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小偷傢伙,小偷大人]由智鉉寓、徐玄、金智勳、林珠銀主演

由智鉉寓、徐玄、金智勳、林珠銀主演的《小偷傢伙,小偷大人》講述了給秘密操縱韓國的少數權勢家族以致命打擊的小偷們的故事。智鉉寓在劇中飾演兼具顏值和多項才能的小偷張石木,徐玄則飾演熱血偵查官姜孝珠,是一個充滿了正義感的人物,將展現出不惜一切抓獲犯人和保護弱勢群體的果斷、溫暖一面。

韓劇 小偷傢伙,小偷大人 人物介紹:

張石睦-智鉉寓 飾
外號「瘋睦」,(29歲)國家公職人員資格證書全都擁有的全天候麻煩終結者。擁有帥氣的外形,口才出眾,是頂級媽朋兒!他經營的服務中心「Justist」跟「Justice」是相反的意思,這是石木式的理解。
白天是「Justist」的頭兒,晚上變身為懲戒「小偷大人」的俠盜。
姜少珠-徐玄 飾
(29歲)首爾中央地方檢察廳特殊部調查官。典型的普通女性。不算特別漂亮,能力也不算出眾,也沒有明智的頭腦。但她講義氣,很有正義感,跟父親學了一身紮實的柔道技術,在學校以「girl crush」或「姜老大」備受歡迎。她出生後母親就去世了,是由父親一手養大.
韓俊熙-金智勳 飾
(34歲)首爾中央地方檢察廳特殊部檢察官。張判守的親兒子。沒有任何背景實力,自己努力賺錢,就讀地方大學,大三時以第一名的成績通過司法考試。後來進入尹忠泰的後院,現在成了檢察官界最鋒利的一把刀。對無聊的笑話無動於衷,被稱為勾魂使者。
尹花瑛-林珠銀 飾
(29歲)國際律師,大律師事務所律師,尹忠泰的獨生女。從媽媽那兒繼承了特權意識,從爸爸那兒繼承了可以將特權意識巧妙地隱藏於心的自制力。雖然骨子裡也是個俗人,但看起來優雅洗練,是個成長得很好的媽朋女。出於戰略性考慮選擇了俊熙。但她並未徹底對俊熙表達心意,而是跟那些喜歡她的男人們玩曖昧,並享受其中。
張判守-安吉江 飾
(56歲)胡同商會社長。石木的父親,俊熙的親生父親。經營「胡同商會」,熟練地掌握製作鑰匙、圖章、名牌等技術,但隱藏的真正技術是開保險箱。雖然跟石木沒有血緣關係,但跟他十分合得來,跟他像朋友一般相處。內心溫軟,眼淚很多,耳根軟,聽什麼都信,常被捲入一些不像話的事情。
朴嘏景-鄭京順 飾
判守的妻子,俊熙的媽媽。忠清道出生,生活能力強大。獨自將俊熙養大,受盡艱辛困苦。雖然因此說話粗魯嚴厲,但是內心一直溫暖。丈夫帶來石木使她非常心痛,但她還是用心接受了石木。
閔海媛-申恩廷 飾
(52歲)石木的親生母親。溫暖柔軟,心性脆弱。與正直而且正義感強的歷史老師結婚,後來對丈夫異常的行為產生了懷疑。
姜成日-金正泰 飾
(44歲)重案組警官。少珠的爸爸。典型的墮落的警察,疼愛女兒,在女兒面前非常善良。
尹鐘泰-崔鐘煥 飾
(55歲)檢察長出身  三選國會議員。花瑛的父親。是洪日權的女婿,因此被圈外人非議,被圈內人看不起。

韓劇 小偷傢伙,小偷大人‬‬‬ 分集介紹,結局:
第1集 艱難的生活
盤洙因偷竊鋃鐺入獄,後因表現出色總統大赦放出。而在回家的路上遇到因生活所迫成為小偷的人,雖然被盤洙抓住,但得知原委後教育了一番便放走了他。盤洙回到家中,兒子敏在已經快認不出來父子,只是傻傻的站著。而接下來盤洙面對著家徒四壁,必須儘快找到工作來維繼生活,但是對於一個有前科的人,沒有那個老闆願意聘用。在又一次被拒的時候看到敏在居然在這裏打工,本該上學的年齡卻不堪忍受同學和老師對他和父親的屈辱,被迫來到這裏打工。盤洙心疼敏在於是背著他回家,並答應以後再不偷竊,敏在要好好上學。晚上盤洙無意中發現父輩留下的“義烈團”成員的照片,他父輩什麼都沒給他留下,他也不會參加義烈團遺囑運動協會,於是他將相關的照片和信一起投入火中。而另一邊,尹忠泰在獨立運動家協會上演講感慨,他只是希望能找到以白山將軍帶頭的其他四人的後代,他們可以聚在一起,痛哭一次。然而洪日權可不這麼想,他要的是藏寶地圖其他部分。這時洪日權的手下人剛好調查到其中有一個後人就是盤洙,於是將他帶走後對他實施了嚴刑拷打,並拿他兒子作為威脅,讓他交出地圖,並去找他的同學金燦基詢問關於白山的事情。尹忠泰知道洪日權的陰謀後嘗試勸阻,但是洪日權想要得到財富根本不會考慮其他事情。而盤洙為了敏在不被傷害被迫出賣了燦基,使得燦基被抓,兒子秀賢也抓來威脅。而燦基清楚的告訴對方,他和白山沒有任何關係,並讓他們放走盤洙。對於洪日權而言,盤洙已經沒有用了,於是命人將他放走。但是對方威脅他不許讓任何人知道此事,他為了秀賢只敢偷偷的報警,但是臨走之時心中放心不下,還是決定去救出秀賢。而另一邊海媛也去刑警隊報警,趁自己的孩子被綁架。姜成日接到遇到這樣得事,出於員警的敏感,他感覺這其中一定有什麼事,於是趕去報警人的地點。而燦基在洪日權家中選擇了自殺,盤洙在救出秀賢後卻被他溜走,撞上剛巧趕來的姜成日。第二天,姜成日再去洪日權家的時候發現員警已經將後山圍了起來,發現燦基的屍體。尹忠泰將這次事故偽裝成燦基運送販賣毒品,販毒養吸。而姜成日回去卻被告知,讓他交出毒品案中的小包毒品。洪日權為了掩蓋事實稱海媛大醉的時候將她家燒了個遍,好在盤洙路過這裏就出了他們。
第2集 逃出魔掌
張判守發現海媛家中失火,將他母子救出來後送去醫院,他們的生命受到威脅,需要緊急搶救,但是昂貴的醫藥費使張判守犯難。面對兩條朋友親人的生命和對敏在的承諾,張判守最終還是選擇去偷錢救海媛母子,但沒想到在行竊過程中被敏在發現,張判守背負著指責將錢送去醫院。姜成日來醫院的時候看到海媛母子,總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回家就將自己的分析說給自己女兒聽。姜成日分析那天燦基的死亡案可能有假,他弄丟的毒品竟成為證物出現在那裏,而負責這次毒品的人剛巧是洪日權的女婿尹忠泰。而報警和送海媛母子去醫院,為他們交醫藥費的人很可能就是一個,如果海媛是酒後自殺,手不會那麼乾淨。姜成日通過多年的經驗嗅出這裏面的貓膩在暗中調查,而尹忠泰也知道姜成日在調查所以在他去醫院看海媛的時候被員警以藏匿毒品罪帶走。而秀賢看到是誰殺死了父親所以洪日權派人要將秀賢帶走,不過張判守發現及時,在沒人注意的時候將秀賢帶到自己家中。因為秀賢年齡太小,煤氣中毒使他短暫失憶並且不能開口說話。海媛醒來後發現秀賢不在了,瘋狂的尋找之下沒有結果便有了輕生的念頭,在河邊想要輕生時被路人發現。而張判守帶著秀賢回了家卻被夏景誤認為他在入獄前出軌留下的私生子,聽了張判守的解釋後,夏景相信了,但是敏在卻不肯相信。姜成日還被關在監獄大牢裏,他想利用自己所發現的翻盤,但無奈能力與職位不如尹忠泰大,只能屈服求饒。很快姜成日便被放了出來,不過他對著少珠說他還留了一手,只要找到秀賢便知道發生了什麼。另一邊,張判守在飯店告訴秀賢,從今後開始他改名為石木,只有叫他這個名字的時候他才能回應。然後張判守本打算將石木送到福利院,但是轉身離開時的一句“爸爸”使張判守改變了主意。六年後,一九九八年。石木已經長大,成為聰明懂事的孩子,因為記憶力超群,可以過目不忘被鄰居們愛戴,而敏在卻面臨著再交不上學費就被開除的命運。姜成日這個墮落員警,雖然人墮落,但是他的經驗和直覺又發現了一個重大秘密。在近期發展起來的籌集金子活動,有人將金子悄悄轉移,這件事他想舉報,但又不敢直說。
第3集 人與人的區別
石木放學後,張判守帶著他去吃炸醬麵,石木的聰明讓這頓飯成為免費的午餐。敏在剛回家夏景就將拖欠了很久的學費給他,但是沒過多久討賬的就上門,將家裏藏的所有的錢都拿走。張判守和石木回來就被夏景數落,石木就在屋外聽著這一切。等夏景出來磨豆腐的時候,石木懂事的出來向夏景認錯,但是這件事根本不是石木的錯,夏景比較感動,於是抱著石木哭了起來。石木回到房中睡不著,想起來張判守曾經給他講的關於白山將軍的故事。“曾經日本侵略了韓國,奪取大量財寶,當時有一群想要奪回國家的人,以白山將軍為首領,奪回了財寶,並藏在深山中,將地圖分別刻在三個不同的地圖上,但是有個叛徒窺探財寶將白山殺害,但是地圖沒有被發現,財寶也永遠埋藏在秘密中。”石木想到這裏邊對張判守說不如找到財寶,那樣他們家就成為富翁了,但是張判守不能那樣做,並告訴這個事不要告訴任何人。第二天,張判守寄希望向老闆索要勞動所得,但是老闆根本不予理會。張判守剛出門又遇到討債的上門,但是這次討債的並不是來要錢的,而是聽說張判守在監獄中曾從事過煉金工作,所以這次要他來煉金,不光不用他還錢還會給他錢。而石木在學校與洪日權的孫子允浩發生爭執,好在花瑛和少珠出面化解,幾個少年說起金子,允浩便吹噓自己爺爺有金礦,為了驗證真偽,一行四人去了深山之中,跨越了“禁止入內”的牌子,不料除了石木以外,其他人都墜入深谷當中。石木以自己的聰明才智想要救出他們,但是無奈自己力量有限。在關鍵時刻,敏在尋找石木而來幫他救出了三人。在醫院,石木等人分別都受了輕微的傷害,允浩將這一切都怪罪在石木身上。而幫助石木說話的姜成日被洪日權“教訓”,洪日權還告訴允浩,如果放在舊社會,他就是皇上,允浩就是皇太子的存在,對於少珠這樣下等僕人不要和他們做朋友。姜成日被“教訓”後,尹忠泰又將他叫了出來,尹忠泰要和姜成日站在同一條戰線上。張判守在一次偶然的情況下發現,洪日權的手下來找石木的身世,但是他張判守還不能確定。而姜成日得到尹忠泰的支持後半夜帶著同事一起闖入地下煉金廠。工人們都聞風而逃,張判守卻偷了所有的黃金躲了起來。
第4集 同一戰線的朋友
姜成日在行動中沒有發現黃金,雖然抓住一個逃跑的煉金人,但卻沒有審問出來什麼有利的消息。在尹忠泰的一再催促下,姜成日不能再坐等下去,只能以施暴來寄希望對方可以說些有用的東西出來,不過一夜下來並沒有什麼結果。而少珠過來給姜成日送飯時聽說了這件事,以柔軟的方式讓犯人說出了事情的經過,原來他們都是有煉金技術的服刑人員,但是還需要賺錢來學習資格證。姜成日有了重要的突破後便立馬著手調查。很快目標便鎖定在了張判守身上,並通過石木找到相關資料。而另一邊張判守趁著石木和敏在上學的時候,告訴夏景關於石木身世的事情,夏景聽了覺得悔不當初,自己曾經那樣對待石木,從此她一定會把石木當自己的孩子一樣對待。洪日權的手下在調查石木戶口的時候,戶籍證明被姜成日調換。張判守與夏景商量後決定搬家去首爾發展,在洪日權手下來學校調查的時候,張判守將石木接走。擇日他們就要搬家去首爾生活,張判守謊稱是在首爾找到了不錯的工作,為了慶祝還特意準備了豐盛的午餐,他們已經很久沒有吃過肉了。而在同一戰線的姜成日和尹忠泰也開始分別行動,尹忠泰拿著偷稅漏稅和貪污的證據去了洪日權的天文公司公開調查,也是與洪日權公開叫板。而姜成日則順著線索去找石木和張判守。張判守的家庭聚餐愉快的結束,石木在山上枯樹洞中發現張判守藏在這裏的黃金。張判守pp承認這都是偷來的,但是全部是偷的壞人的,並將黃金轉移藏在家中石桌下。這時幾個人找上門來要他們的黃金,當時只有張判守就在那裏,他們確信是張判守偷走了黃金,在要大打出手的時候姜成日過來嚇走了幾個人。而這並不能令張判守平靜,因為姜成日知道黃金是他偷的,更知道石木就是秀賢。不過他這次來是和張判守合作的,如果他能在明晚帶著黃金來警局,他們就是朋友,一起為燦基報仇。第二天,洪日權找到尹忠泰,以重利說服了他。於是當晚張判守想通後拿著黃金去警局,卻被以盜竊天文集團黃金店為名被抓捕。姜成日也不想這樣做,但是在利益和道德面前他屈服在利益腳下。而張判守如果不認罪的話石木將年齡危險,認罪後敏在卻覺得完全是張判守自作自受。一直相信張判守清白的石木找到放貸者來要黃金的錄音和記住了當時他們的車牌。

第1頁|全文共8頁

文章標籤

zoela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