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愛人_韓劇_秀愛,朱智勳,延政勳_劇情,人物,每集,分集介紹

假面愛人》講述了女主人公隱藏自己的身份成為財閥家的兒媳後遭遇的有關競爭、暗鬥、陰謀和復仇的故事。通過以另一個人的身份活下來的女人和真切關注她的男人之間的故事剖析人生真諦。講述了隱藏自己的身份,嫁做財閥世家媳婦的卞智淑(秀愛飾)、願意無條件去守護心愛女子的崔玟宇(朱智勳飾)、想要揭開智淑的真實身份的人與已經知道所有秘密的人,這四人共同住在同一間宅邸裡所發生的明爭暗鬥、陰謀報復的故事。

韓劇_假面愛人_文字分集介紹:
第1集
卞智淑駕駛時發生車禍掛在懸崖,危急時刻她致電神秘人答應了他的要求。兩天前,銷售員智淑正因高利貸的逼迫傷心時收到了參加同學聚會的邀請。崔玟宇是SJ集團的公子,他和徐議員的千金徐恩荷達成協議做一對假夫妻。智淑在聚會上遭到了昔日同學的羞辱,雙重打擊之下智淑在街邊買醉。玟宇無意見到了和恩荷長相一樣的智淑遂將其帶到了酒店,智淑的錢不經意間溜進了玟宇的衣服中。玟宇因為幼年時母親的死罹患精神疾病,他在與恩荷吃飯時,意外發生了。
第2集
恩荷變成了植物人,錫勳卻命醫生隱瞞真相。玟宇因疾病不記得當時的一切,隨後發現唯一的證據監控錄像也被刪除。錫勳因為恩荷之前的話找到了智淑,他無意得知玟宇要與智淑見面遂派人阻止。玟宇在商場病情再次發作產生幻覺誤以為看到母親,他在追趕過程中出了車禍。錫勳追上智淑坦誠了真相,他提出了讓智淑代替恩荷的交易遭到了拒絕。玟宇醒後去醫生進行了催眠,他憶起自己在泳池邊攻擊了恩荷。智淑去還高利貸卻看到了黑幫們誤殺的惡行,她隨後趁機逃跑不想在路上發生了意外。
第3集
錫勳救出了智淑,他隨後命智淑偽裝成失憶扮成恩荷。恩荷施計想繼續留在醫院,錫勳以威脅智淑為殺人犯要挾智淑聽命,他隨後將智淑帶到恩荷家學習恩荷的一切,智淑趁機溜出跑到警局欲報警卻仍沒能逃過錫勳的威脅。錫勳將恩荷扔進了海中,智淑的家人們以為屍體就是智淑失聲痛哭。崔徐兩家的相見禮上玟宇忽然公佈取消婚禮,後來在智淑的言說下終於挽回了婚事。婚禮當日,智淑跑回家想與家人相認卻被錫勳阻止,她只好返回酒店與玟宇舉行了婚禮。
第4集
錫勳命智淑盡快取得玟宇的信任,他要阻止玟宇當上SJ的繼承人。崔父命智淑去美術館上班,錫勳令智淑借此良機挖取集團的秘密。卞母生日當天智淑想回家為母親送禮物卻被錫勳阻止,智淑得知母親失蹤十分恐慌但被錫勳成功安撫。錫勳騙智淑卞母已經回家,智淑致電父親得知真相憤怒離開了宴會。錫勳在追逐智淑時處車禍受了重傷,玟宇後從錫勳秘書手中救下了智淑。智淑根據年幼時的記憶在智恩之樹下找到了暈倒的母親,她抱著母親痛哭出聲。
第5集
智淑將母親送到醫院後便悄悄離開,卞母卻堅稱自己是被女兒所救。美妍懷疑錫勳與智淑的關係,錫勳借離婚打消了美妍的懷疑。玟宇和智淑返回時師長已經離開,錫勳隨即派人攛掇玟宇向師長行賄。智赫因為明和的話懷疑恩荷就是智淑,他隨即跑回家驗證字跡卻大失所望。智淑將玟宇帶到了傳統市場,兩人卻慘遭追趕,玟宇為救智淑被打傷肩膀。玟宇和師長單獨見面時檢方忽然出現,但玟宇並未在蘋果箱子中裝入現金,錫勳的計劃以失敗告終。
第6集
智赫闖入了慶典會場見到了智淑,玟宇對智赫的身份十分在意。美妍去見了智赫,智赫順水推舟偽裝成了智淑的愛人。玟宇跑到美術館想找智淑質問真相,不想卻見智淑在洗廁所遂出言訓斥,智淑稱智赫是自己所愛之人氣走了玟宇。智淑請求錫勳與智赫見面遭到了拒絕,原來宋雪姬險些就發現了智淑的身份。智淑因為錫勳的威脅不能與智赫相認,智赫因此不肯收下智淑的錢。智淑陪玟宇祭拜母親,兩人回程時卻被困山中,美妍醉酒後告知錫勳這並非意外。
第7集
錫勳擔心智淑動了真情,他拿出巨款讓智淑給家人還債。智淑去銀行打款卻得知賬戶已註銷,在銀行工作的正泰見到了智淑。智淑託人還債險些被沈社長發現,她無奈之下托昌秀帶人去父親店裡訂購年糕。錫勳通過監控看到智淑倒掉了他送去的藥十分生氣,他隨即立馬慇勤討好美妍。正泰以為智淑是玟宇包養的情人,便將玟宇帶到了夜總會想用小姐和錢收買玟宇不想遭到了拒絕。正泰與錫勳竟是舊識,他無意提及了智淑的事令錫勳心驚。
第8集
智淑正要向玟宇坦白真相時被錫勳制止,美妍隨後提醒玟宇好好查查智淑的底細。崔父命智淑和美妍隱瞞身份去總公司任職,正泰到公司質問玟宇工作的事時碰到了智淑。玟宇拿著美妍給他的筆一路找到了卞父的店中,他警告智赫不要再糾纏智淑。正泰懷疑智淑頂替了恩荷,他借此威脅錫勳促進和玟宇的合作。沈社長奉錫勳之命讓智赫用注射器殺死正泰,智赫因母親病情只好應允。錫勳將正泰迷暈後殺死了他,智淑隨即因為智赫的電話錄音向正泰家趕去卻因超速被抓進了警局。
第9集
智赫走進正泰房中卻沒能下手,智淑及時現身帶走了智赫,姐弟倆終於相認。錫勳用家人威脅智淑聽命,他告知智淑能夠幫助智淑的只有他。沈社長威脅智淑向其勒索 ,恩荷賬戶被錫勳凍結,智淑只好求玟宇相助。玟宇正要給智淑錢時忽然被檢方帶走,錫勳將玟宇從警局帶出後再次威脅智淑,他用印有智赫指紋的針筒命智淑將玟宇從本部長的位子上拉下馬。智淑奉錫勳命令將裝有假合約的書放進玟宇書房,智淑正猶豫時玟宇回到了家中。
第10集
玟宇對智淑心生懷疑,他再三確認是自己不小心忘記關門才暫時安下心來。玟宇再次發病驚動了家人,金教授強烈堅持讓玟宇住院治療。檢方在書房發現了大量處方藥,玟宇的病讓家人更加介意。智赫謊稱智淑拿來的錢是智淑生前的保險索賠款,卞母終於妥協願意治療。玟宇在相框上發現了指紋,他命昌秀拿去檢驗卻不敢打開報告。傭人秀真告知崔父親眼見玟宇藏藥,崔父因此在理事會上揚言讓各位理事秉公辦理,此時智淑卻忽然走了進來。

第11集
智淑稱處方藥一事是她所為,理事們遂取消瞭解任玟宇的決定。智淑擔心金博士是錫勳的人,遂故意阻止玟宇吃藥。智淑用錫勳殺死正泰的錄像威脅錫勳解凍恩荷的賬戶,原來智淑從同學處聽聞了正泰的獨特癖好在正泰家中找到了帶有隱形攝像頭的手錶。智淑把錢交給沈社長命其想家人下跪致歉,沈社長賊心不死跟蹤智淑欲搶奪到智淑交給錫勳的手錶,不想美妍竟趁亂拿走了手錶。智淑帶玟宇去見了心理專家,專家告知玟宇他服用的藥中含有制幻劑。
第12集
美妍因懷孕的事放棄了觀看視頻的想法,她將手錶還給了錫勳。恩荷生日將至,智淑收到了恩荷一年前寄給自己的禮物,禮服的選擇就是恩荷對錫勳的答案。美妍無意見到了智淑的簡歷,她一路追查到了智赫家對智淑的身份萬分懷疑。智淑在恩荷房中得知了錫勳的目的竟是殺死玟宇,同時玟宇的真正記憶開始慢慢復甦。智淑穿著代表否定答案的禮服現身派對,她的表現令玟宇十分欣賞。美妍跟蹤錫勳終於發現了真相,她才意識到恩荷已經死在了她手中。
第13集
玟宇送了戒指給智淑,他因忘記正式求婚而後悔不已。美妍去醫院檢查發現自己竟是假孕,她隨即向崔父請求為她安排理事的職位。美妍特意叫智淑以前的同事負責培訓,玟宇因此從明和口中得知了智淑和恩荷長相一樣的事情。美妍與泳池的保安英泰被錫勳得知,錫勳隨後得到了恩荷落水當日的監控視頻,他在得知恩荷竟是死於美妍手中後徹底崩潰。玟宇帶著智淑一行到郊外郊遊,他將幼年之事告知了智淑,在智淑的幫助下他終於勇敢走過了河道。
第14集
美妍欲找智淑要解釋,錫勳及時致電阻止了美妍。美妍邀請卞父和智赫參加了店長說明會,智淑見到父親卻不敢相認。智淑牢記這恩荷要在幾年內離婚的話,她聯繫律師想將離婚提前。智淑在徐議員的發布會上演講時提詞器忽生故障,她臨機應變講述了與父親的事情。錫勳得知一切是美妍所為遂播放泳池的錄像威脅美妍,他隨即命手下殺掉沈社長。智淑誤以為是玟宇驚慌失措後來才明白是場誤會,她決定將所有真相告知玟宇不想玟宇卻打開了指紋報告書。
第15集
玟宇在打探過智淑的朋友和家人後詢問了檢察院,他不相信智淑會是殺人犯。玟宇在智淑的靈位前發現了恩荷的項鏈,他隨即警告錫勳他會查清所有真相。錫勳將泳池錄像寄給了崔父並命崔父宣佈讓玟宇繼承公司,崔父照辦後引來了宋雪姬的暴怒。智淑找到玟宇坦白了真相,她隨後找到徐議員想請他出面阻止玟宇繼承公司。崔會長在集團演奏會上欲宣佈玟宇繼承公司卻被徐議員阻止,智淑在宣佈捐出股份後舞台大燈忽然掉落,危急關頭玟宇衝出相救。
第16集
為了阻止錫勳的計劃智淑在記者面前拉錫勳下水,殊不知錫勳已經威脅崔會長將名下股份轉給了玟宇。智淑在眾人面前宣佈了要與玟宇離婚的事,她坦誠原因是因為恩荷與錫勳曾經的私情,玟宇因此終於鬆口願意離婚。玟宇和智淑向法院提交了申請,倆人有四周的冷靜期考慮離婚與否。股份轉讓成功,錫勳安排了打獵計劃私下僱人準備殺死玟宇,智淑遭錫勳陷害被檢方扣留,她施計逃出從錫勳槍下救下了玟宇。確認離婚當日,玟宇表態拒絕和智淑離婚。
第17集
美妍知道真相卻仍不想錫勳被抓,遂阻止了欲將真相告知父親的玟宇,錫勳卻在此時要求離開。卞父去看望智淑,美妍看到後愈發怨恨智淑。玟宇跑到卞母店裡慇勤慰問,智赫意欲阻止才發現玟宇已知道真相。錫勳之前僱傭的人被美妍威脅,他無奈之下找智淑求助,玟宇和智淑聯手設計拿到了錫勳的罪證。玟宇正要交給檢方證據時,錫勳忽然致電用與智淑的錄音阻止了玟宇。智赫被美妍所害忽然過敏不能移植肝臟,卞母病情遭到延誤最終去世。
第18集
錫勳得知了卞母死亡的真相,他隨後重回了崔家。智淑欲坦白身份卻再次被錫勳威脅,錫勳提醒卞母死亡並非意外。智淑查到母親死亡與美妍有關遂與美妍起了爭執,玟宇見到後想起了恩荷落水時的事。錫勳帶走了卞父威脅智淑就範,智淑不想再受錫勳威脅,她向錫勳提議策劃一場意外讓她以恩荷的身份消失。離婚謠言四起,美妍提議四人旅行。錫勳趁機將智淑迷暈並點燃了別墅,智淑提前安排好的人被美妍截下,玟宇從小艇中醒來向了別墅。
第19集
玟宇救出智淑後暈倒在別墅外,他醒後卻不見了智淑。智淑的家人亦不知所蹤,玟宇無奈之下哭求朴檢察官幫忙尋找。智淑醒後逃跑卻被沈社長抓回,美妍故意設計令智淑沒能聯繫上玟宇。輿論皆指向是玟宇殺死了恩荷,沈社長無意將此事告知了智淑。智淑再次逃出並用沈社長的電話聯繫上了玟宇,倆人終於在國道上相見。玟宇要求智淑陪伴他一天,智淑決定隨後在去警局坦白一切。另一邊,苦悶的美妍醉酒之下將一切真相告知了宋雪姬。
第20集
錫勳在家人面前誣陷是玟宇殺死了智淑,美妍用真相威脅錫勳收手。智淑決定在自首前見見家人,玟宇則趁機找錫勳交易還回他的清白。記者招待會上,錫勳拿出證據指證玟宇是兇手,玟宇隨後說出了真相。智淑帶著檢方的人公開了事實並拿出了一切罪證,錫勳隨後趁亂逃走被美妍所救。美妍想與錫勳一同離開卻遭到拒絕,錫勳隨後坦白了他與崔會長之間的仇恨。美妍心死之下投海自盡,錫勳頓悟趕回卻為時已晚。四年後,智淑回歸身份和玟宇幸福的生活著。

韓劇_假面愛人_人物介紹:
卞智淑-秀愛 飾
智淑的媽媽在懷孕的時候做了一個夢,夢裡自己周身被強烈的光所籠罩。這場夢像是預言一樣,小時候智淑就成為家庭和周圍人閃光的焦點處處傳播著積極可愛的正能量。從剛開始蹣跚學步起就表現得非常堅強 跌倒了從不哭泣,開心的歡笑時就像要從椅子上蹦起來似得 當家人遇上不順心的事時她用能給予力量。但是小的時候,父親的生意失敗後,智淑明朗的形象便不像從前了,像影子一樣慢慢消失。智淑唯一的夢想就是不再變得不幸,但一家人除了面面相覷沒有任何辦法。沒有錢連做夢的權利都沒有,無論智淑多麼努力好像自己人生放光的時刻永遠不會來臨。但是有一天,智淑在百貨商場看到一個和自己從頭到腳都一模一樣的女人,這個女人穿著打扮都盡顯雍容華貴智淑好像看到了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鏡子一樣呆呆的愣住了。那個女人也覺得很神奇也站了起來,那時的感覺就像做夢般奇妙,好像忙碌的生活都慢了下來,這個女人的存在讓一切都拋到了九霄云外。
崔玟宇-朱智勳 飾
突然有一天,玟宇被強行帶回成為SJ集團的繼承人。雖然是妾生的孩子,但身為大企業總裁唯一的兒子,這是迫不得已的選擇。跟隨母親健康生活的玟宇在7歲時,才第一次知道了父親崔會長的存在。崔會長對兒子玟宇表示,不是作為兒子而是繼承人對待。對玟宇從不溫柔相對,只要稍微犯錯就嚴加懲罰。玟宇因小時候親眼見到母親墮入湖中而亡,便對水產生了恐懼感。哪怕只是進入水中或被水浸泡也會極度害怕沉入水中,因此去游泳池是想也不敢想的。雖然憑著嚴厲父親的精神力量努力克服,但玟宇的症狀仍逐漸惡化。幾年後才被診斷為強迫症,並開始接受專家的治療。對衛生和位置、以及次序有強迫觀念,靈敏,易怒。自從尊重母親去世後,再也沒有感受過愛的溫暖。不知道愛與被愛的方式,因此從不相信愛情。
閔錫勳-延政勳 飾
清醒的頭腦,帥氣的外貌和華麗的口才所有者。表面很善良,有風度,有正義感,內心充滿了野心。對每件事都有很強的掌控力的人物。雖然一旦確定了目標就會展開出色的策略一定要實現,但絕對不會用卑鄙的方式。反而給對方一種信賴感,但最後一刻就徹底背叛的可怕的男人。因為看到過父親的生活,所以把成為世上的強者作為人生的目標。一心要成為強者把這個不合理的世界用正義變得合理。但是為了創造這個世界的過程中是需要出現不合理的因素,之後決心再還原到正確的軌道。
崔美妍-劉仁英 飾
含著銀湯匙出生的公主。生平從沒依靠自己的力量做過任何事,也沒有努力掙過錢。想要什麼只要一句話便能得到,她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兒時,父親小老婆的兒子玟宇來到家裡,她也認為是自己以前說過想要一個弟弟,父親就給她帶回來了。但是人生中有一樣是她得不到的,那就是錫勳的心。美妍終究還是纏著錫勳並和他結婚了。
徐恩夏-秀愛 飾
作為國會議員的女兒從小過著衣食無憂的生活卻一直缺乏關心和愛護,由於父親的政治野心。繼母總是為了父親的事忙的不可開交,雖然恩夏周圍確實有很多人,但是她內心的孤獨和苦痛使她的身體狀況每況愈下。父母對她一點都不關心,而她也不祈求別的只希望能被多看一眼,小時候曾遭遇過一場交通事故。後來父母送她出國留學,曾經因藥物中毒強制送往治療中心。
卞智赫-李浩沅 飾
智淑的弟弟。曾經很不懂事,因為太過窮困而愚蠢到計划去搶銀行。和大勝一起闖過不少禍,讓智淑非常累,但是為家人考慮的心卻是真切的。

  • 韓名:가면/Mask
  • 編劇:崔浩哲
  • 導演:富聖哲、南健
  • 演出:秀愛、朱智勳、延政勳柳仁英
  • 官網:http://program.sbs.co.kr/builder/
  • 來源:百度&維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韓劇劇情介紹

zoela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