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集
王茂為麥琪展示自己設計的婚紗,麥琪讚賞不已。王茂讓麥琪通知大傢伙要趕緊交方案,並聯繫廠商製造自己設計的這款婚紗。黃依然馬上就要把500個凳子都佈置好了,大寶突然過來告訴依然要拆了重新弄,依然知道是王茂故意不讓大寶提前告訴自己,氣衝衝的去找王茂理論。王茂正和麥琪在辦公室討論白露露婚禮現場的問題,黃依然撞門沖了進來,她質問王茂為什麼整自己,還怒駡王茂是變態,王茂傲慢的表示自己樂意,並突然決定給黃依然放半天假,原來王茂驚歎于黃依然系絲帶的能力,他沒想到黃依然在這方面還真有天賦。王茂趕去高爾夫球場見客戶,路上堵車,他只好一路跑著過去,氣喘吁吁的王茂跑到高爾夫前臺,上氣不接下氣,結果他約的客戶還沒有到,原來他想約見的客戶此時正在會見蕭然。蕭然希望和地產大亨沈老闆合作,可是對方反感蕭然的自負,拒絕了蕭然的提議。王茂接到沈老闆助理的電話,得知沈老闆要出國,沒有時間來見他。王茂沒有辦法,只好把提前預定好的酒水打包。今天對蕭然來說是個特殊的日子,他很希望能有人來陪伴自己,約定相見的人沒能來,這讓蕭然很失落。傍晚,黃依然來到蕭然的酒店取手機,依然為蕭然準備了小禮物以表謝意,依然看到桌子上擺放的生日蛋糕,對蕭然說了生日快樂。蕭然聽到依然打電話,得知她的父母都已經去世,她是獨自一人在北京。蕭然對黃依然說今天不是自己的生日,而是他父母的忌日,他希望黃依然可以坐下來陪自己喝一杯。王茂約著張凱文一同吃飯,沒想到偶遇東方柏,無奈只好三個人同行。三人去吃大排檔,東方柏拿捏作勢,王茂很看不上眼,使勁兒擠兌東方柏。蕭然告訴黃依然,自己的父母死于空難,依然看著落寞的蕭然,有種某明的心疼。蕭然無意中得知原來黃依然是易結婚禮公司的實習生。東方柏盜取黃依然的衛生間婚禮創意,王茂痛駡東方柏,並決定就用黃依然這個衛生間主題的婚禮。黃依然丟三落四,再一次把手機落在了蕭然處。張凱文決定讓王茂組和東方柏組就衛生間主題婚禮進行競價競爭,而且告訴王茂這主題是黃依然提出來的,所以如果這個主題一旦被客戶採納,就必須讓黃依然參與進來。王金剛告訴王茂今天晚上策劃一組的小周來看自己,王父認為小周是喜歡王茂,有想當自己兒媳婦的意思,王茂覺得這不可能。張凱文的妻子鬧著要跟他離婚,居住環境的窘迫讓張凱文重新開始考慮自己的經濟狀況和生存處境。
第5集
依然晚上敷面膜,因為手機不在身邊,沒有給自己設置定時,結果面膜在臉上敷了一個晚上,早上起來臉上嚴重過敏,滿臉通紅,早上依然帶著口罩來上班,被王茂好一番嘲笑。王茂問依然昨天為什麼曠工,依然一頭霧水,她問王茂昨天明明是他給自己放的假啊,王茂卻一臉無辜的說自己不記得了。依然終於明白王茂這是在故意整自己,給自己假又不承認,讓公司人事部認為自己是曠工,依然覺得王茂這個人實在是壞透了。依然要請病假去看臉,王茂說可以,但是還會再記她曠工一次,依然終於被王茂逼急眼,決定辭職離開。一組的同事們雖然對依然沒有太深的感情,但是看到她要辭職,還是有些不舍。依然收拾東西的時候在包裏摸到了一個錄音筆,她計上心頭,帶著滿臉討好的笑容又一次走進了王茂的辦公室,主動承認剛才是自己的態度不好,她誘導王茂說出他是故意整自己的事情,沒想到老謀深算的王茂早就看出了依然這點小伎倆,一下子就戳破了。王茂還是給了依然兩個小時的假,讓她去看病,依然以為王茂又是在坑自己,王茂把自己准她假的事情錄了下來,好讓依然放心去看病,依然實在搞不明白,這個尖酸刻薄的上司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了。張凱文和同住的人打了一架,拉著行李箱來到辦公室,正巧讓王茂看見了,王茂知道事情的原委後,替朋友抱不平,他讓張凱文住到自己那裏,暫時沒有安身之地的張凱文,只好答應。大頭在依然桌子上看到了寫到一半的辭職報告,一根筋的大頭以為王茂真的辭退了依然,不管不顧的沖進了張凱文辦公室找王茂理論,王茂收拾了大頭一頓,告訴他自己沒有辭退依然。洪氏集團的千金洪朵朵既是蕭然的女友,又是蕭然的上司,原來蕭然父母忌日的那天,蕭然一直等的人正是洪朵朵,她從上海來到北京,見到蕭然之後指責他不該花那麼多錢收購蒂蓮公司,讓她的哥哥們都等著看自己笑話,蕭然解釋自己正是看到了中國婚慶市場的巨大潛力才決定這麼做的,可洪朵朵並不理解也不支持蕭然的做法,洪朵朵交代完董事會傳達給蕭然的事情,就匆匆離開了。依然回到單位告訴王茂,醫院人太多,怕排不上隊所以就沒看成醫生,王茂雖然嘴上刻薄,但轉身進辦公室就給王父打去電話,詢問他以前用的特別好的那款治過敏藥膏是在哪買的。一組裏的小於想要掙點外快,懷著身孕去盯婚禮現場,沒想到司儀臨時出了狀況不能主持婚禮,王茂知道以後動員全組的力量趕緊另找司儀,可這天是黃道吉日,有空檔的司儀根本找不到,就在大傢伙都急的手足無措時,大頭向王茂提議,他有個人選,那就是王茂的父親—王金剛。原來王父曾經是在歌舞團工作,王茂覺得靠譜,給王父打電話,求著老爺子趕緊來救場,王茂也帶著依然趕去現場。王茂為了照顧小於,讓依然陪著小於,自己替小於去現場督導,還把業績算在小於身上。小於怕王茂忙不過來,給了依然一個對講機,讓她趕緊去現場幫忙。婚禮是搖滾主題,音樂一響,王父腦袋裏一片空白,他告訴王茂自己不行,要打退堂鼓,王茂實在沒辦法,心生一計,把對講機給了王父,決定和王父唱一把雙簧。王父在臺上,重複著對講機裏王茂說的詞,中途新郎不小心把戒指掉在了地上,王茂正不知道怎麼接詞的時候,依然及時給王父遞上了提示卡。張凱文的妻子催著他回來離婚,他實在沒辦法,只能去跟公司的總經理康總請假。沒想到老奸巨猾的康總三言兩語就把張凱文的請假給堵了回去。小於肚子突然劇痛,用對講機呼叫依然。
第6集
小於馬上要臨產,王茂只好把現場交給了依然,自己送小於趕去醫院。依然臨危受命,只能硬著頭皮上了。依然臨時組織語言幫助臺上的王父完成剩下的司儀流程,終於這場婚禮有驚無險的完成了。婚禮結束後王父誇獎依然聰明、機靈,兩人有說有笑的一起離開了。小於母女平安,王茂覺得自己一個大男人守在產房外面實在是不方便,他打給麥琪希望她能來幫忙,麥琪一口答應了。這時候依然帶著果籃過來看望小於,她借了王茂的電話打給蕭然,告訴他自己今天沒有辦法過去拿手機,蕭然發現她手機裏存的上司備註居然是超級大變態。王茂說有事要辦臨時離開,把依然一個人留在了醫院裏照顧小於。依然關心地問小於她老公什麼時候來看她,小於突然傷心的哭了起來,依然手忙腳亂的安慰小於。過了好長時間,王茂終於回來了,原來他從王父那裏得知那款特別好用的過敏膏藥在天津才買的到,所以他借著想吃包子的理由來回了一趟天津,為依然買了膏藥回來,正巧這一幕被前來醫院的麥琪看到。雖然王茂嘴上對依然沒有好話,但是看到他為依然親自跑去天津買藥,麥琪的心裏還是酸酸的。蕭然又找到張凱文,他還是希望可以把張凱文挖到自己的婚慶公司裏,蕭然居高臨下地分析著張凱文作為一個外地人在北京生存的現狀,正說著,張凱文接到妻子的電話,他的妻子又催著他趕緊回去和自己辦離婚手續,蕭然陪著心煩的張凱文喝酒解愁。借著酒意,蕭然告訴凱文,自己有一個夢想,那就是辦一家上市的婚慶公司,張凱文沒想到蕭然是想進軍婚慶市場。蕭然告訴張凱文,自己非常欣賞他在婚慶方面的工作能力,自己有資金,張凱文有能力,他們兩個人完全可以強強聯手,陷在窘境中的張凱文聽著蕭然為自己設計的大好藍圖,心裏也為之所動,可是他並沒有答應蕭然的建議。沈老闆身邊的徐助理給王茂打來電話,要求王茂帶著女同事去參加酒局。王茂推辭不了,又不能真帶著女同事去這種場合,正巧看著滿臉過敏的依然,他覺得這種時候帶著依然去最合適了。徐助理看到臉紅的跟關公似的依然,心生不悅,為了拿下通靈公司沈老闆這單買賣,王茂只能陪著笑臉,一杯接一杯的往下灌紅酒。徐助理不依不饒,一定要讓依然喝下一瓶紅酒才能談生意,王茂低聲下氣地跟徐助理商量自己替依然喝,可王助理根本不理會王茂,最後王茂急眼,摔了酒瓶帶著依然離開。而這一幕,都被沈老闆通過監控看在眼裏,他給徐助理打電話,告訴他自己婚禮的這單生意就是王茂了。在衛生間的王茂還在為痛失沈老闆這一千多萬的買賣痛哭,可誰想,依然告訴他,自己有個毛病,就是怎麼喝都不醉。王茂聽了之後,真是哭笑不得。
第7集
依然在衛生間外面見王茂遲遲不出來,她擔心出事,進去找王茂。王茂酩酊大醉的坐在馬桶上,他借著酒勁給依然上了一堂職場生存科。王茂說他之前之所以給了依然假又反悔,就是要讓依然認識到,從事他們這行的,所面對的客戶經常是一改再改他們的要求,他問依然難道你還要拿著錄音筆跟你的客戶理論嗎?王茂還告訴依然,婚慶這個行業和別的行業不同,每逢節假日都是客戶的好日子,他們做婚慶的都要忙的天翻地覆,所以他們公司才會有這麼多的剩男剩女。依然以前一直覺得婚慶這份工作很簡單,可是,看到王茂為了拿下案子把自己喝成這樣,又跟自己講了這麼多背後的辛酸,依然對自己從事的這份工作有了新的認識,她甚至覺得王茂也沒有之前那麼討厭了。依然費勁地把王茂送回家,她去衛生間給王茂找毛巾,醉醺醺的王茂自己爬上了床。依然從衛生間出來,驚訝的看見張凱文居然也在王茂的床上,原來張凱文和蕭然喝酒之後也喝多了,回家之後就睡著了。依然看到躺在床上的兩個人,誤以為王茂和張凱文是戀人關係,嚇得她趕緊跑了出去,出了王茂家依然才發現自己把包落在了屋裏,可是門已經鎖上了,沒辦法她只好先離開了。王茂早上起來看見依然的包,張凱文和王茂都喝的斷了片,誰也不知道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王茂來到辦公室,依然心直口快的當著大家的面跟王茂說自己的包昨天晚上落在了他們家,結果同事們聽到這話,都以為兩個人昨晚共處一室。王茂把依然叫進辦公室,問依然昨天晚上在自己家看到什麼了,以至於包都忘了拿就走了,兩個人因為語言上的偏差,結果誰都沒解釋清楚,王茂以為是自己酒後亂性對依然做了什麼讓她受到了驚嚇,依然則以為王茂是想讓自己為他和張凱文同性戀的事情保密,兩個人就這麼互相誤會的過去了。王茂接到徐助理電話,出門卻看見沈老闆的車在等自己。沈老闆告訴王茂,徐助理之前做的那些事情都是自己安排的,目的就是考驗這些搶著為自己辦婚禮的婚慶公司的人,而沈老闆正是看重了王茂的品行和耐性,所以選定了王茂來辦自己的婚禮。沈老闆對他的婚禮就一個要求,就是要蓋過董啟明的婚禮,而且讓董啟明的未婚妻對自己投懷送抱,這個董啟明正是被東方柏從王茂手裏撬走的那個董先生。王茂覺得沈老闆這個要求實在過分,二話不說拒絕了沈老闆。王茂回到公司,正好看見東方柏組得罪了董啟明,董啟明很生氣,決定不再跟他們婚慶公司合作。王茂看准了機會,勸住了董啟明,並和董啟明坐下來重新談合作。王茂把沈老闆要跟他搶媳婦的事情透露給了董啟明,董啟明告訴王茂,這新娘子還沒有答應嫁給自己,而自己要辦這場婚禮的目的就是要在婚禮上打動新娘,讓新娘同意嫁給自己,王茂沒想到,折騰來折騰去,自己還是接了一個苦差事,可是既然自己都已經誇下海口,只能答應了。徐助理為了完成老闆的命令說服王茂,特意重新安排酒局,徐助理低三下四的討好王茂,王茂為了出氣,故意讓徐助理也喝了一大瓶酒才作罷。原來王茂是想灌醉了徐助理,從他嘴裏套出實話,王茂想知道這沈老闆和董啟明之間到底是怎麼回事。
第8集
王茂從徐助理嘴裏知道原來沈老闆和董啟明爭的這個新娘是一個盲人。好多顧客給易結婚禮公司打來電話,都指名點姓要王父做司儀。原來當時王父在那個搖滾婚禮上的表現讓很多人看到之後都特別感興趣。王父去見請自己做司儀的客戶,可沒想到的是,這些客戶一個比一個奇葩。王父告訴王茂這些人沒有一個是要辦婚禮的,都憋著要跟自己搞物件,王茂聽了之後還以為王父在開玩笑,笑話王父是不是喝多了。張凱文告訴王茂,當時他天馬行空寫的那份創新方案還真讓康總看上了,康總要聽王茂當面彙報,王茂驚呆了,當初這個案子是為了完成任務胡編亂造的。現在突然趕鴨子上架,讓他去跟老總彙報,王茂連忙拒絕,張凱文摟著王茂勸他去跟康總做彙報的時候,正巧被依然看到,依然看著王茂一臉不情願的表情,想著王茂喝醉的時候跟自己說什麼身不由己的那些話,依然誤會以為在兩人關係上面,張凱文是利用權勢威脅王茂。王茂要召集開會,他讓麥琪臨時去準備,可是麥琪的電腦卻突然打不開,王茂只好把PPT裏的內容寫在提示板上,結果筆裏又沒有了墨水,麥琪趕緊去拿筆,沒想到拿來的筆又漏水,王茂為麥琪的準備不充分很生氣,他當著麥琪的面告訴黃依然明天由她來重新準備會場,麥琪心中不悅。蕭然來到依然公司給她送手機,依然在跟蕭然聊天中說明天自己要準備會議,她看到經驗豐富的麥琪姐都被王茂罵的那麼慘,擔心自己辦不來。蕭然為她出主意,依然聽了以後覺得很受用,兩個人很聊得來。來找依然的王茂看到熱絡聊天的兩個人,言語中酸溜溜的。正巧麥琪和大頭路過,麥琪說了一句蕭然很帥,這讓王茂很不服氣。 回到辦公室的王茂告訴麥琪這次的婚禮高層峰會他要帶著依然去見見世面,以往王茂都是帶著麥琪一同前去,突然換成了依然,麥琪心中很不解。王茂跟麥琪兩個人在依然的問題上起了爭執,王茂認為依然在工作方面有天賦,值得培養,而麥琪卻覺得自從依然來了以後,王茂就不再需要自己了,麥琪本來要告訴王茂今天她的生日,結果根本沒有機會說出口,麥琪心中對依然有了敵意依然瞭解到之前弄丟新人結婚證的那個司儀,家庭條件很不好,善良的依然雖然記得王茂說過不許再用這個司儀,可是她還是偷偷的在工作派單上加上了他,結果王茂發現之後,痛駡了依然,告訴她,職場上不會有人因為你的難處就原諒你的錯誤。蕭然知道張凱文的妻子之所以要跟他離婚,是因為這個女人想要跟她公司的老闆結婚,這個老闆經營一家三線城市的裝修公司,為了籠絡住張凱文,蕭然在和通靈公司的沈老闆談合作的時候,提議用這家三線城市的裝修公司負責這次合作的裝修專案,蕭然私底下已經和這家老闆達成協定,用這筆大生意讓他甩了張凱文的妻子。蕭然自以為是告訴張凱文,自己這麼做,是替張凱文出了口惡氣,他希望張凱文記住,他欠自己一個人情。

第2頁|全文共11頁

文章標籤

zoela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