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文字劇情,分集介紹,結局

由郭珍霓、陳昭榮、謝祖武、王宇婕等主演的《完美新娘》講述兩位翩翩佳公子同時愛上美麗、堅強的「落難格格」那蝶秋,三人在感情與恩仇拉扯中,漸漸走向各自的命運的故事。那王夫婦被「毒香」謀害,家族沒落,獨女-蝶秋隱瞞格格身份,寄居藥材大商尹家之中。蝶秋潛心研製出絕世香料「醉蝶香」,意圖引出殺父仇人,卻引出彩蝶無數,及楚子夏、莫負春兄弟二人。兩兄弟對蝶秋一見鍾情,而蝶秋亦輾轉進入楚府,掌管整個香料生意。楚家養女子瓔因為愛慕哥哥子夏,處處刁難折磨蝶秋;蝶秋表妹筱冬時常出手相助幫蝶秋涉險過關,其與負春哥的接觸中,心生愛慕。蝶秋與子夏墜入情網,卻意外得知楚父正是其殺父仇人!楚父面對蝶秋,請死謝罪,蝶秋收手。然而,為了成全子夏與蝶秋,楚父自殺,為此子夏與蝶秋情感產生裂隙。楚父身亡,子夏腦疾病重,楚家敗落,蝶秋挺身而出,挽救楚家香料事業,成功搶回市場。子瓔處處刁難,致蝶秋雙目失明,蝶秋發現子瓔竟為同父異母的妹妹,對其咄咄逼人一再忍讓,終於,子瓔幡然悔悟,與惡霸武介東同歸於盡;負春也選擇離去,而,蝶秋與子夏、負春的愛恨糾葛卻仍未結束,竟走向更加撲朔迷離的結局。

陸劇 完美新娘 人物介紹:

那蝶秋-郭珍霓 飾
那王爺之女,前清格格,美麗、堅強、高貴。對制香天賦異稟,在尋找殺父仇人中邂逅楚家少爺楚子夏和他的摯友莫負春,陷入兩難抉擇中。

楚子夏-謝祖武 飾
江南中醫大戶楚家獨子,儒雅憂鬱,因幼年是遇到車禍患有人格分裂,時而清醒、時而糊塗,在蝶秋的細心照料下漸漸好轉,並深愛上這個美麗能幹的女人,即使蝶秋與親父有血海深仇也不肯放棄。

莫負春-陳昭榮 飾
留洋學習西醫,仗義、爽朗、玩世不恭,與楚子夏一同偶遇那蝶秋,深受吸引,卻因為與楚子夏的兄弟情,一直徘徊在愛情與友情之間。

楚子瓔-王宇婕 飾
楚家養女,蝶秋同父異母的妹妹,深愛哥哥楚子夏,因愛而恨上那蝶秋,與其針鋒相對,不惜害人性命。也因為這份感情犧牲了自己。

尹筱冬-趙圓圓 飾
藥材大戶尹濟平之女,那蝶秋的表妹,美麗、正義,因負春救過父親而愛上這個正義、爽朗的男人。在他身邊默默照顧,只要愛人能夠幸福,願意成全,遠走他鄉。

尹嬌嬌-臧洪娜 飾
藥材大戶尹濟平的繼女,那蝶秋表妹,生性善良,大智若愚,雖在家族中年紀最小,卻為了親人常常犧牲自我,尹嬌嬌這一角色在劇中給親情譜寫了新的定義。

陸劇 完美新娘 分集介紹,結局:

第1集
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端午,楚子夏去接多年摯友莫負春,就在子夏抵達渡口時日空出現了無數的采蝶,這日情景讓實在讓人震驚,這正因為如此讓楚子夏和這蝶秋相遇,也因為兩人的相負讓楚子夏和莫負春的友誼產生了劇變。這無數的彩蝶是這蝶秋製成的醉蝶香,而蝶秋製作醉蝶香的目的便是引出殺害父母的仇人楚仲軒。子夏和負春在街上見到采蝶都飛進了本地富藥商尹濟平的莊園。子夏告知負春多年前本人見過這種情景,子夏告知負春本人的爹曾製作過醉蝶香。尹濟平的二老婆見到蝶秋用兩個木偶祭拜父母便把蝶秋罵了。尹濟平女兒尹筱冬看不慣二媽如此等蝶秋看不過眼,當著所有人面和尹母吵起來。蝶秋制止筱冬不要如此,不要讓本人為難。筱冬看不慣二媽如此和蝶秋說這女人分明就是要把她趕走,而她本人是一個前清格格何必如此。蝶秋告知筱冬本人在這裏是要製作一種香料,舅舅給本人提供了這些的藥材。蝶秋出門打水時看到子夏和負春扒在牆頭往裏看呢。兩人和蝶秋說是追著蝴蝶而來。子夏和負春看到蝶秋手上帶的香囊就說出其中的藥材,兩人看蝶秋的打扮像個下人,但從個性上來看卻又像個千金。負春和子夏說有種預感還會和蝶秋見面。尹家的十二船貨物被劫。尹濟平讓管理找舵爺武介東商量,他能和水賊說上話。武介東就是一個混混在街上見到蝶秋漂亮便要調戲,正巧被路過的子夏和負春相遇,兩人出手救下蝶秋。武介東到了尹府後事是准許但管尹濟平要5萬兩銀子。尹濟平陪著笑臉准許了。邱管家送武介東出去時看到了尹家的二位小姐,大小姐漂亮,二小姐長的又醜又胖。邱河告知武介東大小姐是原配所生,二小姐是現在的夫人所生。楚子夏和莫負春陪著蝶秋打水,負春開玩笑的和子夏說讓蝶秋從尹家改投到你們楚家,專門負責伺候你。兩人問蝶秋願意不願意,專門為楚父整理書屋。蝶秋感謝兩人好意但本人務必要留在尹家,因為本人有不得已的苦衷。臨別之際蝶秋送兩人兩句詩詞,負春讓子夏和蝶秋兩句,突然楚子夏暈倒。負春和蝶秋立刻騎馬帶子夏回家,負春要回家的楚父共同醫治子夏。兩人回到楚府後楚父不在去了北平。負春診斷後楚楚子纓問負春本人哥哥到底什麼病,負春只是說希望子夏得的是癲癇希望絕非其他腦病。負春問子纓本人不在的這些日子子夏的頭部有沒有受過傷。子纓想到前些日子子夏開車為了躲避一個孩子撞到了頭。負春表示現在得讓子夏到省城醫院做檢查。子纓當場表示不行,楚父現在對西醫的成見很大。蝶秋照顧著子夏,蝶秋手帕上的香味和本人媽媽手帕上的香味一樣。昏迷中的子夏想到了媽媽,想到了死于車禍的媽媽。子夏醒來便喊蝶秋媽媽。子纓和負春進來後子夏便拉著蝶秋說本人要和媽媽出去玩。負春告知子纓子夏情形像西醫所說的多重人格分裂。多半是因為他孩童時受到創傷性的傷害。
第2集
楚子瓔問那蝶秋是誰,莫負春在一旁表示是自己的未婚妻。負春這麼說是因為子纓喜歡子夏,子纓並不是子夏的親生妹妹。這時下來報楚父回電報了,不過堅持不許讓子夏去看西醫並附了一貼藥方。負春看到藥方上有三味藥材一般地方是買不到的,蝶秋告訴負春尹家有。尹夫人因為蝶秋挑水還沒回來氣的夠嗆,碰巧讓筱東聽到又和二媽頂了幾句。丫環大菊給夫人出主意忙把筱東嫁出去,再栽贓蝶秋把她趕出去。蝶秋在楚府閣樓外聞到一股很奇特的香味,閣樓的名字叫飲罪樓,那股香味是蝶秋小時候從自己父母身上聞到的。蝶秋緊張的問負春楚父叫什麼名字,負春告訴她叫楚伯英,蝶秋問楚家有沒有一個叫楚仲軒的人。負春和蝶秋到尹家拿藥。半夜丫環發現子夏不見了。蝶秋和負春半路遇到大雨,兩人先到一間店中。負春給蝶秋拿了些錢不能白拿尹府的藥材。蝶秋回到尹府後還沒拿到藥尹夫人便開始栽贓了,正好蝶秋還拿著負春給的錢。負春呆在一家店裏等著蝶秋,店裏的人認識子夏和負春,兩人白天和武介東打架的事被店家看到。這時來給店裏送貨,沒想到子夏竟然躲在貨裏。尹夫人要把蝶秋趕走,自己的親女兒嬌嬌和筱東都幫著蝶秋,蝶秋為了不連累兩答應離開尹府。子夏在店裏吃了東西便像個孩子一樣要出去玩。負春追出來後沒想到兩人又遇到了武介東。武介東要對兩個動手,負春護著子夏在街跑起來。尹筱東和嬌嬌開蝶秋離開半路蝶秋看到了武介東追負春和子在乎。蝶秋一下車便被武介東的人抓起來。筱東想要下車被嬌嬌攔住,嬌嬌表示兩人應該立刻去報警。武介東拿蝶秋威脅負春和子夏,沒想到蝶秋在受到欺負時子夏突然恢復了。就在三人以為這次凶多吉少時,童師傅帶著楚家護院來了救了三人。等嬌嬌和筱東帶著員警來時一個人都沒有了。蝶秋也被帶回了楚家,蝶秋想著父親前死前交給自己的半塊玉墜可以找到自己的妹妹。丫環給子夏熬了藥,不過子夏對之前發生的都不記得。子夏只記得白天曾和武介東打過,以後所發生的事全不記得。-子夏和負春一起來看蝶秋,兩人都被蝶秋的美貌驚豔。當聽到子纓管蝶秋叫大嫂時子夏驚呆了。子夏,負春和蝶秋三人在院子裏,子夏責怪負春不該說蝶秋是負春的未婚妻,蝶秋不知道該怎麼辦說自己離開,就在這時子夏的病又犯了。
第3集
夏子纓因為看到這蝶秋抱著楚子夏拉出莫負春問他和這蝶秋到底是什麼關聯。子纓吃醋的厲害和負春說看兩人就像情侶甚至像多年的夫妻。蝶秋說子纓誤會了,這時子夏出來。子夏從筱東這知道了蝶秋的身份聘蝶秋為楚府藝道教員。負春看子纓還是氣呼呼的把子纓拉進屋裏。負春告知子纓該把蝶秋留下,這樣她就能時時監視啦。子纓聽完這些出來後同意了。武介東到尹府告知尹濟平劫匪提出的條件是讓他親自帶著五萬大洋交贖金。尹濟平和邱河帶著錢上了火車,他們所坐的車箱僅有他們兩個人。這時的武介東在家看著表和手下說老六這時候也該動手了。嬌嬌來告知蝶秋尹濟平被綁況且還要20萬銀元的贖金。嬌嬌告知蝶秋武介東說他有辦法解決,不過有一個條件,如果救出尹濟平就要筱東給他做四姨太。武介東在尹府,筱東對日起誓誰能救出本人的爹必嫁給他。武介東當場表示大後日便會救出人相同娶她過門。子纓讓蝶秋調製香料,看到蝶秋蒙著臉調製和子夏與負春說哪有這麼調製香料的。子夏表示或者蝶秋調的絕非香料而是毒藥。子纓立刻要過去問問蝶秋。蝶秋不讓子纓過來但子纓不聽,負春預備隊過蝶秋制藥的罐子便暈倒了。蝶秋告知兩人本人做的是迷香。蝶秋讓兩人離開她會救醒負春。救醒負春蝶秋便告知三人本人會離開楚府。子夏一聽這話便把蝶秋拉走。子夏要把蝶秋留下,蝶秋哭著說本人有不得不走的理由。子夏問蝶秋原來是什麼,蝶秋說本人有不能說的苦衷。蝶秋和子夏說就把兩人的相遇當成夢裏的一場悲歡離合,會把今夜在河畔的美好永恆記住,到老不忘。蝶秋又和負春去告別,蝶秋和負春說如果哪個女人可以取得他的真愛是日下第一的幸運兒。蝶秋話還沒說完負春便激動的抱起蝶秋還親了蝶秋。這個場面正好被子夏和子纓看到。子夏誤會了,子夏表示願意為兩人辦場風風光光,熱熱鬧鬧的婚事。蝶秋的心在痛。負春問蝶秋就在莊結婚好嗎。蝶秋准許了,不過看著子夏一直流淚。負春陪蝶秋回尹家,蝶秋回家負春又去了上次的飯館。負春在飯館內聽老闆就是武介東劫的尹濟平,而且人就關在武介東家的柴屋裏。負春聽說後便要去告知尹家並報案,老闆趕緊把負春攔住告知他武介東和黑白兩道都有關聯,如果報案死的絕對絕非武介東。如果武介東再狠一點甚至能把尹濟平殺了。負春看到有給飯館送水想到一招,明日趁大婚新娘子沒到的時候扮成挑水的混到武介東家,救出尹濟平,氣死武介東。第二日一早不甘心的筱東還是在哭。蝶秋打發走丫環用調製的迷香迷倒了筱東。這時的負春也混進了武介東家。蝶秋穿上了新娘的衣服要代筱東而去,況且蝶秋在袖口裏藏了把刀。負春混進武家後便找了柴屋並救了尹濟平和和邱河。負春把兩人帶到院子後告知兩人本人引開門口的讓兩人回家趕緊阻止本人女兒上花轎。守著尹濟平的守衛醒來後便馬上把尹濟平逃走的資訊說出來,而武介東吃過早上下人做的粥後突然嗓子發癢本人也要不行了。
第4集
管家來報武介東人跑了時武介東要殺了他,因為在粥裏下毒,最終武介東拿了刀沒走幾步便倒下了。蝶秋已然上了花轎。這時尹濟平已然回到家了,但花轎在吹打聲中已然離開。邱河去找夫人想要攔下但夫人早就想把筱東嫁出去沒管。另一邊尹濟平察覺了迷迷糊糊起來又倒在地下的尹筱東。邱河和夫人說兩人就是從武家逃出來的,如果說轎子早走了不行只要老爺一問便會露餡。大菊在一旁出了更狠的點子讓夫人把尹濟平做掉。筱東醒過來後問尹濟平是絕非蝶秋姐代本人嫁進了武家。尹濟平根本不知道蝶秋的事告知筱東本人是送水阿春救回來了。尹濟平問筱東蝶秋代她嫁進武家是怎麼回事。筱東把本人被迷倒的事說了。大菊跑進來告知尹濟平夫人要尋死。尹濟平立刻跟著大菊到後花園見夫人。夫人站在池塘邊,尹濟平靠近後被大菊一下推了下去。邱河在上邊假意用棒子救卻一下一下把尹濟平打到了水裏。筱東看到了這一幕,被嬌嬌死死的後住嘴告知她如果現在喊出來她就沒命了。尹家的花轎路過飯館了,這時的負春也來到了街道上。負春雖然不知道花轎裏面坐的蝶秋卻攔住花轎要提醒尹家大小姐,當負春打開花轎的這一刻看到了裏面坐著的是蝶秋,不過負春無力為力被武家下人暴打一頓。武介東怕筱東察覺本人爹沒在不肯嫁本人讓管家武榮把轎子攔住,從後門把筱東帶進來,本人和一個假的拜堂,這樣生米便煮成熟飯。武榮帶人攔下轎子時正好時子夏和童師傅正好來觀禮。武榮讓子夏和童師傅先過去。武榮請新娘下轎時負春從後面追上來了,子在乎聽到負春的聲音後便回來和負春一同。負春告知子夏轎子裏的絕非筱東而是蝶秋。起初轎子的蝶務一直不出聲,負春急的在轎子外大喊告知蝶秋尹濟平已然被本人救走了。蝶秋下轎後,武榮看到並絕非筱東,但下人知道蝶秋也是武介東喜歡的女人但要強搶。蝶秋拿出本人調製的迷藥,童師傅認出這是萬軍倒。童師傅和這萬軍倒有極大的淵源。救下了蝶秋子夏和負春都很高興,負春還高興的和子夏說讓他做本人和蝶秋的媒人,到蝶秋舅舅家提親。返回的路上蝶秋告知子夏和負春教本人萬軍倒的人也是本人的殺父仇人。嬌嬌把筱東藏到一處安全地方,筱東讓嬌嬌去報案,可本人的親媽是兇手嬌嬌不知道該怎麼辦。楚伯英回來了,童師傅把蝶秋會做萬軍倒的事告知了楚伯英。楚伯英和童師傅說該來的總會來。蝶秋見到楚伯英的這一刻便認了出來。

第1頁|全文共9頁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韓劇劇情介紹

zoela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