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集
車正煥看到惠英也參加電視直播的節目,他回想起當年自己在電影院等待惠英看電影,惠英發來消息說分手。在錄製節目中車正煥和惠英對著幹。節目錄製結束後車正煥詢問惠英為和甩掉自己,惠英告訴他自己不記得了,車正煥聽到後更加抓狂。美英到公司參加面試,在上廁所的時候不小心撞到了小時候欺負自己的同學金侑珠。美英的神情變得有點慌亂,但還是繼續參加面試。車正煥媽媽到新裝修的咖啡館查看情況,午福英母女帶著蛋糕到咖啡店找她道歉。車正煥媽媽卻告訴自己吃飯西餅屋的蛋糕,午福英為了獲得車正煥媽媽的原諒幫助她處理垃圾,午福英媽媽看不慣車正煥媽媽討厭的樣子離開了,車正煥媽媽告訴午福英自己絕對不會和她續約的。安重希和泰寶在家裏看電視劇,泰寶因為父子情的場面潸然淚下,安重希卻變現的非常淡定。泰寶讓安重希和父親練習重溫父子情,安重希趕走了泰寶自己在家裏練習,可是他對父子情一定而也不瞭解怎麼也不能入戲。這時安媽媽打來電話,安重希本想問問關於父子情的事情,但卻不知道如何開口。美英在店裏幫助卞漢水準備食材,卞漢水幫練習柔道的顧客幫綁帶,這時美英接到電話立即出去了。准英把自己從父親那兒要買教材的錢買了彩票,這時舅舅英植走過來看到他。准英把自己購買彩票分了一張給他,誰知道英植的獎票卻中了十萬,准英讓舅舅給自己分一半的錢。美英糾結自己到底去不去公司上班,她給惠英發消息要求見面。惠英好奇她因為什麼事情糾結,美英告訴她自己終於找到了工作,但是公司有曾經欺負自己的人金侑珠,所以就糾結去不去上班。惠英認為這個工作來之不易,建議她不要放棄。美英認為自己要上班會承認很大的壓力,惠英讓她考慮下父母的感受,她掏出電話把美英面試合格的消息告訴了午福英。午福英聽到這個消息後急忙跑到店裏告訴卞漢水,兩人決定到購買美味的食材回去給孩子們做飯。這時對面走來一個中年男子,卞漢水故意躲到了一邊。安重希參加面試一直都不能進入角色,導演柳均相認為安重希完全沒理解到父子情,就像按照菜譜吃到沒有味道的菜。回去的路上泰寶接到柳均相的電話,自己不能和安重希合作。安重希泰寶趕下車,自己在河邊傷心。午福英告訴弟妹一家晚上會有慶祝美英找到工作的派對,每人帶一萬韓元來參加。英植拿出自己下午中獎的錢交給午福英。安重希見到了自己的舅舅,舅舅交給他父親的照片,照片上是卞漢水年輕時練習柔道的樣子。
第3集
深夜美英還在糾結明天如何去上班,最後下定決心去上班。卞漢水擔心美英在她枕頭下麵賽了錢。第二天一早女兒們像往常一樣爭洗手間,午福英感歎三個女兒上班把家里弄得一團糟。安重希拜託別人幫助尋找卞漢水的位址和聯繫電話,他自己在家裏糾結第一次見到父親買什麼禮物。午福英聯繫車正煥媽媽一直都是無人接聽,卞漢水叫她出來吃飯,午福英抱怨車正煥媽媽是個奇怪的人。車正煥爸爸帶著自己的寵物狗去英植的照相館拍全家福,車正煥媽媽發消息告訴他自己有事情要出門,讓他一定要把自己燉的梨湯喝了。車正煥負責的節目收視率非常低,社長認為他和惠英在電視上效果不錯建議他繼續參加。車正煥媽媽對於是否賣掉大樓猶豫不決,於是找到天神菩薩算命,算命的人告訴她大樓有女人氣場很大會吞噬他的兒子。惠英因為負責的官司出了問題心情鬱悶,她一人到便利店喝了酒。當她趕回公司上班的是哈秘書告訴還有一位委託人在等她,惠英來到接待室發現等待自己的人就是車正煥,她讓眾人先下班,自己和委託人談,然後回到房間用書本砸車正煥,兩人在爭吵中不小心抱在了一起,兩人心中都有對方,因此發生了關係。第二天一早惠英被媽媽的電話吵醒,自己和車正煥赤裸的躺在一起,惠英故意裝得很鎮定的樣子。卞漢水和午福英祭奠自己的朋友,然後到敬老院送東西給朋友的姑姑。羅英的健身房來了以為非常帥氣的健身教練朴哲秀,女同事們都非常喜歡他。羅英發現俊英的快遞中有製作巧克力的模型,她抱著快遞走到俊英的房間,俊英告訴她可能是記錯了。羅英在他手機上發現了曖昧的短信,好奇俊英這樣的處境還有女人。美英為了躲避金侑娜不小心拉壞了安重希的衣服,剛好公司安排她給金重希當助理。南美使喚她幫金重希拿衣服,美英到大廳取衣服正好遇上了金侑娜,美英顯得非常的緊張,但金侑娜並沒有認出她就是自己的同學。車正煥爸爸看到車正煥媽媽正在擺弄女孩子的照片,他告訴車正煥媽媽不要做無用功,因為自己希望車正煥和喜歡的人結婚。這時英植把車正煥爸爸拍的照片送了過來,車正煥媽媽心裏非常的鬱悶,正巧這時午福英打來電話,她把所有氣發洩到午福英的身上。午福英擔心事情不能解決讓惠英來幫忙,惠英告訴她自己有事情要加班,如果解決不了自己幫她打電話談。惠英下班回家,車正煥在門口已經等待多時,他主動提出再次交往。另一邊俊英在家裏拿了很多名貴的材料出去給自己的愛人金侑娜做飯,原來這個金侑娜就是曾經欺負美英的人。午福英和車正煥媽媽見面,兩人一言不和吵了起來。午福英決定給女兒惠英打電話求助。
第4集
午福英給惠英打電話讓她教訓車正煥媽媽,可是惠英都不卻接電話。午福英帶著一肚子怨氣離開了。車正煥告訴惠英兩人重新交往,惠英認為他在開玩笑,說八年前自己和他已經結束了。車正煥告訴惠英時隔八年自己依然對她動心,希望她能好好的考慮下。午福英告訴卞漢水一家人搬家,自己想盡一切辦法討好次車正煥媽媽她都無動於衷。卞漢水詢問惠英怎麼沒有幫忙,午福英告訴眾人關鍵時刻惠英不接自己的電話了。俊英和女友金侑珠一起享受兩人世界,金侑珠誇獎俊英的廚藝很好,好奇為何不能繼承家業呢,原來俊英一直都欺騙金侑珠自己是餐飲家族的次子,不能繼承家業。金重希在練習臺詞時被導演嫌棄沒有演技。這時他接到電話知道自己的父親在開小食店,而且距離非常近。金重希心情鬱悶,導演見到他臉色不好決定再練習一邊手工,沒想到這一次卻演出了真情實感。羅英把自己在公司的情況告訴惠英,俊英跑上前告訴兩人自己送她們上班。卞漢水夫妻和弟弟英植一家人討論搬家的事情,英植決定和姐姐們一起搬家,英植的老婆卻不願意了。車正煥媽媽在物業公司處瞭解到三樓四樓都是卞家人在居住,如果不和卞家人續約一下子會損失很大的生意。車正煥媽媽讓物業公司幫自己把樓賣了,物業公司認為現在賣樓會虧成本。羅英把俊英有女友的事情告訴給美英和惠英,並且約定晚上一起教訓俊英。美英在公司裏表現得非常能幹,前輩們點名讓她給自己沖泡咖啡。她幫助安重希拿東西的時候正好遇上了金侑珠,金侑珠認出美英是小時候的同學。美英顯得非常的緊張,金侑珠臨時有事提前離開了。車正煥和惠英一起參加節目,惠英聽到有人在背後說車正煥的壞話,她走過去教訓了議論的人。回到後惠英正好看到林延智作家在對車正煥表白,這時有人走進來絆倒了惠英。車正煥走過來告訴惠英讓她不要錯過自己。羅英發現身邊的人都在關注朴哲秀教練,有人主動約樸哲秀被拒絕,羅英對他有點好奇了。安重希到商場購買禮物,導購詢問她送的對象。安重希告訴她自己送給六十歲的男人,導購明白安重希是送給自己的父親。惠英姐妹拿出俊英超市的購物單審問他,俊英認為她們侵犯了自己的隱私。羅英認為距離考試還剩下二人十多天,惠英詢問他是不是打算放棄人生,美英好奇他的女友是否知道他是考生。俊英告訴眾人女友知道自己是考生,但是自己已經備考非常疲憊需要放鬆。惠英大聲斥責了俊英,美英詢問她是不是在公司遇上了不開心的事情,惠英轉身離開了。車正煥媽媽查看自己裝修的咖啡店,午福英出門透氣。突然咖啡廳的牌子掉了下來,午福英拉開了車正煥媽媽免于一劫。車正煥媽媽感謝她的幫助,並且準備帶她去醫院。卞漢水看到後扶午福英回家,午福英開心的大笑,原來她是佯裝受傷。安重希在家裏走來走去,他反復思考和爸爸見面後說什麼。這時泰寶打來電話說面試沒有通過,安重希給導演打電話卻一直無人接通,他給導演留言自己因為這部劇找到了爸爸。惠英不清楚自己的心裏是否喜歡車正煥,她主動發消息約車正煥見面。車正煥詢問惠英是否願意和自己交往,惠英告訴他自己還沒想好,車正煥非常鬱悶的離開了。
第5集
金重希醒來想起昨晚自己衝動的話語非常後悔,他看到手機上有五六個電話,還有導演發送的讓他再次試鏡的短信非常激動的跳了起來。車正煥媽媽發現車正煥在家裏非常的開心,她為車正煥準備了大醬湯。卞漢水為孩子們準備了早飯,俊英告訴惠英沒心情吃早飯,羅英聽到俊英的話,認為他沒資格餓肚子。席間惠英詢問房子的事情,午福英認為車正煥媽媽太無理取鬧了,卞漢水決定再找她談談,羅英認為這一切都怪舅舅英植,因為他當年做生意把卞家的房子抵押出去了。林延智給車正煥買了奶茶,她詢問車正煥考慮的怎麼樣了。車正煥只好轉身離開了。安重希心情非常好,他讓泰寶黑自己買一瓶82年的拉菲放在車上。這時他接到車正煥的電話,車正煥諷刺他停車技術很好,安重希聽到後馬上掛斷了,車正煥再次打過來威脅安重希自己要叫拖車,安重希讓泰寶把自己的車挪開。美英到服裝部拿安重希的衣服,金侑珠故意諷刺她不懂衣服的品牌,美英再一次受到了打擊。車正煥媽媽到小食店找午福英,租客讓她把自己家裏的水管修理下。卞漢水出門正好看到了她們,他幫忙車正煥媽媽解決了水管的問題。車正煥媽媽非常期待卞漢水提出續租的事情,卞漢水卻轉身離開了。晚上卞漢水告訴午福英自己為了維護她的自尊沒有給車正煥媽媽提續租的事情。羅英對新教練朴哲秀感興趣,可是樸哲秀卻看都不看她,羅英為此有點抓狂。車正煥三天沒聯繫惠英,惠英有點不適應了。他主動邀請車振煥身邊的人吃飯,席間故意說自己去相親的事情。果然這人把惠英相親的事情告訴了車正煥。英植開車回去的路上遇到了騙自己錢的都中哲,他瘋狂的追逐把車子扔到了路上,最後不僅沒追上都中哲,車子還被人拖走了。車正煥媽媽接到租客的電話,租客讓她給自己修水管。車正煥只好找到房屋仲介想辦法。仲介讓她把房子委託給卞漢水一家人,因為前任房東就是這樣做的。車正煥媽媽讓仲介打電話通知卞家人續租,但是不能說自己先開口的。午福英故意裝扮成闊太太的樣子和車正煥媽媽見面,兩人在仲介的見證下簽訂了續約手續。惠英在西餐廳和男人相親,吃飯之前他故意拍照發給車正煥,車正煥認為她在玩小孩子的遊戲沒搭理她。惠英終於明白自己的心意立即趕往電視臺找車正煥,可是到了電視臺聯繫車正煥他卻已經離開。惠英趕到電視臺時車正煥已經離開,她從電話裏聽到林延智的聲音非常的鬱悶。金重希在公司受到了區別對待,記者故意冷落他先去採訪明星陳成俊。金重希告訴泰寶明天一定要空出來,自己要去見一個人。夜裏他輾轉難眠,好不容易熬到天亮他起床挑選衣服,然後駕車去小食店。
第6集
金重希提著紅酒走進了店裏,卞漢水把他當成了食客上前招呼。金重希猶豫是否告訴卞漢水自己的身份,他只好點了一碗拉麵坐下考慮。這時英植的兒子敏荷到店內吃東西,他認出了安重希是明星,安重希只好慌忙地離開了。惠英上班的時候,上司尹律師責怪她相親的時候提前離開。惠英認為自己沒有做很過分的行為,因為飯錢還是自己出的。尹律師因為此事為難惠英不讓她接刑事案件。車正煥到公司找惠英,兩人再次在會客廳裏親吻。午福英因為續租的事情非常開心,她決定開一個五花肉派對。美英用功學習服裝的品牌,她走廊上觀察眾人的衣服盤對品牌。這是服裝部的金侑珠走了過來,同事們誇獎他最近又瘦了,美英想起中學時候金侑珠欺負自己的場面。車正煥媽媽接到姐姐邀請他們全家去歐洲旅行的電話,她興高采烈地告訴車正煥爸爸,車正煥爸爸卻告訴她自己不去。車正煥媽媽很生氣地大喊,車爸爸說起往事,當年車爸爸是一個來自農村的窮小子,車媽媽不僅看不起他,而且還看不起他的家人,既然選擇了自己就應該包容自己的家人,現在自己的餘生只想過自己想過的日子。俊英告訴眾人今天是卞漢水六十大壽,自己和姐妹們一起出錢讓他們出去旅遊,卞漢水告訴眾人自己暈機不能去。車正煥和惠英正式交往,兩人發消息關心對方的情況。美英走到惠英的房間訴說自己再次被金侑珠戲弄。惠英建議她一拳打倒金侑珠,這樣就會非常的解恨了。金重希回到家才想起紅酒忘記拿了,泰寶打電話告訴他明後兩天會有電視劇的試鏡。車媽媽非常生氣車爸爸無視自己,她認為這一切都是車爸爸自卑的緣故。第二天一早車爸爸找人把床搬到書房。俊英到英植的照相館拍照,他告訴英植自己的女友金侑珠在佳飛上班。英植想起美英也在佳飛上班,俊英擔心眾人都知道這事建議保密。羅英接到前男友嚴太秀的電話到咖啡廳見面,嚴太秀感謝她的不嫁之恩。羅英生氣追著他打,這時樸哲秀阻止了兩人,羅英因為丟臉躺在他的懷裏哭 ,樸哲秀把自己的衣服脫下來為她遮擋。車媽媽見到卞漢水夫妻恩愛的樣子非常的鬱悶,她故意挑剔午福英沒把樓道打掃乾淨。美英和同事們到烤肉店聚會,金侑珠趁機戲弄她。美英忍無可忍舉起拳頭揍了她。安重希得知自己一直試鏡的角色,現在由陳成俊飾演非常的鬱悶,他一人到酒吧喝酒。借著酒勁他找到卞漢水,說出自己是他兒子的真相。

第2頁|全文共14頁

文章標籤

zoela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