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隧道]由崔振赫、尹賢旻、李宥英主演

由崔振赫、尹賢旻、李宥英主演的《隧道》改編自韓國三大懸案之一的「韓國華城連環殺人案」,主要講述了1986年正在尋找女性連續殺人案犯人的刑警,穿越時間到達2016年,發現過去與現在的連結點,並再次開始調查、解決30年前連續殺人案的故事 。朴光浩(崔振赫 飾)是一名重案組刑警,生活在1986年的他正在追查一宗連環兇殺案,然而案情破朔迷離,被害者數量不斷增多,警察們卻束手無策,結果他在追蹤嫌疑人到達一個隧道中時被襲擊,醒來後驚奇地發現自己穿越到了30年後的2016年,並且意外頂替了一個出生在1988年的同名同姓警察的身份。於是光浩留在2016年繼續他的「追兇之旅」 。

韓劇 隧道 人物介紹:

朴光浩-崔振赫 飾
強有力的搜查達人,正直熱血的重案組資深刑警,生活在1985年,正在追查連環殺人案,有一天,他進入最後一個案發地點:華陽邑隧道時,遇到了犯罪嫌疑人,光浩拼盡全力向前追擊犯罪嫌疑人,當他放鬆警惕時,被嫌犯用石塊砸傷,當他恢復了意識,已經是2016年了。

金善載-尹賢敏 飾
金善載畢業於警察大學,是一位精英刑警,卻自視甚高,做事我行我素。可以通過智能手機、電子郵件、社交、監控、導航調查線索。因母親在其幼時遭連環殺人犯殺害,下定決心要逮到凶手,而成為刑警。主動下放到華陽警署,只為第一時間抓到曾在他手中逃走的連環殺人犯。

申在伊-李裕英 飾
心理學教授,重案組犯罪心理分析諮詢顧問。是朴光浩的親生女兒,後被英國夫妻領養。幼時目睹養父母遭大火吞噬,因為不說話,曾被懷疑為凶手。

朴光浩-車學沇 飾
1988年出生,入職第三年,級別是警長,無家族。原在華陽區地方分區執勤,後被派遣到壽井警所。在地方分區執勤時,有一次對申報被跟蹤的案件沒太在意並把報案者送走,第二天卻發現報案者受害,從此有了心理陰影。接著,他在不知理由的情況下接收到了調動命令,並且遇見了1958年生的朴光浩。

韓劇 隧道‬‬‬ 分集介紹,結局:

第1集
1985年,刑警朴光浩在追捕一個盜賊時,意外在田野裏看到一具通體發紫的可怕女屍。樸光浩回到警局去錄口供,卻被班長拉到咖啡店裏相親,樸光浩對相親物件妍淑的印象很好,妍淑也對他很有好感。過了幾天光浩接到了另一起案件的通知,得知又出現了一具通體發紫的女屍,這兩起類似的案件讓員警們覺得十分詫異,根本找不到破案的線索。妍淑來到警局門口找光浩,兩人約定好破了案之後就約會。光浩為了妍淑而努力地破案,但始終得不到什麼線索。衛生所的法醫檢查了女屍之後,發現既沒有指紋,也沒有被強姦的痕跡。當晚鄭老闆到警局來報案,說春姬很晚都沒有回家,讓全成植轉告光浩。結果隔天春姬的屍體就被發現了,員警來到案發現場,發現春姬的死狀跟前兩名女性一樣,都是被絲襪勒死的。光浩跟鄭老闆要來了春姬的外送賬簿,並從鄭老闆口中得知春姬很喜歡去一家印刷店。全成植接受不了春姬死亡的消息,一個勁地埋怨自己,光浩讓全成植跟他一起去調查案件。兩人來到印刷店,得知春姬很喜歡店裏的一位姓金的男性,但也找不到其他的線索。光浩跟妍淑結了婚,婚後生活過得很幸福。但這天晚上又發生了一起案件,女性死者名叫徐熙秀,死狀依舊跟前三名死者一樣,死者的老公悲痛不已,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感覺揪心。光浩調查了很多跟死者有關聯的人,但依舊找不到證據,無法抓到兇手。三號是妍淑的生日,光浩打算帶妍淑去漢江旅遊慶生,妍淑拿出一個哨子給光浩,讓光浩遇到危險時就吹響它。而過了不久就又發生了一起類似的殺人案件,光浩發現死者的腳後跟上留有六個點,於是急忙來到衛生所找法醫,問法醫是不是之前的四個死者腳後跟上都有點,法醫這才想起來這件事,但從第一個死者到第四個的腳上依次有一到四個點,而這次的死者腳上有六個點,光浩猜測還有第五個死者,於是發動警局裏的所有警力幫忙尋找屍體,但沒有找到。光浩推測兇手第一次作案會在熟悉的地方,於是到了水亭裏堤道進行調查,光浩在調查的過程中得知有一個行為怪異的男高中生,居民猜測是那個男生把村子裏的狗都偷走了。光浩跟全巡警來到那個男生的家,在他家的院子裏發現被掩埋的狗的屍體,隨後那個男生回到家裏,光浩將他帶回警局調查,但那個男生只承認自己殺了狗,否認他殺過人,還說了一些十分混賬的話,光浩怒打了他一頓,但這時班長進來把那個男生帶走了,說經過調查發現這個男生有不在場證明。光浩不肯放棄,他推測作案時間是21點到23點,於是拿著手電筒打算到案發現場再調查一遍,但光浩走到隧道前的時候,手電筒的光突然熄滅了,光浩隱隱約約地看到隧道裏有個人影,定睛一看,發現是兇手正在對一個女性行兇,他對兇手殘忍的手法感到驚訝不已,立馬上前追趕兇手,但兇手一下子就遁入黑暗中,而光浩被兇手從背後襲擊了,光浩倒在地上,看著兇手離去,他想拿起地上的哨子吹響,卻已經沒有力氣,暈了過去。
第2集
光浩從隧道裏醒過來,回到警局裏,卻發現警局裏的東西都不一樣了,光浩看到時間顯示是2016年,覺得很莫名其妙。光浩還看到一個不認識的人坐在警局裏,那人叫金善載,光浩與他發生了爭執,拿出手銬銬住了他。到了第二天,其他員警來到警局裏,金善載的手銬才得以解開,光浩得知他的身份完全被更改了,目前的他是被調到重案組來擔任警長的,光浩無法接受這一切,從警局跑了出來,想回去自己的家,但卻始終找不到,警局裏的其他人都覺得光浩很怪異。而這個重案組的隊長竟然是全成植,他發現光浩帶的手銬是幾十年前的舊款式,莫名地想起了樸光浩多年前在隧道遭遇襲擊的事情,猜測這個新來的員警會不會是光浩的兒子,因為妍淑在光浩出事之後被檢查出懷孕了。光浩回想起自己之前是在隧道暈倒的,心想回到隧道的話或許能回到過去,於是他在路上攔了一輛車,發現司機竟然跟吳記者長得一模一樣,而司機帶著光浩繞了幾圈也沒找到那個隧道,最後在一個祈禱院讓光浩下車,光浩不願意付錢並和司機起了爭執,這時一個女的坐上了車,答應司機會把光浩的錢也一起付了,於是司機才開著車走了。光浩想起這個祈禱院離隧道不遠,正準備去尋找隧道,但這時祈禱院裏傳來一陣騷動,光浩預感到有什麼事情發生了,於是拿著員警證來到一間病房裏,發現有一個女的死了,死者脖子上還插著一根鉛筆,光浩發現這個女的竟然是他之前審查過的李善玉。光浩從祈禱院出來後找到了那條隧道,滿心期待著回去見妍淑,但他在隧道裏來來回回跑了無數次都沒能回去。而在另一個世界裏,妍淑也來到隧道找尋光浩,她找到光浩掉落的哨子,不由得痛哭起來。光浩找不到回去的方法,決定先暫時以另一個樸光浩的身份來生活,第二天光浩來到警局上班,隊長把光浩跟善載分在一組。善載對被害人李善玉的案件進行解說,光浩從解說的資料中得知死者死前曾見過一名女性,於是想起在祈禱院門口見到的那個女的。光浩跟善載找到那個司機,得知那個女的在華陽大學下了車,於是光浩和善載來到華陽大學進行調查,找到了昨天的那名女性申在伊,光浩問她為什麼要去見李善玉,但申在伊說自己作為一位心理學家,採訪李善玉只是出於好奇。屍檢結果最終表明李善玉是自殺的,但善載還是再次到華陽大學找申在伊,問她到底跟李善玉談了什麼,申在伊拿出錄音筆,把她和李善玉談話的內容播給善載聽。原來李善玉是在跟申在伊談話後才自殺的。全成植懷疑光浩的身份,他找到光浩之前所在警局的警官,卻得知光浩的照片全部消失了。全成植有一個可怕的想法,他總感覺這個光浩就是三十年前的樸光浩。光浩發現自己在這個世界裏還有房子,感覺一切都很不真實,他跟這個世界格格不入,連公車都不懂得怎麼坐。申在伊被重案組聘請為犯罪心理分析顧問,今後要跟警署合作抓犯人,但善載和光浩都不歡迎申在伊。申在伊一走,警局的電話就響了,電話裏說在成柳山發現一具被分屍的屍體,光浩跟善載立馬去到現場查看,光浩卻發現這具屍體的腳後跟竟然被點了五個點。
第3集
光浩跟其他警員到達案發現場,光浩意外發現死者的腳後跟上有五個點,而檢查後推測出死者是一個月之前死的,光浩恍然大悟,原來三十年前的第五個受害者並沒有死,而是倖存下來了。申在伊隨後也來到案發現場,她發現屍體被埋得很淺,而且屍塊被隨意丟棄。申在伊打電話給金善載,她推測犯人是出於憤怒才殺人,而且失戀作案的可能性極大,但善載並沒有把她的話放在心上。法醫檢查屍體後,發現屍體是在25天到30天之內的,而且推測殺人犯分屍的工具應該是電鋸之類的東西。拋屍地點很偏僻,附近並沒有監控攝像頭,而在案發現場也找不到其他能證明死者身份的東西,但光浩卻一直說著自己推測出來的有關死者的身份資料,警局裏的其他人都覺得光浩很不可理喻。善載收集了最近一個月內失蹤的女性的資料,但法醫看過後卻發現其中沒有和屍體一致的。善載覺得這次的案件很棘手,光浩讓善載先查找最近遷入的名單,但善載不聽。光浩自己去收集了遷入者的資料,並叫了吳志勳載他去這些失蹤者的居住地。光浩奔波了一天后還是沒有得到成果,他在回去的路上想到被害者在三十年前倖存下來後應該會改名換姓,結果真的調查出失蹤者中有一個叫金靜愛的原名是叫金英子。光浩去調查金靜愛,從她之前居住過的地方拿回一瓶指甲油,經法醫檢查後發現上面的DNA和死者一致,而且死者的身份也跟光浩推測的一樣,這讓其他警員們覺得很驚訝,而更驚訝的是隊長,他發現光浩竟然知道死者腳後跟的標誌,而這些資料早就被燒掉了,隊長追問光浩為什麼會知道,光浩含糊地說不上來。光浩得知隊長名叫全盛植,覺得很驚訝又很欣喜。光浩調查得知有一個中年單身漢喜歡金靜愛,於是就和善載一起去調查那個單身漢,單身漢說他看到過金靜愛和一個男人在旅店門口交談,而且那個男的還管金靜愛叫英子。光浩和善載都覺得與金靜愛交談過的那個男的有問題,於是調查了旅店門口的監控,從監控中看到金靜愛和那個男的並肩行走,但那個男的並沒有露臉。光浩和善載推測作案的是金靜愛三十年前認識的人,兩人來到金靜愛前夫張英哲的工廠調查,卻發現張英哲在一個月前就失蹤了。光浩想起今天是妍淑的生日,他想趕快破案回去找妍淑。敏河通過定位找到了張英哲的位置,光浩收到消息後立馬去把張英哲帶回警局,但張英哲否認自己殺人,而且他口口聲聲叫的是靜愛,而不是英子。隊長把監控錄影發給申在伊,申在伊反復看了監控錄影,發現錄影中的男人總是把手放在上口袋裏,她推測男人在掩飾手上的某些短處。光浩和善載都覺得那個單身漢很可疑,善載調查後得知他叫金泰水,曾經跟英子住在一個社區,於是善載馬上去找他。金泰水被帶回警局調查,他承認殺害了英子,原因是英子拒絕了他並嘲笑他手部殘疾,而申在伊猜中了一大半。碎屍案件成功破解,同事們硬拉著光浩一起去喝酒慶祝,光浩在酒桌上把隊長叫做老么,並說自己要回去了,全盛植感到很驚愕。光浩來到那條隧道,滿心期待地以為能回去見妍淑,可結果還是空歡喜一場。

第1頁|全文共4頁

文章標籤

zoela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