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韓劇[被告人]由池晟、嚴基俊、權俞利、 吳昶錫、趙在允主演

由池晟、嚴基俊、權俞利、 吳昶錫、趙在允所主演的《被告人》主要講述了被冤枉殺害妻子與女兒的檢察官朴正宇為找尋失去的4個月的記憶,為自己洗清嫌疑的故事。因殺人嫌疑而身陷囚圄的朴正宇(池晟 飾)是大韓民國最優秀的刑事科檢察官,一系列的突發事件使他淪為被關在監獄看守所裡的人。而更為糟糕的是他在一系列事件發生之後記憶全部暫時喪失,這為他洗刷冤屈增添了不少的難度。他也進入人生最糟糕的兩難選擇,開始陷入檢察官的迫切殊死的鬥爭中。

韓劇 被告人 人物介紹:

  • 朴正宇-池晟 飾
    38歲,檢察官。首爾中央地檢強力案件檢察官把檢察官當作天職,絕對做不了律師的人。不管是受到檢察機關拒絕搜查的威脅,還是受到巨額聘請都決不動搖的人,受到讓他脫下檢察官制度的威脅也決不讓步的人。回到家裡,立刻變身心裡軟弱的平凡丈夫,愛護女兒的爸爸。
  • 徐恩慧-權俞利 飾
    29歲,國選律師。為了成為一名正義,且兼備冷靜的理性與溫暖的感性,擁有優雅的言談的律師而竭盡全力。但現實中卻是一站到法庭上就和檢察官吵架,甚至頂撞法官的無法阻擋的鬥雞。雖然每次都戰鬥得非常激烈,但屢次都會敗下陣來。尤其在朴正宇檢察官面前,是百戰百敗。
  • 車善浩-嚴基俊 飾
    39歲,車銘集團代表,車榮運會長的長子。他與衝動粗暴的父親不同,謙卑有禮的讚美之聲不絕於耳。對保安大叔、保潔大嬸也會先走過去打招呼,既灑脫又豁達。在品行惡劣司空見過的富三代中,她的品行與其外貌一樣出類拔萃。從沒因酒後失誤或意外闖禍而上花邊新聞。到目前為止也沒有忤逆或讓爸爸失望過。
  • 車敏浩-嚴基俊 飾
    39歲,車銘集團副社長。放蕩不羈的野馬,家裡的闖禍精,集團的不利因素。童年的敏浩只要爸爸一瞪眼說你這臭小子,就會咧嘴大哭,一看要挨揍就會急忙躲起來。每每那時哄敏浩的都是哥哥善浩。因為每次挨訓的都是敏浩,和哥哥長得一模一樣可是爸爸只疼愛哥哥,延熙和哥哥政治聯姻後,因對爸爸的反感和被剝奪感而走入歧途。
  • 姜俊赫-吳昶錫 飾
    39歲,中央地方檢察廳檢察官,朴正宇的15年知己。與朴正宇一起準備司法考試,每次遇到困難都井肩挺過,互相激勵的朋友。一個不袒露內心,以自己的方式偵查朴正宇牽連案件的高冷檢察官。
  • 羅延熙-嚴賢京 飾
    破產財閥的女兒。在失去所有之際遇到善浩,與其舉行華麗的婚禮,井回歸富有的生活。刺激保護欲的柔弱外表下,隱藏著如同生存本能般勃勃的野心。為了不再次失去安逸的生活而孤軍奮戰的人物。

韓劇 被告人 分集介紹,結局:

第1集
首爾月正監獄裡,一陣陣急促的警笛聲劃破了寂靜的黑夜,雪亮的探照燈來回掃瞄,數量警車緊急出動,顯然,有人越獄了。荒蕪的森林中,一個穿著囚服的男子拼了命般地奔跑著,一群警員拉著警犬在他身後緊追不捨,他穿過森林,越過小橋,一路跌跌撞撞,終於站在了馬路上,突然一輛大貨車行駛過來,照亮了男人滿是傷痕卻堅毅英俊的臉龐。數日前的某個夜晚,正在開車的金勇柱打電話給了一個叫申鐵植的男人,怒斥他竟然想叫人開車撞死自己,剛掛斷電話,他就從後車鏡裡看到一輛大貨車衝自己撞了過來,碰撞的一瞬間鮮血淋漓,車毀人亡。第二天,金勇柱的葬禮上,一行人站在禮堂外迎接他們的老大申鐵植,申鐵植假惺惺地祭拜完大哥金勇柱,便看到首爾中央地重案組檢察官朴政宇正單槍匹馬地坐在那裡。申鐵植皮笑肉不笑地招呼朴政宇,面對申鐵植的蓄意挑釁,朴政宇坦然處之,申鐵植變本加厲,不但撕掉了朴政宇遞來的法院傳票,還讓手下抓住他。這時朴政宇拿出了錄音筆,放出了申鐵植找人謀害自己的大哥金勇柱時的錄音,一時間所有的手下面面相覷,不過他們很快反應過來想要抓住申鐵植和朴政宇兩人。兩人大鬧葬禮現場,與金勇柱的手下打成一團,好不容易才逃脫出來,但申鐵植卻被朴政宇帶回了警察局。回到警察局, Lee&Park的呂成秀卻在辦公室等朴政宇,想用重金挖他去自己的律師事務所,朴政宇面對金錢和地位的誘惑,反而笑著打電話給了自己的妻子尹智秀,並且開了免提,只見尹智秀輕鬆愉悅地調侃道錢算什麼,自己最想當帥氣的檢察官夫人。此話引來辦公室同事的一陣哄笑,呂成秀只好識趣地離開了。晚上朴政宇下了班,取了蛋糕回到家,從機靈能幹的檢察官變成溫柔風趣的丈夫,一家人其樂融融地為女兒夏燕過生日。第二天早晨,睡夢中的朴政宇迷迷糊糊聽到賢惠的妻子和可愛的女兒在叫自己起床,然而睜開眼,溫馨快樂的家不見了,自己卻從破舊骯髒的監獄房間裡醒來,圍著自己的也是一幫同樣穿著囚服的獄友們。編號為3866的朴政宇一臉茫然,警惕地質問獄友是誰,自己在哪裡,原來他失憶了,不記得自己為什麼會進監獄。無法接受事實的朴政宇從獄友口中得知,自己已經做了三個月牢,罪名是殺害自己的妻子和女兒,而且很有可能會判死刑。但是朴政宇每天早晨醒來,記憶都只是停留在女兒生日後的第二天早上,顯然三個月來,獄友們已經習慣了朴政宇的反覆失憶。朴政宇在監獄裡不停鬧騰,還打了前來巡查的監獄長,被關了禁閉。禁閉屋裡,朴政宇一個人孤獨又恐懼地坐在地上,他的腦子裡全是四個月前給女兒過生日的情景,怎麼會一覺醒來就成了殺害妻子和女兒的殺人犯,還完全不記得經過,被現實打擊到幾乎崩潰的朴政宇痛苦地呼喚著妻子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四個月前。紙醉金迷的酒吧裡,車銘集團的雙胞胎繼承人弟弟車敏浩和酒吧的一個女人在談笑風聲,他將女人帶回了自己的別墅裡,變態般地折磨毆打至生死不明。警察局裡,面對檢察官朴政宇的審問,有錢有勢的車敏浩卻拒絕接受調查,始終一副玩世不恭的態度。朴政宇和警察在車敏浩的別墅裡調查取證,終於找到了作案的凶器,確定車敏浩為嫌疑人。朴政宇帶人到車銘集團抓人卻被阻擾,這時與車敏浩長得一模一樣的雙胞胎哥哥車善浩出現了,他協助了朴政宇的調查。車善浩找到弟弟,勸他去自首,車敏浩卻讓哥哥幫自己脫身,這樣副社長的自己消失,受人尊敬的社長哥哥就可以得到全部財產。兄弟倆發生爭執,走投無路的車敏浩看著與自己長相一樣的哥哥心生歹意,竟然用酒瓶打暈了車善浩,他將車善浩推下樓,偽裝成自己畏罪自殺的樣子,而自己則頂替哥哥活下去。車敏浩冒充成哥哥順利回到車善浩的家,車善浩的妻子妍熙認出他是車敏浩,立馬意識到跳樓的是自己的丈夫車善浩,驚慌難過地跌坐在了地上,車敏浩用妍熙想報仇的事威脅她就這樣各自保守秘密吧。朴政宇得知情況後立馬趕往現場,他知道車敏浩是絕對不會自殺的人。朴政宇就地取證,經過調查他對車敏浩的自殺產生了懷疑,懷疑到了現在的車善浩頭上。朴政宇來醫院找車善浩,醫生通知車敏浩醒了,重傷的「車敏浩」嘴角一直在翕動著,朴政宇立刻伏在了他耳邊,這時「車敏浩」最後一絲氣息也盡了。「車善浩」見狀撲在病床前痛哭,而朴政宇卻怔在了原地,不可置信地看著「車善浩」,因為他剛剛聽見,躺在病床上的「車敏浩」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喊的竟然是他自己的名字——敏浩。
第2集
醫生準備宣佈車敏浩的死亡,卻被朴政宇阻止,朴政宇要求先通過屍檢確認是否是自殺。屍檢後醫生發現死者的指紋都被磨損了,因為同卵雙胞胎的DNA都是一樣的,為了辨別死者的身份,朴政宇要求現在的車善浩做指紋鑑別,只要確認了車善浩的身份就相當於確認了死者的身份。然而驚人的是,第二天朴政宇從屍檢醫生那裡得知指紋鑑定的結果出來了,與車善浩的指紋幾乎完全一致。但是朴政宇不相信自己的判斷會有錯誤,依然懷疑死去的車敏浩的身份。車善浩來接弟弟的屍體時,屍檢醫生問他死者生前是否戴眼鏡,因為有眼鏡的壓痕痕跡,車善浩撒謊說弟弟喜歡戴墨鏡,暗中卻對屍檢醫生起了殺心。天黑後,屍檢醫生下班開車回家,在等紅燈時,被車善浩安排的大卡車撞死,而停在屍檢醫生前面的車裡正是在給申鐵植打電話斥責他想找人殺害自己的金勇柱。警察局裡,朴政宇在交結案報告書的一瞬間想起之前調查的車敏浩有尖端恐懼症,他相信人的本能是無法隱藏的。於是朴政宇帶著報告書到了葬禮現場找到了車善浩,故意將報告書的尖端呈現在車善浩面前,車善浩愣住了幾秒,強忍著不適接下了報告書,這一切都被有心試探的朴政宇看在了眼裡。送車敏浩的骨灰去墓地的路上,車善浩知道朴政宇一直在懷疑自己,十分頭痛怎麼處理這個檢察官才好。四個月後。禁閉屋裡,囚犯朴政宇流著淚在回憶,可是記憶始終停留在女兒生日前後的那些天,怎麼也想不起來後來發生了什麼。朴政宇被帶到了探視屋,一個男人稱自己是姜俊赫檢察官聯繫的律師,要他簽字承認自己殺害妻女的事實,朴政宇喃喃唸著姜俊赫的名字,似乎想起了什麼,原來姜俊赫是他的好朋友,也是一名優秀的檢察官。醫院裡,姜俊赫在向一個女醫生描述朴政宇的失憶病情,朴政宇的記憶每次都是在睡醒後消失,回到為女兒過生日的那天,而他的妻女被殺是在四天後,可是他完全不記得那四天發生的事情,並且這四個月來的事情也全部消失。醫生猜測朴政宇從那四天開始可能遭受了噩夢般的重大打擊,使他的記憶開啟了自我防禦模式。姜俊赫聞言回憶到四個月前,自己才聽說朴政宇的月下洞殺人事件時。警察樓下,被銬上手銬的朴政宇面對記者們的閃光燈一臉茫然,姜俊赫連忙脫下外套遮蓋住朴政宇的臉,護著他進入局內。審訊室內,姜俊赫一走進來,朴政宇就痛哭流涕地跪倒在他面前,嘴裡不斷說著得找到自己的女兒夏燕,可當姜俊赫細問時,他卻什麼反應都沒有,還是極其痛苦地不斷重複趕緊找到夏燕這一句話。聽了姜俊赫的回憶,女醫生說不願接受事實,直到再也無法承受之時,便會以逃避記憶的方式失憶,如此反覆失憶只會使朴政宇的狀況越來越糟糕,一定要想辦法讓他接受事實才能慢慢找回記憶。法庭上,律師徐恩惠正在滔滔不絕地為一樁盜竊案的被告人進行證人審問,已經長達三個小時,法官實在受不了她,強行要求結束。下庭後,徐恩惠氣勢洶洶地找到法官大人理論,認為她自己只是在盡職盡責幫處於法律死角的人辯護。和法官大人鬧翻後,作為法院指派律師的徐恩惠剛好遇到負責朴政宇案子的律師來辭職,滿腔熱血正義感爆棚的徐恩惠也不問前因後果就自告奮勇接下了朴政宇的案子。回到家一查後,徐恩惠才知道自己接下的是大名鼎鼎的朴政宇檢察官殺害妻女案。徐恩惠想起自己曾經在法庭上和朴政宇對立辯護被他打敗,之後她找到朴政宇,認為法律之外應有人情,卻被朴政宇告知他已經做了一個檢察官能做的最大讓步,而徐恩惠之所以會輸是因為她一直只負責一定會輸的案件。徐恩惠被反駁地啞口無言,但還是衝著朴政宇的背影大喊自己下次一定會贏。原來,徐恩惠小時候常常去監獄探望坐牢的爸爸,爸爸一直對她說自己沒有犯罪,小小的恩惠隔著探視玻璃立志,一定會救爸爸出來的。禁閉屋裡,姜俊赫來看朴政宇,朴政宇擦乾淨眼淚,失去理智地說智秀和夏燕還在等自己,姜俊赫要他面對事實,朴政宇還是無法接受這一切,大哭大喊地蹲在了地上。冷靜下來後,姜俊赫將相關案件材料拿給了朴政宇,朴政宇看到上面說因為自己懷疑妻子出軌,他搖頭說智秀不可能出軌,隨即又痛苦地抱住腦袋,他還是什麼都記不起來。另一邊,一個荒蕪的樹林裡,夏燕的舅舅泰秀不停地在地上挖坑,地面上已經挖了許多大坑,可還是什麼都沒有挖到。監獄裡,朴政宇拿著姜俊赫留下的案件材料回到了牢房,獄友成圭關切地詢問他狀況。朴政宇默默坐下,翻看著案件材料,看到上面醒目又不能接受的事實,痛苦地留下了眼淚。晚上,等所有人入睡之後,熬過痛苦之後的朴政宇振作起來,拿出了案件材料,在黑夜裡一夜又一夜地翻看著。朴政宇開始慢慢接受現實,一有時間就開始翻讀案件材料。成圭將午飯放到朴政宇面前,關心地讓他快吃,吃完一起去運動。監獄又迎來了一批新的犯人,之前被朴政宇抓捕的申鐵植也在其中。看到朴政宇也在監獄裡,申鐵植露出凶狠的目光。姜俊赫坐在辦公室裡一遍又一遍地看著一審的相關材料,監控視頻裡,朴政宇拖著一個疑似裝有夏燕屍體的行李箱匆匆忙忙地上了車。姜俊赫看著視頻裡好像中邪般的好友,疑惑地自言自語到底為什麼。

第1頁|全文共5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韓劇劇情介紹

zoela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