裕子感到很不安。數日後,秋風讓鈴愛把對阿律的想法活用到創作中。

第60集
7月7日,是鈴愛的和阿律共同的生日。鈴愛在裕子陪同下去買生日蛋糕。為了向阿律祝賀生日,鈴愛到了他的公寓。開門的人卻是小清。她說阿律不在家。剛和阿律吵過架的小清把怒火撒到鈴愛頭上,兩人終於打了起來。

第61集
阿律把鈴愛叫到咖啡館談話。阿律提及白天鈴家與小清發生沖突的事。對於鈴愛當時脫口而出的“阿律是我的”,阿律表示現在他們已經不能像小時候那樣了。鈴愛對於阿律擺在面前的現實感到困惑。

第62集
阿律向鈴愛告別。裕子、藤堂誠知道阿律對鈴愛來說是特別重要的人,他們都擔心鈴愛,卻又找不到鈴愛。這時,秋風勸鈴愛說畫漫畫是解救自己的好辦法。然而,鈴愛連畫漫畫的勁頭兒也沒有了。

第63集
鈴愛意氣消沈,不過,在秋風的呵斥下,她又開始畫漫畫了。鈴愛那認真得令人畏懼的樣子,也激勵裕子和藤堂誠燃起了鬥志。然而,無論畫多少,鈴愛都不能得到秋風首肯。盡管如此,她仍和裕子等人一起堅持畫漫畫。

第64集
秋風決定讓裕子以漫畫家的身份出道了。從此以後,裕子要和秋風、出版社的責編一起,以發表連載和讓作品大紅為目標而努力。對此,鈴愛就像自己出道一樣高興,但是,藤堂誠卻無法直率地送上祝福。藤堂誠向鈴愛坦白,自己輸給裕子了。

第65集
裕子出道以後,藤堂誠的樣子就變得很怪。裕子註意到了他的變化,想溝通,但藤堂誠沒有回應。某一天,藤堂誠懇求鈴愛把她想出的“神的筆記”的故事交給他使用。鈴愛見到他急切的樣子,雖然有點困惑,但還是答應了。

第66集
藤堂誠不顧鈴愛是故事原創者,把《神的筆記》當成自己的作品發表在雜志上。藤堂誠的背叛讓秋風非常難過,他決定把藤堂誠趕出師門。這時,傳來消息,藤堂誠自己創作的作品在大牌出版社舉辦的新人賽上獲了獎。秋風得知後,要求他謝絕受獎。

第67集
到東京兩年後,鈴愛終於以漫畫家的身份出道了。年過20的鈴愛,與裕子一起舉杯慶祝。轉過天天,出版社的責任編輯來和鈴愛打招呼,當著秋風的面,責編告訴鈴愛收到了許多對她的作品提建議的明信片。裕子表情覆雜的關註著鈴愛。

第68集
出版社決定連載鈴愛的作品後不久,在秋風遊說下,裕子的作品也決定連載了。不過,連載剛一開始,兩人就想不出好點子了。在截稿前夜,被逼得無路可走的兩個人,一邊用塗鴉來放松心情,一邊互相支持琢磨漫畫的構想。

第69集
鈴愛與裕子作為漫畫家出道三年了。鈴愛的作品持續連載,她本人需要雇傭助手了。另一方面,裕子雖然因為作品被拍成電影而一度突然走紅,不過,因為靈感耗盡,雜志告訴她要砍掉她的連載。裕子因此自暴自棄,秋風很擔心她。

第70集
為了商量如何幫助裕子,鈴愛把已成為人氣漫畫家的藤堂誠請到咖啡館來。碰巧,秋風也來到咖啡館。自從三年前的破門騷亂後,這對師徒第一次見面。鈴愛本以為秋風會因為她私下裏與藤堂誠見而生氣,沒想到,秋風卻請求藤堂誠幫助裕子。

第71集
裕子決定結婚後離開秋風的工作室。在她離開的這一天,秋風和菱本懷著送女兒出嫁的心情,送走了在工作室度過青春、努力鉆研漫畫的裕子。鈴愛接過裕子經常使用的畫漫畫的工具,重新堅定了在秋風手下努力畫漫畫的決心。

第72集
鈴愛聽說阿健也要出席貴美香的退休派對,便久違地回到家鄉岐阜探親。鈴愛的回來,讓阿晴等人大喜過望。第二天一大早,為了參加派對,鈴愛準備了珍貴的裙子,卻沒有想悲劇襲來。她遇到了就算想去派對也去不了的狀況。

第73集
鈴愛與阿律在車站重逢了。兩人並肩坐在長凳上,互相報告了自己的近況。很久沒坐在鈴愛右側的阿律,感到了有她在身邊的那種存在感,不由自主地流出了淚水。他向鈴愛介紹自己為何要參與制造機器人,並說明了五年前與她分別的原因。

第74集
1999年,鈴愛28歲,她沒有忘記四年前阿律說過的話。這個時期,鈴愛的漫畫連載被中止了,她以在搬家公司打工並做秋風的助手維持生計。阿晴擔心鈴愛無法再發表新漫畫,鼓起勇氣開始給秋風寫信。

第75集
秋風突然勸說鈴愛相親。但鈴愛一點也不把他的話當真,而是向他談起下一部作品的構思,請他給自己提意見。秋風感受到鈴愛對漫畫的熱情,便與藤堂一起去見大型出版社的社長,以自己為該社畫漫畫為交換條件,請求對方連載鈴愛的漫畫。

第76集
時隔很久後鈴愛終於又可以在漫畫雜志上發表作品了。裕子和藤堂都想幫助她。然而,鈴愛卻完全想不出新作品的構思,忙於畫插畫打工。秋風找裕子、藤堂商量此事。這時,鈴愛收到了阿律寄來的明信片。

第77集
從突然收到的明信片中,鈴愛得知了阿律的近況。她給老家打電話,向阿晴求證明信片上所說的事是否屬實。阿晴理解鈴愛心裏有多痛苦,雖然一時語塞,但終於還是爽快地回答了女兒的問題。與此同時,接到同樣的通知的秋風,給阿律的公司打電話確認情況。

第78集
預定在雜志上刊登的一次完結弄漫畫就要到交稿日期了,而鈴愛卻來到阿律位於大阪的家中。這時,在東京,發現鈴愛突然失蹤的秋風、裕子等人,在鈴愛的房間集合,尋找鈴愛的去向。秋風在桌子上發現了遠遠沒達到完成要求的原稿。

第79集
因為秋風的一句話,鈴愛再次開始畫漫畫了。截稿日期近在眼前,為了給鈴愛加油,裕子和藤堂都來到秋風工作室。但是,鈴愛想不出故事下一步如何展開。而不管鈴愛如何心急如焚,時間都不緊不慢地流逝,終於,到了截稿日的早晨。

第80集
秋風拯救了畫不出原稿的鈴愛。那些預定為鈴愛不能畫畫時而準備的原稿,可以說是鈴愛的原作加上秋風的修改的二人合作的作品。過了幾天,鈴愛給家裏打電話,接電話的是仙吉。仙吉對鈴愛說也許她應該放棄畫漫畫了。

第81集
鈴愛把截稿日後遲了兩周才完成的漫畫給秋風過目。秋風給了個及格分。從秋風委婉的飽含關心的回答中,鈴愛明白自己到了極限。於是,她向秋風和菱本表示自己想辭掉漫畫家的工作。秋風見鈴愛意志堅決,也向鈴愛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第82集
1999年秋,離開秋風工作室的鈴愛,開始在百元商店大納言工作,每天和店長田間邊一起看店。這天,神秘的二人組涼次與祥平在掛著窗簾的密室裏欣賞DVD。某間屋子裏,神秘的三姐妹正在吃掛面。

第83集
某天,英俊的青年涼次來到百元店大納言。他的表情讓鈴愛怦然心動。過了幾天,因為臨近運動季,百元店的店員們忙著準備運動會的商品。這時,一個看起來像野鳥迷的女性來到店裏。田邊向鈴愛介紹說這位女性是大納言的主人。

第84集
鈴愛在大納言打短工。上班第一天,她遇到了以前曾經光顧大納言的英俊青年涼次。與此同時,在岐阜,阿晴懷疑鈴愛是不是真的放棄當漫畫家了。為了查明真相,她命令草太到鈴愛那裏去借住。

第85集
運動會快到了,鈴愛工作的百元店大納言特別忙。來這裏當臨時工的涼次感覺良了,而鈴愛與他一起工作時開始感到他心地善良。與此同時,大納言的老板光江三姐妹談起一到深秋時店長田邊就會從店裏逃走的傳說。

第86集
運動會的前一天,按田邊的指示,鈴愛和涼次手忙腳亂地幹著活兒。就在店裏忙得不可開交時,田邊突然消失了。這是,草太根據阿晴的吩咐來到東京。鈴愛便叫草太一起來幫忙,三個人成功地完成了堆積如山的工作。

第87集
運動會當天,偏偏天公不作美,下起了雨。這一天也是涼次在百元店做臨時工的最後一天。閉店後,鈴愛與涼次舉行了一場小小的慶功宴。他們喝著田邊留下的啤酒,涼次為鈴愛彈了吉它,二人相處很開心。回家時,涼次突然跑到雨中,說出了一番令人驚訝的話。

第88集
在相遇的第六天,涼次向鈴愛求婚了。她把這件事告訴了裕子和藤堂誠。對於與涼次結婚這件事,二人的反應很微妙。另一方面,涼次向祥平報告自己向鈴愛求婚了。祥平雖說說沒有了擅長做飯的涼次,自己會很不方便,不過,也沒有對此事表現出過多的興趣。

第89集
鈴愛突然宣布要結婚,把阿晴和宇太郎嚇了一大跳。只有仙吉覺得很高興。這時,在大納言,失蹤的田邊終於回來了。他向鈴愛問起向涼次的姨媽們打招呼的事。鈴愛這才知道涼次的身世以及他有三個姨媽。

第90集
鈴愛到涼次家拜訪,第一次了解到涼次與祥平在一起生活。而且,她還發現讓她對涼次產生好感的詩,其實是祥平寫的。鈴愛越發喜歡不言不語的涼次,向祥平聊起自己與涼次之間的趣事。另一方面,涼次向三位姨媽報告了訂婚的事。

第91集
為了和鈴愛成婚,涼次到岐阜來拜訪未來的岳父母。雖然家中氛圍一度很不安定,但是仙吉很熱情,阿晴和宇太郎也慢慢地從心底裏接受了涼次。就在涼次終於被榆野家認可的這天晚上,鈴愛看到涼次獨自蒙著被子流淚。

第92集
結婚儀式舉行完畢,鈴愛與涼次正式結為夫婦。在搬到新居之前,他們還得繼續住在原來的房子裏。這時,祥平把拍攝的結婚儀式的錄像交給鈴愛。回到家後,鈴愛獨自一人看著錄像帶,畫面中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們送給她的祝福。

第93集
電影制片人把涼次叫出來,告訴他投資方要終止給祥平的下一部作品提供資金。涼次與制片人理論,但無濟於事。另一方面,眼看著要與涼次共同生活了,鈴愛對於新居裏開始的新婚生活充滿了期待。

第94集
鈴愛與涼次的新居,就是涼次的姨媽們所住的藤村家的偏房。滿心期待甜蜜新婚生活的鈴愛很失望。她質問涼次,存在他那裏的用來租新居的錢都跑到哪兒去了。涼次說那些錢全用作祥平的電影新作的資金了。清晨,鈴愛一覺醒來,發現涼次已經起床了。

第95集
涼次囑咐鈴愛不可以打開一個箱子,而鈴愛特別好奇箱子裏到底是什麽,便與光江商量。結果,打開箱子後,她發現裏面有許多看起來是涼次寫的電影劇本。劇本的完成度讓光江很感動,而鈴愛則註意到所有的劇本都沒有寫完。

第96集
有一天,鈴愛向店長田邊提議,增加店內的商品品種,卻被告知因為是加盟店,所以“大納言”只能指定的商品。對此,鈴愛無法接受,涼次則告訴她,過去鈴愛之所以能專心從事創作活動,是因為身旁有秋風守護。

第97集
由於涼次的幫助,祥平的新電影終於成功拍攝,為此,他發誓要幫助涼次在業內獨立。當他詢問涼次每次寫劇本都不寫完的理由時,涼次說出了原因。另一方面,光江想把大納言托付給鈴愛,而鈴愛則向光江等人談起了自己的夢想。

第98集
兩年過去了,涼次寫完了劇本。看到經過千辛萬苦劇本終於完成了,鈴愛就像是自己完成了劇本一樣高興。很快,涼次把劇本拿給祥平過目。祥平馬上敲定了與原作者佐野進行商談的日期,以便請她同意把原作改編成電影。

第99集
作家佐野弓子對涼次的劇本讚不絕口,祥平提出由自己擔任電影的導演。涼次聽斑目說祥平要當這部電影的導演,有點失望,但很快就調整心情,準備支持祥平。然而,兩年來一直支持著涼次的工作的鈴愛卻不能原諒祥平。

第100集
涼次本應該擔任導演的電影被祥平搶走了,而祥平受良心的譴責企圖自殺,結果被藤村麥等人救下,撿回一條命。鈴愛得知事情的原委後,把心中對祥平的不滿一股腦吐訴給光江等人。後來,祥平為了謝罪來到藤村家,宣布自己會辭去導演之職。

第101集
鈴愛想讓每天頹廢度日的涼次重新振作起來,但總也平覆不了涼次心中的傷。某天,涼次不在家,鈴愛突然腹痛,光江等人叫來救護車把她送到醫院。幸好鈴愛沒什麽大事,很快回了家。等涼次回來後,鈴愛告訴他,他們就快有孩子了。

第102集
為了生孩子,鈴愛在涼次陪同下回到岐阜的娘家。涼次信誓旦旦地說要辭掉電影工作,對此阿晴感到很對不起他,然而,涼次卻說他對電影毫無留戀之情。鈴愛看到涼次把全部感情都投入到她腹內的嬰兒身上時,心中也感到很溫暖。就在這時,鈴愛感到自己馬上要生孩子了。

第103集
鈴愛與涼次的孩子花野就快一歲了。光江、麥、美裏等人正為孩子準備慶祝生日,而涼次卻遲遲不歸。就在這時,鈴愛發現花野在發燒,急忙帶孩子去了醫院。鈴愛聽到診察室那邊傳來花野的哭聲,立刻心亂如麻。

第104集
涼次很遲才趕到花野所住的醫院。鈴愛聽說花野發燒的原因是得了感冒,擔心孩子會像自己當初一樣留下後遺癥。花野的燒終於退了,涼次把孩子接回家。光江質問涼次當花野被送往醫院時他在哪裏。

第105集
花野五歲生日這天,涼次突然向鈴愛說了一些出人意料的話。鈴愛追問他,涼次更是說出了令人震驚的事實,二人發生激烈口角。涼次也向光江傳達了自己想法,而且態度堅決。大家都完全不肯接受,光江讓涼次滾出家門。

第106集
涼次扔下鈴愛和花野母女離家出走。鈴愛覺得他早晚會回來,但事情發展不如她所願,涼次音信斷絕,幾天不見人影。光江等人計劃著如何把涼次找回來。她們覺得涼次一定是在祥平那裏,便找到祥平家,果然發現了涼次。

第107集
涼次不肯回家,焦慮的鈴愛給阿律的老家打了電話。接電話的是個少年,鈴愛有點困惑,但馬上明白這是阿律的兒子。短暫通話後,鈴愛放下電話,忽然真切地感受了時間的飛逝。為了女兒花野,鈴愛決定去找涼次,和他好好談一談。

第108集
鈴愛確認了涼次的心意後,放棄對說他回心轉意。她決定帶花野回岐阜娘家去。光江、阿麥等人聽了鈴愛的想法後,視花野為自己孫女的光江等三人雖然感到鈴愛母女離開後家裏變得寂寞,但還是尊重鈴愛的決定,爽快地送走了二人。

第109集
鈴愛帶花野回到了岐阜老家。很快,菜生約她到咖啡館,許久不見的朋友們再度相會。龍之介與阿律也來了,曾經的“貓頭鷹會”的成員們全到齊了。鈴愛不知本應在大阪的阿律為何出現在這裏,誤以為阿律也是離婚後回老家來了。

第110集
回到岐阜的第二天早上,睡在起居室的鈴愛在圍坐於飯桌前的家人中發現了一個不認識的青年。這個在美國長大的青年健人是為了學習草太做的豬排飯才住在榆野家的。鈴愛這次回到久別的家中,才發現家裏已經發生了許多自己不知道的變化。

第111集
因為食堂很紅火,榆野家的廚房也變好了。鈴愛期待能在這裏休養一段時間。然而,阿晴卻催著她趕緊找工作。困窘的鈴愛找在大型工廠工作的阿律和經營不動產的龍一郎商量,但還是沒有找到工作。

第112集
裕子和藤堂誠突然來到了岐阜,鈴愛為能與他們再度相見而高興。阿晴等榆野家的人都很歡迎二人的到來,在起居室舉行宴會,阿律也來參加。各人各自匯報近況,氣氛十分熱鬧。然而,不善飲酒的藤堂誠喝醉了,開始說起真心話來。

第113集
醉酒的藤堂誠當著榆野全家的面,把鈴愛當年之所以拒絕阿律求婚的真實原因說了出來。鈴愛想遮掩此事,阿律則老老實實地說他無法回應鈴愛的感情。就在大家都默不作聲時,裕子鈴愛說明了自己一直以來的苦惱。

第114集
鈴愛還是沒有找到工作,老同學龍之介關心她,提議讓她到自己的公司工作。但是鈴愛輕易就拒絕了他,因為她已經有了一個構想。她請求母親阿晴借錢給自己。阿晴想把存款作為她和宇太郎去旅行的資金,聽了阿晴的想法,鈴愛決定放棄借錢。

第115集
鈴愛與宇太郎一起熱烈地討論開設食堂2號店的構想,阿晴大發雷霆,氣沖沖地離家出走,跑到了萩尾家。阿晴為自己不顧和子正在生病,連夜跑來而道歉。和子則熱情地迎接了她。阿晴把自己的不安告訴和子,和子給她提了一個建議。

第116集
為了開設食堂2號店,鈴愛開始接受仙吉的特訓,學做五平餅。在這期間,花野受命跑腿兒,把給和子的郵件送到萩野家。到了萩野家以後,阿律、和子、彌一熱情地招待了這個孩子。當著花野的面,阿律不小心說出鈴愛曾是個漫畫家。

第117集
花野從阿律那裏借來了母親鈴愛畫的漫畫,看得非常投入。鈴愛註意情況不對勁兒,給阿律打電話,抗議他把自己過去的事說出來。在電話裏,阿律告訴鈴愛,花野說媽媽一次也沒有給她畫過畫。知聞此言後,當天晚上,鈴愛拿起了久未碰觸的畫筆。

第118集
花野在上幼兒園前來到萩野家,把阿律叫出來,給他看鈴愛為自己畫的畫。另一方面,鈴愛向仙吉學到了五平餅的制作方法。2號店的開店籌備工作,在龍之介父親西園寺的幫助下,也進行得很順利。就在這一天,仙吉把有關新店的名字的想法告訴了花野。

第119集
食堂2號店就快完工了,但是店名還懸而未決。宇太郎考慮請父親仙吉給新店命名,但是家中只有花野知道仙吉的想法。鈴愛想讓花野把仙吉的想法告訴自憶,但花野稱她和仙吉有約定,所以絕對不會說出店名的事。

第120集
鈴愛想盡各種辦法想從花野那裏打聽店名的事,但因為與仙吉有約在先,花野閉口不言。阿晴想也許仙吉會留下什麽線索,便在家裏到處翻找,但什麽線索也沒有找到。就在這時,鈴愛為了撬開花野的嘴,想出了一條妙計。

第121集
花野堅與仙吉的約定,堅決不說五平餅咖啡店的名字。鈴愛打算無論如何也要在店鋪開張前打聽出來,她想到個主意,把手機放進花野最喜歡的玩偶裏。數天後,就在花野像平時一樣與玩偶說話時,玩偶突然說起話來。

第122集
利用玩偶,鈴愛成功從花野那裏打聽出了店名,她還考慮用同樣的方法讓來咖啡店的人開心。她打算請正在養病中的和子為玩偶錄制聲音,便去找阿律商量。而且,鈴愛也想到了方法鼓勵因每天看護病人而心情低落的彌一。

第123集
在飲茶店“燈火”,宇太郎、五郎等人圍著彌一高興地談起了往事。另一方面,在萩尾家,和子也在與阿晴、貴美香開女子會。這時在咖啡館裏,當著鈴愛的面,健人與麗子正甜甜蜜蜜地交談著。

第124集
在鈴愛、阿律、龍之介、菜生的共同努力下,會說話的玩偶岐阜犬完成了。按鈴愛的提案,岐阜犬的聲音是由和子配音的。自從咖啡館放了岐阜犬以來,很多人都上門來向岐阜犬傾訴煩惱,而和子做了有意義的工作,身體情況也穩定下來。

第125集
某天,鎮上出現了一個怪人。那個男人拿著草太送的五平餅的打折券,來到鈴愛所在的咖啡館。這個叫津曲的男人,進店後對岐阜犬產生了興趣。就在這時,為岐阜犬配音的和子突然變得怪怪的。

第126集
鈴愛從來咖啡館的龍之介拿著的體育報紙上,看到了涼次的消息。現在,涼次作為電影導演非常活躍。阿律等人見鈴愛知道前夫目前事業順利,有點擔心她的感受,而鈴愛卻要以絕對不會輸給前夫的心情,重新開始生活。但是,鈴愛最近總感到沒有找到自己在生活中的位置。

第127集
一直被大人們認為不任性的花野,突然說將來想成為花樣滑冰選手。鈴愛想實現孩子的夢想,就找阿律等親朋好友商量。雖然知道必須得讓孩子到有名的滑冰學校上課,但是,現在她們的環境實在是艱難。就在這時,以前來過梟町的津曲再度登門。

第128集
津曲突然出現在咖啡館中,鈴愛和阿律等人都很警惕,不知這家夥葫蘆裏賣的什麽藥。而津曲不以為意,一個勁訴說自己的身世,又說打算把岐阜犬的創意推銷給有名的玩具制造商。鈴愛半信半疑,卻還是把事情托付給了津曲。另一方面,阿律拒絕了海外赴任的機會,決心為了家人回大阪去。

第129集
鈴愛太想幫助花野成為花樣滑冰選手了,但是家庭條件不允許,所以她很苦惱。就在這個時候,津曲給她打來電話,喋喋不休地說玩偶岐阜犬的商品企劃通過了,要盡快和鈴愛見面。過了一天,津曲果然來到榆野家,他表示要買下岐阜犬的專利權,要鈴愛給開個價。

第130集
某天,仍然孤身在岐阜工作的阿律突然接到妻子和子打來的電話。和子說有事情要和他談談。另一方面,鈴愛前往位於東京的津曲的辦公室,發現那裏是將廢棄的中學改建而成的共享辦公室。就在那個地方,她遇到了一個綠色頭發的女性——惠子。

第131集
鈴愛看到共享辦公室裏的人們雖然沒錢,但全都對事業傾註了熱情,心中十分感動,她決定即使只有自己一個人也要開始創業。很快,她找阿律傾訴自己的想法。而此時的阿律正陷入苦惱中。他和妻子和子的關系沒有好轉,到底是加到妻兒所在的大阪,還是到美國任職,他打不定主意。看到阿律這副樣子,鈴愛交給他一樣東西。

第132集
和子去世已經兩個月了。鈴愛把和子生前寄放在她這裏的記事本交給了阿律。那上面夾著和子寫的信。讀完了母親的信後,阿律決定去大阪,與分居中的妻子好好談談兩人的未來。這一天,彌一少見地一個人來到食堂。他向鈴愛表達了謝意,感謝鈴愛在和子去世以後一直支持鼓勵著阿律。

第133集
2010年,在美國工作兩年後,阿律作為菱松電機的科長,回到東京總部上班。他剛剛搬好家,學生時代的朋友正人就來拜訪。阿律大學時代的老師宇佐川也來了。自從兩年前的金融危機以後,機器人研究所處的形勢十分嚴峻,阿律考慮改行。另一方面,鈴愛生活狀況與兩年前相比發生了大改變。

第134集
鈴愛帶著花野來到阿律新搬的家。鈴愛、阿律,再加上先一步來到的正人,幾個人一起談起兩年來生活的變化。鈴愛曾到津曲的公司就職,不過,很快那間公司就倒閉了。阿律自從赴美後也起了很大的變化。大人們因為久別重逢而有說不完的話,沒想到花野那邊出了事。

第135集
為了請因保護花野而受傷的阿律吃飯,光江與花野去了他家。另一方面,鈴愛又遇到了津曲。當初公司倒閉時,他曾扔下鈴愛,為躲債一個人連夜逃路。津曲說他正在學習做鈴愛喜歡吃的鹽拉面,以表歉意。正在這時,鈴愛接到草太從岐阜打來的電話。他報告說榆野家發生了大事。

第136集
草太打電話告訴鈴愛,他們的母親阿晴因病要做手術。周末,鈴愛回了娘家,把花野留在東京托阿律照看。阿律帶著花野,和正人一起到了在廢校開辦的自由市場,正巧與大學時代一起研究機器人的學生南村相遇。

第137集
阿晴患重病,鈴愛為了照顧母親回到了老家岐阜。她向母親匯報說自己還在繼續開發商品。同時,她暗下決心為了盡孝,她可以做任何事。另一方面,阿律與正人走訪了津曲等人所在的共享辦公室。

第138集
阿律對於在共享辦公室創業很感興趣,和鈴愛一起去參觀其他創業者的工作狀況。另一方面,鈴愛與阿麥、惠子談話時,痛感單槍匹馬創業實在風險太大。某天,阿律又談起創業的話題,鈴愛跟他講明了創業的高風險,也說了自己的心裏話。

第139集
鈴愛與考慮辭職創業的阿律大吵了一架。得知阿晴決定住院後,鈴愛回了老家。她向阿晴談起自己跟阿律說了很尖刻的話。阿晴則提醒鈴愛當年宣布要當漫畫家時,阿律是如何支持她的,這一次該換她來支持阿律了。回到東京後,鈴愛去找阿律,表達了自己的心意。

第140集
受鈴愛的話的啟發,阿律產生了制作微型電風扇的靈感。他委托鈴愛設計電扇,他自己設計微型風扇的扇翼。當初秋風的話在阿律心中回響,他終於從菱松電機辭職,在共享辦公室創業,而且他把朋友正人也拉進來,開始論證微型電風扇的可行性。另一方面,草太又給鈴愛打來電話。

第141集
草太通知鈴愛說阿晴的病情突然惡化。第二天一早,鈴愛與阿律就趕加了老家。他們到達時,阿晴的情況已恢覆穩定,但是身體更差了。比丐自己的病,阿晴更擔心的是女兒鈴愛的未來,她期待著鈴愛能與阿律結婚。阿律卻說自己正與鈴愛研發微型電風扇,為此他倆要開辦公司。

第142集
阿晴的手術圓滿成功。與此同時,在東京,津曲那分開生活的兒子修次郎來看望津曲。津曲沒告訴兒子自己的公司破產了,所以非常驚慌。另一方面,鈴愛和阿律回到老家後,決定成立名為“Sparrow rhythm”的公司。為了追求理想的風速,他們反覆研究,但進展並不順利。

第143集
阿晴的手術雖然成功了,但醫生告知她的五年生存率只有50%。鈴愛帶著花野回到岐阜娘家,阿晴告訴鈴愛沒辦法每天都過得幸福。她回憶起鈴愛在耳朵失聰時說過的話。與此同時,正埋頭於開發電風扇的阿律向津曲談起了沒有好創意的痛苦。

第144集
在老家看以前的錄像,鈴愛回憶起百元店的店長田邊曾經讓電風扇向著墻壁吹風。她馬上給在東京進行實驗的阿律打電話,提出讓電風扇面向墻壁試試。就在這時,一個令她無比懷念的人來到了辦公室,

第145集
因為鈴愛的靈感,微型風扇的開發看到了曙光。但是,阿律的思維遇到瓶頸。二人非常著急。就在這時,光江來到“Sparrow rhythm”公司,告訴鈴愛,涼次想見見花野。她到鈴愛有點猶豫,便收回了自己的話,不過,鈴愛對於前夫涼次的感情讓她感到意外。

第146集
花野的一句話讓阿律終於發現了完成微型風扇的關鍵。另一方面,只能守在一旁的鈴愛,與前來幫忙的正人一起出去吃飯。正人問鈴愛是否願意和自己重新開始。鈴愛則自己已經明白誰才是她最重要的人。

第147集
為了在兒子修次郎面前顯擺,津曲謊稱自己正在開發微型風扇。另一方面,為了確保微型風扇的順利投產,鈴愛來到津曲介紹的工廠拜訪,對方卻沒有正經接待她。阿律為開發的延遲而自責。鈴愛很擔心不眠不休持續研究的阿律。阿律熬夜研究,第二天一早,他倒沙發上睡著了。鈴愛看到阿律被朝陽照映下的睡顏,不禁心動。

第148集
早上,在公司裏,鈴愛和阿律為他們之間發生的事而情緒激動。這時,他們收到了業主發來的催款信。如果開發時間繼續拖延,就得借債了,一想到這種情況鈴愛就有點沮喪。她向阿律提議放棄微型風扇。阿律向鈴愛談起自己無論如何也要完成風扇的決心和對亡母和子的思念。

第149集
微型風扇終於完成了,但是開發的數據卻被人偷走了。聽了阿律的報告後,鈴愛憑直覺認為這件事是津曲做的。這時,津曲正坐在大型電機廠的接待室裏。他把風扇當成自己開發的商品,來此是為了推銷。就在他等著見負責人時,手機收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的來電。他心情激動地接了電話。

第150集
鈴愛和阿律歷經千辛萬苦完成了微型風扇,卻因資金不足而無法量產。然後,津曲提議舉辦發表會,以此來招徠有錢的投資人。根據惠子的建議,他們到共享辦公空間,準備制作能展示風扇魅力的視頻。鈴愛提出找涼次來拍攝這個視頻。

第151集
微型風扇完成了,生產資金也到位了,但是鈴愛還是要直面很多沒想到的困難,她每天都提心吊膽。阿律一邊給鈴愛打氣,一邊又為在學校遇到問題的花野擔心。某天早上,花野突然說不想去上學了。就在這時,鈴愛接到藤堂誠的電話。

第152集
花野沒對母親鈴愛說出自己在學校遇到的困難。得知此事後,鈴愛很驚訝,因為她一直以為自己和花野是無話不談的。鈴愛提議讓花野轉學,花野也同意了。但是,不久後花野竟離家出走。就在鈴愛擔心的時候,光江打來電話說花野去了她家,而且花野說想見父親涼次。

第153集
涼次提出一個不情之請,鈴愛找女兒花野商量,花野看出了母親的心思。另一方面,因為零件不齊,微型風扇的生產受阻。這時,鈴愛接到藤堂誠的電話。藤堂告訴她關於秋風老師的動向。這天,涼次來“Sparrow rhythm”拜訪。

第154集
鈴愛帶放春假的女兒回岐阜娘家省親。面對情緒消沈的鈴愛,阿晴和宇太郎等人想勸慰卻不知如何開口。另一方面,津曲找阿律商量,是否因為零件不足而更改風扇的設計。阿律稱他一個人做不了主,要等鈴愛回來再決定。

第155集
鈴愛終於接受了現實,她獨自去了一個地方。與此同時,阿律正在東京等著鈴愛回來。正人來找阿律。這時,一份寫著鈴愛和阿律收的快遞送來了。寄件人那裏赫然寫著“秋風羽織”的名字。這是秋風給鈴愛和阿律寫的贈言。另一方面,鈴愛也收到一個意料之外的人發來的信息。

第156集
鈴愛和阿律設計的風扇終於決定發售了。大家在食堂舉辦發售紀念派對。鈴愛的母親阿晴等人全體出動為派對做準備。就在這時,鈴愛受別人一句話的啟發,把風扇命名為“mother”。阿律和津曲連忙著手更換商品名。傍晚,熟人朋友們齊聚食堂,派對開始了。阿律也及時趕到。鈴愛和他說起了“mother”的寓意。

日名:半分、青い/hanbunaoi
編劇:北川悅吏子
導演:田中健二、土井祥平、橋爪紳一朗、深川貴志、橋爪國臣、二見大輔、宇佐川隆史
主演:永野芽郁
官網:https://www.nhk.or.jp/hanbunaoi/
來源:百度&維基

文章標籤

zoela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