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韓劇 愛的烙印 紅字 每集介紹

第1集
惠蘭得知自己懷孕後來找載勇,告訴他為了成功不想要孩子,載勇生氣地告訴她如果這樣就再也不會見她,但惠蘭仍離開。東柱和編劇景書見面,告訴她如果一周之內不能交稿的話就無法一起共事。因寫不出稿子而鬱悶的景書戴上載勇給的帽子去旅行。

第2集
在載勇的幫助下景書順利給東柱交稿。景書知道載勇和惠蘭分手的事情,不禁想起大學時期自己和載勇、惠蘭之間的三角關係,她偶然發現因悲傷哭泣的載勇。

第3集
正和載勇在一起的景書不接惠蘭的電話。感到自責的景書想回到首爾,載勇提議一起去別墅。景書告訴仁書自己喜歡的人是惠蘭的男友。景書在別墅裡和載勇度過幸福時光,惠蘭想通過景書把自己的消息告訴載勇。景書發現自己懷了載勇的孩子。

第4集
景書猶豫之後接受了載勇的求婚,決定和載勇重新開始的惠蘭讓弟弟成俊去找載勇。惠蘭聽到載勇結婚的消息後回到韓國,她給景書打電話說自己懷孕,讓她停止婚禮。深受打擊的景書告訴仁書自己不能結婚。

第5集
載勇拉住婚禮前要離開的景書,艱難舉行完婚禮。景書和載勇去度蜜月旅行,惠蘭和成俊、永林一起來到別墅。成俊看到景書和載勇憤怒地打起來,惠蘭尋找成俊,發現流血暈倒的成俊。

第6集
六年後景書在機場偶然看到成為明星的惠蘭。東柱發現手背受傷的景書,帶她來到仁書那裡。永林推薦惠蘭出演東柱的作品,但惠蘭拒絕。東柱想起和景書約定下次合作的話,於是勸她一起共事。

第7集
景書得知勇振因欠債把房子轉給別人後開始出去找工作。成俊要和朋友一起開網店,求惠蘭出資並當模特。永林偶然在咖啡店遇到錫浩,她給惠蘭打電話讓她來製作公司。同一時刻景書也來製作公司找東柱。

第8集
錫浩和東柱為永林和景書介紹對方,永林告訴景書惠蘭馬上到,勸她不要碰面。永林告訴惠蘭景書和東柱一起拍電視劇,惠蘭聽後大怒。景書的劇本每次被東柱退回來,載勇勸景書寫下惠蘭、載勇、景書之間發生的真實故事。

第9集
東柱和錫浩看到景書寫的劇情後滿意地簽合約。惠蘭從永林那裡聽到景書寫了自己和景書、載勇之間的故事之後發誓要復仇。仁書得知景書要寫真實故事後告訴她這是過分的舉動。

第10集
惠蘭看到景書寫的劇本之後拜託永林一定要阻止拍攝。景書對載勇坦言寫自己的故事只是為了能在電視圈裡生存下去。景書把哈妮送到幼兒園班車,回來的路上遇到惠蘭。

第11集
惠蘭告訴景書不要繼續寫劇本,仁書和載勇卻說服她繼續寫下去,景書告訴他們自己感到愧疚。惠蘭從永琳口中得知景書繼續寫劇本的事情,感到憤怒的她決定出演電視劇。

第12集
錫浩和東柱接到惠蘭要出演的消息後既高興又感到詫異。景書聽到後震驚,她告訴東柱不能和惠蘭一起共事。東柱覺察到兩個人之間發生過什麼事情。

第13集
景書斷然表示不能和惠蘭一起做事,東柱和惠蘭見面,問她為什麼選擇這部劇,惠蘭告訴他非常喜歡劇本,很想和這個編劇見面。錫浩下令一定要讓惠蘭出演,東柱夾在景書和錫浩之間左右為難。

第14集
景書告訴東柱自己辭去編劇工作,東柱問她不能和車惠蘭一起共事的原因。東柱對錫浩提議換別的演員,但錫浩堅持己見。惠蘭讀著紅字劇本產生懷疑,東柱來找景書說確定車惠蘭出演女主角。

第15集
景書決定放棄,東柱尋找其他編劇,錫浩告訴他景書和車惠蘭兩個人都不能放棄,讓東柱感到為難。東柱來找仁書問起關於景書和惠蘭之間的關係。惠蘭對劇本中出現的孩子產生懷疑,她來監獄找載勇。

第16集
東柱因景書的問題頭腦複雜,得知錫浩瞞著自己面試了演員後忍不住對錫浩發火。東柱告訴仁書一定要轉告景書想和她一起合作。東柱拜託惠蘭如果真的想出演紅字就去說服景書。

第17集
惠蘭告訴東柱自己不認識景書,順任偶然在惠蘭房間看到紅字劇本,得知景書在寫劇本後大怒。載勇告訴景書不想讓別的編劇寫他們的故事,勸她繼續寫。東柱來找旅行回來的景書。

第18集
景書流著淚告訴東柱不要再來找自己。勇振重新挑戰事業,但是再次失敗而感到難過。成俊得知載勇獲得假釋的消息。順任打聽到景書的聯繫方式後來找她。

第19集
順任把飲料潑向景書,讓她以後不要出現在人們面前。永琳得知順任找過景書的事情,勸她為了惠蘭要忍住。決定繼續寫紅字的景書在製作公司裡遇到惠蘭。

第20集
惠蘭讓景書放棄寫紅字,景書對她表示歉意,惠蘭警告她每寫出一頁劇本就讓她後悔一次。順任和成俊知道惠蘭要出演景書寫的電視劇後大怒,載勇獲假釋出獄。

第21集
惠蘭和成俊在教導所門前等待出獄的載勇,成俊讓載勇躲到景書和惠蘭找不到的地方,載勇跪在成俊面前,告訴他為了景書自己不能那樣做。惠蘭拜託東柱換掉劇中角色,遭到東柱的拒絕。

第22集
東柱看著含著淚懇求自己換角色的惠蘭感到慌張,惠蘭告訴順任在電視劇結束之前和珍珠一起生活,順任和成俊對珍珠留下好印象。載勇送景書去攝影棚,偶然遇到惠蘭。

第23集
惠蘭告訴景書今後自己說什麼她都要同意,載勇告訴景書在拍攝這部劇期間作為編劇韓景書去面對演員車惠蘭。永琳和順任看著熱情對待成俊的珍珠,擔心成俊受到傷害。成俊得知景書繼續寫劇本後來景書家大鬧。

第24集
勇振被成俊受傷送去醫院,仁書憤怒地告成俊,成俊被抓到警察局,但是載勇不願意他受處罰。惠蘭來到景書家,反而說成俊需要治療兩周,要告獲得假釋的載勇。

第25集
惠蘭來製作公司和工作人員熱情打招呼,景書作為編劇來找惠蘭,但惠蘭冷對她。景書來到惠蘭家,懇求順任和永琳讓自己見惠蘭,載勇追到惠蘭家,扶起跪在地上的景書。

第26集
東柱看到從惠蘭家出來的載勇和景書,惠蘭告訴永琳自己並沒有想告發載勇。載勇生氣地對景書說自己做罪人無所謂,但是不能讓她也當罪人。惠蘭邀請東柱來家裡,謊稱景書讓成俊變成殘疾人。

第27集
惠蘭對東柱謊稱景書來找過自己,威脅自己放棄出演電視劇。珍珠稱讚換上新衣的成俊,成俊邀請珍珠一起吃飯。惠蘭和景書見面,告訴她自己告訴東柱因為景書自己的弟弟變成殘疾,還說出自己並沒有放棄訴訟,只是推遲了而已。

第28集
東柱擁抱哭泣的景書,景書急忙推開後跑出去。惠蘭在現場干涉角色和劇情,引起東柱的不滿。仁書告訴惠蘭現在知道載勇為什麼會離開她,惠蘭憤怒地打仁書的耳光。東柱向景書求婚,景書告訴他自己已經結婚,也有了孩子。

第29集
東柱聽到景書結婚的話後驚呆。惠蘭從鍾邱口中得知東柱喜歡景書,因為景書結婚的事情深受打擊的事情。惠蘭和東柱見面,表示希望景書和東柱有好結果,告訴他景書並沒有結婚。

第30集
東柱問惠蘭關於載勇的事情,惠蘭謊稱載勇不是景書的丈夫,而是她的姐夫。惠蘭威脅景書在電視劇結束之前隱瞞結婚的事情。對東柱撒謊的景書心情沉重。東柱拿著景書落下的東西來到景書家附近,在那裡遇到從外面回來的載勇。

第31集
景書出去找東柱,看到東柱和載勇在門外不禁吃驚。景書告訴載勇因為惠蘭的緣故,只能介紹他是姐夫,載勇雖然感到不快,但是安慰景書在拍攝結束之前忍耐。仁書得知東柱向景書表白的事情,她生氣地問景書為什麼瞞著結婚有孩子的事情。

第32集
拍攝第一天惠蘭要改動劇本,被東柱拒絕。惠蘭用東柱的名義給景書送花。順任叫出載勇,問他和惠蘭生下的孩子的下落。

第33集
惠蘭告訴錫浩因為仁書是景書的妹妹,所以感到不方便,問他能不能換掉副導演。惠蘭得知景書看到血就受刺激,於是故意把紅酒灑在景書身上。惠蘭叫來東柱,讓他帶走受驚嚇的景書,這時接到載勇的電話,她告訴載勇景書和東柱在一起。

第34集
醒來的景書發現自己在東柱的房間後急忙跑出來。東柱和仁書發現赤腳逃跑的景書,把她帶回家。景書告訴東柱自己從13年前就有愛人,東柱聽後深受打擊。

第35集
勇振得知景書因為惠蘭而假裝沒有結婚的事情後大怒,他帶著哈妮來找惠蘭。順任派人去打聽惠蘭死去的孩子的下落。

第36集
仁書擔心來找惠蘭的勇振,錫浩讓東柱解雇私自離開拍攝現場的仁書。惠蘭告訴錫浩景書和東柱的關係緊張,現在還不能解雇仁書。東柱警告仁書再犯錯就解雇她。

第37集
載勇來找惠蘭問起她曾經有過的孩子,惠蘭告訴他自己後悔殺死了孩子。惠蘭假裝喝醉後給載勇打電話,讓他過來接自己,之後把超音波照片拿給他。

第38集
景書發現載勇扶著喝醉的惠蘭,載勇把喝醉的惠蘭送回家。永琳告訴載勇自從惠蘭見到載勇後接受了抑鬱症治療。惠蘭告訴東柱和工作人員自己被景書打了耳光,東柱對景書發火。

第39集
載勇想起惠蘭痛苦的樣子,感到心情複雜。記者招待會上景書遇到當上記者的小學同學海成。順任帶著從幼兒園出來的哈妮上車。

第40集
景書和載勇接到哈妮失蹤的消息後震驚,四處尋找哈妮。景書來找惠蘭,問她是不是順任帶走了孩子,如果不回答就不讓她繼續拍攝。這時接到哈妮回到家的消息,順任來找景書,問她哈妮是不是惠蘭的孩子。

第41集
景書聽到順任說哈妮是惠蘭的孩子後大吃一驚,隨後堅決表示自己從未流過產,哈妮是自己生下的孩子,讓順任不要出現在自己的家人面前。錫浩忠告景書要守住編劇的本分。東柱為了劇本的事情來到景書家,在那裡遇到勇振,從勇振那裡聽到景書已經結婚的事情。

第42集
惠蘭對感到混亂的東柱說景書為了欺騙他才故意裝作未婚。載勇刪除惠蘭給景書發來的短信。景書對東柱吐露自己寫的紅字其實是自己的真實故事。

第43集
景書告訴東柱自己和惠蘭、載勇之間的故事,拜託他保守秘密。載勇拒絕要一起喝酒的惠蘭,惠蘭跳進水裡,載勇拉著惠蘭出來。順任派人調查哈妮和惠蘭的關係,拿到證明哈妮是惠蘭女兒的證據。

第44集
順任來到景書家要帶走哈妮,景書撕掉順任的文件。正巧來到景書家的東柱目睹這一幕,他把景書帶到辦公署,讓她寫原稿。

第45集
永琳告訴順任要想出不影響惠蘭的辦法帶來哈妮。正在喝酒的成俊放下衣服後消失,載勇為了找成俊聯繫惠蘭。東柱和景書商量劇本修改的事情。

第46集
景書看到載勇和惠蘭在一起大吃一驚,但假裝在東柱面前泰然。永琳接到醫院裡有與成俊相似的患者的消息後來到醫院,順任望著失去知覺的成俊心痛不已。惠蘭接到找到成俊的消息後放下心來,隨後給載勇打電話假裝難過。

第47集
載勇對仁書解釋說因為成俊不見才去了惠蘭的房間。惠蘭告訴載勇找到了成俊,讓他送自己去醫院。順任告訴載勇等成俊出院後就告訴惠蘭一切,那時會帶走哈妮。

第48集
景書告訴載勇見過惠蘭和他在一起,載勇內疚地說怕景書擔心所以沒有說出來。景書來找惠蘭,告訴她不要再見載勇。憤怒的惠蘭把正在攝影棚的哈妮帶到成俊的醫院。

第49集
景書和東柱因哈妮失蹤而忐忑不安,錫浩見狀忍不住發火。成俊和惠蘭看到哈妮認出順任感到詫異。東柱看到景書胳膊受傷後送去醫院。載勇接到永琳的電話,隨後來到惠蘭家帶走哈妮。

第50集
順任告訴載勇哈妮正在睡覺,讓他第二天早晨再帶走哈妮。景書寫完劇本後來到惠蘭家。景書和順任為了哈妮動起手來。

第51集
知道自己的女兒還活著的惠蘭感到憤怒。成俊和珍珠一起去旅行,不料成俊在去洗手間的時候突然暈倒。惠蘭趁景書去製作公司的時候來到載勇家。

第52集
惠蘭努力去和哈妮親近,但載勇害怕惠蘭。惠蘭告訴載勇聽到哈妮叫自己阿姨已經很難過,拜託他不要讓自己變成可怕的阿姨。惠蘭把和哈妮一起拍的照片給景書看,景書著急地給載勇打電話,但載勇不接。回到家後景書告訴載勇以後自己24小時和哈妮在一起。

第53集
景書在製作公司丟失哈妮而著急,錫浩生氣地告訴東柱換掉編劇。惠蘭接到順任拿著的親子鑒定結果,確定了哈妮是自己的女兒。惠蘭來找載勇,讓他把女兒還給自己。

第54集
紅字終於播出,但是錫浩宣佈要換掉編劇。惠蘭向家人宣佈要和載勇結婚,順任和成俊堅決表示反對。

第55集
成俊想起拿刀捅自己的人不是載勇而是景書的事情。退出編劇位置的景書不接東柱的電話。海成問惠蘭是不是忘記了載勇。成俊給載勇打電話,讓他和景書一起來自己家。

第56集
成俊告訴載勇是景書拿刀刺了自己,載勇急忙說電視劇終歸是電視劇,但成俊告訴他自己恢復了記憶,不要再和惠蘭見面。東柱瞞著錫浩說服景書繼續寫紅字劇本。惠蘭告訴順任如果想帶來哈妮,自己就要和載勇結婚。

第57集
惠蘭把裝錢的信封遞給景書,告訴她是養大哈妮的答謝費,景書憤怒地把信封扔給惠蘭。仁書告訴惠蘭如果繼續阻止景書寫劇本,自己要向海成揭穿惠蘭的過去。

第58集
網上散發惠蘭、載勇和景書在一起的照片,惠蘭拿到載勇說景書刺了成俊的錄音帶。載勇難過地對振澤說如果能掩蓋景書的罪,讓自己做任何事情都可以。

第59集
惠蘭威脅載勇如果不想讓景書進監獄,就把哈妮帶回自己身邊,載勇無奈地帶著哈妮來找惠蘭。成俊拍下惠蘭和哈妮、載勇在一起的照片,發到景書的手機裡。

第60集
景書看到成俊發來的照片後震驚,惠蘭努力去討哈妮的歡心,她勸載勇代替景書寫紅字劇本。景書為載勇和哈妮的事情無法入睡,給發來照片的手機撥號碼。

第61集
景書來到惠蘭和載勇所在的別墅,帶著在惠蘭懷中入睡的哈妮離開。惠蘭看著擔心景書的載勇,告訴他不要擔心,讓他按照自己的話代替景書寫劇本。勇振看著痛苦的景書,下定決心帶著哈妮離開家。

第62集
景書接到成俊的電話,她不顧勇振的阻止來惠蘭家帶走哈妮,勇振因震驚暈倒過去。錫浩和東柱看到載勇代寫的紅字劇本感到滿意,立刻決定開拍。

第63集
惠蘭告訴景書載勇正在寫紅字劇本,自己會幫助載勇成為成功的編劇。東柱問惠蘭編劇的誰,是不是一開始就計劃好讓景書放棄寫劇本。

第64集
載勇向景書提出分手,景書告訴他就當沒有聽見,讓他不要說謊。永琳勸珍珠搬到公寓,成俊得知後表示自己也要搬出去。載勇不顧景書的阻止,帶著哈妮離開家。

第65集
東柱得知載勇代替景書寫紅字劇本的事情後指責載勇,載勇問他是不是愛著景書,東柱憤怒地向他揮拳。景書來找載勇要帶走哈妮,載勇告訴她謝謝帶大哈妮,自己一定會還這個情,讓景書不要再管哈妮。

第66集
惠蘭偷看到載勇的手機,知道景書懷孕的事情後不禁震驚,她偷偷刪除了短信。勇振勸載勇回家,聽到載勇要和惠蘭結婚的話後驚呆。惠蘭擔心載勇知道景書懷孕的事情,她懇求永琳的幫忙。

第67集
惠蘭不顧永琳的阻止踩上油門去撞景書,永琳看到瘋狂的惠蘭,撲身抱住景書。載勇扶著惠蘭回去,景書表示自己有話要告訴他,一直會等他出來。

第68集
景書被惠蘭指示的人綁架後流產。一星期後恢復身體的景書叫來載勇和惠蘭,她拿出離婚申請書,告訴兩個人今後會用最殘忍的方式去毀滅他們。

第69集
景書下狠心燒掉和載勇之間回憶的東西。一年後,惠蘭發現冷對自己的載勇偷藏著景書的照片,讓她感到惱怒,要撕掉景書的照片。為了抓住天天喝醉彷徨的載勇,惠蘭決定在記者招待會上宣佈婚訊。

第70集
景書被尹會長意外的求婚大感慌張。仁書從成祖那裡聽到惠蘭出演載勇寫的劇本的事情。錫浩為了說服惠蘭來到惠蘭家,知道了惠蘭和載勇住在一起的事情。

第71集
惠蘭和景書在電視台相遇,看到景書裝出不認識自己的舉動大感慌張。載勇拒絕惠蘭發表婚事,惠蘭告訴他遇到了景書,威脅載勇說如果不接受自己的要求,就把景書送進牢獄。尹會長再次向景書求婚,告訴她即使為了復仇選擇自己也沒關係。

第72集
景書出現在惠蘭和載勇的結婚發佈會上,面對記者的提問,景書回答說惠蘭是自己大學後輩,並承認了紅字是真實的故事。看到景書的載勇心情複雜地離開記者會現場,景書和東柱見面,商討新作品。

第73集
惠蘭得知原本自己要出演的作品因為景書而被取消後憤怒。永琳告訴載勇為了他自己和哈妮也應該去適應。景書和正在家裡等自己的惠蘭相遇。

第74集
載勇留下要好好照顧哈妮的紙條後離開家,惠蘭四處尋找他。景書對勇振說起尹會長求婚的事情,拜託他見一見尹會長。惠蘭來找載勇的朋友振澤,拜託他問景書載勇的下落。尹會長來景書家拜見勇振。

第75集
東柱知道了景書和尹會長要結婚的事情,誤以為景書是為了錢和尹會長結婚。東柱告訴錫浩不當景書寫的作品的導演。景書來找東柱,告訴他自己必須要做一件事情,拜託他這一次理解自己。

第76集
載勇為景書結婚一事回到惠蘭家。載勇寫的電視劇和景書的電視劇安排在同一時段播出。東柱來找尹會長,表示反對他和景書結婚。

第77集
景書進著火的公寓裡找帶子,東柱救了景書之後昏倒過去。載勇在惠蘭的房間發現景書寫的電視劇帶子。尹會長望著照顧東柱的景書,告訴景書取消結婚的事情。

第78集
景書聽到尹會長的話後震驚,尹會長告訴她兩個人的緣分到此為止。惠蘭和永琳問載勇是不是拿走了錄像帶,載勇回答不知道,並表示如果再有這樣的事情,就不會再寫劇本,惠蘭看到載勇的態度後感到失落。尹會長告訴東柱取消要和景書結婚的話。

第79集
載勇救出差點被車撞的哈妮,之後被送到醫院,惠蘭為一直不接電話的載勇感到不安。哈妮離開醫院一個人彷彷徨,鄰居發現後把她帶到景書家。

第80集
惠蘭接到載勇在醫院的短信後跑來,看到躺在床上的載勇不禁震驚,順任聽到哈妮失蹤的消息後焦慮不安。哈妮告訴景書要和媽媽在一起,景書聽後痛苦不已,但是仍把她送回正在醫院的惠蘭和永琳那裡。東柱看到獨自喝酒的景書。

第82集
惠蘭告訴記者自己沒有威脅別人出演《向日葵》,惠蘭感到這一切都是景書的計劃,她從珍珠口中打聽到景書的工作室,來找景書大鬧。

第83集
惠蘭看到載勇恢復知覺,忍不住流下喜悅的淚水。永琳安慰惠蘭說一切都會好起來。恢復意識的載勇告訴永琳想結束和惠蘭的關係。

第84集
載勇告訴惠蘭這一次真的要和她結束一切,惠蘭告訴他會去威脅景書,但載勇無動於衷。景書來到載勇的醫院,想拜託他照顧哈妮,因為記者們圍上來而沒有說出來。永琳告訴載勇自己手上有瞞著惠蘭錄下證明景書罪行的錄音機,告訴載勇等到拍攝結束後再整理一切。

第85集
舞台牆壁突然倒塌,給劇組帶來震驚。從珍珠那裡聽到情況的成俊懷疑惠蘭。警察通過監視屏抓到罪犯,成俊質問惠蘭。景書來醫院對載勇說出了惠蘭的惡行。

記者們圍堵在惠蘭家門前,問起永琳和樸社長的關係,惠蘭表示永琳和這次事件無關。永琳和惠蘭聽到樸社長自首的消息後震驚,成俊勸惠蘭接受調查,惠蘭難過地喝酒。

第87集
東柱因母親病危急忙出國,惠蘭喝醉後從樓梯摔下,臉上留下疤痕。惠蘭接受警察的調查並追究永琳的責任,珍珠告訴惠蘭應該對攝影棚事故做出道歉。

第88集
被劇組人員圍攻的惠蘭疲憊地回到家。為了讓《向日葵》正常播出,惠蘭到處借錢,並尋找新的作品。結束母親喪事回來的東柱在景書面前流淚,東柱和錫浩用景書寫的新劇本準備下一個作品。

第89集
惠蘭得知找自己來出演的作品是景書寫的劇本後拒絕。永琳勸她為了復出要出演景書的作品。陷入困境的惠蘭計劃毀滅景書,拿著證明景書刺傷成俊的錄音機要去警察局。

第90集
永琳和楊秘書見面,把證明景書罪行的錄音機和錄著樸社長陳述的錄音機調換過來。事事不如意的惠蘭歇斯底里地讓載勇和哈妮離開。惠蘭出現在景書的作品《相思花》練習現場,景書要求惠蘭剪掉長髮。

第91集
景書告訴惠蘭如果不想聽到人們說她是過氣明星的話,就好好練習表演,惠蘭自尊心受到傷害,但是為了今後的復仇,開始認真練習劇本。載勇問永琳錄音帶的下落,永琳謊稱仍在自己的手中。

第92集
惠蘭生氣地向永琳扔化妝品,永琳的額頭受傷。載勇讓永琳拿出帶子,讓永琳大吃一驚。關於惠蘭的事情,成俊開始懷疑珍珠。

第93集
永琳阻止惠蘭對景書說出成俊的事情,景書問永琳成俊發生了什麼事情,永琳回答說什麼事情也沒有。惠蘭來到景書的工作室大鬧,珍珠問成俊惠蘭和載勇是什麼關係,成俊告訴她不要再來家裡。

第94集
惠蘭欲對景書說出刺傷成俊的人不是載勇而是她,被楊秘書巧妙迴避。永琳告訴惠蘭《相思花》是她最後的機會,勸惠蘭集中精神出演。

第95集
楊秘書忠告景書今後不要直接面對惠蘭,與惠蘭相關的事情通過自己來解決。珍珠來到成俊家門口,表示會一直等到他出來,但成俊沒有出去。永琳告訴惠蘭要帶著順任和成俊搬出去,惠蘭聽後震驚。

第96集
惠蘭把哈妮藏在自己的車裡,隨後誣陷景書是誘拐犯。景書跟蹤惠蘭,知道了哈妮的下落後憤怒不已。銀行查封惠蘭的家,停止了惠蘭所有的銀行卡,惠蘭無奈地聽從景書的話開始了拍攝。

第97集
生活變得拮据的順任四處借錢,惠蘭大喊著怎麼辦,順任讓她去找景書借錢。東柱要求景書修改劇本,景書告訴他希望今後看到惠蘭為編劇韓景書犧牲和忠誠。

第98集
景書拍下和載勇在一起的視頻後發給惠蘭,惠蘭看到後大怒,大聲讓永琳出去。生氣的惠蘭把載勇和景書的視頻發到東柱和所有工作人員的手機裡。

第99集
工作人員看到景書和載勇在一起的視頻後震驚,東柱替景書辯解稱自己早就知道這個事情。景書和載勇見面,把新作品的大綱給他,讓他再添加內容。

第100集
仁書告訴景書因為她故意發了和載勇在一起的視頻,傷透了東柱和勇振的心,景書回答說今後不會再讓任何人受傷。惠蘭在拍攝中連連出現NG,東柱嚴厲責備惠蘭。感到疲憊的惠蘭告訴東柱拍攝結束後一起喝酒。

第101集
載勇告訴景書想提前拿到合約金,景書回答說按規定去做,如果不想寫就放棄。東柱告訴惠蘭現在能阻止景書的人只有她,讓她真心向景書道歉。勇振讓東柱騰出房間,接到父親聯絡的東柱告訴景書希望和自己一起去。

第102集
順任帶著哈妮來到永琳的公寓,與正巧來找永琳的景書相遇,順任對永琳大發雷霆,永琳告訴她自己和惠蘭曾對景書做的事情,她告訴順任景書想幫助成俊。東柱得知父親患上肺癌的事情後來找景書。

第103集
景書看著東柱給的戒指下定決心。被父親的事情感到心亂的東柱遭遇輕微事故,景書聽到後丟下來工作室找自己的載勇去找東柱。順任得知景書想幫助成俊的事情後來到景書家。

第104集
景書給惠蘭拿出陳述攝影棚事故和盜竊帶子的錄音帶,惠蘭狡辯說是永琳一人做的事情,景書告訴她自己會把這句話轉告給永琳。

第105集
永琳告訴惠蘭不會去警察局告發她,條件是承認所有的錯,讓惠蘭寫下如果讓錫浩受損失,追究一切責任的保證書。惠蘭為了阻撓拍攝偽造診斷書,景書修改劇本,大量減少了馬畢順的戲份。

第106集
景書被懷疑抄襲了別人的劇本,讓她大感慌張,東柱對景書道歉,說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接受了惠蘭的意見。景書四處打聽《夜月》編劇的聯繫方式,她來找惠蘭詢問,惠蘭稱這和自己無關。

第107集
掉進惠蘭設下的陷阱的景書和編劇見面並道歉,這時記者們圍了上來,景書的處境更加為難。景書緊急修改劇本,珍珠和永琳試圖證明一切是惠蘭所為。

第108集
景書表示即使因抄襲事件被告,也想守護良心,堂堂地去解決事件,《夜月》的編劇看到景書在網上上傳的內容後終於接受景書的真心。惠蘭看到景書發給載勇的短信後大怒。

第109集
惠蘭看著新搬的家驚呆,順任和成俊努力去適應新的環境,但是要債的人跑到新家,催促還債。景書叫來惠蘭提起延長播出的事情,表示如果她願意可以增加戲份。

第110集
珍珠來到成俊家,成俊表示不想得到她的同情。東柱看到景書常常想念哈妮,於是來找載勇商量哈妮的問題。催債的人追到拍攝現場,惠蘭為了籌錢想盡辦法。

第111集
載勇拒絕了要幫助哈妮的景書,載勇為了生活開始做勞力。順任在景書工作的樓裡當清潔工。惠蘭去找景書,看到在樓前工作的順任。

第112集
成俊得知順任做清潔工的事情,決定結束生命的成俊跳進車道裡。急需錢的惠蘭在新電影的合約上簽字,並開始了拍攝。

第113集
惠蘭因不停的裸戲要求提出終止拍攝。永琳從成俊那裡知道了惠蘭拍新片的事情。東柱把腿受傷的惠蘭送回家,得知哈妮從家失蹤的事情後出去找哈妮。

第114集
惠蘭來找景書借錢,景書讓她講出自己借錢給她的理由,惠蘭無法回答。惠蘭來找介紹電影的中間人去求情,但是對方表示無法幫她。仁書從勇振那裡得知成祖離婚的原因,接到仁書聯絡的成祖陷入矛盾。

第115集
因惠蘭的不小心哈妮的腳被燙傷,景書背著哈妮急忙去醫院,隨後讓哈妮在自己家裡休息。載勇得知後去景書家後要帶回哈妮。

第116集
惠蘭問景書想不想把哈妮帶回去,景書告訴她雖然想帶走哈妮,但並不想用錢來買她。成俊得知珍珠給了順任錢的事情,於是來到珍珠家,把錢還給她。載勇和順任看著找景書的哈妮難過不已。

第117集
順任為了哄不吃飯的哈妮,把她帶到景書那裡,景書看到哈妮後躲了出去。勇振看到順任把哈妮帶了回來,表示如果景書不接受哈妮,自己也不接受。

第118集
東柱告訴景書一起帶大哈妮,景書回答說載勇不會同意,東柱表示自己能說服載勇。錫浩給永琳送去食物,見永琳拒絕自己,錫浩告訴她今後只把永琳當做朋友和同志。

第119集
載勇知道了惠蘭把哈妮送到景書那裡的事情,惠蘭懇求載勇相信自己一次,載勇不理惠蘭,來到景書家要帶走哈妮。順任把惠蘭趕出家,載勇和東柱在景書家門前相遇。

第120集
東柱對載勇解釋哈妮的身體狀況很嚴重,告訴他如果覺得現在和孩子在一起比孩子的將來更重要的話就帶走哈妮,載勇聽後沉默不語。惠蘭告訴永琳為了哈妮,要把她送到景書身邊。

第121集
惠蘭帶著警察闖進景書家,稱景書帶走了哈妮,勇振和仁書見狀大吃一驚。得知消息的永琳來到景書家,對警察說明情況,證明了景書的清白。惠蘭開始計劃把哈妮搶回來。

第122集
惠蘭聽到自己出演的三級片在市面上出現後震驚。哈妮在景書的照顧下情緒逐漸穩定,東柱和景書見狀高興起來。惠蘭感到一切都因為景書拒絕給自己錢才發生,於是來找景書。

第123集
惠蘭向載勇提出分手,告訴他自己收了錢後把哈妮送到景書那裡,對過去犯下的錯誤露出悔意,表示要放走載勇。景書為了治療哈妮尋求永琳的幫助,載勇告訴惠蘭去找景書尋求原諒。

第124集
惠蘭跪在景書面前謝罪,景書告訴她即使是負荊請罪也不會改變什麼。惠蘭對東柱和勇振也表示道歉,面對惠蘭突然的變化,順任、成俊、景書不禁產生懷疑。

第125集
惠蘭告訴載勇希望他能過得幸福,載勇望著惠蘭感到難過。載勇給惠蘭打電話讓她趕快回來,但惠蘭表示要去警察局自首。

第126集
載勇去警察局帶走惠蘭。景書為突然改變的惠蘭感到困惑,東柱提醒她原諒並不是為了惠蘭,而是為景書本人。順任和成俊來景書家看哈妮,景書來找躲避自己的載勇。

第127集
東柱聽到惠蘭的話後驚呆。惠蘭把錢遞給景書,讓她用在哈妮的治療費上。正當惠蘭要告訴景書關於載勇的事情的時候,載勇衝進來拉著惠蘭出去。東柱告訴景書一直以來自己就像一個觀眾,希望能成為景書的現在和未來。

第128集
景書聽到惠蘭患上胃癌的消息後大吃一驚,景書和惠蘭的家人想方設法去聯繫知道惠蘭病情的人。載勇知道這一消息後忍不住痛哭。景書為了讓惠蘭和家人一起接受治療,決定把房子借給她。

第129集
仁書聽到景書把房子借給惠蘭的事情後發火,從仁書那裡聽到此事的成祖也對惠蘭的舉動產生懷疑。惠蘭繼續在家人面前假裝病人。景書接到惠蘭突然病情嚴重的消息後來到惠蘭家,這時闖進向惠蘭催債的人。

第130集
強迫惠蘭還錢的人們拿到景書代寫的借款證後離開。仁書告訴景書自己會揭穿惠蘭的謊言。載勇偶然發現走進夜店的惠蘭。

第131集
惠蘭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載勇大吃一驚,謊稱是見到了朋友。載勇對惠蘭的辯解感到混亂,他給景書打電話。東柱偶然看到載勇和景書在一起。

第132集
載勇來找景書談和惠蘭的病情有關的事情,東柱看到後忍不住感到嫉妒。景書告訴東柱抓緊準備婚禮。仁書來找載勇,表示會揭穿惠蘭的病是假的事實。

第133集
惠蘭擔心載勇告訴景書自己的謊言,她給東柱打電話,說載勇和景書在一起。鍾邱問成祖是不是喜歡仁書,仁書偶然聽到成祖說喜歡自己的話。

第134集
惠蘭被載勇發現藏起來的錢,著急之下假裝暈倒過去。原本對惠蘭的舉止產生懷疑的載勇確信她在裝病。成俊從珍珠那裡聽到仁書懷疑惠蘭在裝病,他給仁書打電話約見面。景書聽到東柱的弟弟要來韓國的事情後擔心起來。

第135集
喝醉的載勇來到景書家,對勇振表示有話要說,勇振告訴他清醒後再來。振澤看著陷入難過的載勇,於是來找勇振。惠蘭得知哈妮在景書那裡的事情,表示要重新考慮和東柱的結婚。

 

第136集
惠珠看到哈妮,認出她是景書的孩子,表示要重新考慮東柱和景書的婚事,東柱要求她對景書道宅爱乐影视歉。勇振知道了載勇代替景書進監獄的事情,仁書看到喝醉酒的勇振和載勇從出租車下來的一幕。

第137集
東柱和惠蘭發現載勇和勇振從旅館出來,東柱拜託載勇放了景書,載勇告訴他今後會把景書埋藏在心裡。惠珠知道了哈妮不是景書的親生女兒的事情,她問景書是不是利用了尹正浩會長。

第138集
惠珠表示要把景書的事情告訴病床上的父親。東柱安慰景書說今後不再見惠珠也無所謂,景書告訴他越這樣自己的處境會越困難,試圖去說服惠珠。仁書告訴成俊惠蘭裝病的目的,成俊越來越對惠蘭的舉動產生懷疑。

第139集
東柱對謊稱父親病危的惠珠發火,載勇告訴勇振惠蘭沒有患癌。仁書得知惠蘭拿著在醫院診療的記錄,景書告訴東柱要放棄結婚。

第140集
勇振叮囑仁書不要把惠蘭沒有患癌的事情告訴景書和東柱。景書告訴東柱因為自己他會變得不幸,東柱回答說絕對不會放棄她。仁書知道了載勇離開景書的原因,她來找載勇。惠蘭告訴景書害怕載勇離開自己。來源:haiaile&貼吧

 

韓劇愛的烙印 紅字線上看劇情介紹,分集介紹,人物介紹
韓劇【愛的烙印 紅字-주홍글씨】劇情介紹線上看
韓劇【愛的烙印 紅字-주홍글씨】主要人物介紹線上看

創作者介紹

韓劇劇情介紹

zoelai8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