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由伊藤英明主演,木村佳乃、相武紗季等出演的《危險妻》原譯名為《我的危險妻子》。劇情講述的是主人公望月幸平企圖殺妻,下手前妻子卻遭綁架,在調查過程中他發現了妻子不為人知的一面的故事。望月幸平(伊藤英明 飾)與千金小姐戀愛結婚,辭去廣告代理店的工作並開始經營咖啡店,過著人人稱羨、一帆風順的生活。但是幸平的妻子真理亞(木村佳乃 飾)看似近乎完美卻隱藏自己真心,讓幸平處處感到束縛。在外遇小三北里杏南(相武紗季 飾)的慫恿下,幸平決定殺妻。下定決心要動手的幸平,某日回到家中驚見屋內斑斑血跡,而妻子卻消失無蹤。而後接到來自」凶手」的留言,幸平不但被威脅交付贖金,還被栽贓成嫌疑犯。接下來,真理亞不為人知的一面漸漸的浮出水面。

日劇 危險妻 人物介紹:

望月幸平-伊藤英明 飾
38歲,咖啡店老闆。婚前曾在廣告公司工作,婚後用妻子的錢開了咖啡店。雖然與妻子真理亞的關係冷淡,但是為了妻子名下的大筆財產卻不敢與其離婚。在情人杏南唆使下企圖謀殺妻子。

望月真理亞-木村佳乃 飾
37歲,全職主婦。食品企業老闆的千金。本是近乎完美的理想妻子,但自從與幸平關係出現裂痕後,慢慢地顯露出了令人恐怖的本性。自導自演了綁架案,將丈夫和警方都玩弄於股掌之上。

北里杏南-相武紗季 飾
29歲,咖啡館的廚師,過去在真理亞父親經營的食品公司工作過。為了奪得財產,慫恿幸平毒死真理亞。其之所以對於金錢懷著強烈的念欲並憎恨真理亞,主要是由於在貧困的環境中長大的緣故。

橫路正道-宮迫博之 飾
44歲,偵探。幸平的前姐夫。與真理亞關係不錯。曾經是刑警,現在經營偵探社。事件發生後,幸平曾找他諮詢。在調查案件過程中,對兩億元巨款起了貪念。

木暮久雄-佐佐木藏之介 飾
46歲,冷眼旁觀一連串事件的神秘男子。酒吧經營業者,在真理亞上高中時曾是她的家庭教師,對她有極大影響。

緒方彰吾-真島秀和 飾
34歲,真理亞的大學學弟,單戀真理亞。事件發生當晚,曾被幸平目擊出現在望月家門前。幫助真理亞製造了假綁架案,後死於非命。

日劇 危險妻 分集介紹:

第1集
居住在某富人社區的望月夫婦過著令人欣羨的幸福生活。望月幸平出身貧寒,不過他的妻子真理亞家境優渥。真理亞的父母去世後留下了豐厚的遺產,利用這筆錢幸平經營了一家咖啡店。日常裡幸平的衣食起居全由真理亞一人照顧,妻子體貼入微,甚至連望月老家的母親和姐姐也都關愛有加。可就是這樣一位近乎完美的妻子,卻因無微不至的關懷而引來幸平越來越多的反感。他與咖啡店料理長北里杏南陷入不倫,後者慫恿他殺掉妻子。這天早上,幸平為了擴大咖啡店向真理亞要求追加投資。真理亞所有不同意見。聽幸平說了此事後,杏南交給他一瓶毒藥,要他殺害真理亞。下定殺妻決心的幸平把毒藥混進了紅酒裡帶回家。然而,回家後,他看到家中有血跡,還有一張寫著要他準備兩億贖金的紙條。幸平報警後,刑警相馬誠一郎和矢吹豐帶隊來到望月家。第二天早上,鄰居鯨井有希和其夫和樹送來一封誤投到他家的給幸平的信。在信中,犯人指責幸報警並聲稱真理亞已死,信紙上還有血跡。一見不用自己動手就達成所願,幸平心中暗喜。然而,調查過望月夫婦底細的相馬卻把幸平當成重大嫌疑人。心急如焚的幸平找前姐夫、偵探橫路正道商量。另一方面,幸平從案件發生當晚曾在望月家出現的、真理亞的學弟緒方彰吾處,聽說真理亞早就知道丈夫有外遇,但是為了幸平考慮才佯裝一無所知。同時,幸平的姐姐也將真理亞平時默默幫助幸平一家的事合盤托出。知道這一切後,幸平心中充滿了負罪感。這時,幸平車內的血跡檢驗結果出來,幸平作為重要嫌疑人被捕。就在幸平大呼冤枉時,犯人送來了DVD,證明真理亞還活著。這次,幸平決心無論如何也要救出妻子。按照犯人的指示,幸平瞞過警方,成功交付贖金。此後,警方找到了幸平放毒藥的空酒瓶,杏南也被帶走接受調查。而且,犯人也沒有如約送來證明真理亞平安無事的信。背負著殺妻嫌疑的幸平灰心喪氣,想上吊自殺,卻被相馬救下。相馬告訴他,已經找到了真理亞。幸平喜極而泣。而被送到醫院真理亞嘴角浮現出一絲詭異的微笑。與此同時,一個大保溫箱被某酒吧,酒吧裡的神秘男子打開箱子,裡面是兩億現金,還有一張紙條,上面寫著「請暫時保管」,落款是「望月真理亞」。
第2集
得知真理亞平安無事被釋放後,幸平急忙趕到醫院,由衷地為妻子平安歸來感到高興。但是,這場引發社會關注的綁架案,其實是決心向丈夫復仇的真理亞自導自演的。另一方面,相馬仍沒有消除對幸平的懷疑。不過,正因為與杏南偷情,幸平有了不在場證明。由於空酒瓶也沒有檢出毒藥,所以杏南被釋放了。相馬開始考慮是否有人嫁禍給幸平,於是著手調查望月夫婦周圍的人。曾幫助真理亞的緒方也成為調查對象。這天晚上,幸平在家裡為迎接妻子出院做準備時,橫路找上門來。作為前刑警,橫路對於犯人的目的有自己的看法,所以到望月家調查。第二天,真理亞出院回家,幸平一反常態,親切地迎接妻子。杏南在電視上看到望月夫妻二人幸福的樣子,不禁妒火中燒,不過,因為一個意外,她發現自己家的鬧鐘上裝了竊聽器。與此同時,在望月家,獨自一個呆在房間裡的真理亞正準備把裝在萬能插座上的竊聽器收起來。正在這時,她身後傳來了幸平的聲音。其實,在前一天晚上,橫路就發現了竊聽器,但為了搞清是誰裝的竊聽器,所以沒有碰它。幸平發現綁架案竟是妻子為了向自己復仇而自導自演的,大吃一驚。然而,真理亞只是冷冷地斜視著丈夫。她告訴丈夫,案發當晚幸平準備的下了毒的紅酒已經被她調包了,而且證據也被她藏了起來。雖然,夫婦倆約定互相保守秘密,但是幸平仍然怒氣難平。不久後,橫路報告說緒方失蹤了。橫路還懷疑緒方是被滅口了。聽了橫路的話,面對眼前微笑著的妻子,幸平感到毛骨悚然。
第3集
緒方的公寓被人縱火。相馬在火災現場發現了地下室的門。他懷疑綁架案的真兇是緒方。這時,聽說了縱火新聞的幸平一想到幫真理亞製造綁架案的緒言也許已經被殺,嚇得六神無主。不過,他轉念一想,既然綁架是假,那麼兩億贖金應該還在真理亞手中。幸平想拿到那兩億後遠走高飛,於是跟蹤真理亞以尋找她放錢的地方。這時,真理亞提出到咖啡店幫忙。來到店裡後,真理亞扔掉了寫著杏南名字的銘牌,還在店員面前扮演「奇蹟般生還的幸福妻子」的角色。站在店外的杏南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已經知道自己家被裝竊聽器的杏南再次與幸平聯手,謀劃著如何找到拿著兩億現金的緒方。就在緒方作為綁架嫌疑人被通緝的當晚,幸平在自家車庫遭緒方襲擊。在危急時刻,是真理亞出手幫助了幸平。但是差點沒命了的幸平怒不可遏。他無法忍受這樣的生活,打算離家出走,真理亞卻問他還想不想要錢,這句話讓幸平猶豫起來。這時,追趕緒方的杏南打電話通知他已經找到了緒方的下落。另一方面,橫路開始意識到綁架事件全是真理亞的謊言,也注意到幸平的反常之舉。深夜,等幸平入睡後,真理亞來到寄放現金的酒吧,與酒吧主人木暮久雄商量緒方的事,木暮說如果他是當事人會殺了緒方。從酒吧出來後,真理亞被緒方叫住了。第二天一早,幸平開車來到杏南說的緒言藏身之處,緒方不在,他趁機打開房中的保溫箱,然而保溫箱中只有咖啡豆。這時,外面傳來喧嘩聲,幸平慌忙跑到樓外,卻見到一群警察和看熱鬧的人,而眼前的地上就是緒方的屍體。心生恐懼的幸平不假思索便要從現場逃跑。
第4集
緒方從躲藏的大樓上掉上來摔死了。為奪兩億贖金來到此地幸平一見死屍嚇得落荒而逃,卻被警察發現。幸平怕真理亞誣陷自己是犯人,想暫時躲在杏南的家中。但是因為相馬的到來,他不得不再次逃走。正幸平走投無路時,真理亞竟向其伸出援手。她讓幸平忍耐到四點鐘然後會有證據證明他是無辜的。幸平被警方帶走。警察告訴幸平,緒方之死是他殺不是自殺。幸平懷疑凶手是真理亞。然而,警方找到的全是幸平在案發現場的證據。終於,真理亞帶律師來了。她證明前一晚緒方曾襲擊幸平,而且天亮後她曾見過緒方為是否自首而苦惱,所以幸平在現場被目擊、緒方的刀上有幸平的血跡等種種對幸平不利的證據都一一得到了合理的解釋。而且,當時針指向四點時,緒方寫給警方的、承認自己是綁架犯的遺書果然送來了。幸平無罪獲釋。另一方面,被警察追查的杏南從真理亞的律師手裡接過了分手費,獨自品嚐著屈辱的滋味。橫路在咖啡店拾到了真理亞丟掉的傳票,他來到傳票上寫著的發送地址。而,望月家的近鄰鯨井有希和她的丈夫和樹出現在發現緒方屍體的地方。這天晚上,洗脫嫌疑的幸平抱住因為逼死緒方而後悔自責的真理亞,發誓要破鏡重圓。然而事實上,他意外地發現了兩億元的下落,第二天一早,他打算獨自去店裡,把兩億元搞到手。這時,真理亞收到已故的緒方發來的信。真理亞得知緒方根本沒有自殺之意,她提醒幸平要當心隱藏在暗處的敵人。然而,一心想著兩億現金的幸平根本沒把她的話放在心上。而且,一拿到錢他就打電話通知杏南。就在打電話的一瞬間,有人從背後襲擊了幸平。手拿電棍、俯身看著昏過去的幸平的人,正是橫路。
第5集
搶到兩億元的幸平被橫路襲擊。但是,面對知道消息後趕來的真理亞,幸平卻撒謊說沒看到犯人的模樣。實際上,在與橫路搏鬥後,幸平拿到了一半的現金,他打算在真理亞知道此事前就帶著杏南逃到國外去。這時,相馬從防盜錄像中發現,緒方摔死的那天早上,有個女人從大樓裡逃了出去,他懷疑那個女人是杏南。鯨井夫妻來幸平店裡吃飯,和樹偷偷留下了寄給杏南的信。另一方面,真理亞發現兩億元不見了,便來到橫路的辦公室,開門見山地要求對方把錢交出來。橫路則裝做一無所知的樣子。 很快,橫路接到女兒小楓發來的短信,但短信內容卻是一個名為「N31」的人物通知他小楓被綁架了,還附有小楓被綁在椅子上的照片。另外,對方還送來了一張攝有帶血的手指的照片。橫路慌忙給幸平打電話說如果不還兩億元,小楓就沒命了。幸平看到照片後也感到震驚,他對杏南說一定要阻止真理亞,然後不顧對方阻攔,拿上錢去找橫路。到了指定的地方後,橫路拚命尋找女兒。透過監視器,真理業現身了,她威脅要給小楓喂塗著放有毒藥的紅酒的糖果。驚恐萬狀的橫路按真理亞的指示交回了現金,幸平也照做。終於,橫路在真理亞說的地方找到女兒。然而,這次的綁架也是騙局,真理亞利用了小楓與橫路的親情,小楓其實並沒有受到傷害。回到家後,幸平提出他什麼錢也不要了,只要離婚。真理亞被他的意外之舉搞得慌了手腳,拚命抱住拿了行李要走的幸平。突然,她被人用電擊槍擊中昏了過去。然後,幸平拿著真理亞的兩億元揚長而去。這時,相馬經調查發現緒方死前數小時曾在附近的餐館與一個女人見面,而那個女人左手無名指貼著創可貼。另一方面,杏南收到信後與和樹聯繫,和樹說是杏南殺了緒方。
第6集
和樹曾在緒方死前一晚見到杏南自望月家跟蹤緒方,認為是杏南殺了緒方,並以此來敲詐杏南。杏南否認殺了緒方,但是她喝下了和樹加了安眠藥的紅酒後失去了意識。這時,從真理亞手中搶到兩億元的幸平趕往杏南的公寓。在那裡,他看到杏南正與和樹接吻,以為杏南背叛了自己。為了讓有希知道和樹的所做所為,幸平把兩人的照片放進了鯨井家的郵箱。其實,和樹並非有希的丈夫,他只不過有希花錢雇的「出租」丈夫。第二天早上,幸平接到真理亞的律師的電話。真理亞同意離婚,但要求幸平在離婚手續辦妥前不得離開日本。金錢、自由都到手的幸平卻陷入了深深的孤獨之中。這時,橫路告訴他有個叫木暮的男人曾是真理亞的家庭教師,但後來被朝倉家解僱並禁止其接近真理亞。他們找到了木幕的酒吧,但木暮出國了。不過,他們找到了木幕曾在名為「November31」的紅酒吧工作過的證據,確信其與案件有關。幸平認為木暮與真理亞有染。為了找到真理亞出軌的證據,幸平潛回自己家,在他與真理亞的結婚照的背面找到了木暮的照片。正在此時,相馬發現綁架案是真理亞自編自導的,懷疑緒方也是真理亞殺的,卻苦無證據證明自己的推斷。另一方面,真理亞說會把幸平讓給杏南,並請杏南為她製造新毒藥。杏南聽她說了要殺死幸平的計畫,十分驚訝。真理亞以兩億元為誘餌,慫恿杏南與她合作。而對於一直嫉妒真理亞、一直輸給真理亞的杏南來說,這是個好機會。她決定假裝同意真理亞的要求,然後反戈一擊。杏南消除了幸平對她與和樹關係的猜疑,並且告訴他真理亞要取他的性命。杏南並不知道自己的目的早被人看穿,反而為掌握了真理亞的命運而洋洋得意。正當她志得意滿之時,卻被人從背後襲擊了。她回頭看時,發現對面之人竟是有希。
第7集
杏南遭有希襲擊,她追上去要和有希算賬時卻被和樹攔住。怒不可遏的杏南當著幸平的面揭發和樹是「出租丈夫」,有希亂了陣腳。真理亞招待幸平吃飯的當天,杏南送來了真理亞托她做的毒藥。真理亞說會把一半的毒藥放進今晚的飯菜裡,剩下讓杏南放入紅酒中。幸平從杏南口中聽說了真理亞的計畫,為了反擊真理亞,他打算自己也在飯菜裡下毒。另一方面,相馬認為真理亞可能與木暮是同夥,開始通過從緒方遺體被發現的大樓裡逃走的女人的鞋查找線索。終於,他在專賣店的顧客名單中發現了有希的名字。相馬立即搜查鯨井家的鞋櫃,卻沒有找到想找的鞋子。這天夜裡,幸平與真亞裝成幸福夫婦的樣子一起買東西,一起下廚。為了打敗對手,他們在各自的飯菜裡下了毒。終於,這對夫婦的最後的晚餐開始了。幸平一面避免吃真理亞做的菜,一面勸真理亞嘗嘗他做的烤魚。而讓幸平始料未及的是,真理亞卻談起二人間美好的回憶來,說著說著,她突然哭了起來,說終究還是無法下手殺幸平。接著,她把在飯菜中下毒以及杏南帶來的紅酒中也下了毒的事全部說了出來。看著流淚謝罪的真理亞,幸平的殺意漸漸淡了下來。杏南來到望月家,看到一副老好人樣子的幸平,很吃驚。她不假思索就把桌上的飯菜放進口中,結果,馬上倒地不起。見此意外,幸平嚇得不知所措,悔恨交加,而真理亞卻一個人冷靜地處理掉屍體。屋漏偏縫連夜雨,橫路恰在此時找上門來。出面接待他的幸平總算應付了下來,真理亞趁機離開家,但房間裡殘留的血跡還是沒有逃過橫路的眼睛。這時,鯨井家裡,和樹正在竊聽望月家。有希表情微妙地來到屋中,拿出一隻鞋。那正是相馬要找的鞋子。正是和樹將鞋子藏起來的。有希不明白和樹的真實意圖,問他是否知道是她殺了緒方。
第8集
幸平因杏南之死飽受罪惡感折磨。真理亞把屍體搬走後回到家,鼓勵丈夫振作起來,自己會和他分擔罪過。然而,第二天一早,他們收到了敲詐信,信中說如果不交出兩億元就向警方告發杏南被害一事。幸平嚇壞了。冷靜的真理亞勸幸平拿回兩億元,並像平時一樣去上班,由她與敲詐者周旋。送敲詐信的就是一直在竊聽望月家的和樹。有希向和樹坦白了殺死緒方的經過並提出解除「出租丈夫」合約。和樹卻說出了杏南被毒死的事。他要求有希幫助他敲詐望月夫婦的錢。按真理亞的吩咐,幸平從杏南的房間取回了兩億元,然後來到店裡,但是,他始終處於恐懼之中,甚至出現了幻覺。因為聯繫不上杏南,相馬來找幸平。終於承受不住心理壓力的幸平對相馬坦白了其殺死杏南的罪行。另一方面,真理亞發現了家中的竊聽器,向一直以來竊聽她家的對手發起挑戰。焦頭爛額的有希急忙給和樹打電話,這時門鈴響起,真理亞就站在鯨井家門前。有希故作平靜招待真理亞。真理亞卻嘲笑她寄恐嚇信,並聲稱杏南現在還活著,更進一步勸有希早點自首、承認殺了緒方的事。山窮水盡的有希從背後刺傷了要向警察告發所有事情的真理亞,然後告訴匆忙趕來的和樹一定要奪走那兩億元。與此同時,本已經「死」了的杏南活生生站在幸平面前,幸平大驚夫色。實際上,頭天晚上杏南被毒死那一幕完全是在演戲,杏南從一開始就與真理亞聯手欺騙幸平。得知真相後,幸平氣急敗壞地回到家,準備向真理亞興師問罪。但是,真理亞不見了,家中只有一張字條,上面寫著「你的妻子被綁架了,準備兩億元,如果敢報警就殺了她」。幸平以為這又是真理亞在演戲,然而,真理亞此時是真的被監禁在鯨井家。
第9集
真理亞發現有希借「杏南之死」敲詐望月家,於是登門造訪。然而,被真理亞揭穿殺死緒方和雇「出租丈夫」等事的有希惱羞成怒,將真理亞刺傷。身受重傷的真理亞心知幸平在知道杏南之死是騙局後絕不會來救自己。意識漸漸模糊了的她自覺大限將至,臉上浮起一絲苦笑。這時,幸平在家中看到綁架勒索信後,認為又是真理亞在搞鬼,大發雷霆。然而,和樹潛入望月家,用刀威脅幸平,要他用兩億元交換真理亞的性命。半信半疑的幸平帶和樹到車庫,但是,放在車內的錢消失得無影無蹤。另一方面,木暮收到了真理亞寄來的包裹。看到真理亞寫的字條後,木暮心神不寧,決定打電話把幸平叫來說明一切。幸平聽完木暮的話後如夢方醒。與此同時,橫路向杏南說明了他調查到的木暮與真理亞的關係,當初身為家庭教師的木暮因幫助真理亞出國留學才得罪了真理亞的父母,而為了女兒在國外的安全,真理亞的父母為她投保了綁架險。

  • 日名:僕のヤバイ妻
  • 譯名:我的危險妻子、危險妻(台)
  • 編劇:黑岩勉
  • 導演:三宅喜重、國本雅廣
  • 主演:伊藤英明
  • 官網:http://www.ktv.jp/yabatsuma/index.html
  • 來源:百度&維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韓劇劇情介紹

zoela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