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介紹,文字介紹,劇情介紹,分集介紹,結局

由劉詩詩、霍建華、黃軒、 金晨、袁文康、李呈媛主演的《女醫明妃傳》講述了明代著名女醫譚允賢憑藉對醫學的痴迷和熱愛,克服重重困難,開創並建立女醫制度,最終成為一代女國醫的經歷。大明國體昌盛卻禮教嚴苛,女子地位低下,不得從醫,隱疾難治。譚家為醫學世家,祖上幾代均為御醫,因被奸人所陷害而遭遇滅頂之災,從此留下祖訓,後世不得行醫。但聰慧的譚允賢從小耳濡目染,偷偷隨祖母學習中醫知識,不僅懸壺濟世、妙手仁心,得到了普通百姓的讚揚和支持,更漸起救天下女子之心。由此,允賢不僅在學醫道路上面臨重重的困難和阻礙,更要面對封建禮教和世俗觀念的衝擊。但允賢憑藉著對於醫學事業的痴迷和熱愛,克服重重困難,不僅在醫學上廣收博采、兼收並蓄、自成一派,更突破嚴苛的禮教束縛,開創並建立了女醫制度,從救人身體到救人靈魂,再由救人到救國,傳播弘揚了祖國醫學文化,最終成為了一代女國醫,名揚天下。

陸劇 女醫明妃傳 人物介紹:

譚允賢-劉詩詩 飾
一心想為爺爺洗清冤屈繼承祖上醫學,投考太醫院被一眾男太醫故意刁難落淚心有不甘,但她堅持用精湛的醫術懸壺濟世,終於突破禁忌公開行醫,建立醫女制度,最終成為一代知名女國醫。大愛至上,卻一生情路坎坷,她將花落誰家?
朱祁鎮-霍建華 飾
明英宗朱祁鎮,宣宗朱瞻基嫡長子,代宗異母兄,明朝第六位皇帝。年少叛逆,欲擺脫孫太后掣肘,聽信讒言御駕親征,土木堡被俘,在瓦剌期間,和允賢同生死共患難,迅速成長。回京後,想方設法幫助允賢為百姓做事。最終,他能否獲得允賢芳心?
朱祁鈺-黃軒 飾
明代宗,宣宗朱瞻基次子,英宗異母弟,明朝第七位皇帝。在英宗被俘期間,受命登基,打贏北京保衛戰,瓦剌放回英宗。因宮廷陰謀兄弟反目,因立場不同和允賢矛盾重重。患病期間,恍覺一切如過眼雲煙,他能否重獲失去的感情?
也先-袁文康 飾
蒙古瓦剌部首領,為了探聽軍情深入明朝腹地,卻感染霍亂被不知其身份的允賢所救,見明朝雖遭逢大疫,卻臨危不亂,暫放棄攻打計畫。
土木之變俘虜英宗後,與陪著英宗的允賢有了感情糾葛,因弟弟伯顏帖木兒維護與英宗結誼最終將其無條件放歸。
孝莊錢皇后-李呈媛 飾
英宗原配,賢良淑德,溫婉高貴,和英宗的感情更像是姐弟,視允賢為親妹妹,為愛傾其所有,因思念英宗晝夜哭泣而致身體殘疾(史云:損一股,傷一目)據李呈媛說,她首先是位皇后,反倒把「妻子」的身份排到第二了,傳統社會「賢後」一詞在她身上得以很好的詮釋。
汪美麟-金晨 飾
代宗第一任皇后,大家閨秀,頗有心計,嫉妒代宗與允賢之間的感情,因為屢次暗害允賢而遭代宗厭惡。與叔伯嫂愛的表達式截然相反繼而兩位皇后形成鮮明對比也是值得一看的線索。
孫太后-何晴 飾
英宗之母,宣宗繼任皇后。

陸劇 女醫明妃傳 分集介紹,結局:

第1集 允賢俆府救人挨家法
大明中期,程朱理學興盛,禮教苛嚴,女子地位地下,貴族女子不得抛頭露面,即使生病,也要謹遵男女有別,以致於隱疾難治,而女子從醫則更是容易被世人議論為“三姑六婆”,名聲不雅。明英宗朱祁鎮繼為皇位,孫太后輔政,英宗年少荒誕,親信東廠太監頭目曹吉祥,孫太后以此為由遲遲不肯歸政。徐侍郎家大擺壽筵為太夫人賀壽,實則是以賀壽為由為徐家公子挑選兒媳,各家小姐爭相展現才藝,安和郡主汪美麟才藝出眾,贏得眾人喝彩,只有杭允賢一人不為所動。代父送禮的允賢被徐府院子裏的一株藥草鐵皮石斛吸引,在採摘藥草的時候,婢女紫蘇被陌生男子挾持,允賢發現對方身中劇毒,性命垂危,不但不計前嫌,反而施以援手,將鐵皮石斛贈給對方解毒。原來這名陌生男子是鋮王朱祁玉,孫太后想將鋮王立為新君,曹吉祥唯恐東廠地位因此受到撼動,遂背著皇上派人追殺鋮王。東廠的人闖入徐府搜捕,混亂中,徐太夫人突然中風,眾人皆手足無措,唯有通於醫理的允賢鎮定施救,施針放血,及時救回徐太夫人的性命。汪美麟在其父汪國公的授意下假裝暈倒避人耳目,隨後偷偷找到鋮王,將其藏在自己的轎中帶出徐府。救了人受到眾人高度讚揚的允賢回到家卻招來父親的一頓家法,因允賢違反了“族人不得從醫”的家訓——譚家祖上為御醫,卻因被奸人陷害而遭遇滅頂之災,允賢的爺爺為了庇護家人上吊自殺,以此謝罪,允賢的哥哥也在逃亡的途中不治喪命。譚家從此改名換姓,換為杭姓,允賢的父親也因此入軍職,以期立下軍功早日晉升,在朝堂上為家族洗清冤屈。雖有家訓如此,但允賢天資聰穎且熱衷學醫,允賢的奶奶亦不忍譚家醫學自此失傳,遂默許允賢自幼隨其學習醫理。
第2集 允賢皇上初遇合力救人
奶奶得知允賢不但在俆府擅自施針救人,還給徐太夫人開了藥方,奶奶讓允賢背藥方,發現允賢用藥有所偏差,急忙示意紫蘇到徐府,讓徐府換掉藥方,好在徐府早已採用新藥方,允賢得以逃過一難。雖然並未鑄成大錯,但允賢還是為徐太夫人的病許久未好利索而感到自責。允賢到永慶庵祈福,教庵內尼姑以燕子窩和油幫人治惡瘡,住持靜慈師太見其妙手仁心邀其內壇進香。于家夫人小產,于大人雖與夫人情深意重,但卻拘泥於男女有別而不肯為其夫人請男大夫看診,于夫人的婢女遂來到永慶庵求救,得知前來進香的允賢懂醫理便求允賢隨她去救人,允賢不僅醫者仁心,且十分敬重于大人的官品為人,欲前往救人,但又礙于父親的訓誡不敢貿然行事,糾結不已。這時,突然出現在庵內的紈絝公子元寶,卻毅然決定出手相助,鼓動允賢同其駕馬車前往於家救人。允賢一開始並不信任元寶為人,且礙於規矩禮節有所猶豫,靜慈師太說服兩人一同前往。見元寶一路嬉戲調笑,允賢點了他的麻經,元寶生氣之下讓隨從停下馬車,好似忘了要去救人,允賢憤而下了馬車,打算徒步去救人。允賢用一番正義之辭指責元寶,被允賢的善良和正義打動的元寶更加堅定了去救人的決心,強行將允賢扛上馬車。允賢為于夫人施針止血之後,開出藥方,兩袖清風的于大人因為其中的一味藥材“阿膠”頗為昂貴而苦惱,見此情形,元寶隨手給出一個金元寶讓其解燃眉之急,而剛直不阿的于大人卻一昧拘於舊禮,不但不受反而要開門送客。元寶、允賢同于大人這個“老頑固”據理力爭,最終說服了于大人接受二人的幫助。 返回的途中,元寶為于大人受到孫太后最寵倖的太監壓制打擊而打抱不平,允賢誤以為元寶是因犯了事而得罪了孫太后,建議元寶去請求汪國公這樣的太后親信去為其說情,元寶聽了卻異常憤怒。此時的允賢並不知道眼前的這個紈絝公子元寶就是那個世人眼中荒唐的皇帝,更不明白元寶心中對於太后的不滿和厭惡。
第3集 允賢祁鈺互生情愫
救完于夫人,允賢同鄭齊乘馬車返回永慶庵,途中允賢的一番“勸解之辭”竟意外惹怒鄭齊,鄭齊不顧允賢棄馬車而去,允賢只好打定主意自己架馬車回去,不料馬卻突然受驚失控,允賢陷入險境,正巧路過的祁鈺出手相助,躥上馬背,抱住馬脖子,用手蒙住馬的眼睛,使馬鎮靜下來,助允賢脫離了險境。允賢欲謝救命之恩,祁鈺卻率先發現自己救的正是當日贈藥草相助的善良女子,允賢也從祁鈺手中的那株“鐵皮石斛”記起當日情形。二人正巧都要前往永慶庵遂同行,允賢發現祁鈺碰到傷口,於是將自己的絲帕贈予祁鈺擦拭傷口。祁鈺臨時改變行程,與允賢別過,得知允賢姓“杭”,推測允賢是杭將軍的女兒,並從絲帕上知道允賢名中有一“賢”字。祁鈺拾到允賢摔壞的玉簪,問了隨從京城中最好的珠寶鋪子,打算送去修理或仿製。于大人攜于夫人到訪杭府,欲謝允賢救命之恩,允賢本擔心于大人向父親言明她再次私自行醫救人的事實,非常緊張,但于大人此次竟比當日豁達開明得多,不僅幫允賢隱瞞了真相,還向杭父坦言想要認允賢為義女的意向,杭父應允,于杭兩家自此結為通家之好。于夫人請允賢到於府做客,並將允賢以義女身份介紹給其閨閣好友,得知允賢懂得岐黃之術,眾夫人小姐竟一番譏諷,但允賢心思聰穎,不僅不生氣,反而巧用美容養顏的“七白膏”化解了尷尬,並答應給各位夫人小姐製作七白膏相贈。祁鈺派小廝給允賢送回玉簪和絲帕,紫蘇見此情形拿允賢與那位朱祁鈺朱公子打趣,見祁鈺如此赤誠,允賢也不免芳心萌動。太后私下見祁鈺,並示明欲立他為新君的意圖,而祁鈺卻感念于與皇兄朱祁鎮的情誼以及恪守為人臣子的本分斷然拒絕,太后因此大為惱怒,當即命人對祁鈺施加了一頓皮肉之苦。
第4集 允賢身陷牢獄之災
郕王的耿直與堅持終於激怒了太后,她一氣之下派人將郕王關了起來。 一旁的汪美麟見此情形心痛不已,萬分焦急之下意欲去向太后求情。然而老謀深算的汪國公卻攔住了她的去路。為了女兒的皇后之位更為了汪家的富貴前程,在他看來,此時關一關郕王並非不是一件好事。此時,這一切紛亂的幕後黑手王振雖在永慶庵門前撲了空,未能如願捕獲本應前往與英宗會面的郕王。但是賊心不死的他可不會就此罷手,滿面的陰毒笑容都透露著他欲將這池奪嫡之水攪得更渾的心思另一邊的允賢也平白遭遇了一場小禍。只說這一日,紫蘇忽然慌慌張張地跑來向允賢報告徐侍郎上門為兒子提親的消息。震驚的允賢急忙趕到正廳,毫不猶豫便拒絕了徐大人的請求,感到臉面大失的徐侍郎勃然大怒。甩手便走的徐侍郎立刻點燃了杭綱心中的一腔怒火,他毫不留情地便將所有憤怒通通發洩在了女兒身上。委屈的允賢望著對她永遠只有責駡而無理解的父親,終於難過地流下了淚水。幾日後,允賢便在義母家中偶遇了徐侍郎夫人。出乎她意料的是,善解人意的徐夫人非但沒有怪罪她那日的拒婚之事,反而大大地安慰了她一番。難以推卻盛情,也是在自己行醫救人的小小願望推動之下,允賢又暫時忘卻了奶奶的叮囑,為咳嗽不止的徐夫人開下了一劑甘草幹姜水。讓允賢沒有想到的是,這無心之下的善舉卻為自己招來了一樁大禍。半月之後的一天深夜,杭府大門忽然被人拍得震天響,而闖門的竟是帶著火把家丁的徐侍郎 。甫一見面,徐侍郎便厲聲指責允賢害死了自己的夫人。這晴天霹靂般的消息暫態讓在場的所有人驚呆了。被震怒擊昏了頭腦的杭綱狠狠地扇了允賢一個巴掌,他真的不懂自己這個女兒為何如此不守婦道,時時都要惹是生非。其實年幼允賢的無心之失始終折磨著杭綱的心,那份怨恨與不甘隨著時間的推移日日累積,已經徹底侵佔了他的心。這一瞬間,允賢才終於意識到原來父親竟是怨恨自己到了如此地步,她終於讀懂了父親十幾年來對自己始終冷漠嚴酷的原因。父親一聲聲的指責讓允賢的心跌入了暗無天日的穀底,她只能徒勞地辯解著,維護著自己的清白,卻還是難以逃離父親的質疑和即將面臨的牢獄之災。與徐侍郎對簿于公堂之上的允賢這才知道,那一日自己盛情難卻之下寫下的藥方卻已被徐侍郎當作了狀告自己白紙黑字的鐵證。而徐老夫人的誤診更是被舊事重提,作為了自己不懂醫術胡亂害人的證據。百口莫辯的允賢只得等待太醫院下派的進一步診斷而在此之前,她只得以嬌弱的女子之身投入骯髒的監牢之中,等待審判。也許整個杭家作夢也未能想到,這一次太醫院中派下參與斷案的官員竟正是當年譚家血案的罪魁禍首——程十三之侄程村霞。雖然並不知曉允賢與譚家的關聯,但一向對女醫偏見極深的程十三還是對侄兒下令,要他狠狠制裁犯案的女子。

第1頁|全文共8頁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韓劇劇情介紹

zoela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