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王在相愛、王在戀愛]由任時完,潤娥,洪宗玄,吳閔碩,朴煥熙,秋秀賢主演

由任時完、潤娥、洪宗玄、 吳閔碩、朴煥熙、秋秀賢主演的《王在相愛》又譯:王在戀愛,改編自同名小說,以高麗時代為背景,講述了世子與貴族之女、護衛武士之間交錯的愛情以及王權貴族之間的權勢鬥爭故事。王謜(任時完 飾)的父親是高麗國王,母親是元朝皇帝之女,他相貌俊秀,頭腦聰慧,氣質超群,具有吸引人心的超凡力量。但在他看似善良的外表下卻暗藏征服欲,他有個發誓一輩子在一起的好友王璘(洪宗玄 飾),他們是胸懷同樣夢想的同伴,唯一能夠交心的親人和生死與共的朋友。此後王謜遇到一個女孩。這個女孩很早以前就埋藏在他的心中。王謜把依舊冒失聰慧,意志頑強的殷珊(潤娥 飾)當作朋友,但這成為一切悲劇的開端。殷珊的美麗吸引了這兩個男孩,他倆原本好像會永恆不變的友情因為愛情開始出現裂痕。

韓劇 王在相愛、王在戀愛 人物介紹:

王謜-任時完(成年);南多凜(少年)飾
他是一個內心隱藏著強烈征服欲,性格分明的兩面派人物。以高麗王的兒子、元朝皇帝的外孫的身份出生,3歲時成為世子。作為歷史上第一位混血王世子,人們厭惡、害怕他。因為討厭人們對自己的厭惡,所以討厭權力。同時因害怕孤獨,所以隱藏了天生的聰明。為了守護自己喜歡的女人和唯一的朋友,他喚醒了善良背後的殘酷。
殷珊-潤娥(成年);李書妍(少年)飾
高麗首富殷英白的獨生女。性格奔放灑脫,猶如草原上奔馳的一匹駿馬。幼年時因為一起有預謀的山賊事件失去了母親,自己則因為侍女的相救而逃過了一劫。其父以此事為契機,讓她和侍女互換了身份,說是出於對她的保護。這之後離開家,成為了大學者李承休的門下弟子。在追查殺害母親的凶手的過程中,不慎被捲入到宮廷紛爭之中。
王璘-洪宗玄(成年);尹燦榮(少年)飾
出身高麗純血統王族,被認為是王位有力的繼承人。但對於本人而言,比起繼承王位,朋友王謜更為重要,從第一次見面起,就已經從心裡視他為君主。比起王謜,更先一步喜歡上殷珊,可是為了比自己生命還重要的王謜,他斬斷了自己對殷珊的戀情,但是那份愛意卻日益加深。因此想要利用這裂縫的人們,開始動搖他和他們之間的關係。
宋仁-吳閔碩 飾
忠烈王的謀士。高麗的名門望族宋氏之後,官職低微,仰權門貴族之鼻息而過活。雖然只是從九品堂後官,但卻是最能操縱忠烈王的實力派,把別人當作棋子來利用是他的樂趣。為了自己一方的利益欲除掉世子,夢想著建立超越王家的家門享受榮華富貴。為了權力把自己心愛的女人玉芙蓉送給了忠烈王。
忠烈王-鄭寶石 飾
為了實現因為長久的戰爭而荒廢的高麗的安定,在不惑之年與元朝皇帝的女兒結成了戰略婚姻,挽救了國家。但是對於要侍奉王妃和世子這樣的處境一直抱有自卑感,所以對這樣的王妃無法真心相愛,也從來沒有抱過唯一的兒子,成為了只能通過酒色和打獵來確認地位的不幸的王,與兒子王謜變得反目。
元成公主-張英南 飾
作為元朝皇帝的女兒、忠烈王的正妃,是高麗王室地位最尊貴、最有權勢的可怕的女人。16歲時和忠烈王成婚,並於次年生下世子謜,之後與丈夫的關係漸漸疏遠,於是把全部的身心傾注在世子身上。作為一個母親,能為兒子王謜付出一切,但是那份心意變成了執念,即使知道那份執念會讓兒子的心疏遠她,她也沒有別的辦法。 
王玬-朴奐喜 飾
高麗第一順位王族大司空王瑛的女兒,也是王璘的妹妹,從小就憧憬著王謜。自以為哪怕不是愛,只要能待在謜身邊就好,內心卻像個一直挨餓的小孩子一樣更加期待著。 
殷英白-李基英 飾
殷珊的父親。高麗第一巨富,也是掌管高麗財務的判大夫。是天生的掌權者,但也是為了殷珊可以放棄一切財產的父親。

韓劇 ‬‬‬王在相愛、王在戀愛 分集介紹,結局:

第1集-王謜結識王璘 珊兒遭遇家變
碧空之下,山川河流一片秀麗景象,高麗王宮裏也是喜事連連。忠烈王與元國公主之間有一個孩子,名為王謜,三歲之時就當上了世子,所有人在這個孩子面前都必須低下頭顱。而對於這個孩子來說,被層層圍牆包圍住的王宮就是整個世界。他養尊處優,生活在榮華富貴之中。 世子王謜逐漸長大,成為了一個風度翩翩的少年。他從母親元國公主口中得知,父王每次打獵都會燒毀百姓們的田地,惹得百姓抱怨連連。王謜為了平息民憤,就放走了王宮鷹坊裏的所有老鷹,沒有獵鷹,打獵當然也無從談起了。但是,忠烈王卻不領兒子的情,他認為王謜此舉有篡權嫌疑。然後,忠烈王朝著天空吹響口哨,獵鷹聽到主人的召喚,很快就飛回來了。王謜大吃一驚,對父王的舉動很是失望。就在王謜獨自難過時,高麗第一順位王族大司空家的三公子主動來安慰他。三公子名為王璘,是一個善良的英俊少年,他誠心誠意地與世子交朋友,帶著他去民間體驗生活,玩耍得不亦樂乎。兩個少年在集市上橫衝直撞,無意中發現有賊寇私藏武器,這夥賊寇打算搶劫殷英白的財物。少年們意識到,殷英白就是判大府寺事,王璘想回去報官阻止這場意外,但王謜卻認為沒什麼大不了,只帶著兩個貼身侍衛,與王璘一道尾隨賊寇,看個究竟。然而,這一切都是被壞人暗中計畫好的,殷英白有一個獨生女,名為珊兒,即將年滿十二歲,明眸皓齒,十分美麗動人。王璘的二哥王琠早就垂涎珊兒的美貌,欲將其占為己有,便在謀士宋仁的建議下,策劃了這次搶劫行動,自己則準備來一場英雄救美,以便獲取珊兒的芳心。與此同時,殷英白的妻子與獨生女珊兒正坐著軟轎,在林間小路上前行,她們準備回娘家探親。貪玩的珊兒與侍女離開隊伍,去山坡上玩耍,而賊寇們也在有備而來。這夥惡貫滿盈的山賊以為這是搬運商團貨物的隊伍,便決定強取豪奪。賊寇們很快就包圍了殷夫人的軟轎,又有一群黑衣人突然沖出幫忙,大下殺手。王謜心急如焚,讓自己的侍衛上前救人,但侍衛為了保護世子安全,沒有拔刀相助,導致整個探親隊伍全軍覆沒。黑衣人離去後,王謜等人才敢現身。殷夫人在臨死前懇求王謜,搭救女兒珊兒。另一邊,珊兒和侍女相談甚歡,個性獨特的珊兒把自己的披風和首飾都一股腦兒塞給侍女。當黑衣人追來時,兩個女孩子都嚇的惶然失措。珊兒看見了黑衣人手臂上的蟒蛇紋身,黑衣人想要殺她滅口,旁邊的侍女趕緊替珊兒擋了一劍。侍女受了重傷,珊兒痛哭。 
第2集-珊兒與侍女換身份 七年後三人再見面
珊兒看著侍女飛燕倒在自己面前,她痛哭流涕,恨恨地盯著黑衣蒙面人。黑衣人正準備對珊兒痛下殺手時,王琠及時趕來,對黑衣人使了個眼色,黑衣人識趣地撤退,王琠正好扮演了英雄救美的角色。他看見倒在地上的飛燕身著華服,頭戴貴重首飾,以為那才是殷家的千金,不由分說,一把推開痛哭的珊兒,抱起飛燕揚長而去。珊兒跟隨上去,坐在軟轎中,抱著母親的屍首嚎啕大哭。王琠則抱著滿身是血的飛燕,將她們一併送到殷府,殷英白馬上就認出,這並非自己的女兒。他掀開軟轎的簾子,看見真正的珊兒哭的泣不成聲,殷英白不動聲色,沒有在王琠面前說穿這一切。遠處,王謜和王璘看著一切,王謜悔不當初,自己就為了看一場有趣的比拼,沒有讓王璘報官,因此白送了許多條人命。殷夫人在臨死前把遺言告訴王謜,希望他能轉告珊兒,王謜決定一定要將話帶到。殷府的房間裏,珊兒跪在地上痛哭,殷英白走進來,沒想到在高麗土地上,還有人敢下此毒手。殷英白仔細詢問女兒,事情發生的前後經過,他意識到此事不簡單,定是有人故意指使賊寇。為了保護僥倖存活的女兒,也為了查出幕後黑手,殷英白決定將珊兒和飛燕的身份對調,對外則宣稱千金的臉毀容了,以後不能再露出真面目。王謜和王璘不顧一切翻牆進入殷府,正好遇見了珊兒,他並不知道眼前的女孩就是殷府千金,反而將她認成了女僕。王謜坦承自己當時因為害怕而沒能出來幫忙,他把遺言告知珊兒,希望她能轉告給千金。殷夫人在臨終前囑咐女兒,不要埋怨任何人,像平時一樣微笑、奔跑著生活,這就是她最大的心願。珊兒強忍痛苦,將母親的話記在心間。七年後,王謜和王璘再次出宮遊玩,看見一群少年在踢球,其中竟然有一個少女,面容姣好,身姿曼妙,身手絲毫不遜於男子。王謜當即認出,這就是當年殷府的女僕。其實,這就是長大的珊兒。王謜想打探動安居士的所在,他的態度有些霸道,令珊兒心生不滿,一把將其撂倒在地,王謜雖然很氣憤,但無可奈何。珊兒其實就是動安居士的學生,王謜和王璘跟隨著她,拜見動安居士。王謜自稱是住在松樹村的韓川,王璘化名為秀仁,想請教一個問題,才會慕名前來。居士提出條件,只有過關才能回答問題,關卡就是擊球。珊兒與王謜比賽,兩人你追我趕,機智靈巧的珊兒始終佔領上風,可是在爭鬥中,兩人一不小心竟然打碎了居士的仙露酒。比賽沒有結果,珊兒很懊惱,這酒可是居士的寶貝,王謜不以為然,準備去弄來一模一樣的酒來賠罪。王謜承諾會在明日早膳時弄到酒,居士這才同意回答他的問題,珊兒不甘示弱,也準備出發去找酒。兩人跟蹤珊兒,發現她準備去深山裏取酒,王謜和王璘執意同行,珊兒只好應允。三人走到一座搖搖晃晃的木橋上,失手把乾糧和行囊掉入了萬丈懸崖下。木橋年久失修,在三人即將到達終點時突然斷裂,王謜率先抵達,費力地將珊兒和王璘拉上來。珊兒倒在王謜懷裏,兩人四目相對,碰撞出火花。 
第3集-忠烈王大怒 王謜終回宮
王謜與王璘、珊兒好不容易才通過了木橋,三人死裏逃生,十分不易。珊兒撲倒在王謜懷裏,王璘看著這一幕,心裏不是滋味。他想起來第一次見到王謜的時候,本來很真誠地將他看作朋友,但是後來父親叮囑自己,可以同世子一起玩耍,但尊卑之別還是要遵守,畢竟王謜就是以後的王。三人爬過陡峭的高峰,來到了一片鬱鬱蔥蔥的樹林中,不料卻下起了瓢潑大雨,大家趕緊找到藏有美酒的山洞。王璘看著傾盆大雨,又回憶起七年前的情景,那時他也是第一次見到珊兒。珊兒在家中巨變之後,為逝去的親人和隨從們放孔明燈,自那時起,珊兒哭泣的模樣就深深印在王璘心裏。此時此刻,王謜和珊兒在山洞裏找到了仙露酒,雖然只剩下最後一壇了,但好在不會空手而歸。王璘從洞外走進來,還抱著許多幹樹枝,打算生火取暖。珊兒提議大家可以品嘗美酒,否則饑寒交迫,恐怕無法支撐返程。在取暖喝酒的過程中,王璘始終不忘服侍王謜,他時刻都在銘記著,王謜是會繼承王位的世子。另一邊,謀士宋仁也得知了世子去尋找動安居士的事情,他心中有了新的打算。第二天,在朝廷上,忠烈王與文官宋邦英商討著是否傳位給世子的問題。宋邦英認為,世子有元國血脈,一旦繼位以後,將國家土地分割出去,那該如何是好?忠烈王便傳世子覲見,誰知卻發現,世子根本不在宮中,他勃然大怒。元成公主聞訊趕到東宮,責問世子手下,這才知道他去尋找動安居士。動安居士本名為李承休,曾被忠烈王貶黜,才落到民間。忠烈王命令手下火速尋找世子,元成公主也迅速派人前往,她心裏明白,忠烈王很討厭李承休,絕對不能讓世子出現在那裏。此時此刻,珊兒喝完酒後睡著了,王謜和王璘為了給珊兒取暖,也並肩躺在草席上,王謜注視著珊兒姣好的面容,很是心動。第二天一大早,三人就帶著仙露酒返回李承休住處。珊兒將拿回酒的功勞讓給了王謜,她自己則準備去一趟開京,因為不久後就是母親的忌日。王謜得到了提問題的機會,他謊稱自己家裏是養羊的,有一隻牧羊犬,可是它卻懷上了狼的孩子,那麼狼犬長大後可以繼承牧羊犬的位置嗎?王謜其實是想知道,父王會不會讓身為“狼犬”的自己繼承王位。李承休其實早就猜出了王謜的真實身份,他跪下給王謜叩首,向世子請安。這時,忠烈王派出的人馬趕到,他們挨間房屋搜查著世子,還未來得及離開的珊兒便自告奮勇地帶著軍隊去抓捕王謜。其實,王謜早已在李承休的幫助下脫身,讓軍隊撲了個空,自己火速返回宮中。 

第1頁|全文共6頁

文章標籤

zoela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