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韓劇]熱戀/熱愛(成勛,崔允英,沈志浩)劇情,人物,每集/分集介紹

熱戀/熱愛》主要講述了因父母年代的糾葛被捲入悲劇命運的男女之間的痛苦愛情和成功的故事。是韓國SBS於2013年9月28日起播出的週末連續劇,由裴泰燮導演,朴藝京編劇,成勳、崔允英、沈志浩、田光烈等主演。
因為父親的野心使自己的初戀過世,甚至連母親都被利用完後悲慘的拋棄,於是他以父親作為對手。正如鐵軌的軌道是永遠無法相合的平行線,父子倆纏繞不斷的關係,也漸漸的步向極端。這之中,父母子女間為了親情,夫婦為了責任各自守著自己的位置,加上身邊努力活著的人們,他們曲折的人生都摻雜了淚水與歡笑。

韓劇 熱戀/熱愛 劇情/分集介紹:
第01集
新生乳業公司20周年紀念宴會上,會長宣佈大女婿姜文道將接手公司。文道在宴會上趕走了一名鬧事者,熱血青年姜武烈對父親的冷血作風不滿。秀赫是文道婚前與蘭初的私生子,蘭初下決心要給兒子一個完整的家庭。武烈在路上救了險被自行車撞傷的醫大學生韓瑜琳,兩人之間產生了曖昧的情愫。會長收到匿名信件看到了秀赫與文道的合影,於是他派人暗中調查,秀赫身世的秘密或已暴露,文道的地位岌岌可危。

第02集
會長身患絕症,文道趁機將岳父隔離在病房,他要成功拿到股權讓渡並坐上代表理事之位。會長央求武烈帶他離開醫院,他將新擬遺囑交與了前任理事韓成福。武烈向瑜琳告白成功,兩人騎車兜風被追尾進了警察局,瑜琳知道武烈竟是高中生後生氣離開。瑜琳在家傷心大哭,機靈鬼瑜政在電話裏大罵武烈為姐姐出頭。會長拿著秀赫的照片與文道對質,文道拒絕了岳父提出的離婚要求,並道出了一個多年前的秘密。
第03集
會長受到刺激病發去世,武烈與父親的關係更加疏遠。成福在葬禮上以會長親筆遺囑警告文道,文道表面裝作不在意。律師宣佈的遺囑表示文道是最大受益者,會長夫人張福姬並不認可決定上訴,恩淑卻極力維護自己的丈夫。武烈到學校向瑜琳道歉,他淋雨發燒依然堅持等在樓下,終於他的誠意換回了瑜琳的原諒。成福家頻繁遭到騷擾,他帶著會長親筆遺囑影本去找了文道,他希望能以此制止文道的野心。
第04集
會長的親筆遺囑上寫到要將公司留給孫子,武烈得知後對父親的抵觸情緒加深,並心生讓真相大白的想法。眼看著文道與恩淑的感情越來越好,氣急敗壞的蘭初決心要報復。文道向成福下跪相求,卻遭到拒絕。蘭初尾隨恩淑來到畫展,並故意引起恩淑對丈夫文道的懷疑。瑜琳對同學隱瞞了武烈的身份,武烈失落離開。成福載兩個女兒上學的路上遭到文道惡意追趕,成福為了躲避對方出了車禍。
第05集
文道拿走遺囑原件後離開,車禍最終奪走了瑜琳和成福的性命,武烈留下終生遺憾。惠淑將父親的死因告知了母親,她提議進行無效遺言訴訟。文道無法對員警解釋車禍當天自己的行蹤,他只好找蘭初為自己掩蓋罪行,蘭初趁機脅迫他離婚。恩淑一家發現了文道的偽善,文道提出離婚並搬出楊家,但他堅持不會放棄公司。文道最終當上會長,恩淑一家被趕了出來,蘭初如願帶著兒子住進了大宅。
第06集
十年後,武烈從國外學成歸來。秀赫已是新生公司的一名室長,但蘭初對此並不滿足。長大了的瑜政仍然性格豪爽,她依舊在草原牧場工作,並與秀赫保持密切的聯繫。新生公司面臨危機,文道準備找回武烈,蘭初暗地極力阻止。草原牧場效益虧損將被賣掉,武烈打算出資買下重新開始以發揚外公的事業。文道也準備買下牧場,他將這個任務交給了秀赫,但他卻晚了武烈一步,父子三人終於在牧場相見。
第07集
武烈將牧場買下,文道試圖將他招進公司。民秀辭掉了教授的工作,他將與武烈一起投身於新的事業。武烈拒絕進入父親的公司,即使是威脅也沒有改變他的心意。蘭初打算把別墅中武烈的房間取消,卻遭到了文道的制止,她心有不甘。瑜政拜託武烈讓她留在牧場,但武烈堅持不會再雇傭員工。秀赫推薦瑜政去新生公司面試,而秀赫正是考官之一。恩淑警告文道遠離武烈,沒想到兩人的見面被蘭初與秀赫碰見。
第08集
蘭初擅自清理了武烈的房間以除後患,她裝作是文道的意思把武烈的東西送還給恩淑。文道派人查了武烈的資金情況,並暗中對武烈的貸款做了手腳。蘭初得知文道欲讓武烈也進入公司,她擔心會對秀赫造成威脅。多蘭和瑜政都通過了面試,秀赫非常開心能和瑜政一起工作。武烈因貸款取消無法購買牧場,他隨後便接到了父親的威脅電話。武烈在會議上當眾拒絕了新任理事一職,這讓文道大為吃驚。
第09集
武烈在會議上正式提出與新生公司的競爭,文道表示會繼續阻止他的事業。武烈苦苦哀求銀行給他一條活路,卻屢遭轟趕。瑜政在同事聚餐上受男同事的歡迎,秀赫吃醋帶她先行離開。文道出資兩倍欲買下牧場,他派金秘書與牧場主洽談。武烈對事業的堅持打動了銀行的院長,他終於得到了貸款,並成功在期限時間前匯款。恩淑為了幫助兒子約文道見面,沒想到來的卻是蘭初。
第10集
文道看到恩淑被潑水的場面,恩淑氣憤說出蘭初曾拿錢找她的事。蘭初遭到文道的冷落,她決定改變戰略,讓秀赫一定找個富家女結婚。文道的妹妹慕妮離婚後從日本歸來,她毫無預兆得出現並住進了文道家。吉院長在幫助了武烈後遭到解雇,武烈去公司向父親討說法卻遭到諷刺。瑜政的母親病情加重急需手術,武烈將心急如焚的瑜政送去了療養院。回到牧場後,心系母親的瑜政在武烈懷中大哭,這一幕被趕來的秀赫看到。
第11集
瑜政與武烈的親密舉動讓秀赫瘋狂,他吃醋質問瑜政。慕妮偷了蘭初的銀行卡去酒吧喝酒,她半夜喝醉在恩淑家昏睡,恩淑只好打給文道讓他把人接走。瑜政在秀赫的車裏睡著一夜未歸,她早上回到牧場遭到武烈的諷刺。秀赫讓瑜政住進一套二手公寓,瑜政卻發現這是他專門買的,於是堅定表示拒絕。蘭初為了保住自己和秀赫的位置自殺未遂,秀赫無法理解母親的做法。秀赫終於向瑜政表白心意,瑜政以友情婉拒。
第12集
麵包店生意頹廢,恩淑只得另覓工作。蘭初為了消除慕妮的威脅,她提出公寓以拉攏慕妮。瑜政在汗蒸房被變態騷擾,她偷偷溜回牧場借宿。武烈終於同意瑜政搬進牧場做牧場管理,瑜政給秀赫留下一封信後辭職。秀赫去牧場欲帶走瑜政,他當著武烈的面再向瑜政表達愛意。惠淑以為自己懷孕,檢查結果卻讓她大失所望。蘭初的養母病危,她不情願地去醫院送錢打發,秀赫感覺母親行為神秘於是跟著去了醫院。
第13集
秀赫意外得知自己的親生父親或許另有其人,他質問母親卻受到責駡。文道斷了牧場的材料供應,武烈只得另尋出處。恩淑與慕妮在新生一樓的咖啡館見面,蘭初誤會恩淑另有所圖於是出言不遜,恩淑賭氣答應慕妮回來咖啡館工作,聽見她們對話的文道欲阻止恩淑的決定。秀赫為了證明自己的身世私下做了親子鑒定,鑒定結果證實了他的猜想,他一怒之下離家出走。幾近崩潰的秀赫打給了瑜政,武烈卻在此時受了傷。
第14集
瑜政日夜照顧受傷的武烈,武烈醒來後把她當成瑜琳突然襲吻。瑜政意外壓住了躺著的武烈,卻被恩淑和武烈奶奶誤會,武烈極力為瑜政辯解。秀赫受蘭初的影響和教唆性格大變,他對瑜政非常強勢。恩淑正式在咖啡店工作,蘭初故意當眾侮辱恩淑。瑜政因發現詐騙陷阱而被綁架,武烈先一步將人救出,瑜政終於與母親在牧場團聚。秀赫趕去救人時看到瑜政伏在武烈肩上痛哭,他逼瑜政放棄牧場,瑜政竟說出喜歡武烈。
第15集
秀赫不信瑜政的話依然堅持讓她離開,瑜政只好含淚相求,秀赫即向父親要求接手除掉牧場。蘭初欲以上交存摺為條件讓秀赫成為繼承人,文道卻表示要讓兒子們公平競爭。武烈將高燒不退的瑜政送去醫院,並與瑜政談到了他難忘的初戀。蘭初為了趕走恩淑,便買通了幾個混混去咖啡館鬧事,又刻意讓恩淑的家人看到。恩淑本準備辭職,卻無意中發現了蘭初的陰謀。氣憤的恩淑決心要報復。
第16集
秀赫想用建高爾夫球場摧毀牧場,這個項目一公開就掀起了土地主人間的爭吵,武烈也因為擔心牧場心情焦慮。恩淑發現蘭初竟派人監視自己,她故意打電話約文道在咖啡館敘舊談心,收到消息的蘭初暴跳如雷。得知又是新生公司在背後作祟,武烈向文道發誓一定會阻止他。瑜政為了守住牧場無奈答應秀赫會離開,她在走之前向武烈告白。秀赫本安排母親和瑜政見面,卻被突然出現的武烈阻止。
第17集
武烈抱住瑜政求她留下,憤怒的秀赫更加堅定了摧毀牧場的決心。恩淑送外賣時與文道在電梯中偶遇,蘭初看到後再生誤會因而對恩淑惡語相向。瑜政對武烈的擁抱一直耿耿于懷,武烈在她的責問下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他終於向瑜政表白。潘月在迎新聚餐後聽到喝醉秀赫在呼喚瑜政,第二天她故意把瑜政和武烈戀愛的消息告訴了秀赫。瑜政為了阻止球場建設議案去找秀赫,秀赫對他異常冷淡。
第18集
蘭初認為瑜政腳踏兩條船,她在公司走廊推攘並諷刺瑜政。秀赫告訴父親自己打算和瑜政結婚,文道即派秘書調查瑜政。恩淑和母親福姬意外發現了武烈的戀情,福姬嫌棄瑜政的條件因此非常反對。瑜政不願母親因自己而受委屈,她準備放棄愛情搬離牧場。秀赫被迫與財閥的女兒相親,結束後他在路邊攤發現了喝醉昏睡的瑜政並將她帶走。文道得知瑜政的身世後焦慮不安瑜政的母親卻在此時去尋求文道的幫助。
第19集
不明真相的瑜政母親請文道幫忙調查車禍真相,文道嘴上應允內心卻已泛起波瀾。武烈因瑜政與秀赫獨處一夜而發怒,他在公司與秀赫大打出手。瑜政正式提出辭職,武烈不顧家人反對堅持守護愛情。武烈在姥爺的墓碑前為瑜政帶上情侶戒,並許下了一生愛的承諾。瑜政與武烈商量後還是決定搬走,她準備帶母親住進太陽家的倉庫房。瑜政被武烈深深感動,她帶武烈來到父親與姐姐的墓前。
第20集
武烈難以接受瑜政是瑜琳妹妹的事實,他對愛情感到迷茫。瑜政母親懷疑交通事故與遺囑有關,文道聽了她的話更加恐慌。蘭初故意在記者面前向恩淑秀恩愛,恩淑倉皇離開。恩淑因疲勞過度暈倒,文道將她送去醫院,並在病床前表白了自己的真心。瑜政與母親搬去了太陽家,武烈心中還懷有對瑜琳的歉意,他希望瑜政能等他。太陽家發生一起入室搶劫案,秀赫為了保護瑜政而被刺傷。瑜政無法再遵守約定,她與武烈痛苦告別。
第21集
秀赫在搶救後終於脫離危險,他請求父親讓瑜政留在自己身邊,文道考慮到遺囑之事便默許。瑜政為了報恩違心離開武烈,她只留給武烈一個背影而默默流淚。瑜政在醫院耐心照顧秀赫,蘭初卻看她更加不順眼而口不擇言。武烈送來了牛奶工廠啟動儀式的請柬,瑜政的母親卻不知是否該交給女兒。秀赫將自己的求婚計畫告訴了父親,文道為一己之利勸說蘭初答應。武烈的工廠啟動之日,瑜政收到了秀赫的求婚。
第22集
秀赫的求婚讓瑜政不知所措,蘭初拗不過丈夫與兒子只得答應這門婚事。武烈仍然帶著那枚戒指,瑜政當面向他說出將和秀赫結婚的決定,武烈悲痛驚慌難以接受。潘月私自申請了海外留學,秀奉為了準備資金決定將家裏的二樓出租。惠淑為了孩子的事心力交瘁,她和民秀商量領養一個孩子。秀赫終於如願與瑜政一同踏著紅地攤走進禮堂,武烈在婚禮進行中趕到,卻只默默看了一眼後就含淚離開。
第23集
秀赫如願娶瑜政為妻,武烈獨自黯然神傷。武烈與剛回國的好友尹世京約見在酒店大堂,沒想到與蜜月的秀赫和瑜政相遇,世京突然吻上武烈並幫他帶離尷尬困境。瑜政與秀赫度過了新婚之夜,武烈在夜晚借酒澆愁。蘭初表面上對瑜政很是熱情,卻瞞著秀赫要求瑜政服用避孕藥。秀赫取消高爾夫球場的專案引起文道的不滿,他為求得原諒向父親下跪,蘭初得知後後遷怒於瑜政。
第24集
文道產生了結束現在這段婚姻的想法,蘭初為此發狂痛哭。世京在醫院做的產品推介使得武烈的牛奶深得人心愛,醫院最終放棄了新生公司的牛奶。蘭初帶著不明所以的瑜政去慕妮新開的咖啡店鬧場,武烈與瑜政在咖啡館外偶遇,蘭初看到兩人深情對望而惱怒。秀赫心疼瑜政便讓她在娘家住一晚,蘭初因此對兒媳更加不滿。蘭初在咖啡館的行為惹惱了文道,他警告看出遠離恩淑。
第25集
瑜政去冷庫替慕妮拿牛奶,沒想到與武烈偶遇。兩人被反鎖在冷庫中,他們為了取暖只好相互依偎。趕去救人的秀赫看到這一幕心起波瀾,蘭初更因此把瑜政趕出家門。瑜政一心想與蘭初好好相處,但她的努力都被蘭初認為是別有用心。秀赫在武烈之前與醫院簽了合約,武烈的工廠被迫囤積了大批牛奶。福熙去公司大罵文道糾纏恩淑不放,蘭初聽到後對恩淑更加怨恨,她心生報復恩淑的計畫。

第1頁|全文共2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韓劇劇情介紹

zoela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