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劇 憎恨的漩渦劇情簡介線上看:

別名:ชิงชัง / Hatred / Ching Chang /憎恨

演員介紹:

.Captain Phutanate Hongmanop as Yod
.Jieb Sopitnapa Chumpanee as Im
.Pepper Ratthasart Korrasud as In
.Pimmada Boriruksuppakorn (Pim) as Oon
.Puri Hiranpruk (Ri) as Ying (Yod's little bro)
.Ann Alicha Laisattruklai as Bang Orn
.Noom Atthaporn Teemakorn as Ping
.Ornjira Larmwilai (Pang) as Aree
.Peemai Sumonrat Wattanaselarat as Malai
.Rungruang Anantaya (Hack) as Balad
.Pukhai Pongsiri Bunluewong as Ahtit
.Airin Yoogthatat as Gingganda
.Ball Vittavat Singlumpong as Yogchai
.Toey Jarinporn Joonkiat as Ganyaa
.A Passin Reungwoot as
.Duantem Salitul as Tongkham (Im's Mother)
.Sorrapong Chatree as Poo Yai Kaew (Im's Father)
.Nahatai Pichitra as
.Patsorn Boonyagiat as (In's Mother)
.Man Supakit Tungtatsawat as
.Rungruang Anantaya (Hack) as
.Krung Srivilai as
.Jeerasak Pinsuwan as (In's Father)

---------------------------------------------------------------------------------------------------------------

茵慕(縮替達那帕.春帕尼飾)
高萬的大女兒,身邊有很多追求者,其中亞騰與俊英兩人為了追求她而爭鬥,因為被亞騰下蠱而成了落跑
新娘。

亞騰(卜他聶.宏馬諾飾)
年輕氣盛,黑幫混混成天無所事事,經常惹事生非,非常喜歡茵慕,無所不用其極的把她給搶了過來,但內心沒有一天不愛著茵慕,終於以真心換得茵慕的愛。

沃恩 (品瑪蘭 玻麗拉蘇帕宮 飾)
高萬的二女兒,暗戀亞騰,被爸爸命令代替姐姐嫁給俊英,因為不願嫁給非自己所愛的人,選擇離家出走,沒想到淪落到妓院賣身。

班雅 (阿莉荼.萊沙蘭都改 飾)
高萬的三女兒,暗戀俊英,一直忌妒茵慕,如願以償地代替姐姐們與俊英結婚,但俊英的心中卻只有茵慕一人,被俊英冷落的她不甘寂寞,暗中偷藏情夫…

艾麗(屋拉吉拉.列威來 飾)
高萬的小女兒,情非得以的情況下嫁給家中的工人文斌,但最後卻拋棄文斌另結新歡。

俊英(拉他沙.郭拉縮 飾)
甘蔗碼頭米廠的兒子,英俊、能幹、深得長輩喜愛,非常喜歡茵慕,非茵慕不娶,但茵慕卻在結婚前夕與亞騰私奔,決定誓死找回茵慕,憤而展開報復。

易安(普力 西蘭力 飾)
亞騰的弟弟,很支持哥哥的行為,暗戀沃恩 許久。

文斌(阿他潘.替馬公)
艾麗姑姑家的佣工,憨厚老實非常喜歡艾麗。

高萬(縮拉朋.差迪)
甘蔗碼頭的村長,與妻子彤歡共生了四個女兒,視俊英為唯一的女婿。

 

完整分集介紹:泰劇憎恨的漩渦線上看劇情介紹,分集介紹,人物介紹

 

泰劇 憎恨的漩渦 劇情簡介:

《憎恨的漩渦》甘蔗碼頭的村長高萬一心想讓富二代俊英當自己的女婿,計畫把大女兒茵慕嫁給他,但在結婚前一天,茵慕卻被愛慕她許久的混混亞騰設計失身,不得不跟著亞騰離家出走。於是高萬要二女兒沃恩代替姐姐嫁給俊英,但沃恩卻跟著別的男人一起不告而別。最後,高萬只好讓三女兒班雅嫁給俊英,班雅暗戀俊英已久,如願以償嫁給俊英,卻發現俊英心裡只愛著姐姐茵慕,被俊英冷落的她心有不甘偷藏情夫;四姐妹的愛情糾葛延續到了下一代,為了扭轉人生、改變命運,他們的子女們開始找尋過去他們的父母所犯下的情感糾葛…,迎接屬於自己的未來! 高瓦與妻子彤甘 生有四女,依次為:茵慕、沃恩、斑婭及小女兒艾麗,她們每個人心目中都為自己的未來勾畫出了美好的藍圖;然而,人類與生俱來的愛恨情仇、貪婪迷戀卻在冥冥 之中操縱著四姐妹對於愛情、婚姻及幸福人生的追求與抉擇,為了幸福,她們突然在一夜之間反目成仇,人生自此走上了一條充斥著憎惡與仇恨的不歸路... 茵慕是家裡的長女,身邊始終不乏追求者,其間實力相當的當屬當地的黑幫老大亞特及富賈之子英,兩者頗具各自的優勢和魅力,令茵慕很是舉棋不定,然 而,在高瓦眼裡唯一人選即為—英。亞特不願看到自己失勢,於是就用計讓茵慕不得不以身相許,並在茵慕結婚的前一天帶其潛逃,英為了一解心頭之恨,決定誓 死找回茵慕。憎恨漩渦的「源頭」自此形成,並顛覆著每個人的人生...茵慕成了落跑新娘,於是高瓦就決定讓沃恩代替姐姐與英步入婚姻的禮堂。沃恩只好出逃,亞特的弟弟尹安對沃恩暗戀已久,此時也緊跟著沃恩脫逃,尹安與沃恩的「私奔」成了眾人飯後的談資,生活的變遷讓昔日的千金沃恩變成了賣身女,沃恩生有一子並託付給大姐茵慕撫養。斑婭一直以來都暗戀著英,並如願以償地與之結婚,然而在英的心裡卻一直只為茵慕保留著一席之地,被冷落的斑婭不甘寂寞,暗中私藏情夫。較之三個姐姐,小女兒艾麗的婚姻生活也是差強人意,艾麗不得已與家裡的傭工斌結為夫妻,斌對其關愛有加,但艾麗卻在拋棄斌之後另尋新婚,還將與斌生下的兒子讓與茵慕撫養,並矢口否認自己作為親生母親的身份。兩個男孩長大成人,為了改變自己的命運,扭轉自己的人生,他們將自己親生父母及與之相關的人與事攤開在眾人的面前...追溯過去,尋覓失去的回憶,以便重新認識當年所犯下的罪惡並為後輩鑿開幸福的源泉...

by:緯來戲劇 & 維基

 
泰劇 憎恨的漩渦線上看分集介紹:

第1集
一年一度的節日使Nam Oi這個小村莊裡充滿了歡樂的氣氛,村長高瓦的夫人彤甘和女兒們也在家中忙碌。彤甘夫人喚來長女茵慕和次女沃恩,沃恩的抱怨使母親和姐姐不禁皺眉。
閨房中,三女兒斑婭正仔細地梳妝,妹妹艾麗在旁調侃,被說中心事的斑婭和艾麗打鬧起來,直到茵慕進了房間才停止了嬉鬧。茵慕為斑婭理好斜披,之後四姐妹隨同母親去寺廟。
廟會上,一個男子正帶領人群載歌載舞,他是Nam Oi一帶的黑幫老大亞特。見到茵慕的他,目光不禁柔和下來,於是來到茵慕面前邀她共舞,茵慕拒絕,沃恩主動請纓並跳起舞來,贏得一片喝彩,亞特卻無比失望。
這時,幾個不速之客攪亂了歡樂的氣氛,原來是亞特的弟弟尹安被幾個混混舉刀追趕,亞特與那些人打起來,周圍滿是尖叫聲,彤甘夫人和茵慕、斑婭、艾麗看得心驚膽顫,唯有沃恩興奮地觀戰。
亞特終於將為首的人制服,正在這時,高瓦村長聽說了剛才的事來到亞特面前,亞特悻悻地放了自己的手下敗將,那幾個人卻又突然不肯走。
人群中走出一個衣著華麗的男子,他給了為首的混混一些錢打發他們離開,混混收了錢滿意而歸。一旁的斑婭顯得特別開心,因為這個人就是她所暗暗喜歡的富商之子英。亞特十分不滿地道謝並挖苦英,英一笑而過並反唇相譏。
亞特隨茵慕姐妹到了寺廟,進佛堂前提出為茵慕拿貢品,茵慕默不作聲,這時英出現,提出了和亞特同樣的請求,斑婭心裡十分不是滋味。茵慕將貢品給了英,英得意地看向亞特。沃恩請亞特為自己拿東西,亞特冷著臉走開。隨後沃恩受到了尹安的嘲笑,但不甘示弱的她也使尹安出了醜。
茵慕將自己的斜披疊好放在香案上祈福,英也取下自己的圍巾疊好放在斜披旁。亞特見狀取下自己的水布,徑直放在了斜披上,茵慕羞憤地跑開,亞特立即追去道歉,臨走前得意地瞟了英一眼,英沒有說話,但心裡十分不痛快。
沃恩安慰英,所說的話卻被斑婭聽得一清二楚,斑婭開始誤會茵慕。英回到家後一直放不下白天的事,吃飯時催促父親盡快去向高瓦村長提親。
次日亞特準備了送給茵慕的荷花來到高瓦家,發現英在幫茵慕舂稻穀,於是立即上前表示也要幫忙,茵慕賭氣走開,並不得已地收下亞特的花。亞特得意洋洋地看著英,英不禁嗤笑。
客廳裡英的父親正與高瓦村長談著兒女的婚事,高瓦毫不猶豫地答應了英的求親,並為女兒就此可以擺脫亞特糾纏而高興。
沃恩和艾麗趴在門邊偷聽,卻發現了正準備偷聽的尹安,於是沃恩澆了尹安一瓢冷水,和尹安擠著透過地板的缺口向客廳望去,尹安看著沃恩,不禁露出微笑。
另一邊廂,斑婭也聽到了父輩的談話,傷心至極。沃恩卻十分開心,哼著歌幹活,被斑婭看見,兩人爭執起來。斑婭以亞特愛的是茵慕來刺激沃恩,沃恩亦是以英對茵慕的情感來反擊斑婭,兩姐妹扭打起來,小妹艾麗被嚇得不知所措,趕緊請來母親,卻不想父親竟先她們一步。
父親質問原因,兩姐妹面面相覷不說話,氣急了的高瓦用籐條鞭打沃恩,沃恩忍著疼愣是沒叫喊出聲,一旁的斑婭看著沃恩被打都感到恐懼。輪到了斑婭,她只挨了一鞭便跪地求饒。彤甘心疼地扶起女兒,在高瓦離去後再次詢問女兒們打架的原因,沃恩默不作聲,斑婭也不說話。
第2集
亞特聽說了英和茵慕的婚事,傷心的他借酒消愁,父親和弟弟都無力勸阻。不甘心就此失去英的斑婭在一番思慮後選擇拜訪亞特,她的一席話使亞特下定了奪回茵慕的決心。
是夜,狂風大作,亞特和夥伴穿過樹林,陰森的環境使同伴害怕起來,亞特卻是一臉的陰冷,讓人不寒而慄。他們拜訪巫師,巫師在陰暗可怖的房間裡施法,亞特虔誠地祈禱著。窗外暴雨如注,電閃雷鳴,正在家中安睡的茵慕突然掙紮起來,滿臉痛苦的表情,驚醒了一旁熟睡的妹妹艾麗,茵慕說自己做了一個可怕的惡夢,艾麗勸姐姐別想太多後便繼續睡下,茵慕仍然心有餘悸。巫師給了亞特一對被綁在一起的蠟質人偶和一小瓶藥水,亞特看著那瓶藥水,感到勝利在望
次日,茵慕和父親同去寺廟,亞特一路尾隨。回家時高瓦因事走開,茵慕只能獨行,亞特躲過了迎面而來的彤甘夫人和斑婭,跟著茵慕回到家。
茵慕聽見小貓的叫聲下樓尋找,亞特取出藥水倒在手心,雙手合十祈禱成功。茵慕方才找到小貓時,亞特瞅準時機來到她面前,趁其不備將藥水抹在茵慕的頸部。茵慕的雙眼一下子空洞,反應如哮喘一般,亞特也被嚇到,不住詢問茵慕的情況。
茵慕漸漸恢復了神智,對亞特的態度竟然緩和不少,亞特趁機傾訴衷腸並欲吻茵慕,理智使茵慕避開了他,但適才哮喘的症狀再次發作,亞特趕忙上前。此時高瓦回家,見到糾纏女兒的亞特,不禁火上心頭,用隨身攜帶的短刀刀柄打傷了亞特的額頭,扶著女兒進了屋,全然不理受傷的亞特正呼喚著茵慕的名字。
茵慕臥床休息因而缺席了午飯,沃恩聽說亞特受傷,心裡很是牽掛,斑婭亦感到不安。之後高瓦帶沃恩去渡口準備乘船去拜訪外地的親戚,彤甘夫人也有事出門,沃恩悄悄溜去亞特家,只留斑婭一個人為茵慕煎藥。
心事重重的亞特一直放不下茵慕,因此不顧勸阻去了茵慕家。沃恩來到亞特家,見一個人蒙頭睡在臥榻上便以為是亞特,於是傾訴起自己對亞特的愛意,哪知道睡在那裡得人是尹安,尹安準備作弄沃恩,於是抓住她的手,沃恩高興地不知所措,尹安更加過分,做出了要親吻沃恩的動作,沃恩害羞而欣喜,睜開眼發現竟然是尹安在耍自己,於是一腳踹上去,兩個冤家對頭又開始唇槍舌戰。
茵慕哮喘的症狀又復發了,呢喃著亞特的名字,慢慢冷靜下來的她想到白天亞特準備吻自己的情景,手指不禁觸碰到自己的嘴唇。亞特到了茵慕家,準備翻牆進去,此時 斑婭正為茵慕煎藥,可是不小心弄灑了藥材,斑婭心中積澱多時的情緒終於爆發,抓起藥材丟進火爐裡,說了好些詛咒姐姐的話。這時亞特從牆上躍下的聲響驚動了斑婭,斑婭懷疑家裡進了賊,於是提燈下樓查看,亞特躲在門後並弄熄了面前的油燈。這時一扇沒有關嚴的窗戶,窗扇被狂風吹地發出聲響,斑婭安下心來,抱怨著將它關上。
亞特終於來到茵慕的房間,正想著亞特的茵慕十分驚訝。亞特向茵慕傾訴了愛意,茵慕順從了亞特的要求。
另一邊,高瓦和女兒等不到渡船,一個路過的船伕告訴他們因為暴雨的關係今晚不會有船了,高瓦謝了船伕便和艾麗回家。尹安也在此時送沃恩回家,路上拿沃恩打趣,沃恩辯駁了幾句便不要尹安相送,自己回家了,尹安看著沃恩的背影,再次露出笑意。
亞特穿好衣服後,也為熟睡的茵慕整理了衣衫,他愛憐地看著茵慕,輕聲吐露自己的愛意、愧疚與無奈。正欲離開的他發現高瓦和艾麗也在此時進了家門,於是趕忙退回到茵慕的臥室裡。
第3集
高瓦上了樓,亞特趁機跳窗逃走,卻恰好被提著燈的艾麗看見。亞特從姐姐的臥室裡跳窗下來使艾麗非常吃驚,高瓦詢問女兒發生了什麼事,艾麗含糊不清地應付了過去。
回到臥室,艾麗見茵慕睡得很熟,雖然依舊覺得奇怪卻放心不少。放完行李箱,艾麗不經意轉頭看見床單上的泥漬,疑竇頓生。此時茵慕在睡夢中呼喚亞特的名字,艾麗十分驚駭,頓時明白髮生了什麼事。
此時沃恩也悄悄回到家,卻留下了泥腳印。第二天清晨,彤甘夫人帶著女兒們打掃房子,斑婭在地板上發現了腳印,想到昨晚可疑的聲響便立刻告訴母親,高瓦恰巧聽到便走了過來。茵慕和沃恩都十分緊張,艾麗看著大姐不禁也擔心起來。
高瓦懷疑是亞特,茵慕立馬替亞特辯解,艾麗也在旁幫著姐姐說話,加上沃恩的辯白,高瓦打消了顧慮。
英準備去高瓦家,此時亞特神氣活現地來到英家的店舖,向英示威。英起初和他彼此譏諷,卻聽出了亞特的弦外之音,頓覺不安。
英和父親去高瓦家催促英和茵慕的婚事,斑婭聽聞後氣憤之餘責怪亞特沒有有所行動。
彤甘讓茵慕去大廳見英,茵慕不願去,說自己愛的不是英而是亞特,並傷心於父母不詢問自己的意見就定了她的終身。高瓦等候多時不見茵慕來,便起身去催促,恰好聽見女兒的話。之後一臉凝重地回到客廳,推脫說女兒病了,英要去探望被高瓦阻止。
晚上,茵慕魂不守舍地把洗好的衣服晾在庭院。沃恩上前與她談話,近乎瘋狂地要茵慕說會和英結婚。茵慕說自己愛的是亞特,沃恩的情緒更加波動,不敢也不願相信的她逼著姐姐否認,茵慕卻不改口。這時艾麗走來拉開了沃恩,並斥問沃恩是不是因為一個男人就不顧姐妹之情,沃恩頓時冷靜不少,哭著走開。艾麗安慰茵慕,兩人回了臥室。不料方才所有談話都被斑婭聽到。斑婭喜上眉梢,立刻去亞特家告訴亞特明天她們姐妹會和母親出去選布料,可以給亞特和茵慕製造機會,亞特喜出望外。
選布料時,斑婭假意叫茵慕幫自己挑選,告訴茵慕亞特正在等她。茵慕向門外望去,見到亞特頓時激動起來。
斑婭在茵慕走後故意弄倒布匹讓沃恩幫忙,沃恩發現茵慕不見了頓時明白一切,斑婭挽留不住卻又弄倒了一堆布匹。
茵慕遠遠地緊跟著亞特,沃恩也追了出去。
第4集
茵慕緊隨亞特卻忽然不見他的身影,亞特蒙上了她的眼睛,一陣驚恐後茵慕發現時亞特,兩個彼此思念的人擁抱在一起。這時傳來沃恩的聲音,亞特趕緊拉茵慕躲起來,沃恩尋找未果,在快要找到時被尹安矇住頭,尹安示意哥哥和茵慕快走,當他們離開後才放了沃恩,沃恩對著尹安發了一通牢騷。
沃恩回家告訴父親茵慕不見了,高瓦頓時覺得天旋地轉,只有斑婭很是得意。英也知道了茵慕和亞特的事,悲憤異常。高瓦氣憤地去找亞特的父親要人,可亞特的父親也不知道兒子的去處,尹安也絕口不提。
茵慕坐在小船上,亞特在船頭划槳,看見茵慕一臉的淒然便來到她身邊安慰。茵慕說她將自己的餘生都交託給亞特時,亞特突然明白了自己肩負著的責任。這時他看見巫師給他的小人掉了出來,因為害怕失去茵慕,亞特將小人塞回包裡。
英和父親來高瓦家興師問罪,斑婭聽到了他們的談話覺得愧對英,便追上去安慰他,英卻感到厭煩。
茵慕和亞特來到一棟房子,他們暫時在哪裡歇腳。英帶著隨從們四處尋找茵慕和亞特,也來到這裡。亞特在睡夢中聽到動靜,立刻讓茵慕逃走,可沒來得及,英看到了茵慕。
此時亞特已躲在房前的灌木叢內,看著茵慕還在房裡的他心急如焚,正欲救出茵慕卻被人攔住,亞特以為是英的人便攻擊上去,不料那人卻是尹安。
茵慕求英放過亞特並成全他們,英十分傷心,卻兇狠地告訴茵慕不可能,茵慕說如果亞特死了自己也活不了,英更加心碎,但還是決定強行帶茵慕離開。這時尹安跑出灌木叢引開英的手下。亞特立刻奔去救茵慕。
第5集
亞特推開英,茵慕立刻跑去亞特身後,亞特和英打了起來,使茵慕手足無措。英的手下追尹安到了水邊,尹安回頭,使他們發現追錯了人,其中一人突然意識到英有危險便立刻帶著夥伴折返回去。
英掏出了槍被亞特踢開,最後關頭亞特用刀柄擊傷了英的額頭,英血流不止,這時手下人趕來將他扶了回去。茵慕與亞特決定面對一切,清晨划船回了村子。
艾麗獨自去了城裡的姑姑家,卻被偷走了錢包,之後一個男子幫她制服了小偷,姑姑也在這時走過來,原來那個男子正是艾麗姑姑家的傭工斌。斌對艾麗一見鍾情,艾麗也對斌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姑姑的丈夫是一個好色之徒,此時正欲非禮家中的女工,女工逃了出來遇上女主人和斌,便向女主人哭訴,這時艾麗的姑父將所有責任推卸給了女工,姑姑聽信了丈夫的話,訓斥並辭退了那個女工。之後她將艾麗介紹給丈夫,姑父見艾麗長得漂亮頓生歹意,表面擺出長輩對晚輩的慈愛態度,實則藉機揩油。斌看在眼裡,十分擔心艾麗的處境。茵慕暫住在亞特家,亞特準備了花環和香燭去高瓦家,臨走前茵慕囑託他亞特使父親給了他什麼委屈也務必要忍,亞特讓茵慕放心便離開。茵慕卻怎麼也放不下心來。
亞特去高瓦家門口,氣憤的高瓦失去了理智般打翻了亞特的花環和香燭,並回房取槍要殺他洩憤,彤甘和斑婭怎麼也攔不住,沃恩擋在亞特面前握住了槍口。在妻女的勸說下高瓦恢復了理智,但依舊氣憤地進了屋,全然不理亞特。沃恩哀怨地看著亞特,亞特不發一言地拾起花環和香燭繼續站在高瓦家門口,沃恩負氣跑開。英聽說了這件事便準備來高瓦家羞辱亞特。
高懸的烈日使亞特逐漸體力不支,倒在地上。彤甘和斑婭都嚇壞了,彤甘急忙去找丈夫,可是高瓦竭力正誦讀佛經使自己平靜下來,對亞特依舊是不聞不問。這時一瓢冷水澆在亞特臉上,亞特逐漸醒來,見是英。英給亞特一把刀,兩人開始決鬥,斑婭嚇壞了一直在旁勸兩人住手。擔心亞特的茵慕也和尹安趕去,見英正拿刀對著亞特的脖子,茵慕想要衝過去卻被英的手下攔住。
高瓦看見牆上一家人的合照,目光落到茵慕時,高瓦的心不禁軟下來。這時彤甘敲門告訴他外面的情況,高瓦心下一驚,立刻出門。
這時沃恩請來了村裡德高望重的高僧,高僧勒令眾人收手,並責怪了斑婭、英和英的手下。

第6集
高瓦趕來後高僧讓他拿個決策,高瓦為了成全女兒和對英有個交代狠心將亞特和茵慕逐出Nam Oi村,彤甘和茵慕傷心欲絕。
眾人在渡口的涼亭送別茵慕和亞特,茵慕和母親彼此十分不捨,亞特跪在茵慕身邊請彤甘夫人給他們祝福,彤甘將茵慕的手交到亞特的手裡,沃恩在一旁難過地落淚。
所有人都很悲傷,只有斑婭獨自竊喜,茵慕請沃恩和斑婭照顧好父母,斑婭立刻答應並請茵慕放心。臨走前,彤甘夫人將手上的戒指給了茵慕。
而這時艾麗也被道貌岸然的姑父糾纏,正當他準備對艾麗非禮時,斌假裝進屋通報事情而使男主人不得不停止對艾麗的侵犯。
艾麗向斌表達了感謝和讚許,斌十分開心,目送艾麗走遠,這時姑父看見,準備在日後報復他。
英回家後病倒了,他的父親找到高瓦,提出要沃恩嫁給英,在門外偷聽的沃恩和斑婭都驚呆了,沃恩立刻準備回屋收拾衣物出走,卻見斑婭傷心地哭泣著,斑婭傷心於英不選擇自己,沃恩感到無奈,可是在出門前卻被父親撞到。沃恩與父親爭執起來,父親問她不願和英結婚的原因,沃恩說自己愛的是亞特,高瓦和彤甘都十分驚愕。
斌騎自行車送艾麗去劇院看戲,一路上兩人言談甚歡。艾麗獨自進了劇院但斌卻不放心,艾麗說了一番話打消了斌的顧慮,斌正準備離開卻在劇院門口看見自己的東家主人。於是他立刻進劇院準備向艾麗報信,可是因沒有買票被工作人員擋在門外,斌看著東家進了大廳,急中生智的他製造了劇院的一場騷亂。艾麗和男伴不知所措,正準備離開時斌拉著艾麗跑走,艾麗責怪斌並詢問是怎麼回事,斌告訴艾麗是她的姑父追來了,艾麗立刻明白。兩人在後台停下,艾麗讚揚了斌的勇敢和機智。這時艾麗的男伴大聲呼喊著艾麗的名字,被艾麗的姑父聽到,氣急敗壞的他突然看見幕布後的兩個人影,便去後台尋找。
艾麗和斌聽到了熟悉的聲音,立刻動身逃跑。姑父卻在途中被劇場的工作人員當賊攔下。艾麗和斌平安出了大廳,這時男伴來找艾麗,並用不友善的眼光看著斌,艾麗向男伴道明一切並向斌表示了感謝後便和男伴離開。斌鬆了口氣又悵然若失。
高瓦給沃恩帶上腳銬,沃恩讓斑婭給自己想辦法,斑婭寫了一封由沃恩口述的信帶給英。英讀了信知道沃恩不嫁自己的原因竟是亞特,氣急的他便發起脾氣來。斑婭安慰英,趁機向他表明心曲,英卻表示自己的心中永遠只有一個茵慕,這使斑婭傷心難過。
茵慕和亞特來到另外一個村莊,亞特找好了房子,茵慕看著自己未來的家,想像著未來的生活,露出了微笑。兩人一起收拾臥室,亞特想和茵慕親暱,茵慕害羞地半推半就,但推搡中扯破了枕頭,巫師給亞特的一對小人掉了出來硌到了茵慕的頭,亞特趕緊分散茵慕的注意力並悄悄將小人塞在了枕頭下。
第7集
沃恩讓斑婭給自己想辦法,斑婭也不知怎麼辦。這時尹安在窗外丟了一根樹枝上來,沃恩去窗口和尹安鬥了兩句嘴。斑婭下樓和尹安交談,尹安知道了沃恩被安排嫁給英的事。
亞特的夥伴將這件事告訴了亞特和茵慕,茵慕深感歉疚和不安。送夥伴離開時,夥伴問亞特是否解除了茵慕的身上的魔法,亞特搖頭。這時茵慕出來,亞特急忙噤聲。夥伴走後亞特和茵慕在屋前交談,茵慕害羞而欣喜地告訴亞特自己懷孕了,亞特開心之餘更是感到深深的歉疚。
高瓦和英的父親請人排定黃道吉日,回家後告訴沃恩她將擇日出嫁。沃恩和斑婭都感到震驚和難過。晚上,尹安在沃恩的窗下吹笛,沃恩聽到笛聲心情很舒暢,她和尹安心平氣和地交談起來,尹安給了她一枝漂亮的白色花朵,沃恩說出了心事,使尹安的眉頭慢慢緊鎖起來。
英和手下在酒館喝酒,聽到亞特的夥伴喝醉後說出亞特得到茵慕的真相,英立刻找到了那個巫師。
巫師正在打坐突然感到大難將至,起身一看,英一行人已經到了。亞特準備帶茵慕去巫師那裡解除魔法,巫師卻正在依照英的要求解開咒語,茵慕在船上感到不適,哮喘的症狀再次發作。
咒語解除,巫師送英出門,英卻讓手下矇住巫師的頭,然後親手將它砍下。霎時,陰風大作。
亞特和茵慕來到巫師的住所卻看見巫師已經身首異處,茵慕下得跑開。這時亞特的夥伴也趕來看見了慘狀,告訴亞特之前發生的一切,恰好被茵慕聽到,茵慕知曉了一切。
亞特去追回茵慕,茵慕生氣而難過地衝亞特發洩,指責他讓自己變成一個不知羞恥的女人卻讓她的父母承受著羞辱。看見亞特的短刀她動了輕生的念頭,被亞特奪下。茵慕投湖自盡,被亞特救起,亞特抱著茵慕不住地道歉,不住地讓她醒來,茵慕最終緩過了氣,虛弱地讓亞特滾開,亞特感到愧疚和難過,抱茵慕回了家。
英和手下在商量如何解決巫師的事,英叮囑手下不要洩露風聲,並對於奪回茵慕信心滿滿。
第8集
英告訴高瓦夫婦亞特得到茵慕的真相,彤甘十分傷心因為亞特她不能同女兒見面,高瓦則十分氣憤。英告訴高瓦他深愛著茵慕並且解決了一切,英安慰彤甘夫人,並表示仍會娶茵慕為妻。
英的父母不同意兒子娶一個失去了貞潔的女人,英卻表示非茵慕不娶。
斑婭告訴沃恩茵慕和亞特的事,沃恩震驚之餘希望英不會娶自己。這時彤甘解開了她的腳銬,沃恩非常開心。
沃恩、斑婭隨父母去客廳見了英的父母,英的父母很不好意思地提出英與沃恩的婚事需要變動,沃恩和斑婭都很高興,但他們提出的變動竟是提前婚期。沃恩和斑婭都很失望和著急。沃恩找尹安商量,沃恩表示要去找亞特,因為她只愛亞特一個。
茵慕的精神恢復了,但看見亞特,茵慕很是抗拒,亞特給茵慕煮了粥,茵慕也不領情,亞特一直表示自己的歉疚並給茵慕喂粥,可是茵慕竟然推開了,並說永遠不會原諒亞特。
茵慕睡下後亞特沮喪地出了門,這時尹安來找他,告訴哥哥沃恩準備來投奔他們。茵慕聽到了他們的談話,知道了妹妹的處境,便回屋收拾細軟。
正準備離開時亞特進了屋,茵慕表示要離開他,亞特抱住茵慕請求她留下,茵慕流著淚,狠下心掙脫了亞特的懷抱。亞特取下掛在牆上的刀請求茵慕殺了他,以期補償自己的罪過。茵慕掙脫出來,亞特竟要自盡,茵慕奪下刀扔在一旁,自己也坐在一邊哭了起來。亞特去安慰,茵慕推開他跑開了,亞特獨自坐在原地後悔自己的所作所為。
英的父親要英與沃恩成婚,可英卻說自己要娶的人是茵慕。英的父親口氣十分強硬,最終英也沒有辦法。
姑姑和艾麗一起回了Nam Oi村,彤甘夫人去迎接她們。艾麗和斑婭一起叫沃恩去見姑母,沃恩推脫不見,高瓦聽後氣憤地準備回去教訓女兒,被眾人勸下。高瓦的話使沃恩十分難過,獨自在屋裡哭泣。
深夜,高瓦心神不寧難以入睡,彤甘也醒來開導丈夫,兩人就沃恩的事情產生了分歧,但高瓦強硬的態度使彤甘也不敢多言。
沃恩流著淚醒來,驚醒了斑婭,斑婭詢問沃恩去要做什麼,被沃恩應付過去。不想沃恩竟然取了水布準備自盡,投繯前,沃恩流淚說了好些一直相對亞特說的話,被斑婭救下,沃恩責怪斑婭為什麼要救自己,斑婭解開樑上的水布,沃恩同她爭執起來,斑婭鼓動沃恩乘機逃走去找亞特和茵慕,沃恩被說動了心卻依然猶豫。艾麗聽到便動靜提燈出來,斑婭陪艾麗回房,讓沃恩自己思量。
英與手下一起喝酒,對於那樁被強迫的婚姻,英的痛苦一點不比沃恩少,他想不通為什麼自己愛茵慕卻不能與她結婚,在手下的煽動下他把一切都歸咎於亞特並發誓要報仇雪恥,將自己所受的痛苦十倍百倍還給亞特。英打碎了酒瓶劃破手掌將血滴入酒中喝下發誓並詛咒亞特。
英的家人在挑選禮服,英態度的轉變使家人大吃一驚,面對父親的訓斥,英負氣走開,
斑婭與艾麗在院子裡幹活,沃恩透過窗子向斑婭使了個眼色,斑婭心領神會,支開了艾麗。沃恩走過來與斑婭商量,告訴她自己決定出走,兩人進屋繼續籌劃,卻被併未走遠的艾麗發現。
第9集
高瓦與幾個鄉親在屋外準備沃恩婚禮的燈飾,沃恩獨自站在走廊思忖,這時艾麗過來試探姐姐,被沃恩搪塞過去,艾麗愈發覺察出事情的問題。沃恩焦急地等待斑婭的消息,斑婭此時準備好了小船,打點好一切的她放下心來,卻見到尹安,斑婭的話使尹安心生疑惑。
斑婭回家後十分得意,事情完全依照她的預想發展著。廚房裡,女人們為沃恩準備婚禮上的食物,大嬸的調侃使沃恩不快,沃恩看見斑婭示意她過去,便藉故離開。艾麗看見斑婭,心生蹊蹺。沃恩決定趕緊逃走,斑婭十分開心。
廚房裡的食物出現了問題,所有人都感到不祥,小聲議論起來。彤甘回房誦經以祈求一切順利,艾麗告訴母親自己的懷疑,卻被高瓦聽到。沃恩正忙著收拾細軟,卻被父母逮個正著。高瓦決定將沃恩鎖起來,彤甘也支持丈夫的決定,斑婭和艾麗見了都十分不安,高瓦命令所有人都不能幫助沃恩。斑婭失望而心急,在無人處發牢騷,這時尹安出現,斑婭突然計上心頭。
沃恩正欲跳窗逃走卻發現有人在撬地板,便害怕地拿起燭台準備襲擊,發現來人是尹安的她立刻將行李給了尹安,自己也從地板的空洞處跳出來。兩人正欲逃走卻被人發現,聲響驚動了高瓦,尹安和沃恩趕緊逃走於是高瓦帶著人馬去追。
斑婭擔心與沃恩不能順利逃走,正欲提燈去看卻被艾麗叫住,她吞吞吐吐的解釋更加深了艾麗的懷疑。
沃恩與尹安逃去樹林卻發現了追隨而至的人馬,於是兩人分開行動,尹安引開了人群,正當他們準備繼續追趕尹安時卻被高瓦阻止,高瓦向相反方向搜尋,沃恩逃跑的過程中不慎摔倒,衣物從箱子裡散出,發現追兵的沃恩趕緊躲在灌木叢後,高瓦發現了衣服碎片便在附近仔細搜尋。快要找到時,一個人來報告高瓦說為沃恩婚禮燈飾發電的電機壞了,於是高瓦立刻帶人回去。
沃恩急忙繼續逃跑,卻被人摀住嘴,轉頭發現來人是斑婭,斑婭趕緊帶沃恩離開。高瓦回家發現電機是被人破壞的,彤甘也很憂心。這時斑婭已將沃恩送上小船,沃恩交給斑婭一封信並讓她代為轉交給父母。正欲離開時,沃恩萬分不捨,叮囑斑婭好好照顧父母,斑婭答應。看著沃恩遠去,斑婭為自己的計劃得逞而高興,她讀了沃恩的信後將其燒掉,正當斑婭得意地微笑時尹安出現了,斑婭趕緊將火踩滅並搪塞過去,尹安神氣地向斑婭炫耀自己擺脫了追兵,斑婭反感,卻心生一計,鼓動尹安去追隨沃恩。沃恩獨自在船上哭泣,但立刻明白火來,奮力划船。
婚禮當天的早晨,彤甘開了門卻發現沃恩已經逃走,高瓦穿了禮服出來看著房間裡的情狀也明白了一切,剛毅的漢子流下了無助的淚水,艾麗安慰父親,之後眾人隨高瓦出去,斑婭覺得是該有所行動的時候了。
沃恩終於找到了亞特,亞特正和衣睡在庭院的涼床上,沃恩看著心愛的人不禁哭了起來,對熟睡的亞特表白,她不敢驚醒亞特,便悄悄躺在他的身邊。
清早,茵慕見亞特身邊睡著一個人便趕緊叫亞特起來,亞特見身邊的人不是茵慕,立刻驚得跳起來。茵慕和亞特都十分奇怪沃恩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茵慕與亞特質問沃恩原因,沃恩無話可答,茵慕很是憂心。
家中眾人都很著急,艾麗更是盯著斑婭,斑婭將信交給父母,卻不是沃恩親手寫的那封,艾麗看了內容頓時明白手中的信是斑婭所偽造的,但卻不好說出來。信裡的內容使所有人驚愕,高瓦更是暴跳如雷,艾麗不可置信地看著斑婭,斑婭心虛不敢抬頭。
迎親的隊伍正在行走,英面無表情,父親勸他開心些,他卻負氣走開。高瓦端著獵槍向亞特的父親要人,可無辜的老人卻毫不知情,高瓦頓時明白眼前的人確實對女兒的去向一無所知。
迎親的隊伍到了高瓦家門口,英的父親見高瓦手拿著槍感到萬分詫異。眾人進屋後高瓦告知了一切,英的家人大發雷霆,艾麗和斑婭在門口偷聽,英得知沃恩是為去找亞特而逃婚使自己難看而萬分氣憤。高瓦向英的家人行拜禮道歉,英的父親趕忙扶起他,可是英的母親卻不依不饒,被女兒和丈夫勸下,英卻感到不滿。
姑姑將信給英看,英看後加深了對沃恩的厭惡和對亞特的憎恨,斑婭對眼前的狀況十分滿意,艾麗看不下去便諷刺斑婭,斑婭感到心虛卻又很快聚精會神地聽著屋裡眾人的談話。
第10集
眾人都在商議怎麼辦,英的母親氣憤地要拉著丈夫離開,彤甘提出看看英的想法,英一臉陰冷的表情。
亞特要送沃恩回家,沃恩不情願,抱著柱子跪求茵慕和亞特收留自己,見兩人有所動搖,沃恩抱住茵慕痛哭起來。茵慕心軟,答應收留沃恩。這時尹安來了,三人都很驚訝。
迎親的隊伍在炒熱氣憤,但英和家人卻十分尷尬,英的父親勸兒子接受娶斑婭的現實,英一臉不悅,徑直衝過了門口的彩條,所有人都感到奇怪,英的手下立刻打起圓場。
尹安話中有話諷刺沃恩,茵慕看不過去提醒了他,尹安立刻道歉。沃恩氣不過,和尹安打起來。亞特訓斥沃恩,沃恩委屈地哭了,茵慕心疼妹妹,訓斥亞特,亞特輕聲向茵慕解釋事情的嚴重性。
英坐在大廳裡,麻木地等待自己的新娘,周圍人的起鬨使兩家人都覺得難堪。換上新娘服的斑婭從房裡走出來使所有人議論紛紛,斑婭如願戴上了英的婚戒,十分開心,但高瓦和彤甘卻另有擔憂。
鄉親們對於沃恩議論紛紛,見英出現便紛紛散開。英鬱悶地拿起一瓶酒,在眾人異樣的眼光中將它一飲而盡。與此不同的是,斑婭開心地在房間裡梳妝,艾麗質問斑婭是不是她幫助沃恩離開,沃恩以勝利者的得意語氣回答妹妹。當艾麗問起是不是她偽造了沃恩的書信,斑婭一時語塞卻很快又以得意地語氣反駁艾麗,艾麗不齒地對斑婭說英愛的始終是茵慕,誰都不能取代,斑婭氣急。
灑水禮開始,高瓦和彤甘祝福女兒和女婿,斑婭看著英冷冰冰的表情心生難過,英的父親也祝福了新人,但英的母親卻沒好氣的給斑婭臉色,當她同兒子說話時卻發現兒子昏倒了,引起眾人的恐慌,斑婭也十分吃驚。英的母親認為斑婭不詳,對她更加厭惡。
茵慕還是沒有完全原諒亞特,兩人因為沃恩的事情吵起來,亞特不知茵慕到底要自己怎麼樣,對茵慕大吼起來,茵慕甩了他一個耳光,並說了絕情的話,亞特很快道歉並請求茵慕的原諒。茵慕的態度依舊堅決,但她流下了難過的淚水,亞特也傷心地離開房間,茵慕看著他的背影,不禁懊悔自己打了亞特。亞特帶著難看的臉色下樓,完全不理會沃恩,沃恩準備追上去卻被尹安阻止,兩人又絆起嘴來,沃恩不理尹安,還是去追亞特去了。
眾人守在英的床前,彤甘示意斑婭給公婆行禮,並叮囑斑婭日後做好妻子本分,之後眾人離開。斑婭為英脫下襪子,看著自己心愛的人,述說著自己的愛意和嫁給他的不易,不禁落淚。斑婭抱著英哭,英的手也摟住了斑婭,斑婭驚喜,卻聽英呼喚的是茵慕的名字,更加傷心難過。
次日早晨,彤甘提著籃子出門,看見獨自坐在院中的高瓦,夫妻倆說起了艾麗與姑媽回城的事情。這邊艾麗已經到了姑媽家,斌非常開心,艾麗卻因為家中發生的事情而一臉陰鬱。姑媽把在Nam Oi村發生的事告訴丈夫,丈夫假意關懷起來。
艾麗請斌打水以備自己沖涼,斌看著艾麗不覺驚呆,接著靦腆地背向艾麗,艾麗覺得斌老實得可愛,斌便趕緊回店裡做事去了。可是姑父卻看到了艾麗在沖涼,計上心頭的他將斌趕出門,接著來到艾麗的房間欲行非禮,艾麗奮力反抗,姑父卻更加無恥地強迫她。斌聽見艾麗的叫喊感到十分著急,急中生智的他點燃了門口的柴火製造了著火的假象。姑父見著火了立刻衝出門去,斌趁亂溜進房子裡,姑父發現一切都是惡作劇,艾麗也趕緊跑出來,看見躲在角落的斌,立刻明白是他救了自己。斌默默離開,艾麗跟隨到了他的家,斌握著艾麗的手詢問她有沒有事,艾麗向他表示了自己的感激。斌突然意識到了什麼,趕忙放開艾麗的手,並用布擦拭,生怕自己的手弄髒了她,艾麗的心門漸漸打開,表示要去斌家暫住幾天,斌欣喜若狂。
寺廟門口,一些鄉親在談論高瓦家的事情,婚禮上的鬧劇成為了他們的笑柄,這時高瓦夫婦出現,他們趕緊住了口,高瓦訓斥他們,其中一個人不服氣地頂撞,高瓦氣得要用手杖教訓他們,嚇得那些人猢猻四散,彤甘也在勸阻丈夫。
吵鬧聲驚動了高僧,高僧制止了鬧劇,高瓦責怪自己沒有盡好父親責任教育好女兒並發誓解決一切,亞特的夥伴聽到後不禁擔憂起來。
沃恩準備逃走卻被尹安攔住,兩人推搡間亞特和茵慕趕到,看見眼前的場景誤會起尹安來,沃恩誣陷尹安想非禮自己,尹安趕緊辯解。茵慕給妹妹整理衣衫並在言語上維護妹妹,亞特卻相信弟弟,他的話讓沃恩非常不快。
這時亞特的夥伴趕來報信,四人著急起來。他們坐在涼亭裡商議,提到是沃恩在信中提及她要來投奔亞特和茵慕,沃恩辯解自己沒有這麼寫。尹安聽到是沃恩的信,不禁想到當晚斑婭燒掉的東西,於是將這件事告訴了哥哥和茵慕姐妹,眾人都不知如何是好。
茵慕提出大家團結在一起,沃恩得意地看向尹安。茵慕看著遠方,想著應對的辦法。

第11集
第二天清晨,斑婭開心地進臥房為英整理衣裝,但英卻一臉厭煩,之後拿起行李箱收拾衣服,這讓斑婭驚詫不已。面對斑婭的詢問,英頭也不抬地說自己要離開這裡,斑婭十分著急。英將一封信留給斑婭,讓她代自己好好照顧父母,斑婭立刻哭著挽留他,但英的語氣近乎決絕。斑婭抱住英,但英依舊是冰冷的表情,他的話傷透了斑婭的心。英決絕地離開,全然不顧斑婭的哀求,斑婭看著英離去,癱坐在門檻痛哭,英的父親看見了,不發一言。斑婭憂鬱地端起粥準備早飯,卻被婆婆和小姑一頓數落,本就滿腹委屈的斑婭傷心地哭了。
艾麗和姑母聊天被姑父看見,姑父對著斌數落幾句。艾麗突然回房找照片,在照片背面寫下了。艾麗出門前被斌叫住,包裡的東西散在地上,艾麗趕忙拾起卻遺漏了照片,和斌聊了幾句後便慌忙出門。斌撿到了艾麗的照片,如獲至寶,卻不認識照片背面寫的是什麼,晚上回家後都一直思考著。這時姑父來到斌家,一棍子將斌打昏,以報斌壞他好事的仇。
艾麗和男伴約會回來,兩人依依不捨地道別,男伴吻了艾麗的手,艾麗心甜地和他告別,卻忽略暗處有人正在窺視。
艾麗回房卸妝,姑父不知什麼時候闖進來訓斥她,且欲行非禮之事,艾麗咬傷了姑父的肩趁機逃出。
姑父很快追了出來,艾麗抱著支撐房梁的木柱不肯鬆手,拉扯中房樑上的灰塵落下,嗆醒了斌。斌漸漸醒來,發現艾麗處於危險之中,艾麗也在呼喚斌來救自己,可是斌卻發現自己被關了起來,斌急忙想辦法。這時艾麗和姑父打了起來,艾麗趕緊逃走,卻又被追上。艾麗的呼救也使斌更加著急。
姑父打昏了艾麗,正當他即將得逞時,斌撞開了門,沖上去和男主人打了起來。
這時姑母恰巧來到店裡,姑父假意體力不支,斌趕緊準備帶艾麗離開,哪知姑父竟然手握凶器從背後襲擊斌,艾麗看見了急忙提醒,兩個男人又打了起來,眼看斌被打倒在地,艾麗趕忙抓起短刀,斌也趕緊用盡全身力氣拉開男主人,卻不想男主人在掙扎的過程中恰好撞上了艾麗手中的短刀,倒在地上。
艾麗和斌都驚呆了,眼前的場景讓艾麗不知所措地癱倒在地,不敢相信自己殺了姑父的事實。這時姑母回來,斌趕緊帶艾麗躲起來,姑母上樓看見一片狼藉,立刻尋找丈夫和侄女卻看見丈夫的被刺在地,斌也帶艾麗離開了。
茵慕正在疊衣服,聽到了一陣聲響便下樓查看,原來是沃恩在做飯,茵慕很開心地和沃恩交談,沃恩也開心地說這些都是為亞特準備的,茵慕頓時感到事情不對。
亞特和尹安開心地吃著沃恩煮的飯菜,三人熱烈地交談起來,茵慕在門外聽到忍不住推門,委婉地提醒亞特和沃恩注意距離,不明就裡的尹安熱情地要茵慕常常沃恩的手藝,被茵慕拒絕。亞特見茵慕不開心便立刻追了出去,沃恩見亞特出去也十分不快。
亞特向茵慕道歉,茵慕依舊是冷冰冰的話語。這時沃恩出現責怪起姐姐來,茵慕告誡沃恩記住男女有別,沃恩直言不諱地說出了她對亞特的愛意,這讓茵慕非常生氣和難過,她訓斥了沃恩,被亞特拉開,亞特說不管怎樣他最愛的只有茵再無別人。這讓沃恩非常接受不了,茵慕讓沃恩清醒些,可是沃恩依舊說不論如何她都不會停止對亞特的愛,說著沃恩責怪茵慕是她搶走了亞特便隨即跑開,沃恩也非常難過。
沃恩倒掉了為亞特做的飯,尹安斥責她的瘋狂並勸她認清事實,可是沃恩依舊不願相信,她罵走了尹安,獨自在房間裡哭泣,茵慕看見妹妹如此傷心,痛苦而心疼。
英的妹妹催斑婭做事,斑婭慌亂中打翻了盤子被婆婆訓斥。婆婆和她的朋友說話很難聽,斑婭很無奈,不小心將谷屑灑了出來,婆婆和小姑都惡狠狠地訓斥她,斑婭忍氣吞聲地整理起了谷屑。這時英回來了,責怪母親和妹妹欺負斑婭,斑婭非常開心,但英依舊是冷酷的表情,斑婭趕緊追隨英去了房裡。英說出了他的想法,這讓斑婭十分不安。婆婆和小姑在外偷聽,不禁發了句牢騷。
高瓦和彤甘匆匆趕去見妹妹,妹妹向他們道出艾麗和斌失蹤的事情,彤甘非常著急,但高瓦卻意識到事情並不簡單。妹妹的丈夫被救了過來,所有人都在問他當晚發生了什麼,艾麗的姑父歪曲了事實,說艾麗和斌私奔了,高瓦不敢相信,職責妹夫說謊,但妹夫一口咬定,使高瓦夫婦不得不接受了這個所謂的事實,兩人倍受打擊。高瓦氣急,心臟絞痛暈倒在地,妻子和妹妹都很著急,唯獨妹夫一人暗自得意。
第12集
艾麗突然驚醒,無助地喊斌的名字,卻不見他出現。斑婭害怕地出門尋找,見到斌便像抓到稻草般抱住他。艾麗告訴斌自己遇見爸爸因為自己的事情遇到麻煩。這時一個小孩子恰巧聽到了他們的談話,趕緊喊大人來,斌急忙去追那個孩子,那個孩子找到了大人,斌趕緊帶艾麗逃跑。艾麗無助地問斌現在該怎麼辦,斌讓艾麗冷靜下來,斌說不會有事再發生了,艾麗趴在斌的肩頭哭起來。
斑婭聽說艾麗的事情後趕回娘家,高瓦鬱鬱不樂地躺在床上,艾麗和彤甘安慰他,可他依舊愁眉不展,這件事對高瓦的打擊非常大。看著昔日全家六口的照片,如今四個女兒只剩下斑婭一人在身邊,高瓦痛哭起來。斑婭見父親如此難過,心裡很不是滋味,她說出的話使彤甘感到驚訝,高瓦聽後也擦乾眼淚,表示只當沒有過那三個女兒,這使彤甘非常寒心。彤甘責問斑婭為什麼說話那麼絕情,斑婭反駁卻被母親訓斥,便說姐妹們都走了,唯獨她一個人留在這裡守著父母,守著不愛她的丈夫和不幸的婚姻,她恨茵慕,一切都是茵慕造成的。
英和手下去收租,卻意外得知了亞特的下落,英按照線索找到亞特的住所,卻看見在河邊打水的茵慕。茵慕見了英很是詫異,英滿臉柔情地看著茵慕,茵慕感到非常不好意思。
茵慕端水給英,英握住茵慕的手述說自己的心意,茵慕趕忙讓他鬆手。這時沃恩看見了正在交談的兩人,動了心思的她立刻告訴亞特。英鬆開了茵慕的手,告訴茵慕她父親的事情,茵慕非常吃驚。
亞特和尹安在田間勞作,沃恩捕風捉影地告訴亞特茵慕和英正在家裡約會,亞特立刻趕回家中。此時茵慕知悉了家裡這段時間的遭遇,十分難過並責怪自己的不孝。英安慰茵慕,並勸說她回去,英表示自己仍深愛茵慕,雙手搭上了茵慕的肩。這時亞特回來,和英打了起來。英的手下見主子有麻煩趕來幫忙,兩人一起毆打亞特,茵慕見狀趕緊推開英並不顧一切地衝去幫助亞特。亞特對於方才茵慕如此維護自己非常感動,卻被英打了一拳,茵慕趕緊跑去扶起亞特,並勸亞特冷靜下來。茵慕感謝英告訴自己父親的消息,告訴英可以回去了,英告訴茵慕他不會就這麼放棄便和手下離開。
沃恩趕緊衝過來詢問亞特的傷勢並藉機責怪茵慕,看著茵慕的表情,沃恩十分得意之後拉著亞特給他上藥,亞特看著茵慕,不情願地和沃恩走了。尹安安慰茵慕,茵慕的心情卻依舊抑鬱。
沃恩給亞特上藥,亞特心煩趕她走,沃恩向亞特詆毀茵慕,卻受到亞特訓斥,亞特說茵慕很愛自己,因為剛才她不顧一切地幫助自己,沃恩問自己算什麼,亞特表示他們永遠不可能。沃恩衝出門去,見到茵慕的她十分難過,她把一切責任推給茵慕,說因為茵慕亞特才不愛自己。茵慕見妹妹這樣誤會自己非常傷心,沃恩跑出房門,茵慕攔不住她。茵慕詢問亞特傷勢,心疼地留下眼淚,亞特開心而感動,也流淚將茵慕擁入懷中,兩人冰釋前嫌。
沃恩在河邊流淚,尹安前來安慰,沃恩明明傷心卻還是逞強,尹安故意用俏皮話逗沃恩試圖使她和自己吵嘴,沃恩負氣離開,看著沃恩的背影,尹安不禁感到惆悵。
艾麗給英端茶,英依舊不理不睬,他的態度讓斑婭心寒,英的父親也看不下去,感謝了斑婭並在斑婭走後問兒子為什麼不能試著接受她,英若有所思。斑婭辛苦地刷著碗筷還要受到小姑的奚落,公公看不下去讓斑婭別再幹活,小姑氣憤地問父親為什麼這麼維護斑婭,公公說要斑婭去陪英,斑婭非常開心地跑回房間,公公也很高興,之後支使女兒刷了剩下的碗筷。
英回房見到斑婭坐在床頭,斑婭給英倒了酒,看英並不領情。斑婭要伺候英休息,英感到非常不自在,他甩開了斑婭的手。斑婭終於忍受不了和英吵了起來,斑婭問英自己到底哪裡不如大姐,為什麼英一直不肯正眼看看自己。英有所動搖卻依然態度冷酷。斑婭脫了衣服站在英面前,放下所有自尊請求英接受自己,英再次表明自己的立場,斑婭抱住了他,他決絕地推開斑婭,並說自己不會接受除了茵慕之外的任何女人,說著拿了被子給斑婭披上便立刻臥室,斑婭裹緊被子流淚,傷心於自己被踐踏的自尊和真情。
斌和艾麗到了另外一個村鎮,來到一棟簡陋的房子前,斌說自己先去找人,留下艾麗一人在原地。忐忑不安的艾麗感覺有人拿槍指著自己,害怕地站在那裡,斌出來後也被那人拿槍指著,一番交談後發現兩人彼此認識。那人見艾麗長得漂亮便抓住她的手,被斌分開。那人強行要帶艾麗走,斌謊稱艾麗是自己的妻子才得以擺脫,斌向艾麗道歉,艾麗也向斌表示了感謝,可是心裡萬分不自在的她趕緊回到房裡。
第13集
亞特、茵慕、尹安、沃恩四個人回到了Nam Oi村,準備面對一切。沃恩非常不安,茵慕給了她鼓勵。這時一聲槍響使他們恐慌起來,開槍的竟是是高瓦。茵慕勸父親理智些,正欲往前走卻被父親禁止,沃恩希望父親顧及父女情分,高瓦卻說只當沒有這幾個女兒。亞特看不下去說了幾句話,遭到高瓦訓斥。高瓦拉著茵慕就要走,沃恩攔下並指責父親,高瓦氣憤地甩了她耳光,說了很多絕情的話並拉走了茵慕。沃恩站在原地哭泣,尹安安慰他。
高瓦將茵慕帶回家,氣氛十分尷尬,彤甘回來看見女兒十分喜悅,母女兩擁抱起來。茵慕和高瓦聊起來,高瓦還是十分生氣,說話不留情面,這讓茵慕非常傷心,高瓦要茵慕和亞特分開,茵慕和彤甘都很著急。
亞特、沃恩和尹安在屋外焦急地等待,沃恩依舊十分傷心,說到了父親的難處,亞特和尹安聽了都很難過。高瓦見茵慕遲遲不語,發起脾氣來,最後竟要拿籐條教訓女兒。茵慕苦苦哀求,父親卻仍是逼問,茵慕堅決地表明自己不會和亞特分開,並祈求父母接受這個女婿。高瓦氣憤地打了茵慕。亞特在門外聽到他們的對話,對茵慕又是心疼又是感動。
高瓦說話依舊不留情面,茵慕懇求而堅決,當她說到自己已經懷了亞特的孩子時,高瓦難以置信,最終態度漸漸軟下來,亞特本以為事情出現轉機,不想高瓦卻又打了茵慕,彤甘在屋裡連忙阻攔。高瓦要打死這個不知廉恥的女兒,亞特忍受不了衝進屋裡,彤甘趁機拉開高瓦。亞特指責高瓦不顧父女之情,高瓦對他惡語相向,並告訴茵慕,她和亞特在一起一天就一天進不了家門。茵慕十分難過,亞特指責高瓦心狠,高瓦摔掉籐條進了屋,亞特抱著痛哭的茵慕,用懷抱安慰她。
斑婭出門,發現有人跟蹤自己,來人居然是尹安,這讓斑婭很吃驚,他們就沃恩家書的事情爭辯起來,尹安質問斑婭,斑婭吞吞吐吐地解釋。尹安要帶斑婭回高瓦家證明沃恩的清白,斑婭急中生智將尹安勸下,之後給了他一筆錢想要讓他封口,尹安覺得受了侮辱將錢扔在斑婭的籃子裡。斑婭又生一計,她看穿了尹安對沃恩的心意並順著說話,讓尹安改變了初衷。
尹安買了食物給沃恩,沃恩不情願地吃下去,嘴角因為父親的耳光而疼痛,尹安安慰她。亞特和茵慕去廟裡接受高僧祝福,亞特發誓要努力掙錢不讓茵慕跟著自己受苦,茵慕十分感動,亞特當著佛祖的面許下誓言並喝下法水,但高僧的話讓茵慕和亞特都感到不安。
手下告訴英亞特已經回來了,英當即和手下籌劃起來,一個計劃在英的心裡應運而生。高瓦和高僧聊天,高僧開解了他,高瓦依舊充滿顧慮,高僧也不住嘆息。
艾麗幫斌割草,手心磨出了水泡,斌要艾麗先回去休息,被遠處的房東看到。艾麗回屋發現連口喝的水也沒有,委屈地大發脾氣並且以直報怨斌。這時房東奸笑著進門欲圖謀不軌,艾麗情急之下舉刀抵抗,掙扎中砍傷了房東,艾麗急忙跑去找斌,房東窮追不捨。艾麗不小心跌倒卻發現毒蛇,房東亦是步步緊逼欲將艾麗帶走,艾麗咬傷了房東的手臂,房東跌倒在地恰好被毒蛇襲擊,艾麗嚇得目瞪口呆,房東中毒在地上抽搐卻拉住艾麗的退不放開,毒蛇也越來越靠近艾麗。房東倒地身亡,艾麗想要逃走卻發現自己也被蛇咬到,斌及時趕到,將艾麗帶回屋裡。
斌給艾麗處理傷口,不顧安危地為艾麗吸出蛇毒。艾麗得救卻依然意識不清地蜷縮在那裡,喊著斌救自己。斌心疼地為她蓋上被子並抱著她,用自己的體溫溫暖她。深夜,斌守在房門口,艾麗醒轉過來,虛弱地問斌自己發生了什麼事,斌將一切告訴她,艾麗激動地要走,斌悄聲安慰她,艾麗心懷感激地向斌道謝,斌扶她躺下,艾麗以身相許。
亞特和茵慕睡得正熟,聽到窗外雨聲的他興奮起來,尹安和沃恩也聞聲醒來,亞特衝到雨地裡並甩掉茵慕手中的傘,激動地告訴茵慕他開心的原因,原來已經很久沒有下雨,如今天降甘霖,他們種植的水稻就一定會取得豐收。茵慕聽了也十分高興,亞特抱起茵慕歡樂地跳起來,尹安也抱起沃恩,兩人嬉鬧起來,四個人在雨地裡開心地笑著跳著,對今後的生活充滿希望。
第14集
新的一天開始了,一切都充滿了希望,亞特和尹安忙著插秧。這時一個衣著時髦的女子吸引了尹安的注意,尹安不禁打量起她來,尹安捉弄起她來,亞特趕忙制止,這個女子對亞特頓生好感,詢問亞特的名字並自報家門說自己叫瑪拉。之後假裝站不穩要亞特扶她,亞特認為她真的不方便就答應送她回家。瑪拉一路上對亞特百般殷情,將她送回家後,她的父母也感謝了亞特,瑪拉獨自站在門外打量亞特,滿臉嬌羞。
斌醒來見艾麗不在身邊於是起身尋找,見艾麗心事重重地坐在水邊便去安慰她,艾麗對那個晚上發生的事情非常後悔,對斌說話的語氣充滿了哀怨,斌承諾會給艾麗幸福,艾麗卻不以為然,這讓斌十分難過。
亞特回了家,沃恩詢問他為何遲來卻碰了釘子,之後受到尹安奚落,兩人吵起嘴來,最終沃恩氣呼呼地跑開,獨自在林子裡埋怨尹安。這時瑪拉帶著食物經過,呼喚亞特的名字,沃恩十分不痛快,瑪拉和沃恩吵了起來,兩人氣急了便扭打在一起。這時亞特、茵慕和尹安趕來勸架,瑪拉藉機拉著亞特的手抱怨沃恩,沃恩更加生氣幸好尹安和茵慕架住了她,尹安指責瑪拉,瑪拉負氣離開,沃恩斥責亞特,提醒他與那個外來女子保持距離,亞特覺得受了侮辱便反駁回去,茵慕看著亞特也很不是滋味。沃恩表明自己依然愛著亞特,可是她成全了姐姐,現在她不允許別人再將亞特的心分走。沃恩離開後,尹安追了上去,茵慕十分擔心,亞特也若有所思。
瑪拉的父親來向英報信,英準備找亞特的麻煩,斑婭聽後阻止他卻被訓斥,兩人爭吵起來。英跑出家門,斑婭也跟出去,卻被車撞倒,撞了她的是一個軍人,那人趕緊將斑婭扶起來,並關切地詢問斑婭的情況,斑婭表示了協議便匆匆離開,那人看著斑婭的背影,不禁微笑。
那個軍人拜訪了英的父親,他叫頌差,是英的妹妹的意中人,英的母親對這個男孩也很滿意,趕緊叫女兒給頌差倒茶,頌差的話讓母女兩心花怒放。這時斑婭走來詢問公公有什麼吩咐,頌差見到斑婭十分開心,公公也向斑婭介紹頌差,當頌差聽說斑婭是英的妻子時怔了一下,英的母親和妹妹都沒有好臉色。頌差見斑婭干重活便去幫忙,讓斑婭很不好意思。英的母親和妹妹看到後斥責斑婭,斑婭逃開,頌差站在那裡,笑意又寫在臉上。
亞特在房裡找水布,茵慕將洗好的水布送給他,亞特很開心,並且讚美了茵慕的賢惠。這時沃恩看見了不禁吃起醋來,便催亞特快點和他們下田,尹安趕緊拉走了這個電燈泡。亞特向茵慕許諾美好的未來便和茵慕道別,三個人結伴去田裡,沃恩和尹安突然發現他們的水稻田幹得龜裂成一塊一塊,三人趕緊查看發現是有人故意抽乾了他們的水,沃恩懷疑是瑪拉被亞特否決,三人趕緊去打水灌溉到田裡。茵慕在家做飯時也挺沃恩說了這件事,她非常著急地放下手中的活趕去幫助亞特他們,茵慕的幫忙使亞特充滿信心,眾人辛苦地打水澆到地裡,一直忙到晚上都不曾停歇。茵慕已經體力不支,眾人亦是如此,只有亞特依然強撐著繼續澆水,可惜這一切都收效甚微。茵慕讓亞特放棄,因為秧苗已經枯死,亞特全然不相信事實,依舊不停得澆水,最後發瘋似地在稻田痛哭,茵慕抱住他不停安慰,亞特心疼地握著枯死的秧苗,他已經清楚是怎麼回事了,連夜去了瑪拉家找瑪拉的父親算賬卻沒想到英也在瑪拉家,英得意地告訴亞特他真正的復仇才剛開始並不停奚落,英羞辱亞特不能給茵慕幸福,亞特氣憤地反擊,兩人劍拔弩張,充斥著敵意。
第15集
亞特被英羞辱後鬱鬱不樂地回家,所有人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都很生氣,茵慕安慰了亞特,她和沃恩準備去市場售賣東西來貼補家用。
瑪拉故意去市場找茵慕的麻煩,沃恩看不慣瑪拉如此囂張,於是和她打了起來。這時英出現,斥退了瑪拉,茵慕很不自在地向他表示了感謝。
斑婭做了一個新的髮型,非常高興,但老闆娘的話使斑婭很掃興。尹安找到斑婭,拿走了斑婭的錢,斑婭也知道了英的所作所為,回家同英理論,氣憤的斑婭甚至甩了英一耳光。英憤憤離開,斑婭收到小姑奚落,小姑走後,斑婭將抽屜裡所有的錢都拿了出來。
英和朋友來到賭場,他的好運氣引來了賭場老闆的注意。
這邊亞特、茵慕和沃恩都在為錢發愁,尹安卻興高采烈地提了肉食回來,並將剩下的錢交給哥哥,所有人都很驚奇。尹安道明原因,亞特和茵慕都覺得不妥,但沃恩卻很興奮,央求尹安帶自己一起去。
艾麗過著清苦的生活,非常不快樂,一輛車突然撞到尹安,可是開車的人竟是艾麗男友的司機。艾麗急忙躲避,男友說動了她,她也厭倦了如今的生活,準備和男友離開,男友約定了時間並給她一張寫著自己地址的紙條。斌躲在一邊看到了這一切。
尹安帶沃恩來到賭場,沃恩的到來吸引了賭場老闆的注意。

第16集
斑婭戴著新買的項鏈出門,被婆婆和小姑奚落。斑婭同她們吵起來。這時英出現,斥責了母親和妹妹也責罵了妻子,斑婭也罵罵咧咧地出門,婆婆和小姑畏畏縮縮地站在一邊。尹安輸了錢,這時賭場一個老闆假意借錢給他。尹安原以為自己會翻盤,誰知越輸越多,無法還錢。老闆就挾持沃恩作人質,尹安奮力救了沃恩,兩人得以逃出。
茵慕去找英,準備把一切說清楚,這讓亞特很是憂心。可茵慕到了英卻不在。
艾麗對斌的態度突然緩和,這讓斌非常高興,可是他發現艾麗將以前的衣服找了出來,並且看到了艾麗男友留下的紙條,斌將紙條和之前撿到的艾麗照片背後的文字對比,發現是一模一樣的內容,頓時恍然大悟,非常懊悔。艾麗恰巧撞見,不顧斌的哀求,坐上了前來接她的男友的車,斌一直追著車跑,呼喚著艾麗的名字。
亞特和茵慕知道了賭館的事情,一起訓斥尹安,尹安很愧疚。亞特看見茵慕在數錢為尹安還債,十分自責自己沒有盡到養家的責任。
賭館老闆追到了尹安的住處,打傷尹安並劫持了沃恩,亞特出來相救,兩人勢均力敵,劍拔弩張。
第17集
茵慕將錢給了老闆,老闆這才悻悻放人。英出現奚落亞特,亞特十分氣憤。茵慕對英的手下說要和英把事情講清楚,被英的手下應付過去。這時英正在和瑪拉商量怎麼讓亞特迷戀上她。
艾麗回到了家,彤甘和高瓦喜出望外,得知一切後,高瓦生氣地帶著妻子女兒去找妹夫算賬。艾麗的姑父害怕地躲在樓上。當艾麗的姑母知道一切後非常氣憤,將被修理過一通的丈夫趕出家門,但艾麗卻在先前的推搡中昏倒了。醒來後,艾麗見父親一臉的嚴肅,便問發生了什麼,父親衝過來斥問她為什麼會懷了身孕,艾麗十分愕然。高瓦懷疑是艾麗的男友,抓起他便一頓打,艾麗的男友知道艾麗失貞,不顧她的挽留離去。高瓦要打死這個不知廉恥的女兒,被斌攔下,斌說自己就是孩子的生父。高瓦氣急,滾下了樓梯。
亞特因為英的奚落耿耿於懷,茵慕握住他的手說自己愛的只有亞特,任何人都無法改變。沃恩聽後十分不是滋味。亞特很感動,也更加歉疚。
瑪拉與英繼續籌謀,英給了瑪拉一包藥粉。瑪拉回家後唸著咒語,臉上露出陰毒的笑容。
茵慕去赴英的邀約,亞特很不安,茵慕讓亞特放心。茵慕踩到最後一級台階時,台階斷掉,亞特和沃恩都很著急,茵慕笑著說自己沒事,亞特將護身符給茵慕戴上。瑪拉見茵慕離開,伺機準備將藥粉倒入亞特的食物。
第18集
沃恩和尹安抓住了瑪拉,瑪拉倉皇逃走,趁兩人跑遠後伺機將藥粉倒入亞特的午餐中。
茵慕赴了約,握著亞特的護身符尋求一絲心安。英的手下將她帶去一個旅店,英給了手下一包粉末讓他給茵慕喝下。斑婭的小姑收到頌差的耳釘非常高興,頌差帶斑婭去了英約茵慕見面的旅店。這時,亞特吃下了含有藥粉的午餐,瑪拉躲在一旁十分得意。
藥效開始發作,茵慕感到疲軟無力,亞特進來欲行非禮,茵慕無力掙脫,這時斑婭闖進來誤會了,激動地打了姐姐,英拖住她,示意茵慕逃走。英甩了斑婭巴掌便離開,斑婭傷心地癱坐在旅店門口哭泣,頌差在遠處看見斑婭夫妻感情不和,很是開心。
英指使手下追回茵慕,茵慕逃到木材廠被一個蒙面的工人所救,那人就是斌。艾麗趕到認出了大姐,兩人將茵慕帶回家。茵慕醒來後得知艾麗的境遇非常吃驚,此事亞特也很擔心茵慕的情況。瑪拉將剩餘的藥粉摻進了亞特的食物,亞特被纏得不耐煩便吃了下去,瑪拉十分得意。
第19集
瑪拉的計謀得逞,亞特中了蠱喪失了心智。茵慕正在祈福突然香燭熄滅,亞特的護身符搖盪起來,茵慕感到不安。沃恩與尹安亦是心裡發慌。第二天沃恩和尹安發現瑪拉從亞特屋裡出來,沃恩十分氣憤。進屋見到亞特正睡在那裡,沃恩趕緊叫醒他,不想亞特性情大變。亞特離開了屋子,尹安囑咐沃恩趕緊在茵慕回來前收拾好。
艾麗與姐姐說起斌,言語很是傷人,斌聽見後傷心地落淚,茵慕安慰他。茵慕回家後詢問亞特的去處,尹安和沃恩搪塞過去,可是護身符突然滑落,茵慕看見牆角的玫瑰花瓣不覺意識到了什麼。
彤甘被英的母親和妹妹指責教女無方,斑婭也向母親抱怨說茵慕與英有染,這讓彤甘很是吃驚。
茵慕發現亞特性情大變,亞特看見護身符不覺清醒了些,他感到迷亂但還是離開了家去找瑪拉,茵慕十分傷心,尹安代哥哥向茵慕道歉。
第20集
尹安和沃恩去瑪拉家找亞特,瑪拉故作委屈地向亞特哭訴,亞特向瑪拉許以保證,瑪拉趾高氣昂地向尹安和沃恩示威,沃恩氣急追著她打,瑪拉故意跌倒,亞特訓斥沃恩,並對瑪拉百般呵護,尹安和沃恩都很生氣並感到蹊蹺,只有瑪拉一個人露出得意的笑容。
這時茵慕出現,亞特見到茵慕突然鬆開了瑪拉,瑪拉十分不安,瑪拉的父母和英的手下在屋裡偷聽,更是心懷鬼胎。茵慕很傷心,亞特愣怔了一會兒緩和了語氣下樓,沃恩與尹安跟著下去。但失去理智的亞特所說的話叫茵慕寒心,茵慕拿出護身符試圖喚醒亞特,亞特看見護身符似乎也有一絲清醒,便伸出手去,英的手下感到大事不妙。這時瑪拉沖上去,打斷了亞特的理智。沃恩和尹安趕來架著瑪拉,瑪拉的父母愛女心切跑出去護著女兒,瑪拉假意受傷,亞特立馬衝去關懷。茵慕心碎,表示要離開這個地方,沃恩與尹安也都十分生氣,瑪拉露出小人得志的笑容,亞特麻木地扶瑪拉進了房門。
茵慕收拾了行李準備離開被尹安攔下,沃恩和姐姐一樣傷心,說了很多氣話。尹安向茵慕道歉並回家找了父親,父親覺得亞特一定是中了蠱,於是父子二人來到寺廟求了高僧,高僧允諾幫忙,尹安非常高興。
這邊英興高采烈地回了家,見斑婭一身縞素,斑婭諷刺英,英看見家裡的裝飾才驚覺父親已經去世。英的妹妹和母親都十分悲傷,斑婭在一旁幸災樂禍地獰笑著。高瓦聽說親家公去世,心中十分難過,準備與彤甘一起前往弔唁。高瓦與彤甘受到了英的母親和妹妹的冷臉,他們與英交談起來並安慰英節哀順變,高瓦問起女兒,下人們各執說辭,高瓦感到不對。斑婭要與父母說茵慕的事情,被英阻攔,兩人吵起來驚動了所有人,斑婭出言不遜被父親訓斥,英的話更是刺激了斑婭,斑婭激動地衝上去捶著英,英受不了便對斑婭大喊起來。這時英的母親捧來了丈夫的遺像,讓所有人安靜下來,高瓦對於斑婭痛苦的婚姻感到難過和頭疼。斑婭跑出靈堂,頌差看見後假意跑來安慰。斑婭坐著頌差的車來到郊外,頌差安慰她並欲行非禮,斑婭氣憤地甩了頌差巴掌並下車跑開,卻不小心扭傷了腳。頌差扶起斑婭,並且不停煽動她。對婚姻的絕望和對英的恨意使斑婭最終妥協了頌差的要求。

第21集
瑪拉和亞特去市場買東西,茵慕迎面看見非常難過,沃恩看見也非常氣憤,不顧茵慕阻攔和瑪拉爭吵起來。茵慕看見亞特對瑪拉百般維護十分寒心,亞特看見茵慕含淚也不禁心疼,想要上前同她講話,被瑪拉攔下。茵慕傷心地離開,回家後和沃恩聊起了心中的苦楚,沃恩同情姐姐又不甘心亞特這麼被瑪拉奪走。
尹安將高僧給的藥粉交給街邊賣菜的婆婆,要她給亞特吃下,英的手下看見急忙將藥粉拿走。尹安與父親在寺廟商議措施,高僧給他們出了主意。英的手下看見後趕緊向主子報信,英十分緊張。尹安和父親在廟門口焦急地等待著,高僧將法水給了尹安,尹安非常感激。英的手下將此事告訴瑪拉一家,瑪拉氣急敗壞不知如何是好,他們決定即刻舉辦婚禮,不讓尹安有靠近的機會。
亞特的父親找到茵慕,告訴茵慕亞特性情大變的原因,茵慕恍然大悟,沃恩也十分不齒瑪拉的行徑,眾人立刻動身尋找亞特,到了瑪拉家被英的手下攔下,尹安闖了進去,拉開了正在行禮的亞特。
瑪拉家大亂起來,當茵慕終於有機會將法水撒到亞特身上時卻發現儀式已經完成,茵慕倍受打擊,傷心離開。沃恩和尹安也大鬧起來,法水被摔破。茵慕提著行李準備離開,最終被妹妹和尹安攔下。英在這時出現,煽動茵慕離開並搶走沃恩手中的行李箱,茵慕跑開,頌差恰好看見,將一切告訴斑婭,斑婭十分生氣。茵慕回到家,委屈地投進母親懷裡哭了起來,斑婭趕到大鬧,指責母親偏心。高瓦看見一切,十分難過,彤甘也指責斑婭滿口胡言。
斑婭不依不饒要教訓姐姐,彤甘拚命阻攔,高瓦在一旁再也忍受不了,斑婭看見父親要向父親訴苦,被茵慕攔下,茵慕甩了斑婭一巴掌,斑婭氣急卻依舊不依不饒,高瓦因太過激動而暈倒,眾人愣住。
斑婭指責茵慕,因為茵慕這個家才四分五裂,茵慕不想再與斑婭聲辯,因為不論自己說什麼她都不會相信。
第22集
彤甘請來了醫生,醫生說高瓦的狀況不容樂觀。彤甘責怪斑婭,斑婭依舊堅持己見。斌所在的木材店的小少爺教斌認字,斌學得很認真。回家後他發現艾麗害喜的症狀十分強烈便立刻上前關懷,艾麗對他沒有好臉色。氣氛尷尬之際,茵慕來了,她不好意識地說自己是來投靠妹妹的。
艾麗和茵慕一起睡,茵慕告訴了艾麗最近發生的事,艾麗吃驚並寬慰了姐姐,斌在樓下就著月光,努力地學習著認字。沃恩、尹安和尹安的父親告訴高僧之前的事,高僧也十分氣憤,幾個人商量了新的方法。
瑪拉準備和亞特離開此地,被穿著喪服的尹安和沃恩攔下,謊稱是亞特的父親去世,瑪拉想要阻攔被沃恩斥責。亞特驚聞噩耗十分悲傷,沃恩趁機要亞特同他們一起回去祭拜,瑪拉再次阻攔,被尹安指責,亞特與弟弟和沃恩一起回了家,瑪拉氣急敗壞。
尹安與沃恩將亞特帶去寺廟,瑪拉趕來表示要與亞特同去,這時亞特的夥伴們趕來架住亞特,沃恩也拉開了瑪拉,將她的嘴巴封住綁在了寺廟的院牆上。亞特被帶到高僧面前。
瑪拉掙脫了捆綁找英幫忙,亞特被綁住,高僧給他澆了法水,亞特十分痛苦。這時瑪拉和英以及英的隨從趕到,但為時已晚,亞特將之前所中的蠱毒吐了出來,瑪拉十分著急,三個人氣急敗壞地離開。
亞特暈倒在地上,沃恩、尹安和父親都很擔心,高僧告訴他們,亞特的蠱已經解開。瑪拉問英下一步該怎麼做,一個新的計劃在英的心中形成。
斑婭自從和頌差有了私情後更加愛打扮,英拿走了一些錢使斑婭起疑,斑婭懷疑英是拿給茵慕的。瑪拉和英商討下一步行動,英給瑪拉出了更加陰毒的招數。
亞特醒來得知一切,十分心疼茵慕所受的痛苦,他和高僧一起來到高瓦家祈求原諒,高瓦對亞特依舊沒有好臉色,得知茵慕不在父母家後,亞特踏上了尋找茵慕的道路。斑婭先行一步找到茵慕,質問英是否拿了錢給她。失去理智的斑婭潑了茵慕一身茶水,茵慕氣急甩了她巴掌,斑婭更加瘋狂地掐住茵慕的脖子,艾麗想要拉開斑婭卻被斑婭推開,腹部不適,這時斌趕來指責斑婭無理取鬧,斑婭被眾人的言語氣走,瑪拉和英以及他的隨從也來到艾麗家門口。艾麗發現因為剛才的摔倒,自己見了紅,斌趕緊帶著她就醫。這時亞特也來到斌工作的地方打聽斌的住址。茵慕放心不下妹妹便鎖了門準備去醫院探望,卻被英叫住,英的到來使茵慕十分吃驚。
第23集
英與茵慕交談,起初茵慕很是抗拒,但英告訴茵慕亞特已經恢復清醒的消息,茵慕非常開心。可是英又說到了瑪拉,瑪拉突然出現並裝作可憐的樣子祈求茵慕原諒,更卑鄙的是她利用茵慕的善良告訴茵慕自己懷孕了,懇請茵慕說情讓亞特不要棄自己於不顧,茵慕非常難過。
艾麗進了醫院,經過檢查並無大礙,這讓艾麗本人十分失望,斌看見後很難過,艾麗對他依舊是冷臉相待。艾麗打定主意不要這個孩子,準備滾下樓梯打掉他,卻被亞特所救,艾麗帶亞特回家找茵慕。茵慕獨自在房裡流淚,艾麗連忙安慰。這時亞特出現,茵慕看著恢復清醒的亞特,百感交集,亞特抱著茵慕,茵慕痛哭起來,艾麗默默走出房間,關上房門,給姐姐和亞特一個獨處的空間。
亞特不住道歉和安慰,茵慕感動且傷心地告訴亞特,他們的孩子沒有了,亞特十分震驚。英和隨從在遠處窺視,隨從十分不安,英卻十分篤定。茵慕告訴亞特,瑪拉懷了亞特的孩子,這時瑪拉出現,一個勁地哀求亞特,茵慕也十分難過,亞特拚命擺脫瑪拉,被茵慕推出房門,茵慕讓亞特拋棄自己,亞特痛苦地敲著門,茵慕倚著門流淚。兩人都心如刀割,英十分得意,瑪拉帶著麻木的亞特下了樓,茵慕推開窗看亞特離去,亞特馬上推開瑪拉奔向茵慕,被艾麗阻攔,亞特傷心地離開,茵慕在窗前看著他離去,肝腸寸斷。
斑婭回家遭到婆婆和小姑打罵,頌差假意解圍,斑婭藉故離開,之後和頌差打情罵俏。英的妹妹不見頌差,吃飯時魂不守舍,她發現了一些端倪。次日斑婭拿了抽屜裡的錢,慌慌張張地出了門,英的母親和妹妹將此事告訴英,英卻露出得意的笑容,因為他可以有充足的理由結束這段婚姻。
這邊沃恩和尹安談論著亞特和茵慕的事,沃恩直言不諱自己對亞特的愛意,遭到尹安訓斥,這時亞特回來,沃恩趕緊跑下去迎接,亞特滿臉悲慼,說茵慕不再愛自己。沃恩也愣在原地。
亞特獨自在他與茵慕的房間裡緬懷曾經美麗的時光,沃恩進來開解他。沃恩聽說了一切,心中忿忿不平。這時瑪拉帶著行李來到亞特家,想要上樓被尹安阻攔,沃恩也氣勢洶洶地下樓責罵她。瑪拉十分囂張,沃恩氣不過將她的行李扔了出去,這時亞特出現,無奈地說瑪拉懷了自己的孩子,沃恩和尹安都很震驚,瑪拉沾沾自喜,大搖大擺上了樓,故意沖亞特撒嬌,沃恩和尹安十分生氣。
第24集
沃恩獨自跑去林子裡發洩心中的鬱悶,這時瑪拉出現,說了很多難聽話示威,沃恩氣不過,兩人扭打起來。沃恩在爭執中踹了瑪拉的肚子,瑪拉疼得倒在地上,沃恩十分驚慌,想要過去查看卻被瑪拉用棍子襲擊,兩人又打了起來。
亞特和尹安趕忙出現制止,瑪拉滿心以為亞特會偏袒自己,卻不想遭到了亞特的訓斥,沃恩也被訓斥,感到十分委屈。
英得意地說著自己的安排是有多高明,手下問他下一步準備如何進行,英拿出了一枚戒指,準備向茵慕求婚。尹安端飯給氣呼呼的沃恩,兩人話不投機又爭執起來。
斑婭再次拿錢被婆婆和小姑發現,兩人一起準備抓住斑婭,斑婭好不容易掙脫卻被英攔下,三人將斑婭帶回了高瓦家。高瓦和彤甘斥問三人為什麼這麼對待斑婭,但三人將斑婭拿錢的事情告訴了高瓦夫婦後,高瓦夫婦十分震驚,彤甘激動地責罵女兒,斑婭忍不住說出了自己嫁給英之後遭受的對待,英堅決地說不管怎樣他都要和斑婭離婚。斑婭跑回屋取了槍指在自己胸口,寧死也不解除婚約,眾人都驚惶無措,關鍵時刻彤甘攔下了女兒,高瓦也哀求英和他的母親,請他們救救自己的女兒,英奪下槍,表示願意收回剛才的話,高瓦下跪感謝他,英趕緊扶起高瓦,之後便憤憤離開。高瓦的心臟病發,虛弱地喘著氣。英和手下繼續商量,英說目前要讓瑪拉牢牢地拴住亞特。
入夜,瑪拉挑逗亞特,被亞特厭惡地推開,亞特徑直出了房門,瑪拉滿腹怨氣地發牢騷。第二天她找到英,英聽說亞特不願和瑪拉同房,十分吃驚,責怪瑪拉無能,瑪拉和英吵了起來,英的手下連忙幫著主人,這時斑婭恰巧經過,聽到眾人的對話。瑪拉向英要了一些錢,滿意地離開了。
沃恩叫醒了睡在庭院的亞特,斥責他如此渾渾噩噩要到什麼時候,並表明自己對他的心意一如從前,可亞特卻面無表情的拒絕了,沃恩站在原地,十分難過。這一切被瑪拉看見,瑪拉十分嫉恨。
沃恩去了廚房,在灶前發呆,這時瑪拉過來說了好些風涼話,沃恩和她吵了起來,兩人互相諷刺。這時斑婭出現,讓瑪拉十分驚慌,斑婭說自己知道了一切真相,瑪拉準備逃走,被沃恩抓住。
斑婭找到亞特,將瑪拉沒有懷孕的事情告訴亞特,這時沃恩揪著瑪拉過來,斑婭說出了一切,亞特感到震驚和憤怒,瑪拉連忙跪地祈求亞特原諒,斑婭說瑪拉利用茵慕的善良逼茵慕離開,尹安聽了忍不住斥罵瑪拉的歹毒,瑪拉心虛地辯解並想要逃走,被尹安和沃恩抓住。斑婭說瑪拉收了英的錢,沃恩的確在她的上衣裡拿出了許多鈔票,亞特憤怒異常,沃恩禁不住指責瑪拉。
亞特抓住瑪拉,氣沖沖地想要教訓她,被尹安攔下。亞特要瑪拉趕緊滾,瑪拉也氣不過,說茵慕永遠不可能回來,被尹安和沃恩一頓教訓,瑪拉氣急敗壞地離開。斑婭看著眼前的一切,心裡十分暢快,亞特向斑婭表示了感謝,斑婭答應帶亞特找回茵慕,亞特十分開心,沃恩卻很難過,怒氣衝衝地指責斑婭。斑婭歪曲事實說了好些茵慕的壞話,這讓沃恩更加仇視茵慕。
茵慕和艾麗在車站做活,艾麗苦惱於如今的生活,發牢騷指責了斌,茵慕為妹夫說了豪華,斌表示了感謝。這時車來了,茵慕和斌趕緊迎上去向車裡的乘客售賣小吃,艾麗獨自一人厭煩地坐在台階上。這時一個罐頭順著坡滾了下去,艾麗無奈地去撿,迎面遇上一個器宇軒昂的年輕軍官,彼此留下了難忘的印象,軍官買了艾麗的東西,艾麗說不用那麼多錢。軍官請艾麗和自己一起將食物送去車上,艾麗開心地答應,斌看見後十分不放心,正欲趕去卻剛好有人要買食物。軍官將食物交給手下,和艾麗愉快地攀談起來,兩人依依不捨地分別,艾麗開心地看著軍官留下的名片,知道他名叫素提潘。
第25集
這時斌走過來,複雜地看著艾麗,艾麗的臉色立馬變得難看,兩人爭執起來。茵慕安慰了斌,斌和艾麗都各懷心事。
清晨亞特來到艾麗家,呼喚著茵慕的名字,茵慕正在熟睡,亞特上樓敲門,這時英的手下帶著幾個人打昏了亞特,茵慕聽見動靜出門查看,卻不見有人,看著亞特的護身符,茵慕隱隱感到不安,亞特的水布也落在了艾麗家樓下。英的手下將亞特帶去英的店裡,瑪拉也在,她看見英抽屜裡的錢,不禁興奮起來。英和手下將亞特綁在船上,幾人密謀了一些事情。
茵慕心神不寧,捧著護身符為亞特祈禱。英的手下守在正在行駛的船上,亞特漸漸醒轉過來。英的手下拿刀去查看,亞特裝暈並藉機踹暈了英的手下,拿過刀來割斷了綁住自己的繩索,之後和船上其他的殺手爭鬥起來,亞特的後背中了一刀,陷入了劣勢。
亞特跳船逃走,英的手下們惱羞成怒。茵慕和艾麗說起亞特可能來過的事情,艾麗寬慰姐姐興許是她想多了,可是斌卻撿到亞特的水布,茵慕看見後十分激動,更加確定了她的不安。
兩個小男孩在河裡玩耍,發現了暈倒在河邊的亞特。沃恩和尹安正在為瑣事爭吵,這時亞特的夥伴趕來告訴他們找到亞特的消息,亞特被帶回了家,三人細心的照顧他。尹安和沃恩憤怒地指責英的無恥。
茵慕帶著水布走在去亞特家的路上,這時亞特感到寒冷,沃恩給他披上毯子並用懷抱溫暖他。茵慕來到亞特家門前,看見沃恩便急忙呼喚她,沃恩對茵慕冷臉以待,並阻止茵慕去看亞特。沃恩編造了亞特變心的謊言刺傷姐姐,茵慕不敢相信,沃恩氣勢洶洶地對姐姐咆哮,茵慕十分心碎地離開了,沃恩在原地哭泣,卻又充滿了恨意和得意,並惡毒地詛咒茵慕。茵慕不知走了多久才哭著回到艾麗家,艾麗安慰了姐姐。
亞特病中呢喃著茵慕的名字,沃恩十分不是滋味,尹安和朋友商量帶茵慕回來見亞特,沃恩很是不安。尹安和朋友在外商議,沃恩聽到了全部談話。之後她心神不寧地說了好些咒罵茵慕的話。尹安同沃恩講話,沃恩慌神將藥灑了,兩人吵了起來,尹安聽見沃恩說她對亞特仍然心存愛意後氣得想要揮手掌摑她。沃恩獨自站在原地,一個惡毒的想法跳出了她的腦海。尹安和朋友決定去給亞特報仇,英和手下也在密謀著接下來的計劃。
沃恩去買藥給亞特,突然她問老闆有沒有某種藥,老闆奇怪地看了她幾眼,從貨架上搬下一壇藥酒,沃恩看著藥酒,動了心思。

第26集
沃恩在亞特的藥裡摻了藥酒,感到十分不安卻又非常得意。亞特感謝沃恩對自己的照顧,覺得藥有些奇怪的他準備不喝,卻被沃恩勸下。尹安和夥伴埋伏在英的店舖旁,不想英卻半路折了回去同手下上了船,尹安和夥伴也劃著一隻小艇尾隨在側。
尹安和夥伴趁著夜色溜上英的船,英的手下發覺後,尹安同他們打起來。亞特此時感到渾身燥熱,沃恩知道是藥效發作,便故作鎮靜地湊上前去為亞特擦拭身體。這邊尹安正欲跳船逃跑,卻被英開槍打中,整個人跌進了水裡,而英的手臂也受了傷。
亞特最終是沒有抵擋住沃恩的誘惑,次日沃恩醒來不見亞特便急忙穿衣出去尋找,亞特悶悶不樂地坐在土丘上,對沃恩冷言冷語,並責怪自己再次做出了對不起茵慕的事情。沃恩前去安慰,被亞特甩開,亞特指責沃恩的無恥,並拿出了那瓶藥酒,沃恩十分心虛。亞特起身離開,沃恩追上去抱住亞特乞求他不要走,亞特甩開了她。
死裡逃生的尹安在大樹後面聽到了一切,十分心碎,沃恩看見尹安,諷刺他在看自己的笑話,尹安卻體力不支倒在地上,他斥責了沃恩,並且用盡力氣向沃恩說出自己一直以來對她的好感,沃恩如夢初醒,尹安在沃恩的懷裡斷了氣,沃恩嚎啕大哭。這時亞特趕到,看見弟弟冰冷的屍身,悲痛萬分。
英帶傷回了家,眾人都十分吃驚,英卻胸有成竹地醞釀起了更卑鄙的計劃。茵慕受通知去了警察局,看見父親的她非常驚訝,可是英卻出現了。英告訴她,亞特昨晚搶劫了自己的貨物,茵慕堅決不信,英說自己一定要將亞特繩之以法,茵慕趕忙求情,英告訴茵慕,亞特能否平安無事,完全取決於她。
第27集
亞特的父親悲傷地告訴高僧,自己的小兒子尹安去世了,高僧也氣憤地指責英的殘暴。尹安的棺木正在火化,亞特站在棺木旁哭泣著,愧疚於弟弟是因為自己而死。沃恩也悲痛地流淚,恨自己沒有明白尹安對自己的情感。火化儀式後,亞特和沃恩並排行走著,氣氛十分尷尬,亞特說到要給尹安討個說法,沃恩很是擔憂。
這時英帶著警察來到亞特家門前,亞特的好友給亞特和沃恩報信,沃恩和好友都勸亞特快逃,接著沃恩下樓應付著英等一行人。好友和亞特正準備離開時英持槍闖了進來,亞特和好友合力劫持了英,以他為人質安全地逃到了渡口。
亞特指責英欠自己一條人命,英卻毫不認錯,亞特氣憤之下打傷了英,之後和好友逃走,英對亞特更加怨恨。受傷的英去了高瓦家,茵慕對於亞特的境況十分擔憂,可是英居然又提出了要茵慕自己解決一切,茵慕無助地在父親懷裡哭了起來,用怨恨的眼神看著英。
艾麗忙著打扮,可是隆起的小腹卻讓她十分苦惱。斌覺得不對便詢問艾麗發生了什麼,艾麗不耐煩地和他爭吵起來。艾麗捧著食物,滿心歡喜地站在車站前等人,這時素提差來了,艾麗十分開心,素提差帶艾麗上了車,斌在遠處看見,立馬跑過來。
艾麗和素提差在一間餐廳吃午飯,素提差開玩笑說艾麗比上次胖了,艾麗摸著自己的小腹十分忐忑,素提差詢問艾麗是不是不舒服,被艾麗搪塞過去。這時斌趕到了這裡,素提差也拿出戒指向艾麗求婚,艾麗開心地答應,並允許素提差親吻了自己的手,斌看見後十分心碎。艾麗要素提差等自己幾個月,素提差不解卻還是答應。艾麗站在原地回憶著剛才的場景,笑意一直掛在嘴角。斌出現斥問艾麗,並欲追上前和素提差說清楚,艾麗趕忙阻攔並對斌說出了自己一直以來的怨氣,使斌倍受打擊,以酒精麻痺自己。
這時斌突然發現角落有兩個人,是亞特和好友,斌和亞特都覺得彼此眼熟但就是想不起在哪裡見過,亞特奪下了斌手中的酒瓶,勸誡他喝酒不能解決任何事。
彤甘看著昔日的全家福,對比現在四分五裂的家,十分悲傷,高瓦安慰妻子,自己也難過得不行,夫妻倆老淚縱橫。高瓦聽說了亞特的住址便趕去尋找沃恩,卻看見瑪拉的父親鬼鬼祟祟地坐在樓上,瑪拉的父親十分心虛地告訴高瓦沃恩已經走了,高瓦非常失望。
第28集
沃恩提著行李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卻被上次的賭場老闆看見,賭場老闆立刻動了心思。沃恩半路被賭場老闆劫下,賭場老闆輕薄了沃恩,沃恩非常生氣想要教訓他,無奈對方人多勢眾,沃恩被打昏帶走。
彤甘高興地跟茵慕說,高瓦去接沃恩回來了,可是高瓦帶回了讓她失望的消息,彤甘一時激動感到暈眩,高瓦安慰她說沃恩一定會平安無事,茵慕也很擔心,祈求妹妹一切安好。
沃恩在一個陌生的地方醒來,感到十分奇怪,她發現自己被人關了起來,聽到開門聲她立刻回去裝睡。賭館老闆進屋準備非禮沃恩,沃恩咬傷了他的肩膀,兩人打了起來,驚動了屋外的人,沃恩衝出房門發現自己居然身處在妓院,這時賭場老闆準備強行拉沃恩回去,沃恩情急之下用酒瓶打了他的頭,沃恩準備逃跑卻滾下了樓梯,把樓下的妓女嚇了一跳。
妓院老闆見沃恩長得標緻,準備把她留下接客,賭館老闆很是鬱悶。
沃恩的頭受了傷,那個被她嚇到的妓女給昏迷中的她包紮傷口,沃恩疼得驚醒,看見妓女,十分的忐忑。這時賭館老闆和妓院老闆走了進來,沃恩看出了妓院老闆準備讓自己淪落風塵的意思,絕望地喊著要他們放了自己,妓女不耐煩地責罵沃恩,沃恩傷心地哭了,妓女動了惻隱之心,卻還是狠下心鎖上了門,沃恩悲痛萬分。
茵慕在寺廟祈福,高僧和她說起亞特的事情,茵慕明白了一切準備去尋找亞特,不想卻被英跟蹤。茵慕找到亞特的好友,亞特的好友正要去叫亞特,看見英便立馬退了回來,要茵慕先應付一下。茵慕和英周旋,斑婭突然出現,說話十分刻薄,句句諷刺茵慕,茵慕氣不過和她理論起來,之後生氣地離開,英正要去追卻被斑婭攔下,英對著斑婭一頓發火,兩人吵了起來,這時頌差出現,對斑婭關懷起來,斑婭更加對頌差傾心。
茵慕四處尋找亞特,這時亞特的好友走過來同茵慕交談起來,他要茵慕稍後,自己叫亞特去了,英在一旁看到,發誓決不讓亞特與茵慕相見。
亞特和好友從藏身的倉庫裡出來,兩人十分謹慎,亞特向好友表達了謝意,好友叮囑他千萬小心。這時彤甘趕忙下樓,勸女兒別和通緝犯見面,茵慕要母親寬心後便自己離開,彤甘依舊是眉頭深鎖。好友帶亞特來到和茵慕約定好的地點,亞特一番感謝後便獨自前往,茵慕也焦急地趕去與亞特相見,這時幾個警察攔住路人詢問是否看見了亞特,茵慕趕緊躲在一邊,選了另一條路,被頌差開車撞倒,斑婭趕緊下車詢問,發現彼此身份的三人都十分驚訝。
亞特先來到河邊,聽見腳步聲認為是茵慕,十分精細,沒想到來人卻是英,英捏造了茵慕已經和他在一起的謊言,亞特不願相信,兩人打了起來,而這時茵慕也在趕來的途中。
亞特和英爭奪掉在地上的槍,一番爭執後亞特以為英暈倒便轉身離開,卻被英開槍打穿了右腹。這時英的手下趕來,對亞特一頓毒打,亞特被打得滾下了土坡,英抓起亞特,將他推進河裡,亞特體力不支沉了下去,鮮血染紅了河水。英和手下趕緊離開,亞特的好友趕來,看見亞特沉進水裡,十分驚愕。茵慕終於趕到,亞特的好友告訴茵慕亞特沉了下去,茵慕趕緊奮不顧身地準備下水尋找,被亞特的好友攔住,茵慕悲痛欲絕。
茵慕一身縞素在寺廟祭奠亞特,這時高僧走過來開解茵慕,茵慕表示自己雖已萬念俱灰卻不會做傻事讓亞特走得不安心,高僧嘆了口氣,轉身離去。
沃恩準備撬開窗戶逃走,聽到開門聲便趕緊將工具藏了起來,那個看守沃恩的妓女見沃恩沒有吃一口食物,於是查看沃恩的傷,沃恩說自己需要休息,妓女便端起食物準備離開。這時賭館老闆進來準備對沃恩非禮,妓女想要阻攔卻被賭館老闆趕出了門,沃恩用撬窗的刀子捅傷了賭館老闆的肩,正欲逃跑卻迎面碰上妓院老闆,妓院老闆教訓了賭館老闆又惡狠狠地甩了沃恩耳光,他說出要讓沃恩接客的話後,沃恩立刻反抗。沃恩突然嘔吐並昏倒,眾人將她抬回樓上,那個妓女繼續照顧她。沃恩向為自己請醫生的妓院老闆表示感謝,卻被賭館老闆訓斥,賭館老闆告訴沃恩,她懷孕了。沃恩難以置信。by:維基 & 百度 & 戲劇

 

完整分集介紹:泰劇憎恨的漩渦線上看劇情介紹,分集介紹,人物介紹
泰劇憎恨的漩渦線上看劇情介紹,分集介紹,人物介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韓劇劇情介紹

zoela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